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加拿大的两次夺命车祸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辈子成功得意的事情没干成几件,倒霉的厄运却隔三岔五地前来光顾,从反面来丰富我的人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被偷被抢遇上过多次,最严重的一次被偷是在文革中,在古都南京遭小偷光顾,身上一文钱一两粮票也没有给我留下,让我饿了一个星期肚皮跌跌撞撞回到成都。最倒霉的被抢是6年前的布达佩斯火车上,火车启动时东欧盗贼一把抓起太座的皮包夺门而出,数千欧元英镑现金与两本护照悉数被卷。带来一堆麻烦。  不过,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被偷被抢的都是身外之物,能够健康的活着,应该比什么都好。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111/201507/27993.html

  不过说起容易,做起来难,这辈子还真的有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第一回是触电。文革中虽说名义上参加了一个造反派826,实际上主要是当逍遥派。家中闲来无事,与三哥整天在家安装半导体收音机来充实自己的生活。不像我三哥心灵手巧,安一个收音机几天功夫就搞定了。我手上功夫欠佳,又总是粗心大意,电烙铁总是放不到正确的位置上,把塑料收音机盒子给烫糊了,是经常发生的事儿。一天去同学家凑热闹安装收音机。电烙铁插上电以后很久没有发热,于是乎用左手去触摸一下,看到底有没有热起来。这一碰不打紧,一瞬间就把电烙铁死死的抓在手心中,强大的电流一股一股的从左手经过身上穿过。用尽全身力量使劲一扔才把电烙铁给扔出去,一把倒在同学的床上,除了握着木把的右手,整个身体不断地剧烈抽动,至少过了半个小时才稍微有点恢复。同学捡起电烙铁,拔掉了插头检查后才发现这电烙铁火线和外壳是连着的,也就是说这个电烙铁外壳是通电的,不能导热不说,还能把人置于死地。有经验的人一般是用手指背去轻弹电烙铁外壳,如果真触电了,人手会反射性地收缩,可以瞬间离开电烙铁。可我没有经验,用手指正面去摸电烙铁,触电后手指收缩,把电烙铁就越握越紧。要不是当时反应快,再过几秒钟小命就交代了。2009年回国与该同学重逢相聚,才知道他已经荣升四川省政协的副主席了。这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第二回比第一回惊险多了。1967年5月6号,我正在成都市体育场东大门无线电零件自由市场上淘半导体元件,被一个同学撞见,招呼我赶紧去132厂支援造反派。街边上就有几辆大卡车,司机叫大家赶紧上车去西郊黄田坝132厂。这132厂是飞机制造厂,是后来国产战斗机歼7的总装厂,自然是国家严格保密的国防工厂,由当时的保皇派组织成都产业工人战斗军占据把守。成都市的各路造反组织,秉着造反有理的宗旨,前去132厂准备把产业军赶出去,动员了几百辆卡车,载着数万人浩浩荡荡前往。彼时全国的武斗虽然已经开始,但武器都局限于冷兵器,也就是木棍钢纤之类。而对阵的双方,基本上都是由造反组织和保皇组织构成。夏天以后,全国各地的保皇组织基本上都被摧毁,武斗的双方遂变成了不同观点的造反派组织。到了132厂,只见数万人马驻扎在工厂的外围,声势浩大,气冲霄汉。没多久就见到不少人开始向工厂冲击,同学和我也跟着一起傻乎乎的向前进发,至于前进到什么地方为止,到了以后要干什么完全是一无所知。猛然间听见一声枪响,过了一会儿又是几声。冲击的造反大军毫不在意,因为当时基本上民间造反派武斗从来没有开过枪。全国唯一的一次枪击事件是2月23号的青海,由青海省军区副司令员赵永夫命令以13个连的兵力攻入造反派占据的《青海日报》社,一天内解放军打死造反派169人,打伤178人。可那是解放军开枪,大家觉得好像有点道理,民间从来没听说过。突然间见到前面冲击的人,有人倒下了,大家才明白过来,这回是真刀真枪了。我一边往前走一边数着枪响数,猛然间身前身后各一个人倒在地上了。凑近一看都是一枪打在脑门上,一个大洞,人当场就没有了气。事后才知道开枪的都是与产业军共同战斗的保守派组织八一兵团的退伍军人,个个都是神枪手。同学和我一下慌了神,啥原因都不知道懵懵懂懂往前冲,送了命都不知道咋死的,赶紧沿着铁路线往回撤。也许是神枪手看着我们俩小孩不忍下手,要不然这辈子早就没事儿了。造反派继续往前冲,终于看见一个人冲到了大楼顶上,挥舞着一面“成铁27”的大旗来回晃动,底下的群众山呼海叫,激动万分。没几秒钟一声枪响,舞旗者当场倒下。咱不敢上前冲了,就待在后面的人堆里听大家议论,个个是义愤填膺滔滔不绝。突然间又飞来一颗子弹,直接打到我旁边大叔的脚踝子上,血肉横飞,还飞溅到了我的身上,赶紧再往后撤。到了傍晚爬上了返城的卡车,一路上沿途见到数万人,慢慢地步行往回走。第2天全成都造反派大游行,一共被打死了45个人,每个人躺在卡车上被全城的群众观看,惨不忍睹。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多年后妹妹进入川大的一个研究所工作,尹姓所长与川大的领导关系很好,也认识家父,他告诉了妹妹一段趣闻轶事。产业军被剿灭以后,成都市的造反派分裂成了两大派,一派是以川大为首的826派,另一派是许多其他大学共同组成的红卫兵成都部队。1967年下半年川大826造反派将家父揪到川大,准备现场批斗。家父以前是京官,文革前犯了所谓右倾错误被贬至成都,文革开始便首当其冲,挨斗成了家常便饭。在川大批斗开始之前,有人给大会组织者递了一张条子,说是此公的儿子是中学826的,在132厂被产业军开枪打死了。换言之,也就是说我当时被打死了。爱屋及乌,大会组织者立刻决定停止批斗,将家父送回了家。妹妹将此事告诉了父亲,老头子才明白过来当时为什么免了一顿批斗,当时他还莫名其妙。我自己也名义上当了一次烈士,还帮助父亲逃过一劫。到现在我也没明白过来,是谁得知我去过132厂的事情。

