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她签了这份弃权书 离婚时只好净身出户 (芹的故事 6.)

打印 (被阅读 次)

因她签了这份弃权书 离婚时只好净身出户——芹的故事(6)

 

上集结尾:

圈里有个叫采心的,也跟着心猿意马地骂几句,之后蔫巴巴地退到屏幕后,猛劲儿划手机,在一大摞的数字中疯找一号码。

一般不讲话、讲话便“刺儿头”的曼迪,很快揪出采心这个“落后分子”,发了一条质问:哎我说采心,你怎么不吭声了,是不是正铆劲儿憋大招呢?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2911/202311/15889.html

 

=====================================

 

一见被说“憋大招”,采心怕辜负人家的抬举,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没招啦。可什么又是“无招胜有招”的那一招呢?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实话。

圈里骂,内耗大,到底能不能把老郑骂得打喷嚏,还要靠想象力。我看咱们还是得群策群力,帮芹找个人跟老郑掰扯掰扯,做些有用功吧!

发完上述这条,采心又把凭印象记下的一家律所的名字,推到群里,问大家前段时间没有没有在广播中听到这家的广告。

 

英英接上来:我还真有印象,是开车的路上听到的。记得他们在广告词中高调宣告:我们S律所不仅属于美国200强,在美国的东西南北中乃止境外、都有分所,而且也offer全方位的Pro bono services!

采心说没错,应该就是这家。当时听到这么强的律所还能提供免费服务,感觉挺神的,就记下了号码,可方才划了半天手机,也没找到。

英英说我来吧,管保能找出。记得当时考虑到女儿刚学车、一旦违规也许用得上,我就边开车边默记,到家后赶忙把号码按入手机。

圈里立时群情振奋,热点转移,没人再稀罕骂老郑了。有人催英英快找快找,有人说这下子芹有救了,也有人说天无绝人之路,芹没等到的那扇窗,原来正在被上帝悄悄地打开呢……

 

没过一会儿,倒是晓玲先推上来一个号,问:就是这家吧?

英英回道:我刚查到,对了下正是,原来你也存号了?

晓玲速答:不但存了,还打过电话。

啊?

啥?

打过了?

??

???

 

众人惊到,都发问号。各路“吊钩”接二连三地落入群里,似紧急降落的伞兵。

等待回答的每一秒里,都不是空白,仿佛看到难言之隐在隐隐地露出。

一会儿,晓玲终于“嗯”了一声,——只一个字,却像镇石压住了宣纸。大家立马服服帖帖,只等晓玲即刻落笔,给出下文。

=====================================

 

原来,在得知芹联系了n家律所皆求助无门后,开车时也偶然听到这则广告的晓玲,便一转舵,把车子驶向路边停下,跟着把广播中的电话记下来。

她后来按照电话和律所名称,上网搜出S律所的网站。一看还真是200强,并有为Pro bono services所设的专项区块,不禁暗生庆幸:看来广告中的说辞,还真不是虚假陈述。

不过有一点她拎得清,倘若总是提供公益服务,那么里面的几百号律师几千名员工,吃什么喝什么?律所上亿的年收入,又从哪里来?担心过早传信儿,会让芹再度受挫,她没敢马上把号码给她,而是假扮芹,直接给律所打电话,先替芹试试水。

 

接线员非常友善,听到晓玲要求Pro bono services,很快把电话转给专项服务团队。

接下去,电话在几位专家中转来转去,而在转接和对下一位专员的介绍中,晓玲渐渐感觉到,这组成员更像是一些从法学院刚毕业的实习生。

 

在与最后一位“小专家”的沟通对话中,晓玲被告知对于她这种离婚案,公司允许的免费服务上限是50小时。目前办案小组已经接案4桩,各占10小时,那么能给她的时间,最多只有10小时。

到此晓玲也基本明白了,抑或是为了日后的职场转正备好亮眼的表现,抑或是公司通过后生的义举来扩大自身的影响,反正两方联手推出的Pro bono services,是表面上没有回报、但未来定有“好报”的双赢方案。

 

