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澄湖吃蟹

本博客文字图片均为原创
打印 (被阅读 次)
阳澄湖吃蟹
 
单位组织员工去阳澄湖吃大闸蟹,至少我激动得勿去话伊了。

阳澄湖大闸蟹呢,又不是崇明乌小蟹,对吧。这阳澄湖的大闸蟹,青背如磐,白肚似玉,金毛爪刚强有力,将蟹放玻璃上,蟹肚悬空,绝对不碰玻璃,那螯威武雄壮,大有傲视群凶之势。如今吃上阳澄湖大闸蟹,已经不易,至于上阳澄湖吃大闸蟹那更是不易中的不易,堪称身价不凡呢。单位能组织员工包车去阳澄湖吃蟹,这记勿要太台型哦。

 

星期六的清晨,同事们从四面八方向西藏路工人文化宫那边的上车点集中。住莘庄的王曦凤来了,住浦东三林塘贾保玉来了,住宝钢那边的蒋玉函来了,当然住松江的贾渔邨也来了。最早来的说是林玳玉,早上四点就出门,骑着一辆除了铃不响其余都嘎嘎响的自行车上地铁站赶头班车。吃大闸蟹,阳澄湖大闸蟹呢,哪里能说放弃就放弃的呀。

七点十五分,包车准时启动,正要上延安路高架时,领队的手机响了,贾宇春打来的,说他赶到发车点,却没见车。只得去乘长途车,直接上阳澄湖,报备一下,要领队千万留一个位置,不将他忘记了。哦哟哟,这记代价大的,但好像也值得,阳澄湖大闸蟹呢,这又不是小事,对吧。

 

说起这大闸蟹,也叫人看不懂。我小时候,吃蟹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就像平时吃黄鱼吃乌贼鱼一样,家常菜而已。再穷的人也吃蟹,无非是买小一点的而已。那时的蟹也不分啥阳澄湖,月登湖的,只是分清水蟹浑水蟹。清水蟹只只青背白肚金毛,浑水蟹那就黑肚锈斑点点。

也不知道从哪年开始,大闸蟹的价格日长夜大,弄得一般的百姓谈蟹色变,再后来啥阳澄湖,月湖的名堂出来了,阳澄湖蟹竟然成了高端蟹的象征。其中的原因我当然不懂,曾经讨教美国专家,不料对方更不懂,喏喏的,一脸茫然。

 

不过,最近几年来,有人质疑了,那些绑着防伪标志的蟹,果真是阳澄湖的蟹吗?

 

几千年来,中国从来不缺能人。有人用反推法,说,根据有关资料可知,近年来阳澄湖年产300吨的蟹,但其中出口的就要有250吨,再加上饭店宾馆拿货,真正能上市场的几乎为零。就算饭店一个不拿,50吨蟹全部上市,上海那样多超市,那样多菜场,买到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的概率一般在千分之零点三。你没中百万大奖的运气,能买到正宗的阳澄湖的大闸蟹吗?

 

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好多戴着防伪标志的阳澄湖蟹实际上都是来自各地的进修蟹,有的甚至汏浴蟹——外地来的蟹在阳澄湖洗个澡,就成了阳澄湖的蟹了。

一个据说开淘宝店的人还很认真地说,防伪标志你要吗?一千个一百元,要多少有多少。

哦哟,侬一句,伊一句的,车上热闹得一塌糊涂。

 

车到湖边,沿湖一溜的饭店。

这些个饭店门脸各不相同,但结构大都相似。沿岸处是门店,店的后部是一个建在湖上的棚,棚的下面就是湖水,一些蟹笼就放在笼中。沿着廊跨过窄窄的湖面,就是饭店大堂。大堂很深,一边是厨房,包房什么的,另一边就是养蟹的笼子,当然这笼子也是放在湖水中的。通道的顶端就是一个大餐厅。餐厅外面还有一个露台,站在露台上,可以看见碧波荡漾,湖光粼粼的阳澄湖。

 

