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六)

生活是美的,只是需要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生活里有爱,只是需要一颗能够感受和孕育爱的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改行电脑 新的征程

 

在美国找工作讲究工作经验,对于改行做电脑的第一份工作,我并不期望很快就找到。但有的时候,期望值越小,希望反而越大。

 

由于在上研究生课的时候,已把学习的重点集中在Oracle Database 有关的内容上,找工作时也就比较注意这一方面的招骋广告。第一批发出的简历和应聘申请不多,想先累积一些求职的经验。

 

简历发出大约一周,收到了一个电话,是维吉尼亚州的一家小公司打来的,邀请我去面谈。这是我改行后的第一次面谈,事先做了很充分的准备。面谈分笔试和口试二部分。笔试试卷上的所有题目都在我读过二遍的Oracle 参考书中有过相似的例题,不难解答。口试部分也很简单,当被问到有没有实际使用过Oracle 时,我说没有,但巳经有电脑操作的经验,软件的应用则可以学。

 

面谈三天后,收到了录用通知,起薪不高,但我已很满足,毕竟自已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是要从边学边干开始的。

 

上班的第一天,好奇心驱使下我问小老板,有三十多人申请,为什么选了我?他告诉我,这家公司雇了一家调查公司对每一位申请人做了背景调查,发现有好几个人学历造假。还有一些,简历上写着有工作经验,笔试部分却交白卷。这样的情况,公司不会聘用。在美国,造假和欺骗是最不能被容忍的。

 

当时我还住在马大的研究生宿舍,每天开车一个多小时到维吉尼亚上班,路上太费时间,于是利用周末去维州找出租公寓,打算搬到离公司比较近些的地方。

 

那是1996年,维州一房一厅的出租公寓月租金大约在$620 到$720之间,居住环境与条件因租金的不同差别很大。在把各种租金价位的公寓大致上都看一遍之后,决定租下月租$720的那一套,因为喜欢那里整洁安静的环境和宽敞舒适的居住条件,离上班的公司也近。虽然租金与我当时的工资收入比较偏贵一些,但是当时想的不是如何省钱,而是如何去赚钱。

 

居住的公寓不仅是我生活的地方,更是我可以安安静静地学习的地方,只有努力学习,尽快提高业务水平,才能使工资增长。一年多化一千多美元住的舒适一些,可以更好地学习和工作,相信收益会远远大于付出。

 

找到了合适的住处之后便从马州搬到维州,正式开始了新的职埸生涯。在那套出租公寓里,因为喜欢,一住就是13年,直到2009 年在那附近买了一套自住公寓。

 

马大教授那里还有一些论文等着打字排版投稿几家学术刊物,所以上班后的二个月,每到周末,会回到教授的办公室加加班,直到把全部扫尾工作完成之后,才踏实地与教授说再见,与学习工作生活了五年的马里兰大学告别。

 

新的工作环境宽敞而舒适,老板和同事们都很友善,但因为这是一家处理公共事务的小公司,与计算机相关的课题规模很小,周期也短,很快就完成了。后来开始的新的课题不用Oracle,而是用到一种比较老旧的程序语言,自已不熟悉,也因为以后用不上而不想化时间学,所以四个月后就离开了这家公司,经朋友推荐去了一家由军队资助的科技资讯公司。

 

这第二家公司做的是预测军用飞机的疲劳寿命,軍队方面提供测试的数据,我们编写程序,运行后打印出报告,由此判断飞机到折损还有多长的寿命。每一架不同型号的飞机,程序编写所依据的方程式不同,程序设计也就不同。

 

这家资讯公司与军队的合作关系已经持续多年,各类程序基本都已成熟而稳定,只需要每月一次输入几个参数,运行一遍,打印出报告就算完成。每人每月负责几架机型,做熟了就很轻松。

 

