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丝雀

打印 (被阅读 次)

嘉黎有一段不敢回头的往事,她曾经当过金丝雀。大四那年,她在北京郊区一家贸易公司实习,跑外勤,遭遇了很多白眼,唯有一个客户对她笑脸相迎,给公司签了订单,还算她的功劳。那客户叫曹大海,是家电缆公司老总。嘉黎毕业后去了大海的公司,大海对她关怀备至,时不时送一些小礼物,不贵,但是暖心。嘉黎父母去北京看病,他跑上跑下,联系医生,安排病床。那个没有月亮的暗夜,她疲惫地靠在他的肩头,第二天醒来,她已经是他的人了。那是她的第一次,他很珍惜她,很快给她买了一套小居室,很快她也辞职呆在家里。

嘉黎知道大海是有家的人,儿子在英国读贵族学校,妻子是全陪妈妈。她知道跟他没有前途,但她已习惯了金丝雀的生活,她的父母也习惯了每月一万的生活费。直到有一天,窗外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她接到公司副总的电话,大海跳楼了,大海有个朋友是融资骗子,设计担保骗局骗走了他巨额钱财,让他资金周转危机四伏,无法承担。他自杀后,他的妻子找到了她,强行收走了房子去抵债。嘉黎变卖了首饰和车,独自一人去了美国加州。

半年后,嘉黎的签证过期了,她不想回国面对,干脆黑了下来。但人总得生活,她去了一家餐馆打黑工。没有身份总是受气,有一次跟大厨发生了口角,大厨暴跳如雷间,甩了嘉黎一个耳光,嘉黎被打晕了,呆若木鸡不知自己立在何处。

那天卡车司机肖雄正好给餐馆送货,目睹一切,跨步上前,直直给大厨一记重拳:欺负女孩算什么东西啊,有本领跟我单练。 肖雄在国内是练过散打的人,大厨歪在地上,根本不敢抬头看肖雄一眼。

肖雄头发黑,眼睛亮,浑身上下有一种英雄气概。他路见不平、行侠仗义,让嘉黎感激不尽。两人一聊,原来都曾在北京工作过,心更近了。肖雄告诉嘉黎,他在国内当过老师,也开过公司。嘉黎说,难怪你见识广博,口才一流。

嘉黎与他情投意合。很快同居在一个屋檐下。嘉黎自打跟了肖雄后,便辞了餐馆工。她帮着房东兰姐做一些家务活,也在院子里浇花种菜,室外劳动让她欢喜。肖雄说,不在乎钱多钱少,心情愉快就好。

兰姐性格开朗,是个喜欢发表见解的人。她总是感叹,十多年前啊,这个小区安静悠闲,到处是草坪和鲜花,遮天盖地的橄榄树,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来的华人越来越多,把房价炒嗨了,中国人买下房子后,那可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前的小房子推倒,再盖两层三层的大房子,草坪没有了,橄榄树也拔掉了。

嘉黎一边炒菜一边回应:【这个道理我懂,华人都喜欢大房子,再转手就是翻倍价格,我要是有钱也会这么干。】

兰姐说:【就是有点不好,从前的环境好清幽,现在的小区被改得乱七八糟。】

【要想漂亮,就别想找钱!】肖雄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厨房,肖雄说:【如果不是华人来得多,你们也发不了财吧?】

肖雄知道,兰姐两口子趁着前些年的金融危机,加入楼市【淘宝】大军,收购了几套法拍屋。这两年正是好时光,一波波的贪官、黑户、二奶、富二代集体登陆,这是老天爷送来的财,闭着眼睛也该让他们狂发!

肖雄和嘉黎暂居的这套房子,四个卧室就住了三家人。那天兰姐对肖雄说:【你看老杨一天到晚精神萎靡,像被风吹干的豆角, 白天关在房间里,夜里才偷偷摸摸出门买东西,跟当鬼似的不能见太阳。前些天突然回国了,我总算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嘉黎一下来了兴趣:【贩卖毒品的?】

【贩卖毒品的面带凶气匪气,哪像他焉巴巴的样子?我告诉你们吧。】兰姐一脸神秘的笑:【他是卷了巨款逃出来的贪官,据说上了国际刑警的名单,逃亡的日子比流浪狗还惨,儿子老婆老爹老娘全在国内,哪有不牵挂耗神的,谁熬得下去?干脆回国自首了。】

【回国自首?】肖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汹涌暗影,但很快就风平浪静了。

兰姐笑道:【不自首还能怎样?提心吊胆的日子难受啊,那些贪官在国内哪个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土皇帝似的威风。我昨天看中文报,说是一个银行行长逃到加州,住在地下室,天天吃黄瓜,生病也不敢看医生,当中国特警抓到她的时候,她居然像见了亲人,感激涕零地说,您来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半夜梦醒,肖雄突然对嘉黎说:【亲爱的,加州不能再呆了。】