单位聚餐自有一番景象,张三李四都按兴趣自由组合在一起,不再以部门划分。我身边当然全是资深美女,都拿着个相机,在交流拍照的心得体会,这个小船该怎么拍出舟自横的样子来,岸边银杏该怎么拍出它的悠久来,水中的芦苇怎么拍出它的野趣来,天水一色的湖面如何拍得深邃,边说边拍,拍一张看一张,从测光方式对焦方式到构图原则,哦哟,好像在开摄影技术研讨会。

 

突然一条汊港中出来一条小船,划船的是位男人——居然是双桨,后面一个妇人在放网,虽然没有欸乃一声山水绿那样结棍,但芦苇,湖,小船,男桨,女网这几样东西就引起了不少人士的感慨。有的说归去来兮,不如归去。有的说式微式微胡不归?有的说采菊东篱下,有的说要在昆山买房,因为上海的地铁要通到昆山了,白天上海上班,晚上昆山睡觉,听听阳澄湖的涛声,勿要太幸福哦。我躲在一边想,不是说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吗,怎么都想到乡下来了呢?

十人一桌,每桌500,每人一个蟹,还送些啤酒黄酒,菜无非是鸡鸭螺蛳蚌肉盐水虾笋干烧肉之类。螺蛳很瘦,倒是一条扁鱼,肉头还厚。

 

吃法吃法,蟹上来了。一律雄的,半斤上下的。据说吃蟹讲究的是九雌十雄,眼下早已是农历十月了,雌雄都该好吃的了。

根据我多年来的观测,吃蟹起手大致分为两种,一是先打开蟹盖吃身子,一是先扳蟹腿吃。这两种方式都有着深厚的历史,高深的文化,及博大的理论作为依据。还有些学问人根据吃法,好多说及雅俗修养礼仪论文都是从分析吃蟹的起手式开始的。

 

我本粗俗,一蟹到手,立即打开蟹盖子。按道理,应将调料倒些在蟹盖中,可惜的是,那调料实在搭僵——姜太少糖太多,干脆直接吃了。到底是蟹,黄肥膏白的,口感极其丰腴,味道极其鲜美,真是打耳光也不肯放的。

 

有人说这蟹膏好是好,就是太少了。没错,确实少,我猜想这蟹膏的分量也就占蟹的0.804%吧,但就是这0.804%却是全蟹的精华,如果没这0.804%,蟹能如此值钱吗。没有这0.804%,贾宝玉会泼醋擂姜兴欲狂,林黛玉会写下壳凸红脂块块香吗,我估计不会,绝对不会。

蟹盖子的黄吃完,就将蟹一拗为两。一口吮掉蟹身中的黄膏,香香的,鲜鲜的,特别是那蟹黄膏在舌尖上融碎时,其鲜美真的是无与伦比的。

 

到底是十月了,那蟹倒确实是“螯封嫩玉双双满”,不过,当我吃上一口蟹肉,就感觉这蟹不象是阳澄湖的,因为这蟹肉不够润,也没有微甜。

当然咱没啃声,不过也没继续吃辛吃力地剥虾腿了。

老板轮桌来发名片,我笑着问老板:人家说阳澄湖的蟹都是汰浴蟹,是不是啊。

我告诉你阳澄湖的蟹60%以上是汰浴蟹,老板说道。

那你的蟹呢?

我的蟹,你拿回家去放水里煮,不要任何作料,你吃下就就知道了,老板避而不谈桌上的蟹。

放水里煮?

对。

人家说要放啤酒蒸,同事问道。

实际上酒呀姜呀啤酒呀都是为了去腥,放啤酒只不过是一种立新罢了。

就放水里,别的不放?

蟹和冷水一起下,放些姜酒,等水开了之后,只要蟹壳发红了就可以了。

今朝倒蛮划算的,吃蟹还得到了煮蟹的秘诀。

吃了还有拿,一人一盒蟹,五对,每对140元,还有一只“土”鸡,两条鲫鱼,斤把螺蛳,一袋当地产的橘子——都是这个规矩。同事们大包小包的拎着开开心心地上车去了,有的还顺便买了两捆甜芦粟。

 

我终于在阳澄湖吃了趟蟹,虽然不知道吃的是不是汰浴蟹,但这蟹庄在阳澄湖是没错的。

 

后记:前几天转载了老友的《上海滩上阳春面》一文,承蒙小编厚爱放上城头。读者反应热烈,纷纷留言叫好!

