绿帽子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
打印 (被阅读 次)

说实话,李老师是一个貌不出众,非常普通的人,要不是一次家庭暴力事件,闹得全矿区妇幼皆知,到老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那是一个星期天早上,前排的一个院子里,传来震耳的叫骂声,只见一个青年男子用双手抓住一个高个子中年男人的脖领使劲挤在墙上,口中喋喋不休威胁要搞死他。

高个子男人是这家的主人,妻子搂住三个小学生女儿吓地在旁边挤成一堆儿,瑟瑟发抖,像几只待宰的羔羊。女儿们眼泪花花流,小声哀求地喊爸爸。看到爸爸被别人打,而且在自家门口打,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院子里站着很多人,这种事只能由大男人才能劝架,却没有人出头。

顺着人流,循声走到后面几道房,在另外一个院子里,也挤满了看热闹的邻居。

人群之中,立着一个穿着藏青色毛料中山装,头戴呢子帽,身材发福,肚囊微挺,肤色很白,长相一般的中年男人,这就是李老师,他正在愤怒而且非常委屈地述说着什么。房子外独立的厨房间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喊声,隐约听到:都是我的错,你们不要打人家!

刚才去的前院,那个男主人长相可谓英俊潇洒,1.8米的个子,一双温和闪亮的大眼睛,线条分明的薄嘴唇,红红的,像轻轻搽过胭脂,加上读书人的矜持,更显儒雅。尽管不会与人搏斗,可是也并不爆粗口。再看他的家人,妻子非常矮,且很胖,面目肉嘟嘟地挤成一团儿,而几个闺女个个随妈妈的长相。

这个后院被关押的女人漂亮,高挑,在女人堆里鹤立鸡群。

邻居这么来回穿梭地反复打探倾听,弄清了事情大概原委。

李老师向女方家人哭诉自己的遭遇,反复说明自己如何爱他们的闺女,而自己现在受到侮辱,那个工程师邻居试图勾搭她,而妻子陷入情网不能自拔,本人劝说无用,恳请女方娘家人以受害人身份,对这狗男人教训一下,同时管教一下你们的女儿,趁早把他们两人拆散。

前院那个发难的年轻人是他的内弟,为彰显正义,先把自己的姐姐反锁在后院自家厨房,然后跑到前院声称要打断工程师狗男人的腿。

有比较才有鉴别。前院的男人英俊儒雅,妻子丑陋。后院的女人靓丽漂亮,而丈夫却肉团一个,原来如此啊,这是两个极不对称的婚姻,两朵鲜花都插在了牛屎上。

事情说出来也确实是“萌芽状态”,这两个帅男靓女最近下班的时候会肩并肩一起从矿内办公室谈笑风生地走回家属大院。这一路经过办公大楼,走过工人食堂,走在矿区主道,然后折弯回到工人宿舍区。两个人就是一道刺眼的风景,太美了,尤其是晚霞照耀,两个人披着金色的外衣,朦朦胧胧就有了画儿的感觉。也别怪李老师嫉妒,全矿的男人都嫉妒!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故事,可是何尝不是人们熟知的桥段,好像哪儿都有,不是么。那么我们要问,为什么上帝总是阴差阳错地安排丑男美女,丑女靓男结成一对儿,为什么不干脆事先安排好帅的配俊的,丑的配恶的,你说这上帝究竟什么意思呢?

众人开始同情前院男人了。

你说这么好的男人,一个有文化而且手无缚鸡之力的南方工程师可不能让鲁莽的年轻人给打了,如果打残疾了,让他这一家的恐龙女人们以后怎么过啊。

于是,大家伙儿纷纷上前制止年轻人,使劲把他拉扯开。

这一场闹剧于一个月后,以前院美男子工程师调离工作,一家人搬到西部矿区而告终。

事情不大,却给人们留下一种莫名的惋惜与忧伤。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花姐说得最准!节日快乐!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哪有采心会写,我在学习你的手法呢。节日快乐!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找绿帽子。。。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梧桐兄的故事真多,信手拈来,羡慕:)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lylilyflower' 的评论 : 太形象。节日快乐!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是不是,很普遍。节日快乐!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冰花' 的评论 : 喔,有意思。节日快乐!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冯墟' 的评论 : 李老师感觉自己戴帽子了。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看来有点儿糊,对不起,我得改改。节日快乐!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嗯,两家人,有妇之夫男工程师与有夫之妇。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真快,感恩节到。祝沈香节日快乐!
lilylilyflower 发表评论于
羊肉没吃上,空惹一身膻。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也是不太理解美丑怎么拧到一块儿的,可能是老天打盹儿时,有人乱跑,碰上的:)有了孩子就将就着过了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梧桐笔下人生百态,这一个蛮热闹。。想起一个小说“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高女人不在了,矮丈夫下雨天出门雨伞仍然举得高高的。梧桐节日快乐!
冯墟 发表评论于
丘兄标题党,没看到绿帽呀。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也琢磨了半天。不过梧桐兄的故事都挺有代表性的。:)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人物关系有点复杂哈,没太闹明白。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梧桐这故事很有代表性,以前的人遇到“偷情”的事都是采取这种方式,而且基本上不离婚,基本上都是偷情的男人被社会唾弃。顺祝梧桐感恩节快乐!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不打掉几颗牙齿,妇联都不替女方说话。谢谢海风。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现在的形式有变,估计心态还那样。谢谢晓青。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当年就是这样,不是上门打架吵架就是吵到单位,群众都很喜欢看热闹。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这样的事儿过去真有,现在肯定不会这么处理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