这家公司共100人左右,有十几个中国人,大家相处融洽,关系很好。我的办公桌在办公室靠窗口的一个角落,侧面对着走道,同事去厨房泡茶泡咖啡经过时会进来聊上几句,每个人聊的时间并不多,但来往的人多了,小老板不高兴,找我谈话说:到你桌旁聊天的人太多了,影响你的工作。我问他那我该怎么办,叫他们不要来吗?我请求小老板自已找他们谈。后来此事不了了之,可能小老板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找谁去谈。

 

对这件事情的印象深刻是因为那时经常来我办公桌边聊天的同事,有几个后来成了朋友,我们有时在闲聊时还会猜测为什么那位印度小老板没有继续来管我们,或许我们都把各自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他想想也就算了?

 

在这家公司只做了一年多,公司与军队的合同到期,没有能够再续,所以要求我们自己出外另找工作,公司只留下几个人扫尾,半年后正式解散。

 

那些年,正逢计算机工作市场的黄金时期,大华府地区得天独厚。各个政府部门都面临着电脑硬件软件和操作系统的更新换代,所以到处都在招人。大型招聘会的广告各种大报小报上处处可见,即使没有学位,参加了几个月的培训班,便能找到工作。有人戏称,你只要会拼出 Oracle 这个字,就有公司招你。那年头,大家不断跳槽,跳一次,薪水便调高一次,若1年未换工作就会有人问你,怎么不跳呀?

 

这样的大环境,找工作特别容易。我不爱开车,所以找了一家离家只有1.8 哩的中型的咨询公司(CSC)。这是一家正规的计算机咨询公司,做的都是政府的合同。

 

面谈由一位资深DBA 主持,只问了几个简单问题就算通过了,让我回家去等通知。DBA 面谈的第二位录取者J后来告诉我们她的面谈经过,把我笑死了:

 

"你会用Oracle Report  吗?"DBA  问。

"不会。"J回答得非常干脆。

"你写过Oracle package 吗?"DBA 又问。

"什么package 我不懂。"J实话实说,J只知道邮局可以寄包裹,不知道电脑程序中还可以藏个包裹。

"那你会做什么呢?"DBA再向。

"我会做Spreadsheet.” J答。

"我们要招的是数据库的程序员,你什么都不会,来了能做什么呢?"DBA有点伤脑筋。

"我可以学。"J自信满满地告诉他。

 

J很聪明,被录用后,学习也确实刻苦,ORACLE Report 这个工具很快就能上手运用,她人也好,大家相处愉快。

 

我在之前工作的那家公司写过Oracle 的程序,老板交给我的任务是要优化一个Oracle Package,提高运行速度。原来的程序员巳离开公司,留下的这个程序已交给用户使用。程序的运行时间需要30个小时,用户一上班按下"运行"按钮,要到第二天下午才能打印出报告。客户有诸多抱怨,于是政府拨出经费,要我们作出改进。

 

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称作performance tuning。这方面我毫无经验,但对马上可以见效的尝试兴趣浓厚。这一领域相对较新,当时非常热门。图书馆里有关的书不多,可参考的内容更少,但书店里的Oracle  Database 的架子上,有一整排的新书与此有关。

 

在那些日子里,一下班便去书店看书,把可以尝试的方法记下,第二天上班,马上就试。有些方法对提速虽有改善,但增幅有限,但每天都有一些进展还是令人兴奋。改变搜寻时的列表(Table)顺序,或新建几个搜寻时用的临时列表,都会有用。几周下来,程序的运行速度由原来的30小时逐渐加快到了17小时。

 

这个速度显然还是不能接受,于是继续努力,再接再励,书店里相关的书都查过了,再上网继续查找,最后关键的一步是在主要的列表上加上了动态指向系数(dynamic index),一下子,运行速度提高到30分钟。

 