令我十分感动十分高兴。今天拟再转载一篇《阳澄湖吃大闸蟹》望能再逗朋友们一乐!

此文是我上海老友“夏雨上海”先生旧作(从未发表过),夏先生与我同年,酷爱写作。

自称:上海夏雨,上海人,退休老汉。

喜爱美食、美景、美图、美文。也常常站在窗口看美女,在马路上拍美女…

 

最近偶遇,喜得夏先生旧作数篇,阅毕甚是喜欢。萌生一念,拟将夏先生数篇文章转载到我的博客上与朋友们分享,夏先生欣然应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也…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阳澄湖大闸蟹最佳吃处是靠近江苏昆山的巴城,在国内时经常去吃过,感到奇怪的是这蟹不知为何总是百吃不厌的!哈哈现在只能想想回味回味“望蟹止馋”了!游士兄周末快乐呀!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韭菜周末愉快!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哈哈,我以为裕德兄去吃螃蟹了呢!

问好,周末快乐!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好文!在我们在美国超市是根本买不到雌螃蟹的!问好旅行家!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飯盛男' 的评论 : 哈哈是咯,是崇明闲话。朋友是崇明人吧?问好!
飯盛男 发表评论于
一開始的”激动得勿去话伊”的勿去话伊、乌小蟹
可是崇明話阿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蓝蟹兄美国也有长的像中国一样的“大闸蟹”?好像在澳洲我没有发现有。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墨大诗人啊!的确我原来也是想写篇阳澄湖吃大闸蟹的博文,但是我发现夏先生写的有上海人特有的市井味道,风趣纯扑。而我们当年去阳澄湖吃大闸蟹时已经“变味”了 ,阳澄湖蟹宴场面豪华奢靡,成为业务洽谈应酬交际场所了。看了夏先生此篇我不想写了哈哈…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在美国螃蟹蒸和煮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南方沿海一般是用啤酒和醋蒸,东北部沿海是煮,两者都用 seasonings。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哈…菲儿呀你知道见到美食“打之耳光不肯放”的出处典故吗?我“考证”过:当年西哈努克访问中国时,政府山珍海味热情招待,上海朋友在电影院看纪录片时发现西哈努克对中国美食情有独钟。感叹道:如此精美的菜肴吃在嘴里“打之耳光也不肯放的”…因此而流传于上海民间。哈哈……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哈哈思韵也是“蟹迷”啊!见蟹居然思念起社会主义好了!当年许多单位工会是有这种福利的,组织员工一起聚个餐再带点纪念品。现在阳澄湖大闸蟹更多的是私企用在招待领导和重要客户的地方了。当然美食家们也是常客…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以后若发现布市或悉尼有大闸蟹吃一定通知王妃过来吃!夏先生文章幽默接地气,散发着淡淡的上海“小男人”特有的“俗气”、“小气”很有特色…谢谢王妃!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啊!殊不知小时候你吃的才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现在空运过来的难保“正宗”呀!况且儿时美好的记忆永远是最难忘最温馨的!谢谢。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macao' 的评论 : 哈哈上海人喜欢吃大闸蟹是著了名的。现在通常是雌雄一对一对的吃啊!否则是不过瘾的…谢谢朋友。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还以为是东总的回忆录呢。正宗阳澄湖蟹估计要在海外才能吃到了吧。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1

真的打耳光都不肯放啊,这次回去也吃了,可惜季节不对,下次把我做的阳春面拿来,两篇一起赞了!:)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这位夏先生写得太幽默了!打耳光都不肯放的,这么美味啊!这篇文章真是让我觉得社会主义好呢: 单位组织吃蟹,管它真伪,都是暖人心的呀!我一大早起来,做了一夜被裁员的梦,再读此篇,只有一句:风景那边独好啊!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我以为东翁在布里斯班吃到了阳澄湖的蟹,正想说我也飞过去吃呢:)你朋友写得好看!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东兄馋我;)现在北京也能买到空运来的大闸蟹,可是我怎么觉得都没有小时候吃的好吃的呢?
mamacao 发表评论于
看了我才吐水哒哒滴!吃一只蟹不大过念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