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人生(155)我的强自愈能力要感谢父母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打印 (被阅读 次)

闲话人生(155)我的强自愈能力要感谢父母

7月5日下午,我自己不小心把自己的右脚大拇指指甲壳撞得翻起来了。鲜血直流,疼痛难忍。女儿送我去医院看急诊。诊断结果:拍片显示大拇指指甲壳翻起来了,但是指甲根部完好,不必拔掉指甲;打一针“破伤风”疫苗;助理医生随后端来一盆消毒液,先泡脚,然后清创,搽干后,用纱布把大拇指包好。最后说,如果以后再有问题就去看专科医生。你们现在可以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女儿说:“明天再去看看专科医生吧!”我说:“不用那么急着去看专科,我相信我的自愈能力比较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果然,由于那位助理医生清创仔细,我回家后,严格不让大拇指见水,两天后拆掉纱布,没有感染。再也没有用纱布去包住大拇指,每天只用酒精药棉清洗伤口,始终保持伤口周边清洁干燥。昨天下午,突然发现,那个撞伤的大拇指翘起来了,与大拇指成直角状,再看大拇指,新的指甲萌然而生。整个自愈过程经历了14天。没有去看专科医生,没有吃任何药物,除了刚受伤那两天,很少活动外,后来生活基本正常,该走路就走路,因为大拇指不是着力点,没有影响伤口的自愈。

我不是医生,也少有医学常识,但是,我知道有的人自愈能力很强,我也许就是一个自愈能力很强的人吧。

读小学四五年级时,放学回家去自家的菜地劳动是每天的必修课。有一天,去菜地用钉耙松土时,发现钉耙已经松动了,我拿起钉耙到地边找一块石头,想把它砸紧一些。没有想到,刚把钉耙准备放到钉耙把手上去砸时,钉耙脱落下来砸到我的右手手肘那里,顿时鲜血直流,立即回家包扎止血。也没有去医院,过几天伤口就好了,只留下终生印记的的一个三角形伤痕。

1962年,不幸得了浸润型肺结核,休学回家治疗,每天打一针链霉素,吃三颗雷米封,半年就治好了。奇怪的是,后来多次检查身体,照X光也好,拍片也好,居然看不到肺部有钙化点。

七十年代初,我的左手腕长了一个腱鞘囊肿,去武汉同济医院做手术。小手术,医生就让我坐在大学生上大课用的那种课桌椅上,打了麻药后也不知道疼,我看着医生用手术刀切开手腕那里,拿出囊肿,缝了三针。等我去拆线时,护士只拿出两根线,我立即告诉她,还有一根线。那位高傲的护士瞥了我一眼,“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她走了,那根线却留在手腕里面,发炎、流脓,一直不能封口。再去医院找医生,把那根线取出来后,不到一周就好了。庸医真是害人啊!庸医之庸,就庸在没有用心做事!幸亏我的自愈能力比较强,及早发现问题,才没有酿成大事故。

我仅仅只是从自己的人生经历,感觉到自己的自愈能力比较强,何谓自愈能力?其科学定义是什么呢?

百度说:“自愈力就是生物依靠自身的内在生命力,修复肢体缺损和摆脱疾病与亚健康状态的一种依靠遗传获得的维持生命健康的能力。

自愈力相对于他愈力而存在,包含三个核心属性:遗传性、非依赖性、可变性。自愈力的强弱受生物自身生命指征强弱的直接影响,同时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以及生命体与环境物质交换状况的影响,可以向正反两个方向变化。”

有关自愈能力的理论问题,让科学家们去研究吧。我的右脚大拇指被撞翻,最后自行脱落,可以说是“缺损”后自行“修复”吧?这刚好是自己肉眼可以看得见的“自愈”过程。试想,还有人的体内许多自己看不见的自我修复过程,特别是精神层面的“缺损”,又该如何自我修复呢?

