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不理我的时候,他陪伴我超过半个世纪。。。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打印 (被阅读 次)

文革十年,对我而言,前几年是最不堪的。父母都被抓了。游街示众有你的父母,满街大字报有你的父母,学校里少有人搭理你,连平常上学,你走这边,你的同学就走那边。。。

那年月没电视没手机,就连喜欢的书也烧的烧禁的禁,不能看了。窝在家里的日子,我几乎天天就看一本书,靠它度过恐慌孤独,靠它得到充实快乐。

什么书呢?

你们一定猜不到——是地图册。一本《世界地图册》,32开,横着翻看。白皮黑字,上有红色毛主席语录。

目录排列按照革命标准,首先是咱大中国,然后亚非拉在先,欧洲北美在后。当然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国界还是规规矩矩不能更改的。

翻地图的乐趣不但在于清楚每个省每个国家的位置,还在于你每看一个省份一个国家的地名就结合我可怜的历史地理知识,想象那里的样子。当然首先是中国,一个省一个省的看过去,那里有什么样的人文和自然景观。然后做计划,我先从哪里出发,再到哪里。沉浸在其中,就忘了时间忘了痛苦。

那个时候虽然交通不够发达,家家钱袋子都很瘪,更没有旅游的概念。小小年纪也不像今天的熊孩子如此见世面。但是好歹我用自己两只青春少女的大脚从东北走到北京,再加上从小是在内蒙古西部的包头呼和浩特长大,所以中国地图上的北面一条线,大公鸡的脊背——黑吉辽河北北京内蒙古还是粗粗走过的。

接着就开始看世界地图,一个洲一个洲的看,特别是读过的外国名著的国家,主要是欧洲,主要是苏联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这几个国家包括主要城市的位置就是那个特殊年代记住的。

渐渐地看地图又上一个档次,要周游世界!每个国家最值得看的历史,最好的风景,怎么飞过去,路线怎么制定最经济,真是其乐无穷!

第一次周游的机会终于来了!1986年,我先生在瑞典读书已经将近4年了,国家终于允许配偶探亲陪读了。我选择了火车。当时多数家属都选择坐火车,便宜啊!可是对我而言,地图上那些国家那些名字蒙古苏联波兰东德西德丹麦瑞典。。。这一路都活了,真是兴奋极了。

在瑞典的时候逛书店,忽然发现有打折的世界地图册,又大又厚精装硬皮,比我软塌塌的32开本的薄册子高尚多了!虽然已经半价,对当时穷了吧唧的中国学生而言还是很贵的,我犹豫了半天,还是不顾先生像被割肉一样的目光买了下来——

看地图,还让我染上一个毛病,一见人就喜欢问,你是哪里人啊?人家告诉省份还不甘心,穷追猛打地非要问是哪个城市哪个县才罢休。当然,接下来我会说,你那里有XX历史名人啊,你那里自然风景独特啊,一番话下来,很能收获好感呢!而我记住一个人的方式,包括现在国内刚来的留学生,也常常是“这个西安小伙,那个厦门姑娘”。。。

无论如何,看地图买地图还是很经济省钱的。可是看了地图后勾出来的旅行欲望就不太实惠了。遵照“花小钱办大事不花钱也办事”的消费原则,在国内工作时,只要到外地开会出差,我一定做好功课,顺便将周围“扫荡”一圈,虽然有假公济私之嫌,但是年复一年,我也算“走遍祖国大地”了^_^

到了北美,发现读图本领又上一层楼,九十年代没有GPS,不能古狗,全靠地图的伟大指引四个轮子的车才能保持正确方向。这时候我迅速读图的能力就派上用途啦。说老实话,跟别人不敢比,跟书呆子先生比,读地图的水平绝对在他之上。

