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苏州

打印 (被阅读 次)

苏州是个美丽的城市,她有着悠久的历史,丰富的美食,漂亮的园林,还有各种誉满全球的工艺品,诸如缂丝,红木雕刻,宋锦,刺绣等。

从小到大,不知去过苏州多少次,对她还真是情有独钟。小时侯去苏州,是跟着大人走访亲戚,有城里的,还有乡下镇上的。印象最深的是去乡下镇上。记得亲戚家的房子如同现在的江南水乡,房子的门前是青石板的路,路边有个阶梯,走下去就是一条河。每次一到镇上亲戚家,隔壁的邻居孩子们就都会跑来,叽叽喳喳地说着:“上海小娘鱼来哉,去看看哪。” 我站在那里看见那些大大小小的孩子们,觉得有点不知所措,也有点难为情。那些大一点的孩子会问我几岁,我回答后她们就会说:“到底是城里的小娘鱼,长得长格(就是高的意思)。”那几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就会带着我去看她们绣花,去看她们在河里游泳。记得有个漂亮的姐姐,带着我去看她绣的丝绸被面,还带我去听她弹琵琶,我当时真是被她的美貌和弹琵琶灵巧的手指所吸引。

城里的亲戚家在阊门,阊门自古以来就一直是苏州的市中心,那里比较热闹。到亲戚家,大多是见长辈。那个大房子进门就有个天井,与四合院,石库门的样子相似,天井里有口井。大多时间都是暑假去那里,长辈们总会拿出放在井里浸过的西瓜招待我们,天气热的时候还真是解渴解馋!

阿姨家是在盘门,那个时候算是离市区远的地方了。阿姨家住在离吴门桥不远的地方。她家后面也有条河,在我这样小孩子的眼里,这条河很大,房子也很大。到阿姨上班的地方要走过吴门桥,那个时候觉得桥很高,但每个台阶却不高,走起来还是很容易的。和表姐她们出去玩,会看见那个破旧的瑞光塔,我总是觉得那个塔好像要倒下来似的。

总而言之,小时候去苏州玩真是非常开心。那个年纪没有很大的食欲,但感觉苏州豆腐干是最好吃的,还有那些糕饼和松子糖,佳肴里最喜欢的要数清炒河虾仁,松鼠鳜鱼和酱鸭了。

成年以后,多次去苏州,有时与朋友,也有时与家人一起去。除了拜访亲戚长辈,基本上把苏州的园林都看遍了,各种美食也是尝了又尝。前几年与朋友去苏州游玩,觉得不想重复看园林之类,就去了苏州城外的景区,木渎和同理古镇,倒也是十分开心。

今年去苏州以探亲为主。亲戚中,昔日的少年和青年,如今都已年逾古稀,过着颐养天年的生活。记得小时候他们常来我们家里做客,当时他们还都是中学生或是大学生,他们总是会带来我们小孩子喜欢的苏州豆腐干,松子糖,还有苏州麻饼。他们还常常带我们去公园玩,记得有一次有个哥哥还带我去了一次嘉定,那个时候感觉是远得不得了的地方。

这次没有去那个小时去过的乡镇。虽然那里有地铁可达,但据说那里已成了一个外来工人打工居住的地方,亲戚们也都早已离开了那里。阊门市中心的老房子也早已无影无踪。盘门的阿姨家早已拆迁,只有附近的吴门桥还在,那里现在成了苏州的游览区之一。昔日的那个破旧的瑞光塔已修整完好,盘门,瑞光塔,吴门桥,被称为盘门三景,是苏州旅游的打卡点。

去城里的平江路上走一走,恰如小时去的乡下镇上。平江路是一条历史悠久的老街。青石板路和白墙黛瓦的江南人家,有着浓郁的江南水乡风情。河的两边有文化艺术街,美食街,还有评弹说书馆,无不显示了姑苏的温婉与动人的场景。街上不少女孩子穿着古装服在那里照相,夜幕降临时,倒也煞是好看。

摄于平江路

平江路夜景

本来要去参观贝聿铭先生设计的苏州博物馆,结果听人说博物馆拥挤不堪,无法享受博物馆的气氛,再说几年前已去看过了大师的建筑,所以就改变了计划,去了苏州新区的苏州博物馆西馆。这个博物馆是由一个德国建筑公司与同济大学的建筑师合作设计的,十分新颖。博物馆除了不少历史收藏,更注重中小学教育方面的题材和活动。

苏州的相门倒也值得看一看。相门是一座古城门,古时称匠门。传说吴王阖闾曾命剑师干将在此设炉铸剑,故作干将门,将门,匠门。后又谐音“匠”音为“相”音,逐称“相门”了。

相门在宋朝时就被填沒,民国时重建,解放后又被拆除,于2012年再次重建。由于它一边靠近新区苏州金鸡湖,苏州大学,另一边靠近平江路,苏州老城,故不失为一个旅游景点。那天去时正是傍晚,灯光下的城门面对着护城河显得十分美丽。

苏州相门夜景

第二天晚间去了金鸡湖。金鸡湖景区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现在有苏州地铁可达,十分方便。地铁站一下来就是苏州工业园区的苏州中心广场,商厦里各种商店玲琅满目,餐饮店盛多。2015年竣工的东方之门在夜晚的灯光下十分华丽耀眼,毫无悬念地成了苏州的新地标。

摄于金鸡湖苏州中心广场

摄于苏州中心广场商厦

重游苏州,感触良多。几十年来,苏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小时候来这里的时候,市区集中在观前街附近一片的区域内,沿街所到之处,满眼是各类当地特色的手工艺品以及勾起人们食欲的美食,满耳是当地居民的喁喁细语。现在这里已是一座现代化城市,随着城市化的建设,市区的规模不断扩大,外来人口数量也不断增加。在公共场所,已经很少听见有人说苏州话了。阔别多年,深为她的繁荣兴旺感到高兴,同时也非常怀念以前那些浓浓的,软糯的苏州话。不久前读过一篇文章,文中提到现在苏州说苏州话的人只有百分之十八。随着工业的发展和各地城乡的流通,方言的传承会受到很大的挑战了。幸运的是,我仍然可以用苏州话与亲戚们交谈,这让他们感到十分欣慰。

yefang 发表评论于
谢谢作者介绍有关苏州城市和文化的一些情况。
麦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阅读!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赞好文!我也喜欢苏州,去过一次。
麦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梧桐木' 的评论 : 谢谢阅读和感想!
梧桐木 发表评论于
红头绳
梧桐木 发表评论于
同喜苏州。更喜欢三十年前的不暄闹的苏州。记得第一次被扎着红头蝇的老奶奶称“小娘”,好诧异。有-产妇说话软糯又不失清脆,太好听了,查房时就喜欢跟她多聊几句。有的小护士真是漂亮,曾邀请-小姑娘来宿舍玩,看着她清尘脱俗的脸,单纯无辜的眼睛,真是赏心悦目。好友拍照,指着河上漂浮的马桶说“快快,给我拍这个,这合影有意义。”
麦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确实是个很美的地方。谢谢阅读!
麦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aobeibei' 的评论 : 上次听了您的建议,没有去老的博物馆,去了这个新的。感谢阅读!
gaobeibei 发表评论于
喜欢苏州!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苏州真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