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拜握手与“芬太尼”那张牌】

打印 (被阅读 次)

习、拜握手与“芬太尼”那张牌

借着APEC的机会,习近平主席飘洋过海,带着他的红旗防弹车,来到旧金山与拜登第二次握手了。上一次握手时拜登是副总统。快80岁了还坚持工作且有promotion,在美国历史上也是奇迹。

双边会谈4个多小时,涉及很多大事,比如恢复两军高层沟通、台湾问题、乌克兰问题、哈马斯问题等等。说实话这些我都不太关心,这些事情该怎样就怎样,不是两人握个手就有什么改变的。

然而在他们的交流中,却涉及了一桩“小事”,即芬太尼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对美国已经是个很大的问题,它是目前导致美国中、青年死亡的首要因素,而且愈演愈烈。我希望在这次见面以后,根据习主席的承诺,在未来的N年,事情能够好起来。

  1. 什么是芬太尼

芬太尼(Fentanyl)是一种强效的阿片类(opioids)止痛剂,它比吗啡效力高百倍。芬太尼于1960年代研发出来,很快成为医学中使用最广泛的合成阿片类药物。【注:阿片类(opioids)与鸦片(opium)在含义上是有一些区别的。鸦片是从罂粟果实里提取的生物碱的混合物,可镇痛,有成瘾性。而阿片是一大类合成或半合成的,具有类似生物活性的化合物,包括芬太尼。Opioids一般比opium效力要强得多。】

可能有人会问,不是已经有布诺芬、泰诺、利多卡因等镇痛剂吗?为什么还要使用阿片镇痛剂呢?主要原因是,虽然布诺芬之类对于头疼脑热或一般局部疼痛有不错的镇痛效果,但对于因外伤、手术和晚期癌症等导致的剧烈疼痛,这些弱镇痛剂就不行了,还需要依靠阿片类强镇痛剂,如吗啡(Morphine)、杜冷丁(Demerol)、羟考酮(Oxycodone)等,当然也包括芬太尼。简单而言,芬太尼传统上是作为强镇痛剂在临床上使用的。

上述这些强镇痛剂是通过它们在脑的神经细胞上的三种受体,即μ型、δ型和k型受体起作用的。不幸的是,这几种受体被激动,既是产生强镇痛的条件,又与产生依赖性有密切的关系,所以这些药物也都是控制药物。由于成瘾性这个巨大的缺点,发现不带成瘾性的强镇痛剂就成了药物研发的一个重要课题。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在几年前也开始了一个PSPP计划,试图有所发现,但目前来看困难极大。有些学者甚至认为,将与成瘾有关的阿片受体与强镇痛效果分开是行不通的。

  1. 芬太尼为什么杀人

瘾君子服用各种违禁药物,但大多数的死亡都是因服用阿片类药物所致。即使在医疗上作为镇痛药,如果使用不当,也会出现过服(overdose),严重者会导致死亡。而其他种类的毒品,如可卡因(Cocaine)、冰毒(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氯胺酮(Ketamine)等致死较少,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阿片受体,特别是k受体在下丘脑呼吸中枢广泛分布。如果过服,就会导致呼吸抑制。特别重要的是,阿片受体都具有很明显的“耐受”的特性。当反复服用阿片类药物时,受体的敏感性会下降。这时候,同样剂量的阿片类药物就不那么“有劲”,不能产生相同的镇痛效果或愉悦感了。 这就叫做药物耐受性(tolerance)。 阿片类药物的耐受性驱使使用者增加剂量,这样他们才能保持镇痛效果或愉悦感。但如果增加太多,就会因过量导致呼吸衰竭。