可无论如何,10小时的免费服务是真真切切地摆在眼前。这对于“一分钟卡住离婚案”的芹来说,定是“天上掉馅饼”的幸运。晓玲继而就琢磨着,在“假芹”试水结束前,若能帮“真芹”约个正式跟律所开会的视讯时间,这场谈话可谓圆满告终。

然而小专家却说,wait a minute, 现在还不到正式约谈的那一步。晚一点我会通过电邮发一张表格过去,你收到后要如实填写,以便我们能对你的财务状况,做出精准的评估。

财务评估?不是说免费服务吗,还要收钱?——晓玲发问,一头雾水。

No, not at all。评估是为了确定客人到底有没有资格,获得我们的专项服务,因为通常来说,这10小时的免费援助,所指定的对象是贫困阶层或者无力支付费用者。因此请你在回发表格时,把头两年的报税表、以及正在享受某种低收入优惠计划的水电账单或租房合同什么的,以附件的形式,一道发给我们……

租房合同?——晓玲脱口而问。

没有是吗,那说明你住的是自己的房子,请问你的房产在哪个区?

Ummm …… 晓玲犹豫着,最后给了个大概范围:SG那边的华人区。

Oh,那很不错噢!据我所知,那一片都是优质学区,又是华人居住的中心地带,房地产一直稳步上升,千尺的独立屋就过百万,很少出现负资产!

 

晓玲正琢磨着这话是好是坏,小专家便以相当铿锵的几个连环句,将晓玲带入结论:

如果不是负资产,说明你的房地产财务状况是健康的;而财务状况健康,则意味着客人有足够的资产来支付债务;而有足够的资产来支付债务,当然也就不属于贫困阶层和无力支付费用者,——至少在我们的定义中。

晓玲正打愣,却又听到小专家话锋一转,给出希望:不过别担心,就算客人做我们的服务对象不合格,也仍有资格享受我们的折扣待遇,——在同意把case转到我们律所的资深律师那里。虽说他们提供的是有偿服务,却可以因为我们的转案和推荐,而把你视为老客人,去获得他们以卓越的办案能力与平民价收费所形成的超值待遇!

=====================================

 

当晓玲给大家讲到这里,女汉子汉娜不干了,张口就喷:靠,转来绕去,还是一大圈车轱辘话:车胎陷钱眼儿了,交钱才能往前拉你!

推上个无奈的表情符,晓玲接着说:我没跟你们提过这件事,就是怕给大家添堵。

 

南希“唉”了一声,发出感叹:芹真的是没钱请律师啊,可就因为有房住,秒变不合格,难道房子能立马当钱花?

刺儿头曼迪跟上,说话又带刺儿:现在不能当钱花,卖了就有钱花了!不瞒你们说,我觉得律所用噱头拉生意,并没什么错。倒是芹,婚姻到了这一步,本该合计着分家了。要是她不退圈,我早就劝她卖房啦!

 

虽然不是卫道士,但在婚姻观上一向被闺蜜们“划为右派”的采心,又发表“右倾”言论:不行不行,不到最后一步,还是不要劝她卖房。毕竟俩娃刚上大学,不能让孩子回头一看,身后已无家可归了。

之后正屏住呼吸准备挨砸,晓玲却又推上来一条:劝不劝都没什么用,房子已经上市了!

 

好几秒不见谁发声,连问号都没有了。估计每个人都目瞪口呆地盯着“房子”,思绪无法着陆。

后来还是耿直的英英,打破了沉默:晓玲,你今天难道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吗?

曼迪也尖锐地声援:可不是!还有什么吓人的消息,请你一次性批发,不要让我们再零受罪!

南希则急切地问:我更关心芹本人,难道卖房子是她的决定吗?

