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次,被王府收容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认识一个杂技团走钢丝的小女孩,论辈分她比我闺女小,可是论经历,她当年入伍的年龄比我小得多,她的老家在辽宁鞍山,她给我的感觉就是稳。当年的广州军区,有歌舞团、话剧团、杂技团、我们文艺体育是一家虽然都不扛枪,可是作息时间和内务整理,也还是尽可能向野战军的战士们看齐的。我们早晨六点听起床号起来,夜晚十点前必须熄灯,一个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我们的教练也相对轻松,没有像在省队当教练的人,基本不愿意招大城市的队员,既不听话更不买帐。如果不是认识了杂技团的小孩儿,真不会知道部队的体罚原来很严重,一个动作反复练习,做好了没有奖励,做砸了是真打!如果父母知道了,该多么心疼这么小就把孩子送走。我知道她父母不在身边,星期天出来也不过是几小时,我们会吃吃饭,修修指甲什么的,我喜欢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她没有像舞蹈队的小姑娘,找干爹拼豪车接送……走钢丝的女孩子,平衡力就是不一般。社会是个大染缸,这么不分青红皂白,迫不及待往里跳,最后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我在运动队混的年代,真不算是个刺头,对教练是尊重的,对领导是服从的,对得起生我养我的父母,也对得起部队的栽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海外关系真的中断了我的体育生涯,我必须在一个全新的国度里,让我的人生从新出发,从牙牙学语开始,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像一滴水回归海洋,像一粒沙去寻找沙漠。

 

接到王府的邀约,我诚惶诚恐,第一次写了个小品,走了第一次钢丝,有惊无险!写了一年的博客后,这第二次要不要再走钢丝呢?我想起了当年母亲下放的干校,在粤北韶关的仁化县,那一年的暑假我就在那里渡过。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我体验了农村生活的枯燥与简陋,却也找到城市里所没有的乐趣,我和一般大小的孩子们去顺藤摸西瓜,我说就拿小的大人才不会发现,结果小白痴一个,抱回一个小白瓜,根本就不甜的。去养鸡场偷鸡蛋吧,被老母鸡追得屁滚尿流,因为母鸡孵小鸡是最凶的时候。这么多的第一次,怎么写才不被认出来,这成了老大难问题。就我的中文水平,没有错别字已经是A+了吧?还谈什么文笔文风,这么一想心里反而踏实了,回想起这一路走来,每一个十字路口,除了选择还是选择,红绿灯一视同仁会管你怕还是不怕?

 

                 

                我的第一次: 绝望的一跳

                                                活动ID:  放牛娃

                        

       大黑与二黑,是两头黄牛的名儿。年长些的大黑比二黑矮一头,平日里温顺乖巧脾气好,比较之下二黑又高又壯,食量大且脾气暴躁,虽然不是一娘所生的亲兄弟,可都长得倍儿精神,又都有一副好身板儿,每天早出晚归搭伴着在地里干活,看在外人眼里谁不夸这哥俩能干又听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夸多了,大黑牛挺老实的每天总能完成地里的活儿,二黒可是越来越不听话,脾气见长不说,不高兴了还罢工,牛皮厚实抽都不管用,您说这牲口也懂造反了是不是?俗话好像是这么说的:牛犁地马拉车。可事实是套上个车斗,这牛不但能犁地也能拉车,就是没马跑得快,几十里地儿得走一阵子,赶大黑牛的车,那叫一个四平八稳可省心了。这二黑就沒个准儿,听话的时辰多,闹心的时候少,只不过闹得最凶的一次被俺遇上了。大早上装满货出门时还好好的,空车回家的一段下坡路,二黑不知怎么就惊着了,突然就发飚一路狂奔,比马跑得还快,赶车的叔屁股一滑没坐稳,被抛到了路边的大树根儿旁,俺本来坐在车斗里,摇摇晃晃都快睡着了,听到俺叔这一声吼,吓得是一激灵,赶紧站起来才发现,车斗还挺深和俺肩膀持平,探出个小脑瓜儿瞄一眼,只见村里的小路上是尘土飞扬,路两旁的树正向后方飞去,赶小毛驴儿的老汉眼比铜铃大,路上行人急忙向路两侧躲开,这条是俺村里最宽最直的路,二黒这是往石墩子河方向跑,前方不远处的桥虽短,可护栏是木头桩子做的可不经撞,二黑只顾自个儿跑,万一车斗被卡住不是翻河里就是倒扣,继续呆在车斗里的危险实在太大。没剩多少时间仔细想,路不平车还在颠波中,情急之下俺决定在车斗右前方的角落处,借助双臂的力量协助身子往上爬,直到身体完全趴在车斗的顶端,这才闭上眼睛咬了咬牙,然后不顾一切跳了出去,后来的事儿就没知觉了,再醒来时已经在公社的卫生院,只听穿白大褂的阿姨说,这孩子受惊吓了,还好只是皮外伤,抹点儿消炎药,放心吧很快就沒事儿了。还真是的,十岁的娃儿忘性儿大着呢,按理儿说这跳牛车的概率本来就低到几乎为零,不曾想长大成人后在梦里又再跳了两次,那是从床上跳到半米外的地板上。第一次发生在二楼卧室,一声巨响后楼下的水晶灯,跌落一半的水晶珠,第二次发生在平房里,从自己睡的一边跳到床的另一边地毯上,当睡在旁边的领导被惊醒时,俺已经坐起身来,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跳过去的,这恰恰从侧面说明跳床和滚下床是有区别的。俺觉得吧小时候发生的重大事故,有可能随着时间的发酵,逐渐形成内心的某种能量,或忧柔寡断,前怕狼后怕虎。或无畏无惧,天不怕地不怕。

