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香港忆当年,找找过去那些亲戚与同学聊聊天喝喝茶,

打印 (被阅读 次)

今次回国旅游香港是第四站,我外出谋生香港是第一站,在香港居住了十一年,对香港无功劳也有苦劳,香港可以说是我第二故乡,我在香港的亲戚朋友还有很多,我对香港还是有留恋的,每次回国都会在香港停留一段时间。自1964年中到港后,在香港苦苦挣扎了十一年,经历了九种工作和居住了九个地方,在慢长的十一年生活中把我煅炼成吃苦耐劳的人生观。虽然离开几十年但香港对我來说还是有感情的,无时无刻都会想起过去那段日子,想起过去的老同学、亲戚与朋友,所以每次回国香港都是必经之地,找找过去那些亲戚与同学聊聊天,喝喝茶,几十年了,过去那些同学也越来越少了,死的死,病的病,还能聚在一起喝茶聊天的也不多了。

这次到港属过境性质,只短暂停留了两天,在香港小女和老伴还是老一套,喜欢逛街遛商店,所以一早和同学喝完茶就带她俩逛街,我曾经在港居住过,自认是半个香港人,所以带她们去过去比较热闹的地方“女人街”与“庙街”,说真的,所谓“女人街”也是我离开后才有的,但庙街还是杂乱不堪的原来样子,当天早上我们在大角嘴饮完茶就向着庙街方向前进,由于离开太久方向是对的但庙街就是找不到,经过电话问在港同学和沿途问人才找到了庙街。

庙街还是老样子,天光白日之下站街以肉体换生活的性工作者还真不少,沿途所见每个梯间都站有最少两三个。这还是白天,晚上恐怕会更热闹。行行行,庙街白天不开市,所以没什么可看,行饿了就在附近找了一家云吞面,吃完继续行,三人一路行到尖沙嘴。中午过后我弟来电说带我们去扯旗山看看,所以“游”完九龙开始“游”香港。

六七十年代晚上行街最旺的地方是廟街,做衣服的、卖旧书的、卖熟食的什么都有,一到晚上人山人海,我最记得第一套西装就是在廟街做的,29块钱做一套西装,廟街做西装便宜,很多人选择在廟街做。那时很少有现成的衣服卖,衣服全是到洋服店买布再量身定做。除了看电影我喜欢看武侠小说,武侠小说也是到廟街买,看过一本沧江七女侠,什么五朵修箩呀看得津津有味,也喜欢看琼瑶写的小说,哑女情深、烟雨矇矇等,还有封神榜、隋唐演义、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五虎平南、罗通扫北那几本。最怕看聊斋志异,恐怖吓人但也爱看。住在木屋点煤油灯,微风一吹忽明忽暗,看鬼故事书最吓人。那时单身喜欢看看书报,平时就看书报打发时间,那年代没有电视,如有个收音机己是珍奇奢侈品了。

今次我们从尖沙嘴坐船到中环,渡轮还是几十年前老样子,个人觉得没多大变化。过海后首选是过去的“兵头花园”今日香港动植物公园,目的是回访一下几十多年前的旧地,也想在英皇铜像照照像,对比一下过去与现在的样子,这一地方我1964年刚到港时照过一幅像,那时还不满廿岁,第二次在这里照像是离开香港十八年后的1992年,这次2024年是第三次在此铜像下照像,这一旧地三张照片我个人认为值得留念。

游完“兵头花园”坐缆车上山到过去的“老襯亭”,即今日凌霄阁前身的別称,曾是山頂缆车的終点站。从凌霄阁上往下观看香港与九龙美景,在“凌霄阁”照番几幅靓像,然后坐巴士下山参观一下弟弟家,弟弟家住37层楼,有恐高症者别往下看。这一天就这样度过,这次在香前后回来了几次,这一天不经不觉行了两万多步,老伴脚都行出几个大水泡,我还成再行一两万步也没问题,可能在英国送外卖锻练岀来的吧。

flashingcat 发表评论于
很棒。喜欢这种真情实感的游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