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物待領-----法語教授筆記本

靜心如水 怡然自得 清風匝地 花開花落
打印 (被阅读 次)



@很想為這本筆記找到它的家人。

一直以來,對老舊的東西,或稱有歷史感的文物都十分感興趣,大約二十多年前,在香港收到一友人從南京地攤上購得的一本舊筆記本(也可稱日記本),大概是賣者為了標明此物為何,特別附上一張便簽,上寫【南京大學外語系馮漢津教授的筆記本】,筆記中夾了一張A4紙,展開方知那竟是筆記主人馮漢津的訃告,下面摘抄部分訃文:

南京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外國文學研究所副教授、全國法國文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共產黨黨員馮漢津同志,因心肌梗塞,於1987年1月12日7時突然病故,終年52歲。

在外國文學研究所工作期間,馮漢津同志一心撲在法國文學研究上面,做出卓越成果,先後撰寫學術論文三十餘篇,其論文【評薩特的存在主義文學】獲江蘇省社會科學研究成果三等獎,先後發表語言專著【法語介詞】及文學譯著【情感教育】。馮漢津治學嚴謹,對學術上的問題勇於爭論,不苟同別人的看法,具有獨到的見解。

馮漢津同志的去世是外文系的重大損失,我們深感悲痛。

落款是:南京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及南京大學外國文學研究所

筆記以日記方式,從1977年寫到1982年,並非天天都寫,有時隔了幾個月才寫,很多都是記錄他的通郵情況,比如給某某寄信或收到某某信,這是當年尚無電腦應用的真實寫照。馮先生乃法語教授,所寄信件多是他的譯作及論文等,收件人也多為出版社、雜誌社等等。除了記錄信件來往,馮教授還有與家人親友的往來情況及詩作等。字裡行間,透出馮先生對家人的關心,對父母的孝敬,對親友的溫情,及對自己專業的認真,在在都印證着馮教授的善良與誠懇。

這本筆記跟著我二十多年了,一直不知如何處置,雖與馮教授素不相識,但心裡總是想將此筆記交還到他的家人手中,也曾做多次設想,為何此筆記竟然流落到地攤,筆記主人52歲正值壯年,卻英年早逝,想來他的太太和女兒當時一定痛不欲生,怎麼可能將這本記錄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珍貴筆記本丟失呢?

筆記中除那份訃告外,還有一個江蘇省級機關公費醫療證,為1997年發證,使用人是李正則,從筆記中得知,李是馮漢津之妻。馮教授1987年去世,此筆記夾著他逝後的訃告,這並不難理解,難解的是,為何還有其妻十年後的醫療證呢?做個大膽設想,可能當年馮妻準備攜證看病,同時也想將丈夫十年前過世遺留的筆記本和訃告給一朋友看,那人或許是多年不見的老友。因此馮妻順便將自己的醫療證夾在筆記裡面,卻不慎在中途遺失。而撿到此筆記的人,應該也翻閱了筆記內容,覺得扔掉可惜,於是交給南京某地攤售賣。

1997年馮妻李正則60歲,算起來現在應是84歲,極有可能仍在世,馮教授還有兩個女兒,一個叫馮恬,一個叫馮苑,還有個侄女叫馮麗娟,1980年,馮苑入讀國際關係學院。寫下這些馮教授的親人名字,只是希望見到此文的讀者當中,假如有人直接或間接認識馮先生的家人,請他們與我聯繫,我會盡快將筆記本交還給他們。

heidi876 发表评论于
您真是一位有心的好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