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缸里的孙凤 (67)

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
打印 (被阅读 次)

孙凤第一次见到李唐的时候,他正坐在一堆书后边,只露出一个头,丹凤眼,瓜子脸,秀挺的鼻子,孙凤还以为是个漂亮女生。等李唐一站起来,孙凤唬了一跳,心说这么粗壮个大妞。

李唐话少,从不跟孙凤交谈。邱老师给两人上课的时候,孙凤和李唐也是东边一个西边一个,坐得很远。第一个周六的中午,补习了一上午物理的孙凤和李唐,谁也不理谁,一前一后从高三楼的物理实验室往食堂走。

到了食堂门口,孙凤惊讶地看见何伟何琪父女两人正等在那里。

原来,何伟知道孙凤将要连着三个周末不去自己家,就跟何琪说孙凤参加这么高强度的考试,更需要吃有营养的东西,便决定周末做好营养餐给孙凤送来,以行动支持孙凤。

孙凤很感激,差点扑进何伟怀里叫爸爸。父女两个不想耽误孙凤宝贵的时间,说了两句就告辞走了。

不用排队,孙凤利索地吃完饭,就回到教室趴在桌上小憩,等着下午的课。

李唐吃完午饭进来的时候,正看见孙凤窝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侧脸趴在一本打开的书上睡觉。她红红的嘴唇微微张着,被挤成一个椭圆形。粉白细腻的脸闪着瓷光。初秋的阳光斜入,打在她顺滑的长发上,二者流光交映,有些炫目。窗户半开着,窗外一脉青枝横过,枝上两只金翅雀啾鸣对唱。柔风吹进来,撩拨着孙凤垂在脸上的一绺发丝。发丝翩跹起舞,轻灵应和,清姿婉转,撩人心扉。

这样的一幕,让一个男孩子的心猝不及防地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心。李唐坐在隔开两个桌子远的位置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样的孙凤,被那一缕与清风共舞的发丝拨动着心弦。

忽然,李唐注意到一丝口水在孙凤的嘴角慢慢冒了个头,他的心跟着紧了起来。

他担心那口水流下来会湿了书,晕了字,他很想走过去擦掉。

于是他站了起来,走到孙凤面前。抬起一根手指,伸出去,却停在空中,想了想,又把手指弯曲,凑到孙凤嘴边。不知道为什么,李唐的心突然抖得厉害,手也跟着晃得厉害,额头上冒出一层细汗,于是,他收回了手指。

李唐决定放弃,转身坐在隔着过道的一个座位上。怔了片刻后,却无法抑制自己不去看孙凤,再抬头时,就看到那滴口水亮晶晶的似乎又大了一点儿,便忍不住昏头昏脑地再次站了起来,走过去,重新弯了手指,伸到孙凤嘴边。虽然手还是有些抖,却比刚才好多了。但别的东西吸引了他:好嫩的皮肤啊,象剥了皮的熟鸡蛋!又嫩又滑。又像刚出锅的嫩豆腐,还冒着香气。

到底会是什么感觉呢?李唐头晕目眩,情不自禁地把手指贴在了孙凤脸上。

孙凤闭着眼睛,砸了咂嘴,又无意识地抬手在脸上扫了一把。

吓得李唐瞬间清醒,血倏地涌了上来,心也几乎跳了出去。在两只手相碰前的刹那间闪电般抽回自己的手,随即急忙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失魂落魄,如在梦中。

惊涛骇浪还没有退去,门开了,邱老师走了进来。李唐忙低下头看书,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可他知道,自己的脸滚烫,一定红的很可怕。

船过水无痕,但孙凤这艘小船,在这天的中午,于李唐沉寂十七年的心底激起了滔天巨浪。

他整整酝酿了两天,终于在周三晚上补习课中间休息的时候,主动跟孙凤搭讪,“你好,我叫李唐,你叫孙凤吧?”

孙凤惊得在心里狂笑起来,废话,老师天天李唐孙凤、孙凤李唐地叫,结果你现在才知道我的名字?就这智商,还参加物理竞赛?

