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周扒皮(二)

打印 (被阅读 次)

当年在学校的时候,认识一位年轻教授。他业务能力极棒,但是为人尖酸刻薄。我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周扒皮。

周扒皮是个意大利后裔,个子不高,头发卷卷的,前面的头发总挡着眼睛,所以总爱甩头发。学校的网页介绍需要一张比较正规的照片,可他挑不出合适的,因为每一张照片,都像是个车行里卖二手车的dealer,目光狡诈,鬼鬼祟祟。

这个链接是我叫周扒皮(一)。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6232/202106/19757.html

最近想起更多他的故事,就接着写了周扒皮(二)。

周扒皮当年念博士的时候,有一次给兔子打针注射抗原,产生抗体后再提出来。他太紧张了,平时咋咋唬唬的一个人,手哆嗦着,把长长的针扎透兔子身体,再扎进自己抓兔子的手上,把抗原都注射给他自己了。他说这是为什么他从来不生病。

那年代,我们大量提取DNA的时候,要高速离心,把DNA集中在一起,然后用注射器扎进去,抽出那层薄薄的有荧光标记的DNA。这个荧光标记是有毒致癌的,加上为了看荧光得关上灯。周扒皮就拿着注射器,左右转着圈瞄准,就是不敢下手。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给我讲了兔子的故事。我脑补了一下,他的针头穿过荧光标记扎到自己手上,抽了点血,然后说是DNA,就止不住笑,说,“watch me”(看我的),就当场给他了一点color see see(颜色看看)。

说起高速离心机,有个博士生用的时候没有完全配平衡,他按了开始键就出门吃午饭了。庞大的离心机晃着身体一点一点自己挪到了门口。午饭后我们看到都懵了,怎么也想不出来这么重的机器谁会搬得动。最后周扒皮打开离心机才发现,里面的样品没配平。

实验室有个博士后,说话喜欢带儿音,会把“tube”说成“tuber”。美国英语带儿音很常见,平时问题也不大。但是有一天,他说他想买个钩子钉墙上挂东西。把“hook”说成了“hooker”,就是街边女的意思。周扒皮听见了,过来大声问“你想要什么?一个hooker吗?”。可怜的博士后并没有意识到前面是个坑,就说“是呀”。话音未落,周扒皮就冲了出去,在走廊上大声喊“那个谁谁谁想要一个hooker了!”喊完不过瘾,又去隔壁实验室喊。隔壁实验室是做艾滋病研究的,人有时候在负压室里,别人进不去。负压实验室就是很严密隔离的实验室,任何东西都得特殊处理,包括空气都是负压,防止病毒泄露感染。周扒皮没找到人,又跑去找秘书。秘书总在办公室,周扒皮就和一群秘书沸腾了半天。

有一次我扭了腰,其中有几天比较严重。就是坐下去不能站,站起来不能坐那种,行走无大碍。那天我看显微镜,看完站起来的时候,艰难地一手扶着椅子一手扶着台子,身体很慢很慢地一点点伸展。周扒皮正好进门看见这一幕。他没心没肺地大笑,马上喊大家过来看我的怂样。

他就是这么不厚道的一个人,每天找乐子开心。

可是等围观的人过来后,我已经站起来了,就昂首挺立面带微笑地装无辜。

在他的影响下,我们实验室绝对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谁软欺负谁。有一位南韩来的博士生,才二十四岁。是个一路顺利长大的孩子,很单纯,狠话都不会说。周扒皮就老拿他开涮,他只会涨红了脸,啥也说不出来。我就老护着他,怼回周扒皮。结果很快南韩人就误会了。红着脸磨叽了几天就直接问我,“你结婚了吗?” 我忍住笑说,“我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还有一位本地长大的白人孩子,人特别阳光特别帅。女朋友考上了医学院,他想求婚,又没钱买戒指。就去卖血换钱买戒指。周末带女朋友去看鲸鱼表演时,请一个潜水员在水下举个标语牌,上写着,“嫁给我吧”!这边他单腿下跪掏出戒指。

当时我们全体人员都热切关注,每天听他的实时更新报道。只有周扒皮说,肯定长不了,医学院优秀的人太多了,她很快就会甩了他。结果果真如此。我们都怪周扒皮乌鸦嘴。

这人确实乌鸦嘴。有一天下大雪,有位博士后一上午没见人。周扒皮念叨了一上午。说除了车祸,这人绝对不会迟到。结果真是车祸,车全报废了,人还好没事儿。但是博士后知道后很感动,说周扒皮居然还挂念他。