  言归正传,出国后也没闲着,鬼门关上走过两遭。

  1996年12月一天的卡尔加里,天寒地冻,冰雨纷飞。我开着一辆破车,沿着Memorial Drive到市中心急着去办事儿。那车是手动车,那条路是个大下坡,那辆车的轮胎几乎已经磨平了。由于我学车时是驾驶自动车,后来开手动车完全是自学,一切由着自己的兴趣来,有事没事总喜欢挂着空挡。那会儿根本没有人提示我:开手动车下大坡的时候要挂着低档前进。那天我照例是下坡时挂着空挡使劲儿冲,冰雨下在地面,在零下20度的温度下立马就变成了黑冰。所有的情况合在一起,让我不出事儿都难。果不其然,在超过了几辆车以后,突然方向盘失控了。不管怎么扳方向盘都觉得没用,踩刹车用的是点刹也不起任何作用。车子忽左忽右呈S型左拐右拐一路狂奔,还越奔越快。眼见的不远处一个巨大的电线杆向着我冲来,其直径大概有两米,高耸入云。我这要是一家伙扎上去,恐怕连尸体都不能完全保留了。情急之下,一脚把刹车踩到底,汽车高速中转了两圈半,终于在离电线杆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不过是反方向。那条路是 One Way单行道, 眼见得刚才被我超过的几辆车,还在远远的地方慢慢向前行驶。赶紧打着火,来了个U-Turn 急急离去。事后想起还真有点后怕,老婆大人和儿子当时正整装待发,准备前来与我团聚。若是来后只能收尸,那情景可真是不堪设想。

  搬到温哥华以后,冰天雪地的日子少了许多,开车也安全了很多。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有一次恶性车祸让我给遇上了。2006年的一个夜晚,狂风暴雨,倾盆如注。我开着车沿着市内的主要大道Kingsway回家。平时我总是要超一些速,可当晚的雨实在太大,因此破例地中规中矩,只开50公里时速。开到中央公园的前面时,拿起手机跟太座通话。突然眼见一辆皮卡在街对面疯了似的冲了过来,当时就有一种预感,恐怕他要失控。果不其然,他突然就冲到了分行道的马路岩子上面,皮卡猛的一弹跳到半空中。我眼见空中一个庞然大物突然的朝着我砸过来,想躲避完全没有任何时间。赶紧把头埋下来,皮卡结结实实的砸在我驾驶座一侧的车顶上面,车上的玻璃全部被砸碎,一块大玻璃从我的眼前飞过去,把我的左手割得稀烂。要不是刚刚跟太座通电话,这玻璃就该在我脸上开花了。试着把门打开,可是门早已经压变形了,急急忙忙打开右边的门连滚带爬钻了出来。定睛一看,皮卡砸了我的车以后,顺便把我后面那辆车也给砸扁了,它自己也来了个90度翻转,司机也只能从窗户里面爬出来。后来打官司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司机是波兰籍的移民,开的皮卡是在多伦多偷的。又是賍货,又是长途疲劳驾驶,自然开车不会小心。结果让我在他的车下当了一回牺牲品。几分钟之后,十来辆警车,救护车,救火车纷纷而至,把kingsway拦腰截断。我被抬上担架送入救护车,一路是警笛长鸣,被运到了温哥华总医院。到了急诊室,第一任务是检查我的骨头有没有挫伤,然后就开始洗眼睛,洗鼻子,洗耳朵,因为里面灌满了玻璃粉尘。洗了几个钟头以后才开始为我缝手上的伤口。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洗眼睛,你别说那味道还真是挺舒服的。