唉,坦白地讲,我也不知道,——晓玲语气恹恹地作答:因为前两天去看她时,只见门口挂着牌子,却没见人影。按了半天门铃,里面没动静,就立即给她打电话,这才蓦然发现,芹的手机,已经停止服务了。

===================================

 

一下午的远程视频面试,临近尾声。

设计公司的主管喝了几口水,重新对着镜头坐下,瞄一眼荧屏上出现的最后一位工作申请人。

同前四位应试者相比,她显然年龄最大,而且是唯一的女性。他心里很快就列好了问题,预设了结果:按套路走几步程序,下班前把她打发掉,今天就完事。

 

Hello Mrs. Wang,欢迎你参加本公司的面试!——他信心十足地打招呼。

感谢贵公司给我面试的机会。不过我是“Miss Wang”而不是 “Mrs. Wang”,Oh,不,还是直接叫我“Qin”,最好啦。——被面试的芹,微笑着更正。

 

All Right !——主管刚摆出一副外教式的笑容,问题就蹦出口:Qin,我们从简历的附件中,看到了诸多你20多年前的徒手设计,感觉还不错,因而请你来面试。但是我们也发现,你对Rhino、 3dsMax等时下流行的画图软件,并不大熟悉。

是的,你说得没错。因为当初生娃后一直做家庭主妇,我对业界常用的新软件,不大会使用,但是我有一个优势。

什么优势?

有时间加班学习,能尽快熟练掌握这些新型工具。

 

可你刚说你是家庭主妇,作为一名主妇,你真的会有时间加班吗?

那是从前,我现在不再是主妇,而是单身。

“……?”

我离婚了,前不久才办完离婚手续。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很难过。

没事的,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因着我需要这份工作。

主管点点头,意思是你往下说。

 

我的婚变,是在两个儿子收到大学录取通知后,意外发生的,让孩子回头重新申请贷款,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找律师不顺,也为了孩子们不会眼巴巴地失去上大学的机会,我不得不放下自尊,回头去找孩子的父亲,协议提婚。后来孩子的父亲决定卖房,承诺会出孩子的学费,我则需负担孩子打工收入外的生活费,并且要自己养自己,所以我急着找工作……

那么,你离婚后没有分到财产?——他情不自禁地打断她:刚才你不是说,孩子的父亲卖了房吗?

可房子的名头是他的。——她低下了头,沮丧地继叙。

早在2008年次贷危机发生后,他以独自承担贷款、而不让我身背“负资产”为由,让我签Quitclaim deed。当时正逢两儿子的叛逆期,我没时间研究透这份弃权书,也没有怀疑丈夫的诚意,就跟他去公证员那里签了字。没想到就那么几分钟,几分钟啊,导致了我今天的净身出户,想起来真是愚蠢之举……

 

借网图表达一下:就那么几分钟,芹就失去了她苦干半生的家园

 

第5集: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2911/202311/15889.html

第4集: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2911/202310/19978.html

第3集: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2911/202310/8653.html

第2集: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2911/202309/22374.html

第1 集: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2911/202309/13310.html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看到沫沫好开心!猜到你闷头搞创作去了,一回来又将闪亮登场,采心已经准备好,为你拍肿手的双掌:)

估计沫沫已用一双巧手,备好圣诞大餐,就等着“雪花飘飘钟声响,炉火旺旺人欢笑”的那一刻,全家开饭啦:)) 在此提前祝沫沫阖家节日快乐!
水沫 发表评论于
好久没来文学城,但一直惦记着采心这个曲折的离婚故事,芹太不容易了,好在有采心等闺蜜的支持,这个男的实在太渣了!

采心写得好,生动又细腻。祝采心节日快乐~~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看到了禾儿,已经回复了:)

除了前几天女儿回来后陪她出门几天,一直关注着王府活动。办得越成功,越能感到禾儿团队中每个人的付出,真的要道一声辛苦了:))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请查悄悄话,谢谢。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正低头写呢。谢谢沈香催更,好荣幸!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沈香也来问候采心!期待采心上新!祝采心周日愉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麦子好!出去转了几天,抱歉迟复。啥时候给大家上“麦子香”的新篇?好期待:)

问好麦子!
麦姐 发表评论于
终于补上了后半部分。这渣男原来早就算计好了,房子卖了,还没有芹的份,两个儿子也不管了,脑子灌水了。问好采心,祝冬安!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阿芒' 的评论 :