嘉黎问:【离开加州去哪儿?】

【去大西洋的一个海岛,那里四季如春,长满了鲜花和果树。】

嘉黎不解:【加州到处也是鲜花和果树啊。】

【到了那里才有安宁的日子。我会托一个可靠朋友,安排了下个月的集装箱货船。】

【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要随集装箱在海上飘上六天七夜。】

肖雄解释的理由很充足:【你的身份黑了,我的身份也黑了,我们不能正大光明坐飞机。】

肖雄目光温柔,向她描述加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s),那是西班牙的一个海外自治区。Canary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金丝雀,海岛上栖息着成千上万的金丝雀,金丝雀在英文里,象征着自由和解放。

嘉黎听了,心头震了一下,想起自己曾经当过笼中的金丝雀,而加那利群岛的金丝雀是悠闲的,潇洒的,或许她该去加那利群岛。肖雄还告诉她,三毛和荷西的爱情故事就发生在加那利群岛。嘉黎青春时期读过三毛的书,觉得很有异国风情,于是兴奋地在手机上寻找地图,她看见零零散散的几个小岛,像被秋风吹乱的落叶漂在大洋之上,她的心头突然生了孤苦无依的伤感。那里离非洲很近,但是离中国很远,相隔天涯的遥远。肖雄很会安慰她,他说三毛把金丝雀岛翻译成【丹娜丽芙岛】,给海岛添了浪漫情怀和诗情画意,三毛敏锐,带着苍凉的宿命感,才写下了动人的文字。

嘉黎盯着地图好一阵:【难怪 三毛有那么多撒哈拉的故事 ,金丝雀岛离撒哈拉沙漠并不远,我们这一走就是流浪远方,天涯海角。】

肖雄把嘉黎搂进怀里笑道:【你不是早说过,跟着我,天涯海角也不后悔。】

嘉黎点了点头,但是心头还交织着许多问号,但她又不能把问号亮在日头下。他有难言之隐,她不想给他压力。肖雄对她说过:【等上了海岛,中国的一切便成了我们的前世,什么都别管了,上天自会安排。”】

半明半暗间,岛上一片晶莹的灯火,像苍穹之下的聚宝盆。灯火阑珊的港口,一艘一艘倦归的船,都找到了停泊的码头,安静无忧地睡了。当黎明的光从云层里漫出来,一点一点熄灭了城市的灯火。嘉黎立在自家的窗前看风景,全是油彩晕染的画卷。流年似水,年华如梦,肖雄和嘉黎已在金丝雀群岛的大岛(特内里费岛Tenerife Island)过了两年。岛上的生活安逸舒适,节奏缓慢。他们刚一上岛,肖雄便买了一栋半新的独立房子,不算贵,25万美元,推开窗户就可以看海,看白墙红顶的建筑散落在旖旎曼妙的山水间,还有错落起伏的农田,像斑斓明亮的长画,一直绵延到了海边,每一寸土地都充满了生机和温暖。肖雄面朝大海,怡然自得,手捧一杯绿茶,对嘉黎感叹道:“还是金丝雀岛好,在加州我们能买得起看海的房子吗?”

只要有闲,肖雄便同嘉黎开车上山,去享受火山地热烹煮的美味佳肴,那是海岛的特色菜。嘉黎喜欢拉着肖雄的手慢慢走,无涯的晴空下,海如宝石一样的蓝,山如翡翠一样的绿,一大片房子雪白耀眼,在半山腰的云雾里隐约浮动。凝思遐想间,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教堂的钟响,空旷悠远,划破了宁静的海空。嘉黎看见两三只金丝雀,灿耀如黄金,向大海飞去。她对他说,我们是自由的金丝雀。

嘉黎到了岛上,又读了三毛的《哭泣的骆驼》。三毛的旧居在金丝雀群岛的另外一个岛(Telde),不远,坐渡船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白墙、红瓦,雕花的栏杆,阳台上开着娇艳明媚的花,这就是三毛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有多少快乐甜蜜的日子,就有多少浪漫多情的故事。城市公园里有一棵橄榄树,是为纪念三毛而种下的。嘉黎站在树下,悠扬绵长的旋律从天外飘来,耳边响起三毛写的那首《橄榄树》:【为了梦中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