另一个特别重要的致死原因是,瘾君子因故停服了一段时间(比如因为想戒断、阿片类药物断供了或者没钱买了),一段时间以后再服。可是他们不懂,在停服以后,受体的敏感性会逐渐恢复。如果他们恢复用药时使用的剂量,是上次他们停止之前的剂量,那么,因为受体敏感性已经恢复,该剂量就大大过量了,很可能立刻导致呼吸中枢衰竭而死亡。这就是为什么阿片类药物对瘾君子非常危险。

  1. 美国最近10年的芬太尼之殇

美国的毒品(各种类型)的泛滥历史很长,反映美国社会自身的问题,这个此处不赘述。而美国对于疼痛又有一种“镇痛文化”。所谓“镇痛文化,是说的当病人出现疼痛时,倾向于使用药物控制,保证基本的生活质量,而不是忍耐。然而,医源性广泛使用阿片类药物镇痛(特别是长期使用),不免使得少数病人成为瘾君子。另外,在本世纪以前,药厂为了赚钱,有淡化合成类阿片药物成瘾性的问题,FDA的监管曾经也不够严格。但这些问题,大约从本世纪开始有了比较大的改观,这些年,医源性药物滥用,特别是因此导致的死亡并没有明显增加。

然而,大约从10年前的2013年开始,过量服用(overdose)阿片类药物导致的死亡的案例直线上升,2015年超过5万(超过交通事故或枪杀死亡人数),2017年超过7万,2020年超过9万,2022年达到11万。这些非正常死亡大都数跟医生开药镇痛无关。而且,与新冠不同,这些药物过服的死亡者,主要是年轻人,很多是美国“铁锈带”中小城镇的年轻人。这些地方,本是美国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全球化使得这些地方衰败、破落,年轻人很多失去了工作,用药物来填补精神空虚。

下面这条曲线是减去其他药物,专门显示合成类阿片(主要是芬太尼)每年导致的死亡人数,从中可以看到最近10年死亡人数如火箭式上升。这些案例几乎完全与医疗无关,药物全部从黑市上获得。现在,美国每年因芬太尼死亡8万多鲜活的生命,而且还在加速上升,这是美国的不能承受之重。多年以前,美国就说这是“芬太尼危机”(Fentanyl crisis),一定要尽快解决,可是从图上看,除了2017-2019这三年稍显希望外,其他年份的情况令人沮丧。因为芬太尼问题不是美国自己能解决得了的。

  1. 伤天害理的买卖

大量流入美国的芬太尼绝大部分直接或间接来自中国。芬太尼是全人工合成阿片,工艺成熟,原料药(前体化合物)容易得到,成本很低。而且芬太尼可以口服,不需要像海洛因或吗啡那样注射,对“消费者”也方便。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没有针对相关问题的立法。于是,合成芬太尼成了挣钱的行业,很多民营化工厂都做。中国生产的“物美价廉”的芬太尼开始飘洋过海 。比如在2016-2017年,美国执法部门从国际邮件中查获的芬太尼中,97%来自中国。

2018年以前,从美国毒贩从中国诸多网站直接邮购芬太尼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美国毒贩可以在网上轻松下单,中国公斤级的芬太尼直接快递到美国。比如,杭州有一个网站叫“维库”(Weiku.com),上面有近百家公司销售芬太尼。每磅有的才一、两千美元,如此的白菜价(加上芬太尼的极高药力),即使流通的每个环节都挣大钱,到“消费者”手上,每剂仍然可以便宜到1美元,这是吸食海洛因、可卡因等不可想象的,所以买不起麦当劳的瘾君子也用得起芬太尼。

  1. 中美的不平坦的合作

在早期,美国便敦促中国查办非法生产芬太尼的中国企业,中国反应比较冷淡。芬太尼在中国国内没有滥用的危险,因此中国方面没有太多动力进行监管。特朗普刚任美国总统时,两国有一个比较友好的试探期。期间美国敦促中国在此事上加强力度。于是中国颁布了全面禁止合成阿片类药物的新法律,对国内规模庞大、不受监管的芬太尼行业进行了打击,对美国的死亡人数减少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上面两个图中,2017-2019变得平缓就反映了这一点。