啥时候摆上来阿芒?等不及欣赏啦。问好!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荷姐周末给姐夫做啥好吃的?秀一秀呗:))

谢谢来看我!
阿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有张画了一年多还未画完的画,不知能不能凑数。
canhe 发表评论于
过来问候采心好!预祝周末愉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丹哥' 的评论 :

开心又看到丹哥!圣诞给大家上什么大菜?我已经准备好了尖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阿芒' 的评论 :

可不是嘛阿芒,离婚意味着财产分割,让这个家支离破碎,估计老郑嫌成本太高,所以不想离。当然,对于芹在情感和心理层面的巨大付出,他是无所谓的。芹看明白这一点,即便是遍体鳞伤鱼死网破,也要走出这个婚姻。。。

嗯呢,这个Quitclaim deed有时候还真是好坏难分, 权益的清晰性并不那么透明。而且州不同,它所具有的相关法律功能也不一样。所以要看好“quit”后面到底是什么,要研究透。芹当时太相信丈夫,吃了大亏&/&

圣诞在即,阿芒有没有为节日准备新的画作?晚一点儿去你家偷窥去:))
丹哥 发表评论于
登门问候采心,圣诞季到了,祝采心和家人开心快乐!
阿芒 发表评论于
离婚真的是人生的一件顶顶糟心的事情啊,曾经共同建设美好的人,突然变成互相算计的敌人,最后弄得遍体鳞伤。真不知道还有这个Quitclaim deed,真是个大陷阱。免费律师服务那段也很精彩,这么大的噱头之下,依然是浓浓的金钱味道。姐妹群里对话的描写很新鲜,应该是微信群吧?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丹哥' 的评论 :

没事儿没事儿,丹哥先忙,俺这里永不打烊,有空再来坐坐:)

看到后面就笑了,“但坚持骂出花样,还是可以减慢圈里疲劳的”,——哈哈,原来“骂人”本身,还有这么大的潜力可以挖啊,估计在追求潜能这方面,丹哥是绝对是亚里士多德的拥趸:)

谢谢丹哥百忙中留言分享!祝丹哥正有一个(虽然忙碌但)无比开心的圣诞季:))
丹哥 发表评论于
这些天家里忙,晕头转向,喝咖啡都静不下来。
看芹的故事,憋大招的采心,刺儿头”的曼迪。
圈里骂,内耗大,到底能不能把老郑骂得打喷嚏,还要靠想象力。
内耗会产生疲劳应力,打不打喷嚏不知道,但坚持骂出花样,还是可以减慢圈里疲劳的。
网络上东北娘们,骂东北爷们的资料可以参考,骂出花来,还不重样。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无忧好!嗯,当初上学时芹是老郑的学妹,不过不是同系。老郑通过哥们儿认识了芹,也不管哥们儿啥感觉,就开追。老郑年轻时就心气高,若是芹当初没啥本事,也不会吸引他。结婚后芹为这个家过度付出,渐渐失去自我,倒是老郑不忘“自我”,其他的反而无所谓,也似乎忘记了他追芹的“黑历史”,呵呵

感谢无忧!新周愉快!
dontworry 发表评论于
啊,芹这么惨,郑也太坏了。有些州房子无论署谁的名都是共有的。好在芹还算有点工作能力,能自己养活自己,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嗯,呱呱说得对,理论上是这样的,操作起来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让咱们顺着这条思路往下走,看看会怎样。芹没钱请律师,假设她外语不错,自己去法庭file a lawsuit against 老郑。然后假设法庭也不错,受理了她的案子(也可能不受理,因为她没有像身体伤害或其它损害那样显而易见的损失),然后就给老郑发传票。————估计只到这步,就回遇到一大堆难关。首先老郑人在国内,传票需要准确地址,就算芹知道地址给了法庭,但如果老郑不接收或说没收到,案件无疑会遭到拖延。当然,一两月过去后,法庭见被告没动静,可以再次邮寄传票,若再次被拒绝接收,可能使用听证、强制命令等升级手法,以及联合一些国际法律组织去解决。但我相信,这一切费用都要芹自己出,这就又回到了问题的起点,就是不管是刷信用卡还是借钱,反正芹还是得付费才能撬动司法程序。。。另外就是时间,假如芹借钱交付后,法庭也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后,老郑害怕了,回美了,但我相信,等他站到被告席那天,大概已经是半年后,那么两个等着上大学的孩子,估计就先得辍学了。。。