有一回,我打乒乓球不小心赢了州冠军。第二天一上班就看到办公室门上贴着当天的报纸,红笔圈着我得冠军的消息。如果周扒皮不仔细看报缝里的广告的话,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个豆腐块新闻。记得主办方拍了照片,因为我们是唯一的女队,打败了所有男队。

那几天我每天都得接待周扒皮叫来围观的人,他一脸骄傲地指着我说,“看,我们家冠军长这样,厉害吧!”然后补刀说“就因为她队友选得好,她站着不动就得了冠军”。

我的队友确实厉害,曾经代表四川队打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从小体校练了一身童子功。但是我们的冠军可是一板子一板子打出来的,一个球都不能丢,要算积分的。况且三天内打了无数场比赛,累都快累死了。最后队友的丈夫请我们俩大吃一顿犒劳我们。他说,看着我们打败所有男队还是相当过瘾滴。

英明神武的周扒皮也有怕的。有一回他去理发,进了一家越南人开的理发店。人家是用刀削头发,不用剪刀剪。那位理发的大姐,一边削着周扒皮的头发,一边扭着头和别人大声聊天,看都不看他一眼。周扒皮坐着一动也不敢动,憋了一身汗,生怕大姐越说越激动,刀一偏削了他的脖子。最后理完头看看还挺满意,周扒皮狠狠给了小费,谢她不杀之恩,再也不敢回去了。

周扒皮的特点是不装,很坦率,他也引以为豪。如果说他不坦率就等于侮辱了他。有一位同行业的教授开会时跟别人说,“He is not a straight shooter”(他有点滑头) 。周扒皮知道后气坏了。嘚吧了好几天。见谁都问,他是不是滑头。

但是周扒皮很敬业。下了班脑子也在琢磨他的课题。有一天上班他穿了两只不一样的鞋,一只黑色一只棕色,还一只是皮鞋一只是凉鞋。关键是,他穿了一天我们谁都没发现。等一天过后回到家脱鞋时才发现。他说怪不得他走楼梯的时候人家都回头看他,他还以为是自己帅,回头率突然增高了。

我离开后周扒皮很希望我回去,但他这个人永远不说软话。他只说,“听说你们公司最近裁人,裁了就回来吧,我给你留着位置呢”。公司确实经常裁人,他从公司出来他知道。但是好马不吃回头草,尤其是周扒皮的草,他不得天天开心死了,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喊了好几年,我还是没被裁掉,才算过去了。

我们虽然经常打仗,但是相杀相惜,从心里还是尊重对手。

最近心情不好,突然有点怀念过去有点二的生活。感叹如果和周扒皮一起工作,斗志昂扬地天天忙着打仗,就不会得抑郁症了。人的生活真是做不到两全其美。离开学校选择公司很大程度是为了钱。但是,广夏千间,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吗?

我怀念的可能是青春,没有了青春就没有了美好。和周扒皮打仗的时候,事实上也没有耽误青春放光芒。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姐姐有心了,感谢。
云霞姐姐 发表评论于
追到花花家来读周扒皮(二),文笔真棒!故事精彩!。我挺喜欢周扒皮的,是个人物!哈哈哈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丁丁猫和熊猫猫' 的评论 : 多谢朋友。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是的,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节日快乐!赶紧发文吧,感觉好奇怪,没有你的城。我最近也忙。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1