30小时变成30分钟,化了我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那期间很多晚上,睡觉都会在动脑筋,灵感上来,半夜都会起来赶紧记下想法,第二天一早不到上班时间,就迫不及待地去办公室测试。功夫不负有心人,当然这里的功夫后面有着很多的付出。实际上,当时没有人给我限期,但那时的自已就是有这股劲。

 

把新的程序交给用户后受到了极其热烈的欢迎,我自己还想做得更好,运行一个报告要30分钟毕竟不能算理想,但客户巳经非常满意,老板也开始为我安排新的任务。

 

在客户的热情推荐下,公司领导在一年一度的表彰大会上给我颁发了奖状,有没有奖金现在已记不得了。小老板找我谈话,问我想不想当DBA,那是一种升迁,也是一种挑战,我说好。第二个月开始,年薪上涨1.5万元。

  

下面一个课题是要负责一个系统的维护,使用这个系统的客户若运行中出错或者出现不正常的情况,便会提交一份修补单(ticket),要求我们系统维修人员对程序修理来解决,就象家里的水笼头坏了,要找大楼的维修工来修理一样的道理。

 

我们维修小组共有4名技术人员,每天都会接到好几份维修单。早上一上班,小老板召集大家开会要求每人汇报进度,然后她再布置新的任务。负责这一摊的小老板Z是个黑人,极其聪明且心思细密,什么细节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我在做漏洞修补时比较仔细,对A作了修改后除了确认问题由此解决之外,还会检查A的左邻右舍BC是否会因此受牵连,若是的话,对他们也作相应的改动,直至整个系统运行正常。

 

我的一位同事R年轻聪明脑子又快,交给他的活很快完成,但同样快的是,新的修理单又来了,原因是他修好了E,却影响到了F,系统运行时又出新的问题了。

 

几个回合下来,Z在开会布置任务时不再限定完成的时间,给我的任务,完成的时间由我说了算,从不和我讨价还价。对小R,她会问他需要几天,如果R回答说需要半天,Z会给他2天时间,要求他修改完成后,作全面的测试,防止补了东墙坏了西墙的情况再出现。我碰到过的小老板中,Z是最精通微观管理的一个。

 

Z的火眼金睛有时会让人害怕。我们组有个测试员(testerM,她的任务是测试我们修补的漏洞是否合格。对于有技术背景的人说,这份工作算是轻松的。但M没有电脑工作的基础,岁数也大了,反应比较慢,不知道如何设计测试的步骤。看她很着急的样子,我会去帮她。她们的办公室在我们下面一层楼,凡要检测我完成的修理单,她就会给我打个电话,我就下去到她电脑旁,一步一步告诉她如何检测,直到她完成为止。

 

有一次,我接完电话下去,小老板Z跟在后面,我和M一起在做检测时,Z在办公室的走道上来回走了二次,经过办公室门口,还特意往我们这里多看了几眼。过了二周,M被公司裁员。从Z的角度来看或许不能胜任工作就应该下岗,但我还是觉得人总得有点同情心,至少给人家一点提高和改进的时间。

 

那一年妈妈赴美来我处小住,因为公司离家近,增加了很多我们母女相处的时间。每天中午我会利用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回家与妈妈一起共进午餐。我开车几分钟就可到家,妈妈做好午饭就到阳台上张望,一看到我回家马上开饭,吃完饭我们还可以闲聊一会我再回办公室,正好能赶上午休后的上班时间。晚上下班后我会陪着妈妈说说话,学学佛经。那段日子过得轻松而自在。

 

为了可以有足够的时间陪伴母亲,妈妈在的时候,没有跳槽。一年后妈妈回囯了,我又蠢蠢欲动起来。

 

 

 

此岸_彼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鼠mom' 的评论 : 全文完,谢谢您的关注和点赞,分享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此岸_彼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谢谢关注和喜欢,能与笔友们分享自己的生活点滴,是很开心的事情。
小鼠mom 发表评论于
偶然看到这个系列,好倾佩!期待下章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如实记录一个时代的侧面喜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