这样推想之后便可知:芹还是因为爱孩子胜于爱自己,才去走“为孩子自己吃大亏”的协议离婚之路吧。

感谢呱呱提问题,让咱们有尝试性的讨论。不过毕竟俺是瞎琢磨的。这个case想要精准的结果,估计只有家庭法律师才能知晓:)

呱呱新周愉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哈哈,呱呱,采心还羡慕呱呱那些、从生活堆中捡出来的活蹦乱跳的呱呱风格的语言呢:))

互相鼓励,码字不腻。一齐努力!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不对啊,不管有没有律师,不管房子在谁名下,所有婚内财产属夫妻共同所有,如果妻子没有钱请律师,丈夫还要负担妻子的律师费。这个芹没去咨询?就这么认了?

问好采心,周末愉快。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车胎陷钱眼儿了,交钱才能往前拉你!

哈哈哈,采心风格。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刚泡一壶热普洱,给缘妹上一杯。谢谢回来看我:))
亦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多谢采心耐心解答我的提问。原来这个QD花头很多啊,渣男太有心机了!
祝采心周末愉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开心看到人在旅途的麦子!能让俺的小文陪你在路上,几个字也荣幸!

麦子专心玩吧。祝愿你经过的每一处,既有丰富的色彩,更有独特的旋律,等看你归来后的美丽篇章!

一路平安麦子:))
麦姐 发表评论于
我在路上,用手机读采心的文,只能看一半,文城app最近极不好用,只能回家后补读了。问好采心!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那种小律师有时候为了自己的职业经验的培养,专门给所谓的低收入人士打官司,比如帮助房客告房东。其实也没好好核实低收入资质。————看来可可对这类事深有感触呢。可不是嘛,有些律师的确不顾职业操守、总用“打擦边球的手法”,来帮一些泼皮搞钱。。。

我见过一个你说的那种小律师,为了对付着挣点儿钱,帮一个性侵女儿的父亲上庭,结果一开口说话,就被拉着脸的女法官要求住口:)

谢谢亲爱的可可!愿可可正开启一个无比温馨的好周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就那么几分钟,芹就失去了她苦干半生的家园 ————是啊沈香,当时写到这里我也好难过。

芹太轻信,我感觉这无关乎她的智力,而是源自于她的厚道。他说愿意一个人背债她就信。他说这将是负资产她就签。。。我倒也不相信她interview时所说的、当时孩子小,没工夫细研究这份弃权书。我觉得她的盲从还应有其它原因,传统的性别角色观念所致使?当家的说了算?相信丈夫永远都是生命的共同体而忘记了自我保护?让俺且写且探究。。。

谢谢亲爱的沈香!愿您正有个灿烂美好的周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慧眼,看的老远! 错过了你的游记,晚些时候过去云游啊:))

感谢+周末好!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继叙”应该是“继续”:)好在这个词字面也能看懂,没影响词义。谢缘妹为俺捉虫:))

有个好周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离婚不都是财产对半分吗?光是房子在谁名下没用吧————缘妹好问题!据我所知,“离婚时财产对半分”,只是理论上成立吧。当以这条法则为轴心,夫妻各自所站的位置、能绝对保持对称性时,它应该是适用的。然而芹签了QD,就等于在位置关系上做出了让步,也就失去了能跟老郑平起平坐的财产拥有权。

而“房子在谁的名下“,谁就有权卖房,这是铁律。escrow closed后,收回的钱绝对要回到原屋主/售者的户头,这些固定程序和手续,无形中已将芹排除财产受益人之外。她可以说这不公平我不服气,那就得去找律师去掰扯啊,而已经被老郑变成无产者、连咨询费都掏不出的芹,又拿什么去跟他耗呢 ?

