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断式思维,独目型眼神

打印 (被阅读 次)

有人推荐了一个大V的视频,内容是他2013年被央视派往新疆鄯善县鲁克沁镇,对当年发生的暴恐事件所做的事后专访的回忆性介绍。从他的讲述来看,显然大V对暴恐、乃至对新疆的认知是从那时开始的,没做历史背景调研就跑去采访了。这种突发性事件发生几天之后的调查采访,从接到任务到出发应该是有时间做些准备的,飞机上也有四个小时、从乌鲁木齐到事发地还有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完全可以做些必要的功课,但他没有,可见其高高在上的傲慢。而他们的采访是受新疆方面特别邀请。长期以来,边疆人民所经历的苦难一向不见于疆外的任何报道,这次破例请重量级媒体明显是渴望全国人民了解真相,以得到道义上的支持。在这殷殷期待中,大V开始了中央单位级别的权威性采访,大脑却一片白茫茫,以至于9年之后做的视频还显出对事件的因果及当地情况仍未真正了解。

 

那次暴恐事件发生在属于吐鲁番地区的鄯善县,令新疆人震惊,因为那里属于东疆,有亲汉的传统,这就意味着极端势力再次扩张,又有一片地区沦陷。事发后,按照地区隶属关系,有些新闻稿上把地点归为吐鲁番,令高昌国所在地、火焰山脚下的吐鲁番市一带维吾尔居民很委屈,觉得被跟恐怖分子相关联,于是极力证明自己清白。不幸的是随后吐鲁番又发生过纵火杀人案。在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新疆治安变差的很多年里,吐鲁番是一处以维吾尔占主要人口、汉人游客敢放心大胆去旅游的地方,这一前一后的事件及报道不可避免地令游客锐减,致使当年的葡萄烂在了地里,葡萄干也无人问津,政府出面拼命地吆喝组团也收效甚微,到第二年我去的时候当地的果农还急切地澄清那些恐怖分子不是吐鲁番人。我理解。以前去过好几次,明白吐鲁番人的心意,感念善良的吐鲁番百姓一直敞开怀抱、为乌鲁木齐人提供着一个安全的休闲之地,在老乡家的葡萄架下,我买了世界上质量最好、价格最贵的葡萄干。

 

据报道,鄯善县鲁克沁镇的暴乱发生于2013年6月26日凌晨5点50分(相当于北京半夜3时50分),有多名暴徒先后袭击镇派出所、建筑工地、特巡警中队和镇政府,杀人放火、焚烧警车与办公楼,造成警察、群众共24人死亡、23人受伤,中国官方将此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实际上暴徒们早在2010年就开始筹划、分工、踩点了,他们相信“天堂里有仙女,有美酒,可以喝酒,怎么喝都不醉,流出的汗都是香的,想要什么有什么”,而杀异教徒、杀亲汉的同胞就可以换取进天堂的门票,为了这一信念,狂热的极端分子不惜采取自杀式的同归于尽。

 

大V回忆他们此行去新疆主要是采访暴恐事件的幸存者,但这一主题与他的视频出发点不符。视频中并未关心幸存者怎样,自始至终关注的是恐怖分子及他们的家属怎样。从介绍BBC宣称得到几千张黑客提供的所谓关押维族人的照片开始,大V特别展示了一名15岁的男孩、一位73岁老奶奶的照片,打出悲情牌,并由此引入正题,还在自己专访过的、事实确凿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前加了个定语:“所谓的”。您是被执勤武警的枪口吓傻了?需不需要恐怖分子给捅清醒?