                                            中央公园

 

   一个星期以后看新闻报道,在另一条路上出现了一次和我几乎一样的车祸,被撞的车辆里一家4口人,全部当场殉难。我得以幸存,还真该感谢上苍。

  那以后,这条道我就尽量避免走了。实在要走也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一晃15年过去了,真是弹指一挥间。近两年以来,新冠疫情横行肆虐,许多人如临大敌。可对于我这个捡了一条命回来的人来说,还真就是小菜一碟。

  祝各位看官健康平安!

晓青 发表评论于
真够危险的,开车一定小心,有些人你不碰他他碰你。
石假装 发表评论于
用小时看的电影上的一句话就是“命大福大造化大”。
现在可以轻松地说被盗是身外之物,被盗当时真是懊悔+恨!然后是诸多不便。因为我也经历过。
小时特别喜欢鼓捣半导体的孩子,羡慕有这样哥哥的朋友。回过头来看,那时鼓捣半导体的后来都出息了。
强运省着点用啊,多保重!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会尽快更新,不好意思啊!看见那个小人的留言了,真是令人气愤!不过根据她的写作水平来看,她的层次实在太低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1

秋游的好时候。

等水星兄的新文,悄悄话。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问好城城!东部红叶遍布,美景如画,真是羡慕你啊!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最近眼睛好些了吧?念念!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问好水星兄,周末愉快!:)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水星兄好文。几次大难不死,化险为夷,可见有上天神灵保佑好人。祝水星兄平安快乐!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祝城城全家十月金秋喜事连连!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十月金秋!周末问好!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vie' 的评论 : 有啊。以前还想着存钱,现在只是花钱。反正这命是捡来的,好好善待吧。谢谢来访!
la-vie 发表评论于
车祸后是否有捡来一条命的感觉?我的命是大车祸后捡来的。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智者不惑' 的评论 : 握手!
智者不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兄好!谢谢您对我的回复。

我最喜欢您的留言评论,在此向您表示真诚的感谢!

您文章写得好,人品更是好;您的杰作值得点赞,您的人品更应大赞!

您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我心中的英雄!

握手!:)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暇西MM来访!这几次遇险有两次是自己粗心大意,一次是无知者无畏,只有最后那一次是飞来的横祸。谢谢你的祝福,祝身体健康!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智者不惑' 的评论 : 哎呀呀,看了不惑兄留言,真让我面红耳赤羞愧难言。谢谢!不惑兄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我心中的英雄!
xiaxi 发表评论于
看得我目瞪口呆心惊肉跳,你一人怎么会遇上这么多灾难!
好在老天有眼,水星兄命大福大!祝愿今后顺利如意!
智者不惑 发表评论于
灾难后必有好运,车祸后必有富贵,好人更是一生平安,水星兄是难得的大写好人,一生中肯定是:好运+富贵+平安+健康+长寿,祝福水星兄。

