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把我当孩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今天早上,我到了Trailhead 入口,还没进去,收到个电话,我就先停在路边,打完电话,然后专心致志发信息。

似乎看到左边路上一辆车,开到我前方,慢慢停下来,然后倒车,和我平齐的时候再停下,右边的车窗摇了下来。我一抬头,哈,是我师傅,我的马拉松第一个教练。

她慈祥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好像在看我在干嘛。我雀喜,问你怎么来了? 她说,“看你在群里吆喝今天要来,我也就来了。”然后说,先进去吧,come on in , follow me.

她刚跑完波马,才回来,我说以为她不来的。她说,你不也刚在外面野完,不也来了。她说有三个星期没见到我了,看看我是否还是囫囵的(Whole piece)。原来是师傅想我了,其实才两个周末不见而已。跟了她这么些年,我自己也开始做Leader, 带新生。但在她眼里,永远是个孩子。我觉得,她把我当女儿了。其实我已不小,而她也已经60多了。她看我的眼神,总觉得是像个母亲,喜爱,嗔怪,看我出去比赛,就一直惦记着我,偶尔还唠唠叨叨。

从外边回到家,都忘了我们这儿的寒冷。都谷雨时节,马上立夏了,今天早上还是冰点以下31度。我稀里马哈地穿着短裤就出门了,一秒钟就又回屋换成了长裤。却忘了带手套。师傅带着厚厚的手套,我没吱声,不然她说不定就把她的手套给我。有一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这话同意适用于我师傅。

一旦开跑,师傅的功夫就显露出来,小老太婆脚步飞快,除了我,也没几个跟得上她。气温虽然低,阳光却很明媚。她一路问我好多东西,比赛怎么样,夜里冷吗?头灯一直有电吗?夜里有没有人陪跑,事无巨细。她就是来看我的,我觉得很温暖。她周一波马,今天周六,她说每天两迈,今天她只跑10迈。告诉我,你也不要超过14迈。在她眼里,我一直是她的新学徒,二女儿。

草地绿了,树上的花儿开了,非常茂盛。有师傅的学徒是个宝,生活很美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