 

大V在视频中给观众捋了捋6.26事件的“全貌”。“全貌”是从新疆政府执行的一项政策开始的:禁止(注:其实当时还没有立法禁止,只是劝阻,没强制执行)维族男性留胡子、女性戴面纱穿黑袍,把这两种行为都视为极端宗教势力渗透的表现,如果谁坚持这样做,就被认为是被极端势力控制了,不配合的人会被列为“重点关照对象”。大V介绍到这时提出一个思考:不知道这样的氛围跟之后的6.26事件有什么关联?他很“开明”地表示各位可以有自己的答案。果然是资深的媒体人,貌似中立,巧妙地把恐怖袭击的起因归结为政府压迫,全然不顾从1984年开始执行的 “对少数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捕少杀’,在处理上要尽量从宽”的不合理民族政策,以及基本与其同时开始的极端宗教洗脑才是真正的背景,也不管劝阻人们留大胡子、戴面纱(面纱一词不准,其实是蒙面罩袍)是因之前乌鲁木齐汉族平民遭到大屠杀及其它众多流血案件。一本正经地曲解完一段事实,弹了弹袖子上的土,戴顶不倾向不偏袒的帽子就全身而退,大V有手腕。历史是被截开的一截截线断,想取哪段就哪段,天下纪元的起始只在线段间,而线段内也只看一面,就能成为中立、客观、真相、乃至自由人权的代言。

 

他接着介绍有一批维族人很早就密谋要在7月5日(注:没说为什么选这一天)杀政府工作人员,他们计划先攻击派出所,在那里抢枪,抢到后上街杀人、上镇政府杀人,并提前在要袭击的几个地点反复踩点。他说:“无巧不巧,在六月的时候,当地搞一个‘清网活动’”,“把一些重点对象时不时地抓起来问一问、看一看的时候,就把他们这个团伙中的一个人给抓起来了,但抓这个人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人和其他这些维族人已经密谋决定要发动一起恐怖袭击了”,团伙担心被暴露,导致原定的袭击提前行动。6月25日晚,这些人(注:大V似乎在避免称他们为暴徒)举行了仪式,各自跟家人告别,预知自已一去就不可能再见面了。二十多个人(注:维基写17人)首先进攻当时只有9人的镇派出所,门口站岗的两名警察当场被砍死,其中一人的脑袋被砍掉。大V在这里表达了自己看到录像时的心里不适。

 

袭击者的目标是派出所的枪支器械室,派出所其他值班警察跟所长一起边抵抗边退到所长办公室。在这里大V暴料派出所的维族所长跳窗户跑掉这一未被公开的细节。歹徒们因为砸不开办公室的门,不想再耽误时间,就转往第二个地点:一个以汉族为主的建筑工地。此时相当于北京4点的样子,民工们正在熟睡,毫无抵抗力地被砍死了七、八个。快速地砍完离开之后,他们在路上偶遇一早起的维族理发店老板,顺手也杀了,接着去第三个攻击的目标:一个只有队长有手枪、其他人都是棍械的半军事化武警中队。睡梦中惊醒的武警们且战且退,被杀了不少,队长拿手枪射击到子弹打光,打死两名暴徒(注:都到这个时候了,大V用起“暴徒”这个字眼时还在犹犹豫豫地斟酌)。

 

暴徒从这里撤退,奔向最后一个目标:镇政府。与此同时,跳窗户跑了的派出所所长又回到所里,打开枪械室给干警们发冲锋枪,几个人开出一辆消防车冲到大街上去追击,追上之后从消防车的驾驶室与车顶上用枪扫射,打倒了二十多人中的很多人,这时双方的战斗力不对称(注:之前歹徒们拿刀砍死手无寸铁、正睡觉的民工,大V没考虑战斗力对不对称问题)。在警察换弹夹的时候,趁这个空隙(注:到底有几把冲锋枪,难道同时换子弹?),袭击者们拿着刀朝消防车驾驶室玻璃上砍。对这一行为,大V似乎觉得用“疯狂”来描述不合适,他倾向用“决绝”。这时各武装部门已经围起了三层包围圈,剩下的最后三名暴徒抢了一辆桑塔纳冲出包围,逃进庄稼地里躲起来,当地展开撒网式的搜寻也没找到。两三天之后,他们饿得受不了了,自己跑出来自首(注:维基写另外还有一人后来被群众举报抓获)。

 

以上是大V了解到的整个事件过程。随后他谈了几点感想,我来逐条细究一下:

 