如今,静心读地图越来越少了。但是它早就在我的脑海里刻下了印记。只需要偶尔擦拭,拂去岁月的灰尘,立刻就光灿灿亮闪闪,让我回到那简单又纯粹的快乐了。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哈哈!我们那时候天天胸怀天下,要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受苦的大众!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不堪回首,但是无法忘怀。。。。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握手!你也有那么多地图啊!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记得我年轻时也有过一本世界地图侧,里面包含有各国的简要介绍,读着感觉自己在胸怀祖国放眼天下:)
石假装 发表评论于
“文革十年,对我而言,前几年是最不堪的。父母都被抓了。游街示众有你的父母,满街大字报有你的父母,学校里少有人搭理你,连平常上学,你走这边,你的同学就走那边。。。”
我家里几乎没有带字的东西,每年发语文教材时一气就读完了。后来知道借红五类家的书看。
恨那个时代!!!
xiaxi 发表评论于
满满的回忆,很亲切!
我也喜欢地图册,两个大盒子满满的各州各市地图。我不认路,自己出门的话,要把地图翻来覆去看好几遍。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没想到城里这么多爱地图的朋友,真好!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跑遍美国因为有车,当年中国交通不方便,现在应该也容易了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谢谢关注鼓励!走了一些地方,但是看地图世界小,走起来还是很大很大,余生不够啊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是啊,地图册让艰难的日子有了亮光。。。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握手葱葱,文革家庭个人经历相似,那时没书看,我也常看32开的中国地图册、世界地图册,还有上海市区地图。倒是练习了看地图的本事,没有GPS的时候,拿着地图册,开车去德国比利时卢森堡等国,现在靠GPS,脑子蜕化了。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我也喜欢看地图。 虽然现在有GPS了, 但我还是喜欢看地图和地图仪。 可惜我虽然跑遍了美国的50个州,却没有去过中国的每一个省。 希望以后有机会。 还记得鹿葱串联时从内蒙走到北京, 真太佩服了。
云淡风更轻 发表评论于
在那孤独黑暗的日子里,一本地图,其实就是一个大世界默默地陪伴着你!走出亚洲,去到欧州,来到北美。。。鹿葱姐姐已经看了大半个地球,真好!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一本地图册陪伴了鹿葱走过那最黑暗最艰难的日子,真是太不容易了。。。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是吗,这么巧!我家有两本,那本是不是你的呀?O(∩_∩)O哈哈~这本地图册相当不错,除了各州地图还有主要城市图。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你们热情关注。儿子小时候也给他买过一个地球仪,便宜货,不精确,后来见过镶五色宝石代表不同国家的硕大地球仪,虽然昂贵也是摆设,也不精确。。。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当时哪里感觉酷?可见有时困境也能逼得人有进步有收获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是啊,都这么说,可见我女汉纸啊!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美国地图册“! 来美前在王府井外文书店买了一本!深黑色的背景印象非常深刻!多次搬家后,早就不记得这本书去那里了!
记得第一年到美后看过几次,里面有些地名翻译令人感叹!
记得看到”坎姆布里奇“(不记得是具体那几个字)时,似乎说这个地方在麻省,那里有名校,我奇怪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个地方......?
你试试翻到麻省那几页看看!
感叹前辈人名地名翻译水平之高! 感叹文革后翻译之粗制滥造!如后来的“常凯申”. "双鸭山"! :)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1我也记得!

家里有个女儿的地球仪,现在都用GPS,让人怀念的地图的时代过去了。
Tigerlily66 发表评论于
在那个年代研究地图打发时间的方式很酷啊,无形之中积累下一笔知识的财富。赞一个!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1,男生喜欢地图的多,女生确实少,葱葱难得。我家摆着个地球仪,天天想着什么时候开放了可以去走世界。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蔡田田' 的评论 : 跟同好握个手,现在看这些地图,感慨还是没去过的地方多啊!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沉香!一本地图走天下也挺潇洒的啊!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的,男生爱看地图。我是那个岁月逼出来的,就这么还喜欢上了!
蔡田田 发表评论于
我也曾喜欢看地图册,曾经到一个地方就收集一张地图。想着哪一天走不动了,就看看这些地图。没想到的是变化这么快,那些收集成了搬家的累赘。大家都不看地图,改用Google Map啦。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我也有一本这样的世界地图书,每次旅游哪个国家之前都会仔细先翻翻。坐火车从北京去欧洲一定很不错,一路好风光!谢谢鹿葱好文分享!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我家也有一位地图爱好者。一般女生很少有这个爱好呀,难得:)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那本地图册就是这么排列的,可惜让儿子拿着不知扔哪儿了。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这话别人也说过^_^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关注鼓励!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跟知音握握手!看地图会入神的!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是啊,典型的开车上路的夫妻档^_^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看地图走世界挺好!还没走够就老了。。。。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太理解了,和你一样的爱好!地图给想象插上了翅膀。现在我家里客厅的墙上,一张美加地图,一张世界地图,没事儿我还会看。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杳果果' 的评论 : 书是最忠实的陪伴!
古树羽音 发表评论于
“目录排列按照革命标准,首先是咱大中国,然后亚非拉在先,欧洲北美在后。当然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国界还是规规矩矩不能更改的” -- 活生生地描出了一个地图爱好者!哈哈哈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喜欢看地图的女士不多,赞一个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读过葱鹿从内蒙走到北京的长征故事,非常感动。86年葱鹿坐火车从北京去瑞典,沿途经过蒙古苏联波兰东德西德丹麦最后达到瑞典,太印象深刻的旅行啊!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满满的回忆。还记得那时出门,我先生开车,我在一边拿着一大本美国地图给他指路,想想都是故事。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哇,也是上天有安排啊,看到什么就有什么了,看地图走世界,名不虚传!!
杳果果 发表评论于
有书陪伴最安逸,想什么时候理它就什么时候理它,它还不知道生气!^_^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