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吃地沟油进化到吃工业油


感谢《新京报》的独家报道,他们揭示出中国货运油罐卡车公司的荒唐经营模式。卡车司机在卸载了承运的工业煤油后,不清洗油罐直接再去装食用油。这是公开的秘密,已经实施快20年了。

这似乎又到了铁链女事件的时刻,当时台湾名嘴说:“你们这种如此愚昧的地方,还奢谈与我们统一?”。这油罐车的工业煤制油与食用油混装的事件影响面更广,几乎是千家万户。全国各地都有,现在曝光出来的地方主要在大陆的北方,因为《新京报》是在河北和天律发现的。

简单宣布食用油下架就可以随便敷衍了事?应该有严格的法律和监督这些法律的措施,对违反规定的公司应该罚到他们破产为止。

我这样留言:“谁还放心回国吃餐馆?胡锡进也加入到批评的行列,他终于说了一番人话”。

MIT老爸:“投毒的人总是有,不稀奇。稀奇的是吃毒的人还自豪,就无解了”。

中国平民在议论中南海时,自己只是吃地沟油的命,所谓地沟油的命却操着中南海的心。

现在国人更加进化了,搭上了工业革命的快车,直接吃上了工业油,他们不应该那么反对将他们带入现代化的美国和日本呀。

朋友:“不光是餐馆不放心啊,自家餐桌上的油和各种食品材料也是要从市场上购买的呀!70年代曾做中草药LD50的实验,读过国家卫生部出版的《药物食品毒理法》……。现时的中国难道没有关于食品食物的法律法规了吗?诸多的“人祸”之地怎样赖以生存……”

中国癌症患者或发病率始终名列世界前茅,这是媒体的报道:“WHO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发癌症457万人,占全球23.7%;死亡人数300万,约占全球30%。 中国癌症新发病例和死亡人数位列全球第一,目前我国恶性肿瘤负担日益增重”。

这也给天朝黑心的医生创造了大量赚钱的机会,我总是告诉国内的亲友,那些对你神吹什么免疫治疗特效药的国内医生,他大都是骗子,特别是那些吹能用免疫抗体治疗实体癌的不良医生。

大家千万别信他们,他们都想利用你的孝心去榨干家里的最后一个铜板。在不久以前,中国仍然是一个连实验用抗体都制造不好的国家,更不谈治疗用单抗,中国根本沒有让抗体成批达到工业产能的能力。

可以看这里新京报的最原始的报道,7月2日的文章至今没有被删,让我们向该报的调查记者韩福涛和编辑甘浩致敬,他们采取了隐藏的手段得此珍贵的新闻:

“5月21日上午十点,一辆罐车缓缓驶入河北燕郊一家粮油公司。一个小时后,这辆罐车满载三十多吨大豆油驶出厂区。鲜为人知的是,这辆满载食用大豆油的罐车,三天前刚将一车煤制油从宁夏运到河北秦皇岛,卸完后并未清洗储存罐,就直接来装上食用大豆油继续运输。

“煤制油,那是一种由煤炭加工而来的化工液体,如液蜡、白油等。有罐车司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食品类液体和化工液体运输混用且不清洗,已是罐车运输行业里公开的秘密。今年五月份,新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长时间的追踪调查,发现国内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液体。为了节省开支,不少罐车在换货运输过程中不清洗罐体,有些食用油厂家也没有严格把关,不按规定去检查罐体是否洁净,造成食用油被残留的化工液体污染”。

这是闻所未闻的世界奇闻,我开始读此消息时都不敢相信,怎么还能使用同一辆车同时运输工业油和食用油?

