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恩师曾庆卓

记下心的历程 纪录当下
打印 (被阅读 次)

  现代人的一生,在其成长过程中,总离不开老师的教育和培养。对人生产生至关重要作用的老师,则被称之为恩师,应该是一辈子难以忘怀的。数学老师曾庆卓就是我遇上的这样一位恩师。

  曾庆卓老师,是我在大圆五七中学上初一第二学期时的数学老师。当时这所五七中学,由于各种原因,也只有我们这唯一的一个班,三十几号人,语文、数学两位老师,可以说是史上最小的中学了。曾老师五十开外,个子不高,背微驼,身边有一比我略大的女儿。他基础知识扎实,毕业于抗战时期迁到本县的省立五中。听说武功很好,但我没有见识过,不过从他在体育课上教我们做俯卧撑的架势,就应该是名不虚传。还听说他曾是国民党的三青团员,我想也许正因为这个身份,使他在“文革”中没少挨过批斗,他那微驼的背也许就是历史见证。我从未听他提起过他个人的历史,更不便直接去问他。总之,他的个人情况,于我始终是一个谜。

  那个学期的数学是学代数部分的分式。让我们背了很多和差化积和积化和差的公式,教因式分解,用的是“十字交叉法”。他教的数学,令我入迷。曾老师也发现了我对数学的兴趣,找了一些发黄的数学书(估计是他上中学时的资料,上面的字体还是繁体字)给我开小灶,让我去做上面的习题。于是,在做了大量这样的习题后,我被选拔去参加全公社初一年级的数学竞赛,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再后来参加公社的数学选拔赛,去县里比赛,我的成绩依然是第二名,而原来的第一名和第三名互换了位子,我则是千年老二。他们都是一等奖,奖品是一支钢笔,我的奖品是一本《狼牙山五壮士》和一本介绍速算法的书(其实,我很想要一支笔)。在后来的全县数学竞赛中,我们这支由三人临时组成的队伍获得了集体第三名的成绩,也算不辱使命。在我去县里参加数学竞赛时,曾老师还塞给我了几毛钱(在当时他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四十来元),这既表示了他个人对我的奖励,更表明了他对这次竞赛的重视,我的心里感到很热乎。我喜欢上数学,甚至喜欢读书,完全与曾老师的引导分不开。

  曾老师除了教我们数学外,还特别对我们进行励志教育。他把叶剑英的“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诗,用毛笔书写好,张贴在教室里。还时常教育我们“不要浪费光阴,时间流逝了不会再来,你们这一班的同学,以后也很难聚在一起。等你们四十、五十岁,再想一想我今天讲的话,是不是有道理”。这些话虽然别的老师也说过,但从曾老师口中说出,其真理的含量就重了很多,我们也认真听进去了。今天,我们到了五十岁的年龄,再来回味他讲的话,心里仍然感到很温暖。

  最后一次同曾老师打交道是这个学期的暑假,他从联校捎信让我把全班同学的《成绩通知书》收齐交给他。后来才知道,我们被收编了,他将我们班的名单交给公社中学,由公社中学重新分配班级。我们这个五七中学彻底结束了,我们被作为这个只存在了三年的中学最后一届学生而载入史册。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曾老师,直到他1995年离世。我也未曾亲自将我考上大学的消息告诉他老人家。也许他在从别人那里知道了我考上大学的消息后,还为我没有学理科,没有选择数学专业而遗憾呢。

  这就是曾老师,既教给我们知识,更教会我们做人的道理,却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甘为人梯。他激发了我的学习兴趣,使我有了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的冲动,却从不介意我未曾当面致谢。他犹如蜡烛,尽情地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尽管我不是他的高足,但他却是我名副其实的恩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