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老师,和烂不兮兮的小学校

感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打印 (被阅读 次)
学校
我心中
流淌不尽的歌
 

学龄之前,我最想的就是上学了。

父亲工作的单位,专门开设有一所子弟小学校。而我们家就住在机关职工宿舍内,和子弟小学,切切实实就是可以用这个词形容,近在咫尺。
 
从我家里二楼窗户朝外看去,不仅能见到学校崭新的红色大楼,宽阔的大操场,还能清楚看见与我们家窗户正好相对的二楼教室,恰好是一年级——老师在黑板前讲课,学生在课桌前朗朗读书。
 
我姐姐就是在这里小学毕业的。
 
学校的资源很好,学生的活动丰富极了。我常常在楼下看他们,做操,翻杠架,乘坐崭新的“松花江”牌大轿车出去搞活动。。。
 
好羡慕啊,去那里读书也成了我心中最美好的幻想。
 
后来,我妈妈却是让我去了单位外面,离家较远的一所平民小学。个中原因,就是现实使其然。
 
我每天去上学要赶好几站公共汽车。刚开始,我妈给我买了月票,自己乘车去。后来我改成自己走路。不是不想坐车,是因为那时早上赶车人太多。一辆车来了,大家蜂拥扑上去。现在的人看见,一定吓晕。其实我真正害怕的却是等车。有时等啊等啊,车都不来。等几个小时,两三辆车一起来,是常有的事。上课迟到!这样,还不如走路,四十分钟就走到了。
 
学校的门面,现在看上去,破破烂烂的。那一年我去的时候,记得有一长堵矮墙。校门不大,颜色是深红色,上面镶着一排青砖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里面就是街坊民居。走到里面,先是一大方青石天井空地,周围是旧式的木房,那是老师教研室。经过这个类似川西大四合院后,就是学校的操场,后方紧连着一个不大的石舞台。围绕着操场,像是一个更大的四合院。一排排的木房就是旧式的教室。每间教室两侧全是木头格子的窗户,很明亮,但好多窗上玻璃都打烂了,并没有装新的。
 
这个老式的学校和我在家天天面对的子弟校,一新一旧,形式上是天差地别的。在这里所有的时光中,从来没有乘坐过专有的大轿车。全部的活动,我们都是走路。然而,在这里度过的小学岁月却是那么美好,一生都在回味,并充满了感谢。
 
从这里开始的启蒙时,也是寒流正过时。
 
那天,老师带着我走进了比较寒碜的教室,里面学生密密麻麻的。后来知道全班有五十八人。我有些紧张地看着这些娃娃,他们都露出好奇,充满友善的微笑望着我,几个人还悄悄私语着。一个姓韩的小朋友拉着我去了座位。老师姓李,她走到了讲台上,同学们突然都给我鼓掌了。
 
那次,虽然料峭的寒风还在从破窗里吹进,一颗童心,却是在这些穿着很有些褴褛的孩子们中间感受到如春的温暖。在那个学校的年代,也许我还欺负过别人,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欺负过我。
 

466a83657431pbrD8wMg

我的班主任语文老师
 
李老师是班主任,教我们语文,也是最爱护我的一个老师。她对待学生,其实是严厉有加,又维护有加,慈爱有加。同学犯了错,她会大骂一顿,随之就风吹云散,不会对人留下成见。有一次,她对我最重的责骂是“你霉了”,差点挨一巴掌。在我们班上,有几个同学的家里有问题,都受到老师的特别关怀。但是,无论谁违反原则,她都不会姑息。有一个女生,她父母是唱川剧的头角。有一次,她大概是将饼子扔了半个,老师看见了,对她顿时雷霆怒火。老师当时指着另一个男生说,"你问他,他们一家人一周的生活费多少"。男同学说 "两角"。老师说,"你听听,你再浪费食物就不要来学校上课"。
 
李老师教课的方法也很新颖,最爱让同学们讨论,集思广益,互相帮助。在她的班上,爱思考,发言的学生,很受青睐。我来到这个班上的时候,就像一个受惊的丑小鸭突然蹦进了美丽平和的港湾。老师逐渐给了我许多特别的任务,从收作业,带领早自习,到讲故事,组织班上的文艺活动等等。
 
另外一个我记忆特别深刻的老师也姓李,她教我们的音乐课。这个李老师是从师范专业毕业,她是单身,家就在教室旁边的一间很小的房间里。那一排有几间寝室的木房,就是三五个老师的宿舍。常常看见李老师在门口的小炉子上熬中药。
 
音乐老师大概比我妈妈年轻一两岁。那时她看上去仍然很有风姿,说话时眉眼中露出天然的微笑,沉默时泛出一丝暗成的清高。
 

466a83657576YKzbdrQ8 (1)

音乐文艺李老师
 
李老师(还有招老师)是我们学校文艺节目的负责人。那一年的“六一儿童节”,她给每个班分派演出节目的同时,又从各班挑出学生,统一排练几个比较大的节目。最后一个压场舞蹈是“手鼓舞”。我们一组四女,三男,装扮成维吾尔族孩子,身着艳丽飘逸的新疆舞裙,手持靓丽的小摇鼓,浓妆淡抹,款款出场。老师让我在第一排领舞,在欢乐的乐曲中,我们从台上舞到了台下的小伙伴们同学们中间。
 