我觉得世界发达国家肯定是分开使用的专业车辆,根本不存在清洗的问题。它们应该是严格分开的,美国对吃进口里的东西管理得十分严格。

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请看ChatGPT的信息:“在美国,运输食用油和工业用油的车辆通常是分开的。这是为了确保食品安全和避免交叉污染。以下是一些原因和措施:

“食品安全:食用油必须符合严格的卫生标准,以防止污染和保证消费者健康。使用专门的车辆运输食用油可以防止工业用油或其他非食品级物质的污染。

“法规和标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以及其他相关监管机构对食品运输有严格的规定。这些规定要求食用油的运输车辆必须保持清洁,并且不得用于运输有害物质。

“专用设备:运输食用油的车辆通常配备有专用的罐体和清洁系统,以确保油品在运输过程中不受污染。工业用油的运输车辆可能没有这些专用设备。

“行业惯例:食品运输行业通常遵循严格的标准和最佳实践,确保食品在生产、运输和储存过程中保持安全和卫生。

“总之,为了确保食用油的安全和质量,美国的运输系统通常将食用油和工业用油分开运输。这种做法符合食品安全法规和行业标准,旨在保护消费者的健康”。

中国没有工业用油货车必须与食用油分开的硬性规定,卡车司机为了省下300-500块钱的洗油罐费用则每次不洗,卸下工业油就直接装食用油。

这么长的时间,恐怕已经造成了数以万升的食用油污染。工业煤油中含有大量的芳香族烃,这是公认的致癌物,中国人患癌率奇高是可以理解的。

这是又一次触及公众的道德底线,为丧尽天良的行为,问题是中国为什么从毒奶粉到工业混装油这种极端事件频发?

中国炒菜油有煤油味,甚至有人食用老干妈都有此感受,在十几年前西方国家就对老干妈有过担心。这天朝几乎是在毒害世界人民,特别是各地的华裔。中储粮集团是个央企,你们说猫儿能做好什么事?

油翁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揭露了中国货运油罐卡车的荒唐经营,罪大恶极,缺乏道德底线。作者严肃揭露问题,应受到尊敬。雅美之途,用心之举,新京报真实报道,道出民生鲜活问题。
节度使 发表评论于
首先把法律改了,要强制要求分开。
美之国 发表评论于
眼下如果有人发明家用手摇榨油机一定好卖
我爱栀子花 发表评论于
哪里只是油有问题啊,大米,面粉,蔬菜,水果,肉类,药品等等,都是高科技很活,已经持续几十年,越来越严重。
侃-侃 发表评论于
事实如此残酷,真话依然难听。

骚操作饿死近千万人都不用道歉,统计数据一烧了之。下令毁灭证据者还带上“人民的好XX”光辉。大瘟疫不算国际上,谁知道国内就弄死有多少万。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人民领袖”还不照样沐猴而冠、修宪登基?中储粮现场毒死了一个人没有?您追究谁的责任去?再闹就整你个“寻衅滋事”。

墙内人,没被当场毒死,就该感恩戴德。当年三聚氰胺三十万大头娃娃,有谁能替他们讨到公道?

墙外人,管好自己的手和嘴,别自愿进补毒食品就是你能做的。
苹果山庄 发表评论于
会不会记者没去南方调查才得出此事基本都发生在北方?完全突破认知度,工业罐车和食品罐车居然不是分属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怎么可能有这么个操作法,这是想要一网打尽所有食品除了白馒头白米饭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太可怕了。
xiaoxiao雨 发表评论于
the mindset is so screwed and it won't change anything. People wants to cut corner and seeking cheap at the sacrifice of other peers. Cheap mind causes all these.
北美小镇 发表评论于
我都尽量不买中国产的食品了,没想到为数不多的国产调料老干妈还会中招。行了,以后还是学会自制豆瓣酱吧。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应该沒有,Sam Altman 的ChatGPT不把事说死,也十分政治正确,这是他们的特点。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这ChatGPT的回答用了好几个"通常", 好像还有例外似的。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食油混装涉及千家万户也包括粉红战狼,所以老胡这样的官喉都扭扭捏捏翻毛腔了,不过请放心没几天就会过去,再大的八卦新闻也就三五天热度,中金女被房贷减薪压垮已经降温,而对阿里数学天才少女的质疑反质疑都仿佛是上世纪的事情了。
Firefox01 发表评论于
SARS I 和 SARS II不就是在同样的管理体系和地理环境内产生的吗?那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世人都不应感到惊讶。与十八万亿相比,这都不是事儿,毛毛雨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