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沧海难为水,真的假的?

打印 (被阅读 次)

 

 

        唐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东都洛阳的一间官邸内,一位面色哀戚的中年男子沉吟片刻,为去世不久的妻子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领略过大海的浩瀚,便觉得别处的水乏善可陈;欣赏过巫山的奇云,会认为其它的云相形见绌。纵然在一群美女中穿行,我也懒得回头去看,一半是为了修心养性,另一半是为了逝去的你。短短四句,深情款款,真切感人。

 

        当然,这位中年人就是与白居易并称元白的元稹,这首诗就是传说中最深情的悼亡诗——《离思五首·其四》。

 

        周末闲来无事,我在家里效仿阳明先生格物致知。我今天要格的这根竹子,就是元稹。我会根据历史留下的蛛丝马迹,来看一看他是否真的那么深情、长情和专情。

 

        元稹生于公元779年,是正宗的皇室血脉,北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是元稹的十三世祖。北魏虽然早已亡国,但元稹的高祖、曾祖、祖父、父亲都在李唐朝廷任职,可谓是书香门第、官宦世家。不幸的是,元稹小朋友八岁时,他的父亲去世了,他只能与母亲依附舅族。好在他天资聪慧,小小年纪便展现了学霸的气质,14岁即通过明经科考,被授予校书郎。公元799年,20岁的元稹在河间府上任,光荣地成为大唐帝国的一名公务员。

 

        有了稳定的工作,接下来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很快,元稹结识了他的第一个恋人——崔双文。元稹在亲戚家偶然遇到这位才貌双全的表妹,两人一见倾心,互生情愫,很快陷入了你侬我侬的热恋。然而过了不久,元稹进京赶考时被太子少保京兆尹韦夏卿看中,欲招为东床快婿。我认真查了一下,韦夏卿的官职相当于太子的老师兼任唐朝京师的最高行政长官,类似如今的北京市长。于是,在元稹的人生大戏里,韦丛带资进组,原定的女主角崔双文黯然出局。

 

        事实上,在元稹的诸多红颜知己中,崔双文的名气最大。如果你没听过这个名字也没关系,你一定知道大名鼎鼎的《西厢记》和其中的女主角崔莺莺对不对?没错,此崔即彼崔。《西厢记》取材于元稹所著的《会真记》,元稹对崔双文始乱终弃的一段过程被描述得清清楚楚。

 

        公元802年,二十岁的韦丛嫁给了二十三岁的元稹。两人生活了七年后,韦丛病逝。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有段话说得很是刻薄,但也不无道理:文人最喜欢有人死,可以有题目作哀悼的文章。死掉太太这题目尤其好,旁人尽管有文才,这太太只是你的,这是注册专利的题目。

 

        元稹没有浪费这个上佳的题目,一鼓作气写了八首悼亡诗,其中最负盛名者即为《离思五首·其四》。当然,大好光阴岂能都用来写悼亡诗,尽快寻找第二春,哦不,第三春才是王道。很快元稹便与女诗人薛涛展开了一场恋情,深陷情网的薛涛还专门为他独创了色彩艳丽、小巧精致的薛涛笺。但元稹在调任时无意带走比自己年长十一岁的薛涛,二人远隔万水千山,终生再无缘相见。薛涛思念元稹,为其写下饱含惆怅的诗句: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多年后,元稹想起薛涛(当然也可能只是诗兴大发),赋诗一首《寄赠薛涛》,其最末两句为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既然远隔烟水,薛涛自也放弃幻想。她心灰意冷地穿上道服,把寂寞融进余生哀凉的画卷。

 

        元稹在三十三岁时,纳朋友的表妹安仙嫔为妾。四年后安氏病故,元稹为其作《葬安氏志》。其中写道复土之骨,归天之魂,亦既墓矣,又何为文,一片哀思跃然纸上。

 

        次年,元稹续娶刺史裴郧之女裴淑,这位夫人陪伴元稹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裴淑字柔之,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元稹与她夫唱妇随、感情甚笃。我在《元稹诗集》中查到《黄草峡听柔之琴二首》、《听妻弹别鹤操》、《赠柔之》几首,诗中盛赞这位夫人温雅娴静且多才多艺。