但孙凤脸上却神色自若,自认为很得体地伸出手,故意逗他,“你说对了,我叫孙凤,原来你就是李唐?很高兴认识你。”

李唐的脸红到耳朵根儿,越发的象个女生。

孙凤心里的小魔鬼忍不住跳了出来。小魔鬼很想挑起李唐的下巴,说一句:“好靓好壮个大妞。”

但小魔鬼还没动手,李唐又说话了,“你也住后面宿舍吗?”

全是废话,一句有用的没有,全校孩子都住宿舍好伐,我不住宿舍我挂树上去?但作为一中的孩子,咱不能没礼貌是吧,于是孙凤说:“是,我住在宿舍,请问你住哪里?”

李唐的脸象刚从染缸里捞出来的红布,甚至还滴答着红汁儿呢,“我也住宿舍。”

谈话到此结束,因为实在进行不下去了。

在前一天晚自习两人交流的铺垫下,周四晚自习的课间,李唐又来跟孙凤说话,“孙凤,一会上完课我们可以一起回宿舍吗?”

孙凤暗想: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走,跟你一起走还不得闷死我?“这天高气爽的,我喜欢一个人慢慢走,慢慢走,慢慢走。”孙凤心里的小魔鬼想恶作剧,于是越说声音越轻,眼睛还半闭半睁,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孙凤暗自祈祷:千万别告诉我你自己走会害怕,千万别!

李唐小声说道:“孙凤,我从小就怕黑。”顿了顿,又解释了一句,“我小时候受过惊吓。”

孙凤唰地瞪大眼睛,探照灯似的锃亮,“你害怕?你想让我保护你?”

李唐的脸又变成了红布,轻轻点点头,“嗯!”

一出楼门,孙凤就意识到怕黑只是个借口。因为正值晚自习结束,操场上熙熙攘攘,人流从各个教学楼涌出,流向宿舍楼。

李唐也同时意识到了这点。

看破局的和露了馅的,一起局促不安起来。

沉默,只有沉默,也只能沉默。内心波云诡谲,外表娇傻痴憨。

这夜的风有些温柔,树上的叶子簌簌地轻语。这夜的月亮大而朦胧,如雾,如雨,如纱。这夜的白桦树泛着蓝莹莹的光,树干上的黑斑仿如无数双眼睛,默默地关注着满园的青春。

这夜的校园有些不同。

孙凤与李唐,沿着青砖甬道,象两个吵嘴之后谁也不理谁的小情侣,从高三楼物理实验室悄悄地往宿舍走。

高三楼在宿舍楼的东边,而宿舍楼大门在大楼西边。因此从高三楼回到宿舍楼,需要检阅一楼的每个房间。一楼住的都是男生,室内杂乱不堪,且几乎不挂窗帘,所以检阅起来既费眼睛又费神,自己给自己找尴尬。

“你就是个蠢货!弱智!白痴!”一声尖利的女声划破夜空,毫无征兆地闯进孙凤的耳朵。

啪啪啪!

有过经验的孙凤立刻辨认出那是巴掌扇在脸上的声音。她停住脚步,望向最东北角上的窗口。

一个挂着碎花窗帘的窗户,非常突兀。孙凤想起,那是胡敏与母亲的宿舍。

“你高二的物理都学完了,竟然还考不过孙凤!她都过了初试,你却被唰了下来,你是不是故意气我的?”

哈!提到了自己?孙凤走过去,站在窗边。

李唐跟了过去。

孙凤不想朋友的私事被外人勘破,于是对他说,你自己先回宿舍吧。

“说话啊,就知道哭,哭有什么屁用!你说你如果这回能参加国际物理竞赛的话,明年就能提前一年进少年班。你真是个猪脑子,我给你打算的再好,你自己不争气,我也是白费,气死我了。”愤怒母亲的声音。

李唐转身离开。

啪!说话!