谢谢分享接地气的亲历故事。

好文,N赞!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来访!谢谢你的祝福!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哇哇,你是命大福大之人啊,,,这么多大为难都闯过来啦,,,上帝的恩典啊!好文分享了,祝快乐健康,吉祥如意!!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声音的祝福!现在确实是出国后最清闲的日子,每天早晨可以睡到自然醒。呵呵。小小MM周末愉快!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wow,太惊险了,看得心都揪起来了,还惊险连连,吓人啊!
不过,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祝水星兄健康快乐享受退休生活!:))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哈里斯' 的评论 : 是的是的, 没有经验,不懂。
哈里斯 发表评论于
第一次车祸基本是人为造成的,没有及时跟换雪胎,否则基本没事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仙女来访,寒舍蓬荜生辉。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其实我对王府很有感情。我妈以前曾经在什刹海附近的恭王府工作过,我小时候经常去玩。记得王妃以前也住那一带?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太惊险了!经历了这么多,以后都是坦途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嗨,王府活动就是大家互动打发时间,不必放在心上:)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让沈香受到惊吓,深感不安,致歉!同时向好心眼儿的沈香致以诚挚的祝福!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谢谢健将拐进来。我当年去那儿完全是糊里糊涂的,主要是想去看热闹,结果看见开枪。第1次车祸是自己找的,完全没有必要。祝鱼鱼周末愉快!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谢谢墨墨来访!谢谢墨墨的祝福!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问候水星!水星自有天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是看得我一阵阵为你的惊险冒冷汗:)周末愉快!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能参加武斗的,杀气是有的,但是车祸就是运气了。有福之人!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太惊险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谢谢,我们在国内、国外都经历了这么多,能三观一致很难得。

---
水星982021-09-24 13:38:17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谢谢林兄的祝福!我们三观一致,真高兴能在城里结识到你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谢谢大才女花花!心里温暖无比。对了,大侠又发文了,我已经看过了。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真高兴看到五湖兄回来了!这一趟魁北克之行玩得还开心吧?我可真的是很想念你。争取尽快看到五湖兄更多的佳作!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哈哈哈哈,外星人不敢当,运气好倒是真的。当然也可以解读为运气不好,因为大多数人一次都遇不上。回过头来想,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活着。谢谢云风MM!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花浪漫' 的评论 : 谢谢山花!我很喜欢看你写的文章,很出彩。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提心吊胆看完文章。水星大哥不是一般的运气。好人好报的写照。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nBinUS'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来访,谢谢您的祝福!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石头村' 的评论 : 谢谢石头村兄弟!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谢谢林兄的祝福!我们三观一致,真高兴能在城里结识到你!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我早就应该更新了。主要是我这人太懒,脑子里一大堆东西,可老是没有精力去把它写出来。太应该向你学习了。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城城! 让我好感动。你家那位客人离开了吗?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谢谢王妃来访!我不属猫,属龙。我这辈子属于赖活,比好死稍微强一点。不好意思,没有参加你组织的王府竞猜活动。我自知才疏学浅,没有那个本事去和大家共襄盛举。望谅!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太惊险了,四次中別人碰上一次也玩完,但老兄安然无恙,而且后福不浅,奇人奇事
云淡风更轻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花浪漫' 的评论 : +1
一次的遇险就让我心惊胆战了,还遇险了好几次,水星大哥真是外星人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祝平安健康!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哇,惊心动魄的场面,多死一生,后福无穷,祝一切安顺。周末鱼块
BnBinUS 发表评论于
您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谢谢清漪园大师前来,不胜荣幸!第1次经历开枪的场面是有点稀奇,后来遇见的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那一年重庆市的武斗是全国之最,除了飞机啥都用上了。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吉言!我没有在南京上学工作过,但是以前经常去,当然没有再丢失过钱包。我不认识那位先生,但是很喜欢他的画,很有特色。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歌经典' 的评论 : 谢谢老歌来访!是滴,上次谈戒烟,提起过第二次车祸,这次一锅端,全抖搂出来。老歌有心还记得,让我感动不已。
石头村 发表评论于
水星兄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水兄经历了这么多次的生死考验,也算是丰富了人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1

哇塞,水星兄更新了,这一篇里面藏着好几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呢,可以分成几大篇。真是丰富的人生,心城说得好,祝水星兄好人一生平安!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感人的分享!有惊无险。但的确刻骨铭心。。水星兄好人一生平安!周末愉快!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水星活到今天还真是不易呢!命大,属猫的?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水星兄有如此不凡经历,还参加过开枪的武斗,还真是挺稀罕的。出国后经历的车祸也是惊心动魄,您的命真硬!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水星兄真是命大,福大,造化大。平安度过了这么多的灾难,现在是福气好运连连,祝安康快乐享受黄金退休生活。
老歌经典 发表评论于
你的第二次车祸我以前在你的文章里面读过,没想到老兄还有这么多惊险的故事,命是真硬。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谢谢麦子!打扰你睡觉,真是心中不安。
麦姐 发表评论于
临睡前看到水星兄的回忆文,惊险连连,看得我心惊肉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祝水星兄未来顺利平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