哎呀,说太多了。缘妹别担心,先给你上杯热茶暖暖心,才是真格的:))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开心看到云霞!你的问题好棒啊,充满了挑战性:)我的情况应该是调过来吧,孩子爹签QD 而且是自愿的,让俺都不好意思学老郑啦,————哈哈,开个玩笑:))

虽然芹所经历的,不在你我她身上,但是作为在很多方面具有同质性的孩子妈,俺感觉俺在写芹的过程中,对她并不陌生。也想藉此对她和她们、在家庭中的透支型付出与隐形损害,通过故事做一次探讨。

云霞好周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祝芹在大家的帮助下,走出离婚阴影,做个自食其力的劳动妇女————荷姐的祝福太给力!记得哪里看过: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靠天靠地不如自己最可靠!

开心荷姐喜欢太妃糖:)太妃糖柔软而有韧性,含有红糖味的浓郁甘甜,是俺最喜欢分享的奶糖了:))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蘑菇,你看,当我们对老郑这样的父亲目瞪口呆时,老郑却完全可以摆出一副无辜的姿态,声称自己是“被离婚者”。就像我跟亮妈讨论的那样:是你妈想离婚的,是你妈先提出离婚的,是你妈要我供你们上大学我才不得不卖房子,吧啦吧啦吧啦…… 而就事论事地去看这种归咎,又似乎不是虚假陈述,这就把芹,——这位婚姻中的隐形受害者,反而弄成了“始作俑者”。。。

总之,一旦“遇夫不淑”,真是女人一生之大不幸。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古人说“女怕嫁错郎”吧。

感谢蘑菇的鼓励!喜欢你的“日月同辉”以及蘑菇在日月同辉中的自我观照。祝蘑菇有个好周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昨晚听了菲儿的话,吃贼多,攒足了能量。还别说,写老郑还挺费劲儿,主要是边写边生气,消耗太多体力,哈哈哈哈~U~

再次向菲儿致谢!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一杯色调浅浅香气淡淡的舒心茶,这就给菲儿捧来,消消气,好好过周末~0~
可能成功的P 发表评论于
这芹真是一点财务常识都没有,被前夫忽悠欺骗啊。可怜。不过好在她有一群采心这样的好朋友,原因为她出主意想办法。
那种小律师有时候为了自己的职业经验的培养,专门给所谓的低收入人士打官司,比如帮助房客告房东。其实也没好好核实低收入资质。利己主义到处都有啊。
采心回来会不会快一点更新呢?祝周末愉快!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采心的大招本来不错,没想到不符合条件,芹好可怜,“ 就那么几分钟,芹就失去了她苦干半生的家园”,希望上帝真能为她打开一扇窗!采心对律师事务所的描写让我涨知识,我这一生还没有跟律师打过交道。

赞采心好文笔,芹的故事很揪心。继续跟读…顺祝采心周五愉快!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芹真是命苦,不过我估计她后来会大翻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亲爱的菲儿、蘑菇、荷姐、云霞和缘妹,

感谢你们的留言分享。明天再一一回复,诸位好梦~~~~~
亦缘 发表评论于
各路“吊钩”接二连三地落入群里,似紧急降落的伞兵。- 好喜欢这一句。
“她低下了头,沮丧地继叙。” - 继叙是叙述的意思吗?
亦缘 发表评论于
看得我好生气。老郑太渣了,而且有心机,不请个好律师斗不过他。离婚不都是财产对半分吗?光是房子在谁名下没用吧?
芹这太辛苦了。没房子,家庭主妇二十年后去找工作,还得供两上大学的儿子生活费。不要给自己加这么多责任啊!希望芹能时来运转,柳暗花明。
云霞姐姐 发表评论于
是釆心的亲身经历吗?为芹 揪心!
canhe 发表评论于
欢迎采心回城!一回城就马不停蹄,在城里博客忙开了!芹离婚是净身出户啊?!真是一步错,步步错。亏得芹有一帮好姐妹朋友,为她出谋策划,据理力争。律所那段写得很生动,几个姑娘群策群力,真正的好朋友。芹在就职面试时实话实说,估计能拿到职位,诚实是找工面试的首要品德。祝芹在大家的帮助下,走出离婚阴影,做个自食其力的劳动妇女。
采心,谢谢你在菲儿家阁楼里悄悄塞给我的太妃糖果!谢谢你的将错就错的包容。家人写成嫁人,不是故意的,是打完字没检查。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发表评论于
惊喜看见采心更新,昨晚还去你那探了一下呢,时机不巧,可怜巴巴的申请和亮妈挤沙发。
我目瞪口呆,怎么会这样?连孩子都不管了?是真有这样的人还是采心创造的啊?希望有逆转,要不太气人了。群里对话的描写真好,“各路“吊钩”接二连三地落入群里,似紧急降落的伞兵”,哈哈哈太形象了。还有那个律师免费服务的电话…也是因为采心把让人生气的炸弹留在了最后,所以读前面的才能有心欣赏、笑得出来,聪明的作家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亲多吃点,别给渣人气饱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1

