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S上的我的2023

打印 (被阅读 次)

小红书上面有“我的2023”这个小程序,加进去几个照片,生成一个flip。我翻找着手机相册,发现里面很多截屏和下载的图片。也是,这一年来玩起了小红书,免不了找来很多素材。再加上新出现的AI画图软件,好多敝帚自珍的烂图舍不得删。

还有就是很多读书的章节。暑假前的集中精力找汉语,看了人家的脑图后开始的一阵风都让我存下了好多的没用的照片。翻来翻去,不得不借助所有有时间点记录的工具来梳理一下2023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月:这时我已经在新加坡渐入佳境,但还是有着很多好奇。说起来这新年伊始还真是忙忙活活。一月份的时候正是每周都跟SISU的人出去走步的时候。citywalk的同时也跟芬兰在新加坡的老人儿们聊聊天。说实在的,这些人真是挺热心的。她们平时走路都非常快,但是我走的慢,她们就陪着我,还给我讲很多事情。一月的新加坡一派喜迎春节的气氛,到处红彤彤的。我很多年没有这么沉浸在春节和中国文化的气氛中了。每天早晨去早市,喜欢那种湿漉漉的超市温暖的感觉。尝了各种没吃过的“中国春节”特色食品。

二月:土耳其和叙利亚的地震让刚刚加入编制小组的我们有了事情做。我一口气织了八顶帽子。趁着热乎劲儿,我还到处去找编织用的毛线,后来终于从网上订了很多。一时废寝忘食。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下去。意料中的几个通宵之后,累趴了。睡了一个周末后彻底放下了。二月份还有一件事是有个吴磊的片子在芬兰拍摄。也是疫情过后第一次芬中的往来。我远在新加坡也加入到了追星的行列。无意间开启了小红书的旅程。

三月:三月继续city walk,来了朋友就陪朋友一起逛新加坡的自然公园。反正我也跟不上芬兰人,我还是可以拖着看啥都新鲜的朋友陪我一起慢慢走的。一次雨后的小路上见到了一小细细长长闪着金光的蛇。紧追慢赶去了一趟柔佛。这是我来新后第一次出去玩儿。实在是太应该到处走走了,可是就是没力气。这算是自己强迫自己动起来了。

四月:老一波芬兰人退场了。我也被新一批芬兰City walk组给劝退了。我的体力让我担心,约了医生检查。赶上了复活节,一家人去KL和滨城玩了一圈。我以为自己能有不错的体力,但是闷热的天气下,我真的是一步都不想出门。非常有名的马来特色食品,槟城美食其实都没有提起我的兴趣。旅游业萧条的痕迹尚在,很多小食摊让我胃口全无。KL夜市最让我震惊的是老鼠,硕大的,一群一群的老鼠在垃圾桶边游荡。从大马回来后我其实还有有些为自己的体力确实感到遗憾。带着孩子去尝了尝米其林一星摊和打卡了最心仪的公园,算是一个交代。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到赤道,这里的一切都应该尝试一下。

五月:这又是顶着那种时不我待的心情的一个月。月初听说有学校的夏季节,家长会鼓励各个国家出摊位。我开始收集材料。月初的Vappu 一些事情我真的不太开心。不过很快就冲淡了。我一边为班级里的家长代表事情忙碌,一边开始继续我的环游世界梦。这次是母亲节的越南西贡之行。我早就听说西贡,那么多传说和故事。这次总算是亲身经历了一番,那种城乡结合部的感觉。回来去听了周华健的少年侠客音乐会。哇塞!我童年的偶像啊!从来都不是很狂热的追星族,但是能到现场去听那些熟悉的歌声还是很兴奋的。是滑板组的组长帮我买到的票。

六月:开始越来越热了,暑假也如期而至。这个月可是够忙活的。继续带着家人一起去动物园和公园。给老师准备礼物,给要走的学生准备礼物。还去巴丹岛,自己去玩儿了一周,算是给护照加盖了印度尼西亚的章。但是打算来打算去,没去伊真火山和布鲁姆爬山。还是对自己的体力不太放心。伍佰的音乐会,闽南文化日见到了意公子,夏季节,然后马不停蹄的回了国。登泰山,晓天下。孩子开始自愿学习汉语了。

七月:开局在国内。重头戏是上电视。这可是惶惶了好久的事。先是练汉语,然后练习煮面。我也是一阵子的捣撤。宿舍同学的25周年聚会真是百感交集。时间过去的真快,我们分别都那么久了。但是见了面还是像回到了宿舍里,那个脾气都没变啊!去漂流,带上侄子一起去了几个地方,见到了同在芬兰却没见过的校友。七月最后一天回到新加坡还能看到张学友的演唱会!

八月:七月可能太开心了,八月就全是闹心事儿。来新一周年,总觉得要干点儿什么。新加坡国庆,继续买了船票,体会了一点被割肉的感觉。积极参加师姐举办的读书会。开始注册了个博士学习,想要真正干了,结果发现很多问题,只好来解决。新学期,我也不再当家长代表了,但是被要求当替补。哈哈,这样也好。听听讲座,去学校的时候能碰到新家长来。200亿大案震惊小坡。

九月:九月的重点都是关联过去。替侄女问工作,去给宿舍老同学联络她前婆家,然后就是芬兰的各种杂务。当一切都变得不可收拾后,我只好重金买了机票回赫尔辛基。倒是还算是不辱使命,能干的都干了,回程还去了趟伊斯坦布尔(结果埋了雷)。这个雷直到年底才解开。伊斯坦布尔的几天挺开心的

十月:从芬兰回来的我发现自己过劳了,更多是压力吧。睡了一大觉却把吃的药整个搞乱了频率。好一阵子适应。去看了charlie puth 的演唱会。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也提不起来兴趣。发现本来交给孩子和老公去处理的芬兰语学习被他们彻底给忽略了。我赶紧捡起来。学校招圣诞市场的志愿者,我尿遁了。然后就是朋友来了,接着city walk。学校万圣节本来有些活动,但是孩子不愿意参加。邻居有跟我几乎同时来新加坡的母女告诉我她们要搬家,然后这个学年过后要回欧洲去了。有些伤感也有些感慨的。去尝试了一下义工。这说着其实就老了一岁,到了十一月。

十一月:月初时继续跟朋友到处逛。这次好像我们都不再兴奋滴到处狂奔了。开始慢慢走,尽量找近的路。说起来大家的身体都好像是迟钝了。论文的压力让我的胃开始反复。我约了骨科和消化科,开始了再一次的检查。去唱歌了,但是好像是人家不太欢迎。孩子的学习成绩尤其是汉语不错是唯一亮点。我的头是晕的,连去澳大利亚的票都订错了,白白浪费了很多钱。想去中国的计划拖了再拖。

十二月:SISU的独立日晚宴我没有参加,但是大使馆的还是去了。还了几个贷款,看看以后是不是能轻松一下。订了年底去澳大利亚的行程。将某种莫名其妙的仪式感改成实实在在的喜欢的礼物是个开心的事。电贝斯和混声音箱让孩子开心很久。年底了,是总结的时候。回头看看,好像也没干成什么事儿,惶惶不可终日。圣诞夜收拾行囊,开启一个小逃离。不管怎样,明天的事情还可以往后天再推一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