你让我说什么?你以为奥林匹克竞赛就只是考书本上的知识?就是三年物理全学完,也未必能答对一道题。你啥也不懂,就知道埋怨我。

嚯!你考的不好,还敢犟嘴!

我本来不想说,是你逼着我说的。

我是让你说你自己,不是让你说我。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你就这么对待我?我放弃了改嫁,放弃了工作,放弃了一切,全都为了你,你就这样报答我?你个白眼狼!

一听白眼狼三个字,窗外的孙凤先激动起来,她抬手刚要敲窗,就听胡敏说道:“有一样东西你一直不肯放弃。”

没有声音。显然女儿的说法出乎了母亲的意外,但很快她就重拾信心,语气坚定地问道:“为了你,我连命都不在乎,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

“你什么都肯放弃,可你就是不肯放弃对我的控制。”胡敏稚气未脱的声音饱含无奈。

“说的好!”孙凤大声叫道。

帘子唰地扯到一边,窗子哗啦一声翻开,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出现在孙凤面前。“又是你,我家胡敏就是让你带坏了,学会了偷懒犟嘴。”

孙凤来了脾气,扬起脸对峙,“我想带她可也得有机会啊。你就是个牢笼,把女儿关的死死的,她没有朋友,没有自由,她才十三岁,活的比你还老气横秋。你就是一个不肯让殖民地独立的变态宗主国,胡敏唯一的出路就是造反,发动独立战争,不来硬的不行。”

“没家教的毛孩子,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妈的,滚蛋!”胡敏母亲原来也是个有志向的,却被上山下乡耽误在了清水县。郁郁不得志让她越来越焦躁,也越来越粗俗,竟然跟一个女儿的同学对骂起来。

“你连我的话都听不懂,还好意思当胡敏的人生导师?”

不少人停住脚步,站在外围看热闹。

胡敏母亲有些下不来台,双手一伸,关上窗户,又拉上窗帘,随即就听到啪的一声,“还不赶快去看书,今晚一点钟之前不准睡觉。”

妈的,又打人!当父母的都这样不讲理吗?孙凤气疯了,她从树下的围圃中捡起一块鹅卵石,又抓起一把土,手一扬,石头飞向窗户,喀喇一声碎屑飞溅。

窗户很快再次打开,人头刚一探出,一把沙土来了个天女散花。

孙凤转身就跑。刚跑两步,一只大手拉起她,一起往宿舍门口飞奔。

 
未完待续
原创不易,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QQ' 的评论 : "粉白细腻的脸闪着瓷光"
"好嫩的皮肤啊,象剥了皮的熟鸡蛋!又嫩又滑。又像刚出锅的嫩豆腐,还冒着香气。"
在路上,迟复了。反复读着“苏苏体”,爱S。有谁用“熟鸡蛋”和“嫩豆腐”来形容过少女弹吹可破的肌肤?新奇又自然。文学城写手中的翘楚。

=========QQ太高看我了,有些愧不敢当啊。不过能得到QQ高赞,是真开心,谢谢。
XQQ 发表评论于
"粉白细腻的脸闪着瓷光"
"好嫩的皮肤啊,象剥了皮的熟鸡蛋!又嫩又滑。又像刚出锅的嫩豆腐,还冒着香气。"
在路上,迟复了。反复读着“苏苏体”,爱S。有谁用“熟鸡蛋”和“嫩豆腐”来形容过少女弹吹可破的肌肤?新奇又自然。文学城写手中的翘楚。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xhy' 的评论 : 哦,又有两位少男少女登场。苏苏笔下的李唐和凤儿的互动很温馨,对话很俏皮,猜他会成为新的情敌?女孩吴敏也在遭遇母亲的暴力,为她难过。。。那里的女人打女儿的事很普遍吗?不怕女儿们长大后不孝甚至报复?