渣渣渣,太气人了!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俺出去吃一口,晚点儿再跟大家聊啊~v~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碼農學寫字' 的评论 :

是啊,亲爱的码农,有时候不是亲自遇见,还真难相信有这样的“酷爹”。我也见过妈也有不像话的,但是相对比较少。估计这么说会惹兄弟们不高兴,咱俩说完一起逃:))

感谢支持!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哎呀,让梧桐动了恻隐之心,没白写,得意一下:)

我也给梧桐预备了面巾纸,但也希望你到时候别用太多,给俺省点儿啊:))

感谢支持!
碼農學寫字 发表评论于
很不幸在我认识人的当中,也有这样离婚后吝于对孩子花钱的父亲,反而是经济弱势的妈妈心疼孩子。。。。
梧桐之丘 发表评论于
看得揪心。默默祝芹能遇到贵人相帮,度过难关。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好的,高妹好建议,下集我试试:)

前晚刚回来,然后赶稿子,还没来得及去看你。谢高妹不稀得跟俺计较:))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就知道高妹会动“刀”。但是老郑离得那么远,估计等到高妹买完机票、掖着刀上飞机时,忽然间会豁然开朗:那么渣的人,值得本姑娘动手吗?还是丢到历史的垃圾堆比较对路,哈哈哈

感谢亲爱的高妹!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刚才去给高妹搬沙发了,还一手靠垫儿一手茶:))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妈不生气,俺给你再添茶,顺顺气。。。

你想啊,老郑是在孩子要上大学的节骨眼儿上,坚持回国的。不能说他预谋,但是他对他出轨后将会发生的每一步,都应该有充分的预估。。。我想卖房子前,他早对孩子们将来“无家可回”,想好诸多“理由充分的归咎”了:是你妈扑风捉影怀疑我,才闹婚变的;是你妈不将就我,才要离婚的;我不愿意离婚,可是你妈逼着我离,然后她又没有钱付你们的学费,我只好卖房供你们,让你们跟我一起无家可归咯咯。。。

也说不定老郑趁此机会,教孩子们学学孔孟之道: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哈哈哈,就想逗亮妈笑:))
FionaRawson 发表评论于
再提个建议,如果这篇长的话,可以设个专门的博文目录,底下的链接每次只给那个目录就行了,不用一集一集了。
FionaRawson 发表评论于
这个前夫太鸡贼了!

另,看到采心出现,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得到啊。又忍不住想,我在场会怎么办呢?刀?呵呵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请亮妈盘腿大坐,等采心给您泡一壶热普洱:))
FionaRawson 发表评论于
居然没抢到沙发???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唉,如果卖房子的钱能给孩子们付大学学费也好呀。不过这前夫也太渣了,你把房子卖了让孩子们住哪里?如果孩子们住校,过年过节也得回到自己家啊。房子卖了孩子们就每家了。估计如果是孩子妈,不论如何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我坐沙发!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刚发现,倒数第四段的这句,打错字,现在这句才对:我不得不放下自尊,回头去找孩子的父亲,协议离婚。

感谢大家的包容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