公元400年,古希腊医圣Hippocratic说:“病人的本能就是病人的医生(the instinct of patient is just his doctor)”,“病人最好的医生是自己(the best doctor of patient is himself)”,他强调了人体自身的力量。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人体具有以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和内分泌系统为主的人体自愈系统,人类生命就是靠这种自然自愈力,才得以在千变万化的大自然中得以生存和繁衍。

随着医学的发展,人们越来越多地依赖于药物“代替”身体器官的抗病能力,人体自身的自愈力也受到了削弱,逐渐丧失了本应属于自己的健康。

然而,我至今身体健康,而且还有比较强的自愈力,全靠我的父母。

我的父母都没有文化,但是生活阅历教会了他们很多人生的基本常识。

父亲一生从事体力劳动,退休后还应邀当一个农村生产队的花木生产的顾问,每天坚持力所能及的劳动,特别坚持走路,经常长途步行,还告诉我们“人老腿先老”,“是药三分毒”。他一生很少生病,更少吃药。所以,当他七老八十偶尔受风凉,感到不舒服时,我老伴给他一粒阿司匹林服下去,立即见效。

母亲一生围着锅台转,生育13胎,养育8个孩子成人。她因“三寸金莲”,出不了远门,但是,她坚信“生死有命”,我小时候,总是听她说,人啊,就像归元寺的菩萨,站的站一生,睡的睡一生。“命里只有八合米,走遍天下不满升”。特别是当我得了浸润型肺结核休学在家时,一方面,尽其所有给我治病、给我加强营养;另一方面,尽其所能,劝我要认命。永远难忘那年夏天的夜晚,我躺在家门外竹床上纳凉,妈妈坐在我旁边的小竹椅上,一边摇着鹅毛扇给我驱蚊,一边轻言细语给我讲她苦难的人生,借以鼓励我战胜疾病,早日重返学校读书。当我没有被大学录取,闷在家里时,更是妈妈苦口婆心劝导,“你已经是我们家最有文化的人了,听老师的话,将来当老师也非常好啊!那我们的孙子们就更有文化了!”

父母亲的遗传基因,让我们兄弟姐们至今身体健康;他们的言传身教,不仅让我们增强了身体的自愈力,更让我们

增强了精神自愈力。

    感恩父母亲赐予我们很强的自愈力。

严惠姗 发表评论于
谢谢您回复。您家真的是幸福的家庭,整整齐齐的,而且父母都是高寿。家家户户都能这样该多好呀。
发表评论于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

Plans lies with men, outcome with God .
李培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菲娅'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点赞和分享!希望你尽快恢复体力,一定要健健康康的活着!
苏菲娅 发表评论于
你母亲非常有智慧,没错,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而且,我也相信人体有极强的自愈能力,是以,我拒绝吃西药,也不去看医生。
不过,我有吃点草药的。

你这篇文章给我很大的启发,这几天觉得身上的能量不够了,精神不够好,正在思考怎么办,现在我决定从增强营养入手,继续散步走路,站桩,强化自己本身的自愈能力。

谢谢你的分享。
李培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严惠姗'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关注!妈妈90年去世,享年82岁。爸爸94年去世,享年86岁。我的大姐大哥都是八十多去世的,二姐今年92岁了,她像我妈妈一样至今还是满头青丝,耳聪目明,思维清晰。与晚辈打麻将赢多输少。我今天满76岁;大弟弟70岁;小弟弟68岁,返聘给武昌造船厂车队开车。希望你不嫌我啰嗦啊!
严惠姗 发表评论于
我也觉得,有人自愈能力强,有人生个病,慢慢腾腾很难恢复。可以问一下,您的父母活了多大岁数呢?
李培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lovefriday'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点赞!
李培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晶蓝'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夸奖!
李培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关注和祝福!我已经77岁了。
ilovefriday 发表评论于
您的父母是正真有智慧的人,你好幸福!
水晶蓝 发表评论于
喜欢您真挚的语风。
mikecwu 发表评论于
你母亲还有三寸金莲,可以问问你今年多大了?我祖母已尽没有三寸金莲了,我父亲86。你应该有90多了?

90多高龄能有这么好的自愈能力,身体一定特好!恭喜!你的子女们和孙辈们都会遗传你的好基因。他们都很幸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