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与小表叔阿忠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打印 (被阅读 次)

    (从部队回家探亲的表叔阿忠与林家部分孩子留影)

接着小表叔‘黄家门’的故事,我回忆一下与他小时候的事。  

(幼儿时)

小表叔阿忠比我大一个多月,顺治姨妈的二女儿林清也是那一年出生,她比阿忠又大了几个月。在林家那3个婴儿中,我是最“金贵”的一个,不仅仅是“娇生惯养”,简直就是林家人的“小祖宗”-:)  

因为我是不能躺在床上睡,只能由人抱着睡的一个磨人婴儿。  

母亲第一胎生的我姐姐刚出生5个月就因一时疏忽耽误救治而猝死,所以我的出生叫她们又喜又“恐”,生怕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从我一出生,大家就十二万分地警惕着我,她们对我的照顾用无微不至来形容好像都有点弱,那基本是24小时不合眼的看护,以至于连还是婴儿的我好像都知道了什么叫“有持无恐,得寸进尺”。。-:)

母亲说我的背几乎没有着床过,都是外婆,母亲,顺治姨妈,阿忠母亲等等林家人轮流抱着睡的,因为只要一把我放到床上, 哪怕再怎么悄悄地轻放,有时甚至我的背还没碰到床,熟睡中的我就能敏锐地知道她们要干什么, 即刻大哭起来,慌得她们赶紧又抱起我开始踱步拍背,嗡嗡地哼着催眠曲。。搞得所有人集体腰酸背痛!  

母亲说我的背好像长了刺一般,碰不得床;顺治姨妈说,我好像一个因生育过多落下腰酸背痛顽疾的老妇人,需要人不停地捶拍后背才能入睡;阿忠母亲说,我带10个阿忠都不会这么累…  

阿忠确实好带,他不哭不闹,醒了吃, 吃了睡,极乖的一个孩子,所以阿忠的母亲才有空帮我母亲拍我的背。。  

阿宝虽然是‘黄家门’丫鬟所生,但毕竟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她让阿宝受了很好的教育,在当时涵江很多男孩顶多只上到初中毕业的年代,阿宝一个女孩子竟然是高中毕业生!所以,阿宝在文化志趣等方面与入赘过来的黄家门长公子丈夫可谓“门当户对”琴瑟和鸣。。可惜好景不长,阿宝染上了肺结核病,在阿忠3岁时,便在我外婆承诺一定会替她照顾好她那二个年幼的孩子后合上双眼离开了人世, 年仅32岁。  

从此阿忠由奶奶(其实是外婆,但因女方是招上门女婿,所以角色对调)一手带大。  

我与阿忠及林家其他孩子从小一起在林家围墙里长大。因了林家人对我的种种娇纵,特别是一家之主外婆对我的宠溺,我在林家围墙里简直就是一个霸道“小主”。 。。

凡是我喜欢的东西,林家之内,皆是我物,据母亲说(我那时太小不记得),我特别喜欢拿阿忠手里的东西,性格温和的阿忠一般都会让我,偶尔不肯放手时,我便会猫抓式去抓他的脸,疼得哇哇叫的阿忠也不敢还手,他奶奶便会对阿忠喊:跑, 快跑啊, 阿豹儿(他奶奶对他的昵称)。。  

母亲说我是那么地爱‘猫抓脸’阿忠,以至于每每阿忠奶奶一看到我从主屋出来,迈着小步,穿过院子,踉跄着朝他们侧楼这边走来时, 他奶奶便会如临大敌般地对阿忠大喊:小恶婆来了, 阿豹儿快跑!  

(长大后,懂得了反省的我,很是埋怨她们在我幼小时对我那没有原则的娇惯与放纵,让林家孩子们受了很多委屈,也培养了我的“大小姐”脾气。。)

 。。。。。。。。。。。

(年少时)

大约8,9岁时,听说某日在县城有一件公审枪决坏人的大事,好奇的我们便密谋着要偷偷前往一探究竟。。  

那天,我与阿忠各腰缠5毛人民币,瞒着大人,在涵江汽船站各花二毛钱买了汽船票,突突突….跟着一船的人坐了一个小时的汽船,到了10几公里外的县城。。当时枪决公审大会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很多涵江人如赶集般涌去那里。。  