然而,中国加大监管的力度像是给美国人情。于是当两国关系出问题的时候,情况便急转直下。像上面那种卓有成效的打击和双边的合作,很快就随着贸易战、美国对中国人权的批评,以及台湾问题而搁浅。于是芬太尼的买卖又活跃起来。

此时,由于直接制造和销售芬太尼在中国已属非法,于是中国不法分子挣黑钱的方式又有所改变,他们开始与墨西哥毒枭合作。2019年以来,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将原料药走私到墨西哥,在那里被非法合成后在贩运至美国。结果是阿片类(主要是芬太尼)过服导致的死亡再次急剧上升,2022年达到近11万人(包括少量医源性)。

2023年夏天的时候,两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合作前景极为暗淡。当时布林肯主持了一个84个国家参加的视频会议,希望多国一同向中国施压,要求其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遏制用于制造芬太尼的原料药流向他国。随后,美国联邦检察官宣布起诉四家中国企业,指控它们非法贩运化学品,经墨西哥贩毒集团,制造大量销往美国的芬太尼,美国的一些国会议员也强烈谴责中国不负责任。

对此,“中国不吃那一套”。比如727日《人民日报》就发表社论说:“在禁毒问题上,美方必须正视自身问题,不能讳疾忌医。攻击抹黑中国治不了美国国内毒品泛滥的痼疾。” 一段时间里,国内媒体猛烈抨击美国,指责美国将自身社会问题归咎于中国,弄得国内尽人皆知。在我给国内父母打电话时,他们就问我芬太尼是怎么回时,为什么美国人吸毒怪中国。

  1. 筹码与回报

时间刚过去三个月,两国的关系出人意料地回暖了。双方都感到,冷淡与对抗不是最好的选择。于是习、拜怀着各自的愿望又握手了。正可谓“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被很多人看得很不堪。其实,照顾利益未必丧失原则,特别是基本的道义原则。在这方面,我对美国有信心。

就芬太尼这件事情来讲,生产、出口芬太尼都不是中国政府所为,同时它也没有把药往美国人嘴里喂。而且中国纸面上的立法已经完成。因此,中国可以说它是很干净的。芬太尼问题可以当作一个筹码。究竟花多大力帮助美国解决芬太尼问题,取决于获得什么样的回报,包括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迫使美国让步,或者要求美国在一些地方不再给中国共产党难堪。

前天(16日),美国政府将中国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从商务部贸易制裁名单上移除。该机构于2020年被美国列入贸易制裁名单,因其涉嫌侵害维吾尔族人,中国一直对此相当不满。与此同时,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针对可用于制造毒品的物质,对有关行业的生产和销售发出警告。中国官方同时称不要拘泥于外国执法机构“长臂管辖”之中。它嘴上总要说,是我主动要做的,不是因为你的原因。

有趣的是,拜登继续称习近平是“独裁者”(dictator)。这虽然带有一点贬义,但也不那么坏,就是说定于一尊嘛,是习自己说的。这个定于一尊的系统有一个特殊的优点,就是在老大的管辖之下,如果他真想让某一种人的行为停止(病毒他可能力不从心),他一定能做到。一两年以后,美国这边的数据,会告诉我们究竟做得怎么样。

这次会谈的场所是旧金山一个婚礼会馆。不知道汪洋同志对此有什么新的说辞。据报道,在双边会谈的间隙,习、拜两人到院子里去散了一会儿步,不带翻译。于是大家都好奇是如何交流的。要我看,如果心有灵犀,靠眼神就差不多了;如果是鸡同鸭讲,后面就是跟着八个翻译也白搭。

【图片来自网上。】

 

唐宋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upercs88' 的评论 :
哈哈,如果谈药,谈science,你的深度增加一倍恐怕也不如我。
如果谈台湾问题,我只告诉你,历史很长,生命很短,不要较劲。
supercs88 发表评论于
Too simple, too naive.