 

        公元823年,四十四岁的元稹就任越州,在那里他结识了既能写又善唱的女歌手刘采春,于是挥毫题诗《赠刘采春》,其中写道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娟多。刘采春也爱上了这位才藻富赡的越州刺史,于是抛下丈夫,随侍在侧。六年后,元稹被任命为尚书左丞相,需要离开越州,返回长安。按照老规矩,元大人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伊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元稹才华横溢,豪迈洒脱,仕途之路却不平坦。虽然曾高居丞相,但也多次被告发被贬谪。比较起来,他在情场上的战果似乎更加傲人。唐代四大才女为李冶、薛涛、鱼玄机和刘采春,元稹一人独得其中之二,而崔双文、韦丛、裴淑诸人也或有才或有貌或出身名门。纵观元稹的感情生活,空窗期极短,重合期很长,颇为潇洒恣意。对于已死已分的旧爱,元稹的态度大致是你与春风皆过客,我携秋水揽星河

              

        屈指数来,元稹先后娶了三名妻妾,另有红颜知己三人,至少已经凑了个六六大顺。根据事实不难看出,上面那首《离思五首·其四》太假了!对于韦丛,元稹并没有展示出什么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她不过是元稹爱过的女人之一,而且无论按照时间长短还是情意深浅,她都未必能站在C位。

 

        如果元稹足够诚实的话,此诗本来应该写成这个样子的:

        曾经沧海犹为水,

        除却巫山亦是云。

        取次花丛频回顾,

        也忘修道也忘君。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谢谢小c。中秋快乐!阖家平安!
cxyz 发表评论于
阁阁中秋快乐,健康平安。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祝热情洋溢、勤奋高产的菲儿阖家中秋快乐!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谢谢自由人!中秋快乐!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祝有才的阁阁阖家中秋快乐,幸福安康!:)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是的,
看了很多好文,必须感谢一下,中秋快乐!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中秋快乐!

咱俩同乐,必须滴!^_^
一步一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你的各种观点倒不少。
中秋快乐!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我的观点是这样的:有些人写作时言为心声,也有的人写作时言不由衷,而且后者也一样能做到安心舒服,这取决于不同的个性。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名岂文章著?
长见识了。蓬莱阁这里的东西我会慢慢多读读。
---
我说“为人”的时候,其实关心的不是伦理判断,道德绑架。
而是想从心理健康上看。
把“身心一体的人”这个东西当成一个自己的作品,这个作品与自心的关系是须臾不离,比诗文与人的关系更紧密。
这个作品怎么样塑造,才能让自己生活得安心舒服。最近才意识到这是个需要观察的问题。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名岂文章著?好人未必能写出好文,好文也未必皆出自好人。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这篇让人想琢磨为人与为文的事。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labama' 的评论 : A先生好!谢谢鼓励!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谢谢鼓励!你的改法当然也可以。

我改这首诗的两个原则是:1、反映这篇博文的立意;2、改动的字数尽量少。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啊!您的文采不错!改得好! 学习了!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写得妙文!
我觉得第一句话也可以改成,历经沧海方知水。
人生过出乐趣了。。。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uckystarweiwei' 的评论 :

