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对拜登产生了怜悯之心

凡人都有一样的七情六窍,所以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好,产生的问题都是一样的,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也是相同的。
打印 (被阅读 次)

拜登灾难性的总统辩论之后的这一个星期,可以说是他一生中最难熬的七天,原来保护他的左派媒体和他的民主党党友反转枪口对着他火力全开,而年老精力衰竭的他却要强装精力旺盛活力四射思维敏捷到处现身以挽回不利局势,到现在没有结束的迹象。

这一周我的一条腿莫名其妙的疼了一周,害得我三个晚上没有睡好,但也必须坚持工作。所以我理解拜登的那种滋味,对拜登产生了同情之心。

两年前我曾经帮助过一位老年痴呆的老人,了解他们的生活的艰难。这是我两年前写的一个关于老年痴呆老人的文章:

人老了,真是悲剧,看到老人们悲惨生活,我总是感叹自己老了要是也这个样子这么办?

邻居有个老头,新冠刚开始时,还是一个很正常的人,现在却严重的老年痴呆。清楚的记得新冠刚开始时,他教训我要戴手套,不要戴口罩来防病毒。我争论说口罩更好,他立即用政府的官方要求将我碾压下去。如今他怀揣账上有数万元的银行卡,却不能买任何东西,弄得家里没有吃的,衣服也不能洗。

7天前,老头拿着一点硬币要来买吃的,看了一眼没有几块钱,老头很可怜说自己没东西吃,于是我收下了他的硬币,给了他十块钱,让他买吃的。他买了一盒饼干,花了4块,我找给他6块。他又去拿了一袋面包,他似乎认为面包钱已经付过了,我也不忍心再找他付账,当然也跟他说不清楚,就白给他了。临走了我叮嘱他打电话给银行,好让他的银行卡好使。

4天前,老头又来了,拿着我上次找给他的6块钱,也是买了一盒饼干和一袋面包。我说钱不够,但是我就收这6块,让他拿回家。我知道他有困难解决银行卡的问题,临走时我又叮嘱他,让他明天白天来,我打算陪他到银行解决银行卡问题,他似懂非懂,当然第二天也没有来。

今晚,老头又来了,带着他的钱包,坚称他的银行卡是好的,还给我看他写在纸上的余额,共有2万多。这回买了两盒饼干,我知道他的银行卡不好使,还是决定试一下。先用接触式付款,不行;再请他输密码,他根本就不记得密码,也不好使。

看到他饿的身体发抖,衣服上有好几块粘液干了形成的硬斑,我流下了眼泪。我让他把饼干拿回家吃吧,不收他钱了,看他的样子都搞不清是付过钱了还是没有。

于是我决定帮他,首先解决银行卡问题,好让老人有点现金买点吃的和洗衣服。我要来他的银行卡,打电话给银行,告诉银行老人的状况,问他们能不能帮忙。银行也很同情,但告诉我无能为力,必须让他亲自到银行柜台解决。

再一想,应该到社区找人来帮老人。于是很不容易的问来了他的公寓号。跟老头讲让他回家等着,我会喊人来帮他。我打了911,说明了老人的状况,半小时后,两名警察来了。找我要了地址。两小时后,警察回到我店里,夸我good eyes,感谢我报告这一情况,警察说和老人无法交流,只好带他去看医生。

至少这样老人会有饭吃,也会换掉脏衣服。

估计拜登就和我上面提到的老人差不多,应该回家安度晚年,不该再受罪了。

我楼上邻居是个川黑,以前是逢川普必骂,逢拜登必赞,现在也改了口风了,说拜登痴呆了。反而我说要同情他,我们怎么能去责怪一个痴呆老人呢?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两个老头“二人转”,终究不是什么政坛盛事。。。。
密林深处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硅谷工匠' 的评论 :
Liberal gender is based on lies, cheating and theft.
Agree with you!
密林深处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油翁' 的评论 :
油翁网友说话时,总是让人感到有一股温情,谢谢鼓励!
硅谷工匠 发表评论于
I start to sympathize Mao Tze Dong! with Stanlin. And with Hitler. :-)