1. “民族之间有隔阂,甚至敌意”:这点我承认,是有隔阂甚至敌意,换大V您生活在当地会没有吗?您说“维族饭馆的菜刀都拴着铁链子,菜刀上还刻有身份证号”。怎么说呢,是过了,可还有什么更好的防范措施吗?汉餐馆也如此,是特殊时期不得已而为之的特殊之举,现在就没有必要了。

 

2. “当地政府情报系统对这次事件一点都不了解,完全不知道他们已经密谋了相当长的时间”:我同意这是情报系统严重失职。大V后来去医院采访了受伤的派出所所长,那位维族所长担心被暴露后有危险,要求给打马赛克,让他吃惊。这也说明他太不了解情况,还是因为没做足功课。全鲁克沁镇总共4万人,大都沾亲带故,就算有万分之一的人想报复,你还有命吗?有枪能管多大用,你在明处人在暗处,又不能24小时都睁着眼拿着枪,而且还有家人呢。不过采访这位所长倒是属于大V代表央视来到事发地点的主要任务:采访幸存者。

 

3. “民汉之间不信任”:他在这里指的是汉族干部对维族群体的不信任。当然了,有了隔阂自然就不信任,但这个不信任针对的是他们包庇歹徒的可能性,人家毕竟是乡里乡亲的穆斯林兄弟,而且大家也都知道2009年乌鲁木齐7.5暴乱之后的关押审讯过程中,有很多罪犯就被一些维族警察徇私枉法地放走了。

大V感慨新疆跟内地的差距大,尤其干部素质的差距,说有二十年。嗯,我也承认有差距,作为从半奴隶社会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偏远地区,本身基础就弱,能一下就跟文化底蕴深厚的沿海内地一样吗?人的素质需要相应的土壤与积淀。先说汉族吧:毛泽东时期安排来的那些人素质高,但跟这么大的地盘相比人数还是太少,而且后来就没人来了,九十年代起,因社会动荡加剧,改革基本上被温柔低效的维稳所取代,经济落后,教育、科研、技术、理念等等都跟不上,年轻人能跑的就跑了,剩下的能考上一所大学就都是香饽饽。少数民族那边就更甭提了,你想,跟老乡说“团结”都没多少人能听懂,到2014年说“石榴籽”听懂了,你怎么办?

 

4. “很多地方的安全,包括新疆的安全状态,很大程度上确实是以新疆汉维两族人民权益牺牲为代价,尤其是维族人”:前半句不错,各民族都牺牲,但怎么得出“尤其是维族人”的结论?大V自己也说到拿新疆身份证不能在北京住店的政策也同样用于汉族,怎么就尤其维族人了?我实在跟不上这样的脑回路。

他还说汉族为了安全,想卖掉维族聚居区的房子搬到汉族区,但政府不允许卖:我知道有不少人当时低价卖了,然后高价买到汉族区,也过户了,我呼吁政府给这些人补贴差价:政府治理失职造成的损失不应由市民承担。至于后来搬家的人太多了,不再让卖,我估计是政府一看汉族都跑别处去了,就硬性制止。这其实是为了维护维族聚居区的房价及正常运转,而牺牲汉族的利益。大V同学,您是怎么得出“维族人承受了更多”的结论?还声明这是“客观事实”,您有判定客观事实的能力吗?或者,有能力,没心意,睁一只眼讲歪理。

他也提到断网。对,那几年老断,因为在监控,到现在新疆还多一层网墙呢,我辛辛苦苦建起的网站在国内其它地方都能看,但在新疆看就得翻墙,气懵我老人家了。

是,有段时间维族人申请护照难,只因他们去朝圣回来就搞暴乱的人太多。大V觉得维族申请护照的权益比汉族人命还重要?新疆汉人办护照也比其它地方的人要难,您觉得冤不冤?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不分民族,除非上学、出差,凭新疆身份证到别的省份确实难,没有能住的旅店,但我不明白为何大V更同情维族。他还同情维族从新疆迁出户口难,说近乎不可能,但事实是汉族也同样,大V居然不知道?其它省份面向新疆开放户口是随政策变动的,哪个省开始大开发需要人了哪里才放开,要不就得是特殊人才,否则没戏。大V可能对此太过感慨了,以至于忘记之前刚刚说完不论维汉,新疆人都不能凭身份证在外地住店,这会儿又单独再说一遍维族人不能拿着身份证走遍天下,重申维族人的权利被牺牲。难道汉族人的权利被保全了?明明是维汉的权利都受到牺牲,他们出暴徒,而汉族则是白白被牺牲啊,哪个更无辜?您就这样睁着一只眼睛报道事实?