对第一句的答复:是的。
对第二句的答复:谢谢!
luckystarweiwei 发表评论于
这是你自己写的?写得太好!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好!《会真记》中,张生去探望婚后的崔莺莺,崔避而不见,只赠诗一首,其中云“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元稹这一生倒是真做到了,眼前的那个人总还是蒙他怜爱的。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阁阁妙文,就是我说的:写什么都好看!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我怎么这么同意你的看法呢?不过相较文人墨客的一惯泛情,这个元某人不算太渣了。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小c所言极是。虽然心多了些,但每一颗都是真诚的。^_^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好!我的功底不算深厚,都是边查边写的。我有很多地方要向你学习。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y_加拿大'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听见风吹过' 的评论 : 谢谢留评!请参考楼下“我胖我的”网友与我的对话。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哈哈,谢谢王妃妙评!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忒绿' 的评论 : 谢谢!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鼓励!西西竟然还去过运城普救寺,真是旅游达人!
cxyz 发表评论于
呵呵 写得真有趣,赞。
不过我发现文人有个特点, 得一人白首不分离在他们那里行不通, 但这也并不是说他们就没有真心, 也可能每一段都是真的, 只是历时短暂,换句话说是真心太多了 :)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阁阁古文、历史功底深厚,学习了! 谢谢阁阁分享!
May_加拿大 发表评论于
作者太有才华了。
我听见风吹过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没必要混淆诗人个人情感与其作品表达的情感。感动读者的是作品而非作者。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幽默的文人野趣,妙文儿!好似唐伯虎点秋香.
总结下来:世袭高干子弟,官三代,学霸,才子,情圣,渣男:-)
忒绿 发表评论于
xiaxi 发表评论于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感动过多少人,居然也包括我。
只知《西厢记》和崔莺莺,却不知《会真记》。去年曾去了《西厢记》故事发生地——运城普救寺,重温西厢记。
阁阁厉害,还了元稹真面目。而且还巧妙地冠用现代新词汇组文,犀利又幽默。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湖上散人' 的评论 : 哦,太浪漫了!然后呢?
湖上散人 发表评论于
青春年少时突然收到一个小纸条, 上面写的就是这两句,一下子就懵了。。。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唐山故乡' 的评论 : 谢谢唐山网友美言!我相信元稹的每一首诗、每一篇文章都是真诚的,至少在他落笔的那一刻是这样。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欢迎冬日!

哈哈,蓬莱做不到啊!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麦子鼓励!元稹老兄要恨死我了。^_^
唐山故乡 发表评论于
太有才,文章写得好,二首诗也写得好,学习了。赞赞赞赞赞。如果元稹像阁阁那样写的话,虽然实称,但不像流传千古的样子。况且元稹写第一首诗时还不知后面的事情。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扒得好!妙语连珠,建议写一个中国历史上情圣的系列,哈哈!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史料详细,文采斐然"+1, 阁阁探究精神也了得,从一首诗挖出了真实的元稹。阁阁的诗改得好,改得妙!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看了你的博文,发现这元稹还真是个好猎手。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握手!同乐同乐!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欢迎松松!谢谢你热情的鼓励!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下闲人' 的评论 : 闲人好!新周愉快!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鱼鱼好!新周愉快!
晓青 发表评论于
不了解历史,学习了!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看到后面就笑了,改得妙!哈哈~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阁阁好文,描写细腻,史料详细,有理有据,文采斐然:)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负责任地说一声:你已经不幼稚了,但你依然年轻!
一步一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年轻时幼稚过一阵子,人总不能一辈子幼稚下去,对吧。
林下闲人 发表评论于
这篇好,一瓢冷水浇到痴情女子脑门上!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淡淡的日子' 的评论 : 哈哈,庆幸我们生在这个时代。古代的女人清醒也好,糊涂也罢,都难活得舒坦。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你,你,你这不是比我粉陈家洛更幼稚?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你坏!伦家写文就是娱乐一哈自己和别人,自得其乐一哈,及时行乐一哈。这又不是做论文,你咋这么认真?^_^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哈哈,涮涮元稹,寻个开心。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哈哈,偶尔毒舌一把。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元稹想必会既羞且恼地质问:“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淡淡的日子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曾经的沧海都是假的,你分析得透彻。看别人明白,人自己有时活得糊涂,尤其是女人。
一步一景 发表评论于
曾经沧海是俺曾经最喜欢的诗句,没有之一,
后来不当一回事了,读了你的佳作更明白了。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一句广为流传的话,背后一定有个故事。谢谢阁阁分享!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你坏!伦家写诗就是感动一哈自己和别人,揽镜自照一哈,顾影自怜一哈。这又不是签合同,你咋这么认真?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又多了一个说历史的才女。~~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阁阁好文也够狠。 哈哈。 这篇收藏了。 有诗有典故,有美人才女公务员。 有趣!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挤挤,艾玛,这地下的元稹被阁阁这么一通剖析,恐怕要永远睡不安稳了吧,哈哈哈:)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西西好!沙发、板凳都是你的,请喝茶!
xiaxi 发表评论于
难得沙发,问好阁阁,晚些时候来细读。
xiaxi 发表评论于
沙发!我的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