 

 

生活,是最货真价实的著作。

能力,没有欺骗更没有上限。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俺是困难户,写中文三分之一靠英译中,讲可以写是真不行!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跳了才能获奖啊,不跳就亏了:)当然最终还是靠的文字实力而非靠跳:)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云儿妹妹,我们的“第一次”都是终身难忘的,只不过有年代久远的,也有发生在最近的。王府的征文激发了大家的写作热情,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对妹妹的才华才艺深感佩服^_^
云霞姐姐 发表评论于
祝贺鱼儿获奖!鱼儿太狡猾了!我把你猜成翻翻了,当然,主要是对你了解不够,文章好有趣。祝周末愉快!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王府的活动才值得祝贺!我的厉险记早忘了^_^我是爱大黑和二黑的,牛的眼睛很有神而且是双眼皮耶:))
LinMu 发表评论于
祝贺祝贺!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管你飞不飞,管我跳不跳? 咬雁咬鱼是王府的专利^_^不平反也不追究!哈哈哈哈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大馬哈魚再跳啊。還有人冤屈山雁跳牛背,雁有翅膀,哪用跳?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写博是有一种自我升华的效果。争强好胜不是把别人比下去,而是敢于把自己打碎了重新组装。真正可炫耀的不是财富,而是自己奋斗的果实。谢谢啸博犀利的观察力!
舒啸 发表评论于
城里好热闹。祝贺大鱼!