 

大V承认杀人不对,但强调暴徒杀汉维是无差别的。啥意思?有差别就可以原谅?言下之意是杀汉族属于正常操作?另外,“无差别”不正体现了暴徒知道亲汉的人多这一事实?他们早期是单杀汉人的,后来发现有那么多维族人亲汉,就气得无差别了。其实也不完全无差别,人数还是不一样。大V还带辩护意味地认为暴徒攻击的对象主要是政府工作人员。您的态度是活该?您问过美国政府工作人员了吗?另外您怎么解释建筑工地上的民工惨遭屠杀?这可是您几分钟前才亲口介绍的案情。

 

大V了解到那些人的身份很快就被核实,原因是他们其实都是留着大胡子的被关注对象。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蛮了解实际情况,也说明针对“重点关照对象”的清网活动确实有效。但大V强调的细节是:事发第二天警察到这些人家去确定他们的身份时,家里的女人们一看见警察就掉了眼泪,她们立即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已经不在人世。听到警察叙述的这一细节大V感到不好受,发自肺腑地同情掉泪的她们。可是大V,她们有没有知情不报?是不是她们也觉得被杀的那么多人都该死?而且,难道民工家的女人们在欢笑?大V呀,央视选派您去新疆采访幸存者,请问,幸存了几位民工、民警、武警、路人?

 

大V接着感叹“悲剧给汉族造成了伤害,给维族人造成了巨大的代价”:请问什么巨大的代价?再请问,从1984年到2017年,仅是公开的报道,总共有多少汉族丧命、多少汉族伤残?您把这叫伤害,把维族办不了护照、留不了大胡子、戴不了面纱叫巨大的代价?把天平一端翘到天上的对比就是您所宣称的中立性?!

 

您说7.5那天还在鲁克沁镇。敢情您也知道有个7.5!那您先前讲那伙人密谋7月5日那天杀人,为什么没跟2009年的7.5大屠杀联系起来?这会儿也只轻描淡写地提及,好像那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子,请问,作为央视新闻栏目的大咖记者,您对信息的敏感度这么低吗?还是您有意淡化这个造成汉族将近两千人的伤亡、在您口中仅仅是“伤害”的日子?您亲眼目睹了鲁克沁街上的荷枪警察、耳闻了大喇叭中一遍遍的通知,严厉的气氛伴着刮来的大风令您感触颇深,于是您只看到了2013年7月5日那天鲁克沁全镇宵禁,不知道全疆所有的中小学及高校皆因2009年7月5日的血腥大屠杀,从2010年起,已经连续十几年、至今仍提前两周放假?孩子们每年少上两周的课,然后您再继续傲睨地说新疆人跟沿海内地素质差别大?不堪忍受的家长都带着孩子跑了!

 

这是第一次看大V的节目,看完觉得:在采访准备、素材搜集、对事件敏感度、对信息分析能力、对因果过程的归纳能力、对事件客观报道、事后的反思、对被采访人的尊重,等等方面,他的素质让我怀疑央视的水平。

 