那一刻,整个学校都沸腾了;那一刻,一个小人儿心中的自信,也在漫漫的人生中点燃了。
 
亲爱的老师,请安享宁静和平的晚年。远方的学生祝你们
 
老师节快乐!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祝铁树同志中秋快乐 o((⊙﹏⊙))o.
有缘有你 发表评论于
来看看铁树,问候中秋快乐!!!
yy56 发表评论于
中秋快乐!我的朋友。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同祝佳节快乐!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祝铁树阖家中秋节快乐团圆!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破庙里是藏王妃卧虎皇哈。也祝中秋节快乐!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说的那些歪风,我也有所耳闻,大约就是八,九十年代兴起的。我不赞成那种贵族式的教育,害处很多。我们小时候经过不少艰苦,但是一生受益极大。
祝一讲中秋节快乐!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烂吧稀稀,哈哈!我的小学是一家破庙,更烂:)中秋快乐!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国铁树' 的评论 : 我自己的感觉,工农兵的孩子,更加的亲切。
===========

我完全同意铁树的观点,工农兵的孩子的确比较容易相处,而资本家尤其是大知识分子孩子就相处困难些。象我们这些10来岁的小孩子就已经知道班上哪些人是有背景的,还有的小孩子早上坐着他们父母或者爷爷的小轿车来学校,真是威风凛凛,那场景现在都记忆犹新,当时是又羡慕又嫉妒。

后来读初中时,就在康平路上,走3分钟就是“康办”即上海市委办公地。班级和年级里都是些考不进重点的干部子弟,当时上海市长,市委副书记的儿子,孙子都在那里,所以学校教学师资力量是很强的,因此号称是“不是重点的重点”。 同样是干部子弟,却良莠严重不齐,其中就有个姓陶的女同学,爷爷是老红军,她就很有正义感,敢于和当时班级的歪风邪气做正面斗争,但经常被冷嘲热讽包括老师在内,明哲保身的我只能在心里暗暗的佩服她,想来这些都是80年代中期的事情了。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还有几句话,刚才没有写完。
初中的时候,我的同学主要来自住家附近的大学,机关干部子弟。我感觉人与人之间感情变得疏远了,随着对课堂学业的重视,同学间不少勾心斗角。老师也变得不那么单纯。
高中开始的时候,我思念那些昔日小学的同学,他们大多去了成都剧场旁边的那所中学。我又回到了他们中间。
虽然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但是我自己的感觉,工农兵的孩子,更加的亲切。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我开始读书的那个年代,社会是很乱的,人们对学习也不重视。好在很快就开始调整,逐步得到治理。在一段时间中,学校秩序逐步恢复。
我是不敢在我们大院的子弟校就读,
幸好我去到了街上的平民学校,那里是完全不同的天地。同学之间友善极了,中午,我不能回家,有些同学,他们都住在附近,常常从家里端碗饭到学校陪着我。有时,我从学校的食堂打了饭,到同学家去。还有个男同学,经常跟在我后面,送我很长一大短路。老师对我那么好,同学之间就没有一个人说过闲话。
后来中学,我回到了知识分子孩子集聚的学校,那里的同学之间很淡漠。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是的,两位老师人好,都还健在。还有好几位老师,另找个机会写。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是的,如果没有这些好老师,童年会更艰难一点。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南国的老师们都很慈祥的样子。好温馨的回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1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我们那个时代,老师管教学生比现在容易多了。

不幸在小学就遇到过2个教语文的班主任,都是小人。一个对班里哪些人是干部子弟,哪些人是一般家庭出身,搞得一清二楚,做学生干部尤其是小队长的不是看成绩而是看家庭,到了3年级,换了个从外校来的做班主任,更是变本加厉,随意找个理由把学生的红领巾给拿掉,我们班里先后至少有1/3的被当堂拿掉红领巾,以示惩罚。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不敢想象。

昨天是教师节,想起了过去一些事,就是90年代初期,媒体曾经多次报道,当时上海徐汇区岳阳路有个“教育会堂”每逢教师节就搞促销活动,卖给教师的东西都是些“假冒伪劣”货,可想而知,当时教师的社会地位如何。
yy56 发表评论于
童年有爱心满满的老师陪伴,好快乐。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你们那个老师肯定没有经过专业培养,这种人根本不配做老师!
我的学校,虽然门面不大光鲜(本来我有张图片的,但后来又撤下来了),但有很多优秀的教师。语文,算术,自然课,音乐老师过去常常在成都做观摩教学。虽然当时的风潮并不太以学习为重点,但老师仍然非常的负责。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小树!读书的路上,特别是在我们那个时期,老师能够关心,爱护,真是弥足珍贵。也是幸运。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谢谢闲闲!你说得对,老师就是可以成为好朋友。我上大学的时候,几个年轻老师都是77,78级分来的,跟我们不少同学都成了好友。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啊,教师节了,你遇到过好老师,幸运呀,写得很真挚。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值得回忆的日子。我的小学班主任5年都是同一人,看得我们都烦了,一见她就躲。我们的小学老师不把我们当懂事的人,把我们当木偶,或欺负。有的男同学吐了另一个男同学,老师让吐的同学去舔他吐的地方,真噁心。老师怎么想的啊?
闲闲客 发表评论于
铁树写得好!我也有很多好老师,有几个还成了我的朋友:)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学生和老师,同学和同学间的交往,很纯真。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是啊,那时候,家里没有大人管,有时候还在老师家吃饭,想起来,真是感动。
晓青 发表评论于
那时候老师和蔼可亲,学生都听老师的话。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那时候的学校,老师和学生亲如家庭,回忆起来很温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