Don't sympathize Biden. He is pure 1000% evil man.
油翁 发表评论于
密林深处的文章感人且幽默,理解老人困境。但拜登与老人情况不同,需对政治人物严肃评判。支持拜登缓解国情困境,不同责难。
JaxAbe 发表评论于
对祸国殃民的民主党,不管多老,都不能存任何怜悯之心,因为任何怜悯之心都会被反噬。
密林深处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膀子无力网友,对零元购和吃福利人群的鄙视(歧视)不是什么毛病,爱称川粉是“红脖子”才是一个大毛病。“红脖子”原意是一群顶着烈日辛勤耕种的农民,现在包含蓝领工人,是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劳动人民。相对零元购和吃福利,红脖子更应该值得你尊重。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土共国缸民一身臭哄哄的,一百米开外就能闻得出来那种土共国特有的臭味。这种臭味是,缸民们从来没有平等意识,等级思想最严重,一不留神,最容易被闻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歧视”。刚从酱缸国出来,这种臭味最浓。:)

俺从来以老男人自居,当然不年轻了。
==============
密林深处 发表评论于 2024-07-10 11:07:43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在民主党初选(Primary)中,
=======
看样子Armweak网友的年纪也不小了,我们这些川粉可以帮助老人,是因为我们有这种能力,更因为我们有一颗善良的心。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指望那些喜欢零元购、吃福利投民主党的白粉左派来帮你,他们不把你的钱骗光、抢光就算对你仁慈了。
密林深处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在民主党初选(Primary)中,
=======
看样子Armweak网友的年纪也不小了,我们这些川粉可以帮助老人,是因为我们有这种能力,更因为我们有一颗善良的心。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指望那些喜欢零元购、吃福利投民主党的白粉左派来帮你,他们不把你的钱骗光、抢光就算对你仁慈了。
密林深处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他们这次出来乔装打扮成民主党的支持者
========
白粉喜欢装成川粉,动不动就说是2016,2020投了川普,现在不投他了,因为他是坏人。没有听说过有川粉装成民主党。
我们对拜登的同情是一种人道主义,并不是支持他的理念,也不会投他。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在民主党初选(Primary)中,拜登得到3896张delegates选票,远远超过被党内提名作为民主党候选人所需的1976张最低选票数,民主党其他候选人的总得票数只有43张。拜登得到的这些delegates 选票,意味着有几百万选民投了拜登的赞成票。

House里那几个民主党政客和一群媒体人,还包括一些老中,大言不惭:撤换拜登,nominate其他候选人。老中目中没有草根选民,眼睛只盯着精英和“党和国家领导人”,俺容易理解,因为酱缸国自古以来,从来就没有草民屁民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些美国政客和新闻媒体人,应该能清楚地理解,决定谁是民主党(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最后决定权是草根选民,最后决定谁当美国总统,还是草根选民。

如果这些人脑子好使,不糊涂,他们应该很清楚,现在离下个月民主党开党代会的时间,只有一个月时间,撤换百万草根选民选出的拜登,换上其他任何民主党人,其中包括拜登的running mate Kamala Harris,到底会有多少选民买账?选民对任何其他候选人,因为陌生,他们没有政绩和循,在本能上都有很大的抵触。选民们不是牲口,不是宠物,不会因为民主党党内精英指定了另外候选人,在最后总统大选时,原先在初选中投了拜登赞成票的选民,就会自动去指定的候选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因为不满意指定(或经精英筛选)的新候选人 ,根本就不会出去投票。

当下,民主党最理智最应该做的事情,放置一切争议,团结起来共同支持拜登向前走。现在质疑拜登的人,最应该在去年或今年年初民主党初选前或中间,出来向拜登发难。俺当时也觉得拜登因为年龄的关系,参选连任不合适不理智,但在那时,民主党内似乎没有反对的声音。奇了怪了。

来自土共国的老中们,你们就不要瞎掺乎了。因为几千年来酱缸国官尊民卑的精英意识在作祟,你们向来眼皮朝上,以精英自居,夸夸其谈,总是习惯性地忽视美国草根选民的思想,最后闹得笑话百出。
小土豆_0130 发表评论于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妙人儿28 发表评论于
拜登应该退选。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其实,这里的这些人,作者和读者,都是川粉,就象英文媒体说的那样,他们这次出来乔装打扮成民主党的支持者,出来phishing 。不管有没有这次辩论,他们都会投川普的票。
武胜 发表评论于
拜登还是比文中老人要轻得多。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自己挖的坑,含泪也得跳。
野彪 发表评论于
一个80多岁的老人,却不得不出来工作,这的确是值得同情的。
这也反映了美国社会的另外一种危机。那就是权力越来越被资本所掌控,国家的行政权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这也同样会导致问题的。
就像韩国民主化以后,不但将权力关进笼子,直接将所有的总统都关进去了。
ahhhh 发表评论于
他身边的人是虐待老人。但是,美国的总统是个职位,不能由痴呆老人担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