新疆以前是很世俗化的社会环境,就连文革期间全国上下不是蓝就是绿的时候新疆的街头也飘着彩色的裙装。从九十年代初起街上突然开始出现了大胡子、蒙面罩袍,如果没有暴恐也没啥,但长达三十年之久、屠杀性质的恐怖活动,不觉得可疑吗?其实留不留大胡子不是问题,戴不戴黑乎乎的蒙面大头罩是大问题。注意,那不是您理解的武打片里飘飘的迷人面纱,而是纯黑或深棕、从头盖到腿的大罩袍!连眼睛都不漏,分不清人脸在前还是在后,这样的蒙面大侠,你怕不怕?《古兰经》也没有规定不能露脸和手。不该改变他们的习俗?说得好像在大美帝囯允许她们戴着去招摇过市似的。陋习该改就改,还是您觉得他们还应继续一夫多妻?况且,作为丝绸之路的中转之地,新疆在历史上普遍的习俗是穿显身段的丝绸裙子、戴小花帽,直到1865年中亚的阿古柏入侵新疆,带来极端宗教教义,开始拿着小棍子强迫穆斯林女子戴上蒙面的大黑罩子,这是新疆人近代史上的屈辱,但即便如此绝大多数地方的民间在这一点上也并不严格。不错,维吾尔人在过去的某个时间节点选择了信仰伊斯兰教,但他们并没有完全盲从,而是保留并发展了自己的传统服装与文化,五彩缤纷的艾特莱斯绸千百年来一直是维吾尔女子的最爱,穿着炫丽的裙装、带着漂亮的花帽,大大方方地唱歌跳舞,他们的木卡姆才得以傲视全世界!

 

有人对强迫剃胡须感到愤愤不平——极端情况下激进的措施而已。疫情期间,美国有多少人因不肯打疫苗而丢掉了养家糊口的饭碗,为啥?传染性极强、死亡率极高的背景下釆取的保护大多数人的措施。其实,在人口密度这么低的地方,那时又都在家上班,有逼人离职的必要吗?可以想见,如果穆斯林势力在美国壮大起来,大美帝国采取的措施要比老好人土共严厉得多。

 

其实胡子可以留。2009年之后执行的是针对有极端倾向的人进行劝阻,2017年正式颁布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上写的是禁止这些:"以非正常蓄胡须、起名渲染宗教狂热","自己或强迫他人穿戴蒙面罩袍、佩戴极端化标志",等等。阅读理解有待进步的,看到了吗,是有定语的“非正常蓄胡须”。在莎车王宫里坐我旁边慈眉善目的老大爷的胡子很长,喀什老城里卖挂毯的大叔胡子很密,泽普金胡杨林场开茶馆的老爷爷胡子很飘。他们的胡子怎么没剃掉?

 

杀我、砍我的暴行都似无影无形的一阵风在你眼前飘过,故事只从我自卫反击、国家治理的那一刻说起,疯狂的暴徒摇身一变,你就开始替你眼中的“弱者”、“良民”喊冤,哪怕同一时段内真正的受害者仍在你眼前遭难,滚落的人头也只引起你一瞬间的不适,之后就成为云烟。选择性失明、混淆式反转,历史想截断就截断、想片面就片面,偏偏宣称坚持价值中立、客观。这标榜,诚肯得像好莱坞情节感人的大片。有人权、自由的加持,素质就能遮天蔽日高大上,令我举头望不到故乡的月亮,只看见大V晃眼的光环圈起一圈熙熙攘攘。


 

2024年3月27日

 

 

蒙面罩袍:好看吗?不该在公共场合下禁止吗?最常见的是纯黑色的,从头罩到脚啊!图片来自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32667

 

附:

2013年鄯善县“6·26”暴力恐怖袭击事件

https://zh.wikipedia.org/zh/2013%E5%B9%B4%E9%84%AF%E5%96%84%E5%8E%BF%E2%80%9C6%C2%B726%E2%80%9D%E6%9A%B4%E5%8A%9B%E6%81%90%E6%80%96%E8%A2%AD%E5%87%BB%E4%BA%8B%E4%BB%B6


王局拍案|新疆鲁克沁镇暴恐事件采访记20220528。A Recount of My Xinjiang Lukeqin terrorist attack investigat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Kb0F5cjJc8&t=2s

snowandlot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妞妞!那个视频看得我火大。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赞雪莲对新疆是爱之深, 情之切啊。 我没看过这个视频, 雪莲写得清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