每一个流浪远方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不问也罢。时光静好,嘉黎祈祷在金丝雀岛上与爱人白头到老。那个春天,岛上的橄榄树开花了,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芳香。他给了她一个华丽的婚礼。婚礼前,嘉黎心中有几分忐忑,她知道他在国内错中复杂的故事。他与人合伙开公司,却遭人陷害,事情败露后,老板想让他去顶罪,说什么,出狱后不会亏他,给他加倍的赔偿,他在关键时刻发现老板要害他,于是悬崖勒马。他在述说这个事件的时候,淡定沉着,让嘉黎觉得全世界都在冤枉他,他在她的心中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婚礼隆重盛大,邀请了所有华人朋友,朋友多是新移民。嘉黎有个女性朋友叫榴莲,特别具有钻研的精神,喜欢问一些带深度的问题,比如:【婚礼不等于婚书,你们在岛上领了结婚证吗?】还有什么:【肖雄在美国不是个货车司机吗?怎么一上岛就能砸钱买现房?】

那些话像风过乱林,阵阵落在嘉黎的耳边,响起飕飕的的声音, 心头虽然搅起一团尘土,但是嘉黎还是决定放下,没必要当面直问丈夫。他们已是夫妻了,已经昭告天下了,何必还在乎那张纸呢?既然肖雄还有案子悬在国内,不能轻易走动,她不能给他添堵。

肖雄跟人合伙经营一家水果加工厂,产品在市场渐渐看好。嘉黎没多久考了驾照,开上了自己的宝马,不再依赖肖雄当司机,她常去一个华裔女画家的工作室里帮忙,跟她学油画,日子充实而潇洒。

黄昏夕阳的光,落在画室的调色板上,炫目的光让嘉黎眼前一阵花。她抬头看窗外,一只金丝雀立在橄榄树枝上,正好与她对视。橄榄树枝晃了两下,金丝雀突然飞了,嘉黎的目光追着它,消失在海天交接处,那里孤帆远影,长空无际,让人生出悠悠的嗟叹:为什么要流浪远方?

那日画家告诉嘉黎回家,Canary 在英文的意思是金丝雀,但在西班牙语的意思的是狗,早期的开拓者发现,岛上到处奔跑着凶猛的野狗,金丝雀岛在西班牙人的眼里就是狗岛。

嘉黎回家对肖雄说:【好好的金丝雀岛怎么就成了狗岛?如果当年三毛把它直译成狗岛,还有浪漫风情吗?】

肖雄轻柔抚摸嘉黎的肚皮说:【狗岛就狗岛吧,我们女儿属狗,很快就要生在狗岛。】

女儿快满周岁的时候,嘉黎问肖雄:【榴莲从网上找到去里斯本的度假计划,我们能一起去吗?】

他们在岛上生活了四年,除了坐船玩过附近的岛屿,再没有踏上过任何大洲的土地。若是去了里斯本,也算踩了欧洲大陆的地皮,肖雄犹豫了几天后,对嘉黎说:【行,没问题,我们一起走。】

只是这一走,肖雄再不能回到岛上。他们在机场的时候,嘉黎便看见一个警察向他们走来,请肖雄去一个单独的小间。嘉黎当场就变色了,肖雄倒是不慌不忙,沉着镇定安慰嘉黎:【没事的,我去去就回来。】

他回不来了!为了打击经济类海外逃犯, 中国政府布下天罗地网,开展了【猎狐行动】,【猎狐】队员为中国的精锐警察,年轻有为,雄心勃勃,他们跨国追捕,行走万水千山 ,到天涯,到海角,绝不放过一头潜逃的猎物。就算肖雄不出门旅行,也一样会落网,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嘉黎怎么能面对?肖雄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 ,扰乱社会金融秩序,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 。她泪眼汪汪对警察说:【你们一定抓错人了,我丈夫是好人?】

【你的丈夫?】警察好奇地盯着眼前的女子,清晰地陈列出一系列事实:【肖雄是个假名,他在国内叫贾为民,早有妻子和孩子。妻子为了帮他抵债,卖了房子和家里所有值钱的物品。他的儿子本来是个前途无量的小画家,但是母亲再没有力量支持他的理想。】

一阵天昏地暗后,她颤声问他:【这,这是真的吗?你叫贾-为-民?】 她想起了那个名字,那个人,曾让她前男友走投无路,跳楼自尽。

他转过脸去,不敢看她,他的声音低如细风中的碎叶子:【我以为到了金丝雀岛,中国的一切都成了前世。】

【前世?金丝雀的前世是狗?我不知道你是狗,我是金丝雀。。。” 她凄然冷笑,摇头,神志不清地自言自语。

过了一阵,她总算冷静下来,她对他说:【中国不是你的前世,这一世犯下的事,你必须面对。】

她费力地抬了抬头,铁栏杆的窗外,一对金丝雀飞过。

世界日报 小说世界 2021.6.2 – 2021.6.4

 

 

 

 

梦无紫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非常荣幸!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已经读过好几篇你的小说,都很引人入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