写起自己童年事情是不是有“作为旁观者”的感觉?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C mm那份猜人名单,天天洗脑也是服了You! 结果是俺们成渣了……侬变凤凰了!恭喜哈(假装大度)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宝宝不哭。一个人内心的强大,并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在关键时刻,如何振兴自我。当感情当自尊受到伤害,报仇算什么狗皮膏呀?有足够的能力给自己买单才行啊。我也是写了一年博客,才逐渐了解自己的^_^Love you lots!
cxyz 发表评论于
其实当时很多人猜放牛娃是哈哈 我就是略过了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亲爱的鱼鱼,读完后哭了:小时候的重大事件,会随着时间的发酵,形成内心的某种能量。或优柔寡断,前怕狼后怕虎;或无畏无惧,天不怕地不怕。这句话刺着我了,我知道你是得着了后一种能量。我却是被重大事件打趴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业余厨子' 的评论 : 谢谢厨子!最近两篇韭菜和芹菜,都是我特别钟爱的。前面一个炒鸡蛋,后面一个炒豆付干加肉丝,那真是美味中的美味!
业余厨子 发表评论于
祝贺祝贺!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在干校大人们去地里干农活,估计是有种水稻的。我只看到附近的玉米和甘蔗,花生和地瓜都可以吃的^_^白天看准了,晚上去挖。那真是一段快乐时光!
麦姐 发表评论于
祝贺马哈获大奖!确实是你的文风,赞!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五七干校都有个总指挥部,是我妈妈他们七连的近邻。他们有医务人员,有养鸡场,有菜园地,还配了两头牛,我叔叔阿姨叫得可甜啦,混熟了就有牛车坐了呗^_^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那个年代粵北山区挺穷的,从乡下去县城走几十里路,下一场雨好几天泥巴路都没法走,牛车算高级的。赶车的叔叔应该也是新手,受惊的牲口是失控的,我真的没多想就跳啦^_^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娘娘的写法,我认定是个男写手。因为那些年的娼妓,好像和酒店前台有交易,不会进错房间的^_^北京的301我去过,陆军总院和我们广州叫法一样的,历害的妃妈!我们在北京有病会去海军总医院,再说我总共只去过一次。二牛和放牛娃,是巧合还是心有灵犀?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我真的没有半点能力,写一篇不像自己的文章。只是这个事故,太稀缺了,原汁原味不能怪我啊^_^喜儿宝宝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老爷,王府的貴夫人们人手一个爱玛仕,您的江湖地位崇高。俺只敢有个小小的抗议,为什么“见鬼”的不是你?哈哈哈哈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祝贺祝贺热烈祝贺!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哇,跳车显示出从小就临危不惧,头脑清醒。恭喜得奖。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我在翻翻和放牛娃之间选定你是放牛娃,你总会是跳的那个:)我是牛,你放牛,挺默契:)谢谢参与,王府荣幸!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你这个骗人的放牛娃,S了我不知多少脑细胞都猜不出来。太太太狡猾了。
乔宁 发表评论于
马哈,厉害!
愣被你滑了过去,没猜到你。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溪姐姐的大恩大德我是没齿难忘,禾儿如果有您一半的“成全”,我也能多领个B-coin什么的,这大富大贵的日子还不是小菜一碟?王府不能没有您啊^_^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好汉不提当年勇,那个才艺秀愁死人了!除了会游泳,做饭菜是张白纸,做女红是个白痴……想到本山大叔,就写了个假小品充数,唉 我容易吗?哈哈哈哈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猜梅华也是直觉!底气十足 女王范儿,这是与生俱来的好不好?猜什么猜!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感谢五郎!做了我的救星,却上了大总管的当,见光就化蝶了…都是粮站的错!请接受渣渣们最真挚的爱^_^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亮妈出场序太有利了,而且娇娃儿风阵阵,吹得大家只好喝米汤,晕做一团…妳喊妳喊什么也不管用!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北斗星禾儿,怎么说妳好?妳就是红卫兵小将,整人最拿手,害得我“初夜”都挂嘴边了,狗急跳墙啊……哈哈哈哈 爱妳!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我也搞不懂妳个叛徒杜鹃,怎么紧紧追随禾儿,最后改什么答案捏?但是我猜妳可厉害啦,知道为什么吗?就妳那得意忘形的口气,看妳小说看的!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城城亲,从写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呈现一段真实的心理活动,所以既不分段也不搞什么花样,至于游戏规则还是要坚守的^_^那就是不让你们收工!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说真的,大人们肯定以为我是被牛给抛出去的,只有我知道自己是被迫跳出去的。算是我潜在的一个小智慧^_^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鱼鱼写得太妙了。。老溪想破了头,也不会猜到跳水跳龙门的鱼鱼跳旱地,华侨子弟跳牛车,怎么也没想到鱼鱼是去了妈妈去的干校。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的那幅画一直印在脑海里,妈妈的爱和小丫头的背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为什么就想到写走钢丝的娃儿呢?是因为担心她的Future是什么?我不过是为自己的调皮买单,我悲壮个鬼啊?^_^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鱼儿第一次进王府是参加《才艺秀》,那次的马甲是“回头不是岸”,那个马甲也是被我揭的,没有人猜出来“回头不是岸”。哈,抱歉两次,没有第三次,下次一定不会揭鱼儿的马甲。:)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了不起,大赞,赞,赞!!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你潜伏的功夫不错,反正瞒过我了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妈,也给你道歉,不该揭你的马甲,你的博文下面,只有我在喊:"荷塘微漾是亮妈!”。下次不揭你,让你得潜伏大奖!:)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鱼儿,第一遍读文,我就知道是你!:)抱歉,如果我不揭你,你一定会得潜伏大奖的!你去查查看,你那篇的留言,大家都和我对着干。:)你隐藏得非常好!干得漂亮!非常后悔,不该揭你的马甲。:)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我把你猜成了烟圈,放牛娃隐藏的很深啊:)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哈哈!我真后悔哦!眼睁睁地把到手的鱼儿放跑了。就因为在评论里多注意了你一眼!呵呵!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真没想到鱼鱼还有农村经历,猜错啦:))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当初真没想到是你,其实仔细想想,这是你的风格,就像是音乐,你的起伏、和弦都在说这是你的风格。挺好的!high five!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谢谢家家!欢乐的三月,王府有我有妳还有幸福的一大家子^_^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太历害了,一枝笔出神入化!佩服佩服^_^
womaninhome 发表评论于
祝贺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恭喜鱼鱼获奖!喜欢你的颁奖词啊!真没猜到放牛娃是你,太多烟幕弹了 :)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也难猜!除了裸奔的,我是真的完全没有方向感啊。笨死了!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圆猫猫是我的超级偶像。条理清晰,嗅觉敏锐,咬咬放放,天呐!什么叫千锤百炼,什么叫炉火纯青?实至名归的金牌得主,我的猫希金!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鱼鱼的文真是不好猜呢,当时就应该跟定禾儿:)
恭喜鱼鱼得奖!
夏圓 发表评论于
马哈的文儿写得真棒!你这条鱼鱼滑不溜秋的,很难抓。我是排除了众多嫌疑犯后,在你的博客里潜水,虽没有确凿的证据,凭猫的过人嗅觉最后锁定了美人鱼!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领导啊领导,我为什么跟大家对着干呢?不作不死!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记不得是花儿还是心城,搞死人啦^_^哈哈哈哈 爱死妳们了!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我小时候太皮了,跳牛车也没长多少教训。但是我天天游泳的小河,有水库功能的,不放水时很深的,摔下去会死哒!我被一个留言说禾儿家有荷塘,就直接冲到沟底啦^_^
晓青 发表评论于
祝贺获大奖!
栀子花开2020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光想着鲤鱼跳龙门,翻着跳,就没想着也会绝望的一跳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给鱼儿点赞!没猜到牛娃是你:-)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给菲宝宝上点心^_^我这孩子从小就贪玩儿,拖拉机也坐过,牛车坐过大黑的没事儿,就是想不到死鬼二黑这么野!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好文,恭喜马哈获大奖!

说实话,还真不太知道你还有这样的农村经历呢,虽然文风有点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