========父母打孩子,很容易形成习惯。一有问题,就是动手,很无能。谢谢M,非常抱歉,回复晚了。祝一切安好。
mxhy 发表评论于
哦,又有两位少男少女登场。苏苏笔下的李唐和凤儿的互动很温馨,对话很俏皮,猜他会成为新的情敌?女孩吴敏也在遭遇母亲的暴力,为她难过。。。那里的女人打女儿的事很普遍吗?不怕女儿们长大后不孝甚至报复?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ugan' 的评论 : 李唐这名字起的,想到唐诗了。我记得我们上中学时,就有谈恋爱的,基本都是优秀生在谈。也许学业突出,鲜光,受人瞩目。这么多出色的男孩爱孙凤,孙凤还是没有动心,一定是太多了,不渴望,甚至逆反心理。我同情这里所有的男主角,这么被冷落尴尬,哈哈哈……=========我上学时都是学习差的谈恋爱,学习好的没时间。至于孙凤的态度,还没有写到呢。


胡敏和母亲是很多家庭的再现,英国家庭也有这样的。子女最终上名校,也不快乐,毕竟不是自己的选择,而是不想违抗父母。像胡敏这么出众的,还因为学习挨妈妈打,这母亲太不称职了。这就是人心贪婪。或说没活明白。========说的太好太透彻了。人就是被贪婪误了幸福。
问好苏苏!========谢谢甘甘,祝好。
tugan 发表评论于
李唐这名字起的,想到唐诗了。我记得我们上中学时,就有谈恋爱的,基本都是优秀生在谈。也许学业突出,鲜光,受人瞩目。这么多出色的男孩爱孙凤,孙凤还是没有动心,一定是太多了,不渴望,甚至逆反心理。我同情这里所有的男主角,这么被冷落尴尬,哈哈哈……
胡敏和母亲是很多家庭的再现,英国家庭也有这样的。子女最终上名校,也不快乐,毕竟不是自己的选择,而是不想违抗父母。像胡敏这么出众的,还因为学习挨妈妈打,这母亲太不称职了。这就是人心贪婪。或说没活明白。
问好苏苏!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孙凤浯水道样子写得真妙!又来一个李唐,更热闹了

=========谢谢鹿葱,确实随着孙凤接触的世界越来越大,人物也会越来越多。祝新周愉快。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胡敏的家庭是另一种对孩子的虐待。 唉, 可怜的女人, 怎么就那么没有安全感呢? 难道驱使孩子, 以她们牟利,比自己打拼要省力气么? ==========这样的父母大多是缺乏面对自己无能与残酷现实的勇气的,所以就把孩子推出来,替他们冲锋陷阵,实现自我。说到底,是自私,是怯懦。

孙凤心里的小魔鬼, 还是挺有分寸的, 但终于在另一个场合跳了出来。 小苏好手笔。========她心里并不似外表那般乖巧,而是跳跃,自由,大胆的。谢谢京妞鼓励,祝新周愉快。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又来了一个李唐。 女孩的聪慧和美貌也给她麻烦。=======美貌是稀缺资源,凡是稀缺资源,就会存在竞争,竞争的中心暴风雨也最强烈。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又来一个奇葩妈,哎。。。。=========这种掌控欲超强的父母很多的,关键是他们从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错的,他们觉得很委屈。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1

和可可采心一样,我也是超喜欢这段描写,瓜苏真是下笔如神,让读者的心跟着李唐一起没有着落,呵呵呵。“李唐注意到一丝口水在孙凤的嘴角慢慢冒了个头,他的心跟着紧了起来。=========谢谢菲儿的表扬,开心。

他担心那口水流下来会湿了书,晕了字,他很想走过去擦掉。”==========祝菲儿新周愉快。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孙凤浯水道样子写得真妙!又来一个李唐,更热闹了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胡敏的家庭是另一种对孩子的虐待。 唉, 可怜的女人, 怎么就那么没有安全感呢? 难道驱使孩子, 以她们牟利,比自己打拼要省力气么? 孙凤心里的小魔鬼, 还是挺有分寸的, 但终于在另一个场合跳了出来。 小苏好手笔。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又来了一个李唐。 女孩的聪慧和美貌也给她麻烦。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又来一个奇葩妈,哎。。。。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1