在城里人山人海的万人体育场里,个子小小的我们混在人群里什么也看不到,更别说看到台上那该死的坏人了,眼前只有大人们那灰蒙蒙的后背,那后背像一堵墙似, 那堵墙的主人们还时时举起手很生气地喊着什么。。  

其实那只是一个枪决坏人前的一个公判大会,大会一结束,坏人们便在大人们群情激愤的口号声中被车拉走了,什么也没看到的我们随着大人的后背离开了体育场。。。  

才8,9岁的我们百密一疏,涵江汽船站在哪儿我们很熟悉,但县城汽船站的具体位置就不那么清楚了,我们站在水边茫然四顾时,听到有人说走眼前那条小路可以回涵江,我们便跟着他们走了。。  

3个小时后, 在天已暗,家家户户灯明开饭时分,我与阿忠灰头土脸地回到家。。  

看到我出现的那一刹那,苦寻了我一天,心急如焚的父母及外婆等人那叫一个喜出望外,抱着我像一块失而复得的宝。。  而阿忠出现在侧楼的那一瞬间,迎来的也是心急如焚的他奶奶一顿劈头盖脑的捶打和一口一个“阿豹儿”的痛骂(阿豹儿在涵江方言里是顽童的意思)

。。  。。。。。。。。。。。。。。。  

(少年时)

从幼儿园到高中,我与阿忠表叔一直是同班同学。

那时男女生是不讲话的。小学时,我曾让阿忠给我班上一个字写的好,文章更好的学霸男同学递过一张小字体,具体写什么忘了,大意是你学习好之类的赞美话。。-:)  

高中时,很多校里校外的男生突然与阿忠要好起来,他们常常来林家找阿忠玩,据他们现在真真假假的说法,说他们当年之所以与阿忠交朋友, 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能进入林家围墙里,有更多更直接的机会看到我。。-:)  

阿忠高中时很心仪一个邻居女孩,每当涵江干旱,滴水难得时,阿忠便会偷偷从外婆用一根钢筋把井口横锁起来的林家水井里一瓢罐一瓢罐地吊起水,一担一担地挑到女孩家,赢得了女孩家的好感与喜欢。。。

没想到,第二年涵江就有了自来水,女孩家便无需阿忠的林家井水了,女孩也弃阿忠而择他人。。我们笑说都是自来水的错,白白浪费了林家那宝贵的水资源-:)  

阿忠后来去参了军,是侦察连里的一名尖兵。在部队时他本想给我们的同学,我的闺蜜写信想发展同学情谊,听我说我闺蜜家想招上门女婿时, 阿忠箭头一转,射向比我们小一届的一个女生。。  

一箭中得,该女生欣然接住了阿忠的丘皮特之剑,因她是那个喝了林家一年多井水女生的同学加闺蜜,她目睹了阿忠的善良与实诚。。。  

阿忠退伍后不久, 便娶了这位涵江陈姓大户人家,涵江著名25坎业主后代的女子为妻。。(他们的故事也很有趣,有空另篇述说)  

我小时候与阿忠表叔,顺治姨妈和狗仔舅舅的孩子们有很多故事,阿忠是叫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这里写的也只是我与阿忠小时候很多故事里的几个而已。

 这个就是阿忠老婆祖上的25坎/间“仓库”,是当年陈家做上海生意时放货的地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住宅,陈家大宅在桥的另一边。。

据说财大气粗的陈家为了方便装卸货物,特地开了这个水道让船只可以直接停靠在每一坎/间仓库前。现在这些仓库被列为“东方25坎”,成了涵江所谓的标志性建筑,而那些真正标志性的建筑物却早已在92年被旧城改造拆除了!

(微信上转的涵江“东方25坎”视频)

 

土笋冻 发表评论于
我大儿子在涵江生的,不太好带,外婆,母亲,我,加保姆4个人围着他团团转,还经常生病。。后面这3个在美国生的,倒很好带,比带大儿子一个人都轻松N倍-:)

谢谢你喜欢我的文字, 我随便写的,不知道是不是与我性格有关?-:)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想不到你小时候这么厉害。就是常说的“磨娘精”。后来你有了孩子,他们小时候听话好带吗?不是说“恶人总要恶人磨”吗,呵呵!

阿忠真是乖宝宝,厚福深藏!

写得很有趣。你的文笔很有磁性,跟你的性格有关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