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姐的自述(3)- 我的小姑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打印 (被阅读 次)

《人,在余晖中醒来》

作者:秋幽兰; 编辑:小花荣

序言

如果把人的一生当作一天,从清晨到傍晚,我都是在懵懵懂懂中度过的。到了夕阳西下,仅剩余晖的时刻,突然醒了。醒过来的我,感到永恒的逼近,感到时间的珍贵。抓过纸和笔,就着余晖,匆忙记下我磕磕绊绊的前半生。

秋幽兰

本文作者秋幽兰是我的堂姐,用十几年工夫写就几万字回忆录,主要记载她本人“支边”14年令人涕下的艰难历程。希望后人记住那段历史,不再重蹈覆辙。国内不予发表,由我在美国代她安排出版。现分段发博与文学城朋友见面,供大家分享。多谢!

小花荣

第七章  我的小姑 (接上)

在姑姑看来,工作组就是党的化身,就是她的大恩人。不仅把她从童养媳的火坑里救了出来,而且给了她一份工作。她非常感激。爷爷奶奶多次托人捎信让姑姑回家,姑姑都不理会。

姑姑离开鹿家后,一次也没回过娘家。爷爷奶奶对姑姑很失望。爷爷曾跺着脚发狠说,就算没养这个闺女。

姑姑对王根的印象不好也不坏。姑姑讨厌王根的贫嘴和不自重,又可怜他没爹没娘。当工作组的组长找姑姑谈话,问姑姑对王根有何看法时,姑姑如实回答。工作组组长说,我们要看一个人的长处,不要总盯着他的缺点。谁没有缺点呀。

工作组组长说,现在我党正进行婚姻法试行阶段,还没有打开局面。姐妹们的婚姻仍旧遵循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老规矩。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敢自由恋爱。你要带好这个头,做一个自由恋爱的表率,为党做好这项工作,也不枉党对你的照顾和期盼……

姑姑眼含热泪答应下来。

姑姑的婚礼很热闹,来了很多人,大家都来瞧稀奇。

乡长带着其他各村的代表也来了。王根的一间屋子里挤满了人。王根和姑姑的胸前各戴着一朵纸做的大红花。衣服还是原来的那身衣服,只不过洗得干净了些。

两人忙着招呼客人。桌子上放着姑姑炒好的花生,还放着一筐加工好的烟丝。大家掏出自己的烟袋,把烟丝摁在烟窝里,“嗞嗞”地吸。

本庄的人不断和王根开玩笑,向他要喜糖。王根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熬制的硬糖一颗一颗地发。众人嬉笑着,一起把他按到,掏他的口袋,把衣服都扯破了。

正闹着,工作组组长宣布婚礼开始。第一项,就是感谢党,感谢毛主席,向贴在后墙上的毛主席像三鞠躬。第二项,工作组组长讲话,他先表扬了姑姑和王根,说他们在自由恋爱上带了个好头,又讲了旧式婚姻种种坏处,要求青年人向他俩学习云云。接着又把试行婚姻法宣读了一遍。最后是乡长讲话,乡长从推翻压在人民头上三座大山讲起,又讲了国内外形势。等他讲完拿起杯子喝水时,发现已到中午,看热闹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各村代表和工作组成员。

婚礼仪式结束后,大家散去。姑姑下厨做了几个菜,王根买了一瓶酒,招待远道而来的乡长,工作组人员作陪,算是结婚的喜酒吧。姑姑就这样做了王家媳妇。              

   斗地主,分田地,发动群众,划分阶级成分,闹腾了好一阵子,新政权终于稳定下来。一个村除了村长主持日常工作外,其余组织只是挂个名,什么贫协呀,妇联呀,民兵呀,都各回各的家,需要时临时召集。

大家都忙于春耕春播。地主、富农也和其他人一样,扛起锄头去锄地,拿起镰刀去割草。全村没有一个闲人。

姑姑也一门心思扑在两亩地上。一亩是带苗分来的,姑姑打算在另外一亩空地上种些玉米,点些豆子,插上几垄红薯,再留两分地做菜园。

姑姑把这一计划告诉王根时,王根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是严肃地告诉姑姑,他得干革命,没时间去种地。姑姑也不指望他。王根还和从前一样,在村子里到处溜达。大家都很忙,没有人再搭理他。

好心人劝他说:“快去帮媳妇的忙吧。现在又不开会又不斗地主,你瞎转悠啥?”