和可可采心一样,我也是超喜欢这段描写,瓜苏真是下笔如神,让读者的心跟着李唐一起没有着落,呵呵呵。“李唐注意到一丝口水在孙凤的嘴角慢慢冒了个头,他的心跟着紧了起来。

他担心那口水流下来会湿了书,晕了字,他很想走过去擦掉。”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uiling-LA美國' 的评论 : 今天外出看国际龙舟赛和车展,偷空上网专为追苏苏的好剧。===============谢谢好友惦记。

李唐青涩的初恋写的令人砰然心动,似乎回放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你的描写细腻生动金句频出,似乎那个场景跃然眼前!=========谢谢慧玲表扬,开心!

但孙凤柔美娇艳的外表下却是如此“野小子”的行为,打破窗户撒泥沙?我觉得性格太刚烈,与我的观察与认知的此类女孩子相差太远。象本人可能会驻足偷听,但永远不会与同学家人动嘴动武,介入别人生活。不知苏苏以为然?==============孙凤的性格与外表很大反差,从第一章开始在很多地方都有展示。如死咬住孙琳不放,跟母亲周蕙跳脚叫嚷,多次忤逆周蕙,朝父亲孙赞用铁锨扬土,很多很多。这就是她的性格内核,否则也不会拼死飞出来。很开心与你探讨。

还有最后的“下大手”应该是李唐大妞手拉她?========我捂住嘴不说。祝慧玲旅途安全顺利开心。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紫若蓝' 的评论 : ”看破局的和露了馅的,一起局促不安起来” —— 南瓜写得太传神了! 凤唐两人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好戏即将开始:-)

南瓜这集把青春躁动写得玲珑动人,赞!

=================谢谢蓝蓝的表扬,十分开心。YOU MADE MY DAY.祝新周愉快。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語言描寫很生動,對故事的情節描寫也很細致。孫鳳因爲同學挨打而打抱不平,孫鳳是一個敢說話的人。欣賞了,平安是福。

========孙凤的性格实际上很刚的,只不过在强压下不得不低头,妥协。但将来的反弹也越大。谢谢梅子,平安是福。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蝉衣草_890' 的评论 : 看来齐啸又多了个竞争者李唐。青春期的爱往往会从一个动作或者一瞬间的美好开始的。相信齐啸的????场和定力,必定会赢到最后的。最后那只大手肯定是齐啸的手吧?每次孙凤闯了祸,关键时刻都是齐啸解套的。

==========是滴,这是一个在各方面都与孙凤匹配的男孩,至少在世俗角度上如此。应该不是齐啸,因为齐啸不在江市。谢谢亲爱的蝉衣,祝新周愉快。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蝉衣草_890' 的评论 : “粉白细腻的脸闪着瓷光。初秋的阳光斜入,打在她顺滑的长发上,二者流光交映,”好细腻的美感!孙凤的瓷嫩的青春跃然于纸上。========谢谢蝉衣美赞。
huiling-LA美國 发表评论于
今天外出看国际龙舟赛和车展,偷空上网专为追苏苏的好剧。李唐青涩的初恋写的令人砰然心动,似乎回放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你的描写细腻生动金句频出,似乎那个场景跃然眼前!但孙凤柔美娇艳的外表下却是如此“野小子”的行为,打破窗户撒泥沙?我觉得性格太刚烈,与我的观察与认知的此类女孩子相差太远。象本人可能会驻足偷听,但永远不会与同学家人动嘴动武,介入别人生活。不知苏苏以为然?还有最后的“下大手”应该是李唐大妞手拉她?
紫若蓝 发表评论于
”看破局的和露了馅的,一起局促不安起来” —— 南瓜写得太传神了! 凤唐两人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好戏即将开始:-)