reply: 唐宋韵 发表评论于 2023-11-19 07:38:41
唐宋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硬码工' 的评论 :
墨西哥总统最近对媒体说,他们国家毒枭的芬太尼的原料药来自中国。美国FBI可能也有一些追踪。这才有对4家中国公司的法律诉讼。
然而芬太尼这个东西门槛不高,“产业转移”是完全可能的。将来老习帮不上忙也完全可能。
归根到底,毒是美国人自己吸的,虽然积重难返,但我想还是可以让自己做得好一点。
硬码工 发表评论于
中国已经不直接出口芬太尼了,2019年后的数据,可以表明芬太尼已经完成了产业外移。芬太尼的原材料,如果中国不再出口,越南等国也会出口的。感觉即使老习真心帮老拜,可能也没啥效果
葡萄美酒308 发表评论于
@唐宋韵,
请问,已经离去70多年了,“分裂”有何不妥?人类历史有统一,也有分裂,很正常。
去读读历史,已经远去的部分,嘴上“反分裂”,有那个靠嘴炮统一的?越南北部,朝鲜北部曾是大唐的一部分;外兴安岭、海参崴是大清的一部分。分开了,离去了,就不能通过动嘴回来。何况,今朝也不看看自己的名声和感召力。
================

无何不妥。只是各国分裂,几乎无一不是暴力的结果。凡是有力量维护统一的,基本上没有自愿让出去的。此外,与你的例子相反的例子也是历史。比如说,美国为了维护统一的内战伤亡比例是美国历史上历次战争中最高的。英国与北爱尔兰也是拼打了多少年。西班牙国内目前就有要独立的,也不是说要走就走。人性而已。
唐宋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bcdaren' 的评论 :
他也会学习的,也知道“赌美国输”成算不大。
唐宋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邵丰慧' 的评论 :
丰慧看得分明。
唐宋韵 发表评论于
@葡萄美酒308
请问,已经离去70多年了,“分裂”有何不妥?人类历史有统一,也有分裂,很正常。
去读读历史,已经远去的部分,嘴上“反分裂”,有那个靠嘴炮统一的?越南北部,朝鲜北部曾是大唐的一部分;外兴安岭、海参崴是大清的一部分。分开了,离去了,就不能通过动嘴回来。何况,今朝也不看看自己的名声和感召力。
与其痴人说梦,不如面对现实行事,这样也符合当代的人类的政治文明。
葡萄美酒308 发表评论于
唐宋韵说:
换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
台湾武器再多,也不会“反攻大陆”,目的是阻止大陆动武。这有什么罪过?
为了统一疆土,为了在一个皇帝、一个政权的统治之下,就发动战争,导致生灵涂炭,无数年轻人送命,消灭一个非常宝贵的中华亚文化,这有什么好处,对谁有好处?
台湾从来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七十多年过去了,让台湾人民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这会要了谁的命吗?我看陆台之间,如果能现实面对、和睦相处,形成类似美加之间的关系,这才是两岸人民最大的福祉。
==================

台湾从来没有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但却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即使台湾自己在联合国时也是这么说的,台湾的版图也是这么显示的。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汪辜会谈时有个”一中各表“ 的共识。

说到陆台关系,似乎大陆并没有要急于统一。这就是为什么大陆那边叫”反分裂法“, 不叫”统一法“。马英九那几年非常好。后来的发展,谁在挑事,谁在改变现状,好像还是比较清楚的。