无奈,王根向地里走去。

姑姑正在点豆子。她把豆种装在胸前的口袋里,用镢头在地上刨个坑,从口袋里掏几粒豆子丢进去,随即用脚把土推进坑里,踏上一脚,再刨下一个坑,撒种、填土、踏实。

姑姑看王根来了,就把镢头递给他,让他在前边刨坑,姑姑在后边播种埋土。

王根刨坑间距不是太远就是太近,不是深就是浅。姑姑说了他两句,他把镢头一扔,扬长而去。姑姑刚刚有些暖意的心又沉了下去。

姑姑对王根说不上是爱还是不爱。她以报恩角度听从工作组的劝说嫁给王根的。她知道王根是个孤儿,对农活不精。知道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有着依赖性和惰性。姑姑不指望他,只想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他。

姑姑还有一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认为这就是她的命。

对王根甩手而去,姑姑也不怨恨,只是默默地捡起镢头继续种自己的地。

姑姑有个梦想,秋收后,各种庄家堆满自己的那间小屋,一年吃喝不愁就行。

姑姑家没有隔夜粮。刚结婚那会儿,和从前一样,姑姑做饭大家吃。工作组撤走时,给姑姑一些钱,姑姑用这些钱买了些种子,又买一袋子麸皮。在地里干活时,顺便拔些野菜,回去用开水烫一烫,和在麸皮里,或贴饼子或蒸窝头。

吃了几天以后,王根不高兴了,他追问工作组留下的钱干什么用了。他怪姑姑不买粮食买麸皮,他说麸皮是牲口吃的,人不能吃。

姑姑说,买粮食只能吃几天,小麦成熟还要一些日子,你还能觍着脸再去别人家吃饭吗?王根脑了,向姑姑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姑姑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楞住了。她没想到王根会打她,恼怒使姑姑扑上去厮打起来。

正打着,姑姑听到外边有咳嗽声,立即住了手,姑姑不愿别人看笑话。毕竟,他们是乡里自由恋爱第一例啊。

下午,姑姑扛着锄头准备下地,刚出门,迎头碰上前婆婆,这个曾经把姑姑当做佣人使唤的女人,盯着姑姑红肿的半边脸,冷笑浮上嘴角。姑姑把头上的毛巾向下拉拉,咬着嘴唇,下地去了。

玉米苗已经半人高了。姑姑在玉米地里除草。几个青年人簇拥着王根来到地头。王根大步流星地走到姑姑跟前,也不说话,姑姑也没抬头。趁姑姑不备,王根扳胸、别腿  ,把姑姑掀翻在地,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地头的青年见状“轰”的一声全跑了。王根追着喊:“你们输了,你们要请我喝酒······”
    姑姑扶着被踢青的膝盖,一瘸一拐地回到家,扑倒床上呜咽起来。姑姑不明白,王根为什么这样对待她?姑姑没有大富大贵的要求,只要有二亩地,过上平平安安的日子就行。

姑姑也知道王根有点混,可不知混到这种地步,畜生不如。王根这次无缘无故的殴打伤透了姑姑的心。她想回娘家,可又想到自己自作主张,拒绝了父母的一再的请求,已无脸面回去。

姑姑想大声告诉王根,我也是受苦人,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姑姑又想到自己是自由恋爱的典型,现在受了委屈也处诉说。

姑姑就这样哭一阵想一阵,想一阵哭一阵,哭得眼疼,想得头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姑姑被一股扑向脸颊的酒气熏醒,还感到有一只手在撕扯自己的衣服,气极的姑姑向昏暗中的身影狠狠地踹去,只听“娘哎”一声,王根重重地跌坐到地上。