冒泡问候花花和朋友们,节日快乐!:)
丁丁猫和熊猫猫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花花好文笔,周扒皮活龙活现的。公司一分力一分钱,到了一定的年龄,还是轻松点好,半玩耍半干活,肯定没有忧郁症:)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过奖,新手而已。
田野maomao 发表评论于
原来花儿是高手啊!这文学城藏龙卧虎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咱俩差不多水平应该。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原来花花还是乒乓球高手,能打败男子选手的手艺不会差。我们还有同样爱好哦!只是来美后一直没机会操练。请看我半年前的博文《我的乒乓球情结》,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962/202103/20936.html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我知道你永远在我这边。谢。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痴一生' 的评论 : 一生大哥,我仔细盘算过的结果是应该高兴,就是有时候搂不住,漏一点郁闷出来。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花花好文笔,很有特点的周扒皮又一次活灵活现地展示在大家的面前:)
痴一生 发表评论于
花花笔下的人物个性鲜明生动有趣。结尾时,似乎一下又让人感受到在那嬉笑人生的表象下,依稀可见的那份深沉和丝丝忧郁。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瞎折腾。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天天打仗。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他们可以组团了。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活灵活现一个新周扒皮!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看来把hook说成hooker的不止我的朋友,还有周扒皮啊;)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周扒皮被花姐姐这么一写,显得很可爱。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谢乔兄。我努力坚守阵地。
乔宁 发表评论于
二丫,你的心情是文城晴雨表!非常重要滴。好文点赞!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我最近心情不好有点叫劲,哈哈,点点是个乐观的人。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没有了青春就没有了美好." 我也经常这样想,但是有时回头看一看,青春已经逝去很长时间了,生活也并不是像我想象的那么不美好。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韭菜周末愉快。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百合,那时候真年轻呀!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哈哈,这个周扒皮还是个性情中人啊,和这种人一起工作,应该不会的抑郁症!问好,花花,祝周末愉快!
Tigerlily66 发表评论于
也来围观一下乒乓球冠军:)相杀相爱的岁月总让人回味无穷。花花好文笔!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你一转眼换了头像。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我继续写吧。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Pan_DE' 的评论 : 姐打球真的厉害。最近挂靴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是的弄弄,我有点后悔。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云儿的建议好。关键不想动。网购吧。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玉器晚成' 的评论 : 玉儿好。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uck86' 的评论 : 谢谢这位朋友。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呀,就是隔壁邻居自杀那事儿。每天都看到家人,想起可怜的孩子。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他回来的时候脸都白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此岸_彼岸' 的评论 : 谢谢姐,我一看见你心就安了一点。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花浪漫' 的评论 : 花儿,剑桥也有?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天气冷了,真该穿了。可以再买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领导。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默默姐耐心等着吧。我心情好了就写。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树。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angchunhua' 的评论 : 你可以去看看(一),就是那么来的。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是的林老师,人的欲望无止境。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哈哈哈:)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可爱的周扒皮,厉害的人参花。周扒皮系列好看。
XiaoPan_DE 发表评论于
周扒皮挺可爱的!

没想到你乒乓球还拿过冠军,厉害!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周扒皮很风趣,有这样的在一起,枯燥的工作也有松弛了:)
云淡风更轻 发表评论于
有血有肉的周扒皮!花花心情不好,买第十四双靴子吧,来点小开心!再不拉上你的老队友打场乒乓球,撒点汗减点压!周末了,一定要开心愉快哦!
玉器晚成 发表评论于
可爱的“周扒皮”!
luck86 发表评论于
很有意思。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花花你遇到啥事心情不好了?你可是咱城里的一枚开心果,幽默开朗,给大家带来欢笑和开心时光。我觉得你的办法挺好的,想开心的事,写开心的文,说开心的话,唱开心的歌,不允许脑子有空想不开心的事,一经发现马上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思路,转移思想,慢慢地就成了习惯,心情会好起来的。

这位长着一根毒舌的周扒皮挺逗乐,但他恐怕很难在婚姻里混得如鱼得水。我怀疑他违规操作才把抗原打进自己手里,他是不是没有戴做活动物实验时要戴的厚手套?
绿珊瑚 发表评论于
活龙活现的文章,害得我一边看一边脑补:把抗原打给了自己(从未听说过这种事),刀片剪发?????♂?,哈哈
此岸_彼岸 发表评论于
喜欢看花儿的文章,你的文章会让心情不好的人笑哈哈,变得心情大好:)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再扎进自己抓兔子的手上,把抗原都注射给他自己了:)哈哈……什么叫兽?这种人大学里很多,那都有。写的生动有趣。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艾玛!抱抱花花,最近咋了心情不好。想想你那十三双靴子,会不会情绪高涨啊。。呵呵周末愉快!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看!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周扒皮已经平反了,不知花花笔下这位最终是啥命运。坐等下期。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生动,喜欢你的文笔!
changchunhua 发表评论于
这周扒皮怎么这么可爱,调皮。
比半夜鸡叫的周先生还搞笑。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把我们的欲望砍掉一半,可能就没有抑郁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最近心情不好,就老想可乐的事儿调节自己。二兮兮的生活也不错。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又二又温馨,hook笑话非常经典,应该不少人都有过,哈哈哈。点赞系列周扒皮!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还在改。不到最后一秒钟,总是觉得不满意。菲儿早!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