上述只说历史与观察,不涉及政治。
邵丰慧 发表评论于
你跟他们说,放任芬太尼的生产和销售,是极其恶劣的行为。
他们会跟你讲,鸦片战争。 一直都是鸡同鸭讲。
所谓“人类发展共同体”, 和我们小时候喊过的所有口号都一样,人人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当真,你就是傻子。
abcdaren 发表评论于
农夫和蛇的故事,大家成年后都忘了吗?
蛇变身一只可怜而无害的大公鸡,对唐老鸭在一个婚礼馆花园里表达爱意,送熊猫给加州的那只小公鸭玩玩,当然是不需要翻译在旁的。
问题是生出来的是鸡蛋还是鸭蛋?蛇得了温暖之后会干些什么?会把鸭吃个精光?由小公鸭代替老鸭?
主要是美元还想要照赚,去美元化先放在心里。百年未有的变局等我的第四任期再搞!
唐宋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ollowNature' 的评论 :
换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
台湾武器再多,也不会“反攻大陆”,目的是阻止大陆动武。这有什么罪过?
为了统一疆土,为了在一个皇帝、一个政权的统治之下,就发动战争,导致生灵涂炭,无数年轻人送命,消灭一个非常宝贵的中华亚文化,这有什么好处,对谁有好处?
台湾从来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七十多年过去了,让台湾人民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这会要了谁的命吗?我看陆台之间,如果能现实面对、和睦相处,形成类似美加之间的关系,这才是两岸人民最大的福祉。

----------------

FollowNature2023-11-19 07:23:43
美国政府继续向台湾卖武器,从大陆的观点看,其性质与输出鸦片无疑,甚至更恶劣。
唐宋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花姐好。
芬太尼依然是临床上使用的强镇痛药,因此是有合法生产的。(是药品,也是毒品,看谁用。)
但是,因为其成瘾性,它又是违禁药物(我在文中提到的吗啡、杜冷丁等也是),所以生产过程中的记录和控制是很严格的,即必须由合法药厂根据医院、药房的需求,在政府有关部门备案和监督下生产。所有的环节,包括原料药的来源,产品的去向等都有据可查,精确到每一个处方的医生和病人的细节。
现在美国对可能产生依赖的镇痛剂和精神药品的控制是比较严格的。瘾君子使用的药品,大部分来自黑市,与医疗监管无关。
妙人儿28 发表评论于
散步就是拍几张照片, 应该鸡没有同鸭讲什么, 哈哈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美国政府继续向台湾卖武器,从大陆的观点看,其性质与输出鸦片无疑,甚至更恶劣。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发表评论于
要我看,如果心有灵犀,眼神就差不多了;如果鸡同鸭讲,后面跟着八个翻译也百搭。!!!!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发表评论于
正可谓“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被很多人看得很不堪。其实,照顾利益未必丧失原则,特别是基本的道义原则。在这方面,我对美国有信心。同意!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谢谢芬太尼知识,真不懂。芬太尼属于毒品严禁生产吗?
Dream-2020 发表评论于
好文????
Firefox01 发表评论于
谢谢介绍。
红泥小火炉2022 发表评论于
学习了。正想谅解芬太尼的厉害,就看到这篇文章了。
友梨江莉 发表评论于
“双边会谈4个多小时,涉及很多大事,比如恢复两军高层沟通、台湾问题、乌克兰问题、
哈马斯问题等等。说实话这些我都不太关心,这些事情该怎样就怎样,不是两人握个手就有什么改变的。”

--------------
不懂芬太尼的厉害,但是您上面的这几句话我非常喜欢。
还想追加一句: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是该怎么就怎么办。
永远的骗、永远的忽悠,终有骗不下去、忽悠不下去的那一天。

感觉这些年来,天天跟老美说哥俩好,太平洋呀地球呀足够大,够咱哥俩分的。
可是天天干的,却都是恨美国和美国人不死的狠事儿。什么能害美国、伤美国,就捡什么上。
开始佩服美国人的傻傻呼呼和记吃不记打了。
不用多说,看看中国的SNS(微信、微博、头条、抖音之类)里的美国,简直就是魔鬼和地狱。
幸亏多数美国人不懂中文,也没美国人去玩大翻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