爬起来的王根攥住姑姑的两个脚脖子,把姑姑拽到床下,边打边骂:“你这个富农的小老婆,你觉得我稀罕你。要不是工作组做工作,我才不要你呢。你是我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驴,任我打、任我骑。你就是我革命的对象……”
   姑姑的心刹那间像结了冰。王根的拳打脚踢已感觉不到疼痛,而王根的“富农的小老婆、革命的对象”像一把尖刀,直戳姑姑的心。

我、我、我原是他的革命的对象,原是他任打任骑的奴隶。姑姑一阵天昏地暗,失去了知觉。

 王根打累了,丢下已昏过去的姑姑,躺倒床上呼呼大睡。

不知过了多久,醒过来的姑姑万念俱灰。她从地上摸索到一根麻绳,随手拿个方凳放到床边上,踩着方凳把绳子搭到床上边的房横梁上,打个结,把头伸进去,双脚向下一跳……

半夜,王根起床小便,一头撞到姑姑的遗体上,姑姑的遗体荡起来,反弹又把王根撞翻在床。朦胧中,王根看到悬挂着的、摇晃不止的尸体,吓得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跑到门外,狂喊:“救命啊。救命啊。……
    姑姑被埋在哪里,我们不知道,只听说姑姑原来的公公围着姑姑的坟墓连转了好几圈,心疼的直掉泪。

  小姑就这样走了,走向奈何桥。

听了王叔的叙述,爷爷奶奶面面相觑,但两三年过去了,已成陈年老账。爷爷后悔地捶头,奶奶一声“儿啊。”痛哭起来。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这个王根不是人!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可以说受骗的成分很大。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她很机灵,逃掉了,可是小姑姑就像所有农村妇女一样无处可逃。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oycewu12' 的评论 : 一点儿不错,是这样的。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小姑遇到了游手好闲的二流子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小姑的命运太悲惨了,应该说工作组是始作俑者。所谓的自由恋爱,纯粹是拉郎配。我母亲当年加入新四军的时候,追求者众多。一天她去河边洗衣服,一个营长跑来求婚。她没干,营长把盒子枪拔出来,说你不干我毙了你,吓得她马上逃之夭夭。
joycewu12 发表评论于
又看了一遍,如果这姑姑的父亲是姑姑原来的公公的话,她的命运是180%改变。
姑姑的公公这人真不错:为姑姑可惜而掉眼泪。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现代进步多了,但还需要改善。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oycewu12' 的评论 : 家庭与社会有时候是不同步的,但迫害妇女是一致的。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凄惨无比。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oingplace' 的评论 : 所谓的积极分子,革命者很多人就是这幅德行。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就是的。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山清风' 的评论 : 那时候比较多见,重男轻女太普遍。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aobeibei' 的评论 : 我也感觉工作组责无旁贷。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所谓革命者就是流氓。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紫若蓝' 的评论 : 太惨。人,麻木如此。
x潇潇 发表评论于
哎呀,真可怕!怎么会有这种事啊?!悲惨世界。
joycewu12 发表评论于
这可怜的姑姑,先断送在她爸那里,后面越来越苦。。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不忍读,叹小姑的命运!
goingplace 发表评论于
小姑的命运如此悲惨,碰到了游手好闲的流氓了。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这也是另类包办婚姻啊!
蓝山清风 发表评论于
光读这些文字就让人胆战心惊,王根真是禽兽不如!
gaobeibei 发表评论于
工作组害了小姑。有些人穷,是因为他的根子烂掉了。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太悲惨了,这个王根是典型的穷得叮当响的二流子。
紫若蓝 发表评论于
是什么人做的孽啊……可怜的姑姑。。。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社会进步,妇女解放真得太重要了。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真是太可怜。
小花荣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不可想象。
可能成功的P 发表评论于
太可怜啦!不开化,永远有这种事情会发生。
林凡_圣路易 发表评论于
唏嘘不已。可怜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沙发,姑姑真是太惨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