南瓜这集把青春躁动写得玲珑动人,赞!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語言描寫很生動,對故事的情節描寫也很細致。孫鳳因爲同學挨打而打抱不平,孫鳳是一個敢說話的人。欣賞了,平安是福。
蝉衣草_890 发表评论于
看来齐啸又多了个竞争者李唐。青春期的爱往往会从一个动作或者一瞬间的美好开始的。相信齐啸的????场和定力,必定会赢到最后的。最后那只大手肯定是齐啸的手吧?每次孙凤闯了祸,关键时刻都是齐啸解套的。
蝉衣草_890 发表评论于
“粉白细腻的脸闪着瓷光。初秋的阳光斜入,打在她顺滑的长发上,二者流光交映,”好细腻的美感!孙凤的瓷嫩的青春跃然于纸上。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呱呱把李唐初恋的青涩感,写得真带劲儿。他欲为孙凤擦口水的那段,笔触相当的细腻动人。害怕、犹豫、举措不定,都是春情初萌的可爱之处,也因此延迟了那份美好而迷茫的沉醉,读得俺返老还童:))=========初恋之所以美好,是因为人生只有那一次心动,以后的都是算计与衡量。

简练又很文艺的笔触:窗外一脉青枝横过。。。被那一缕与清风共舞的发丝拨动着心弦。。。熟鸡蛋,嫩豆腐。。。船过水无痕。。。看破局的和露了馅的,一起局促不安起来。。。等等等,都是挑不完的俺的喜欢!=========谢谢采心表扬,高兴的俺手舞足蹈。祝新周愉快。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蝉衣草_890' 的评论 : 先点个泡,过后慢慢读!=======谢谢蝉衣,回见。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啥时候上个李唐的剧照吧,能比齐啸那张还帅吗?(咱们的故事都基本上可以用帅的程度判断谁是真命天子,哈哈哈哈)=========两个人的帅不同,无法比较,属于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那种感觉。谢谢老大,祝新周愉快。今天温村热死人了。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我笑出了猫叫。。。原来这俩人的开篇是这么个模式啊?没想到。=======写的是不是有些油腻?

这个丧偶母亲真是太不像话了,女儿就算因此出息了,都不值,不值。==========不是她女儿断不了奶,而是母亲不肯断奶。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呱呱把李唐初恋的青涩感,写得真带劲儿。他欲为孙凤擦口水的那段,笔触相当的细腻动人。害怕、犹豫、举措不定,都是春情初萌的可爱之处,也因此延迟了那份美好而迷茫的沉醉,读得俺返老还童:))

简练又很文艺的笔触:窗外一脉青枝横过。。。被那一缕与清风共舞的发丝拨动着心弦。。。熟鸡蛋,嫩豆腐。。。船过水无痕。。。看破局的和露了馅的,一起局促不安起来。。。等等等,都是挑不完的俺的喜欢!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跟可可挤挤板凳:))======请采心宽坐,谢谢。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轩窗小睡擦口水的那段写得好温婉可人啊!========少男少女,青葱无悔。哈哈。

孙凤遇见打孩子的家长,一定是想到了她的亲妈亲姐了。这都是什么人啊?=======边远穷地区别说打孩子了,就是大老婆也是家常便饭。是滴,孙凤不敢反抗自己的亲人,就替别人打抱不平。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蹲守了半天还是没捞到沙发:)=====谢谢可可关注,祝新周愉快。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谢谢大汉唐,祝新周愉快。
蝉衣草_890 发表评论于
先点个泡,过后慢慢读!
FionaRawson 发表评论于
啥时候上个李唐的剧照吧,能比齐啸那张还帅吗?(咱们的故事都基本上可以用帅的程度判断谁是真命天子,哈哈哈哈)
FionaRawson 发表评论于
我笑出了猫叫。。。原来这俩人的开篇是这么个模式啊?没想到。

这个丧偶母亲真是太不像话了,女儿就算因此出息了,都不值,不值。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跟可可挤挤板凳:))
可能成功的P 发表评论于
轩窗小睡擦口水的那段写得好温婉可人啊!
孙凤遇见打孩子的家长,一定是想到了她的亲妈亲姐了。这都是什么人啊?
可能成功的P 发表评论于
蹲守了半天还是没捞到沙发:)
大汉唐 发表评论于
这么粗壮个大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