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皮带哥独上高楼

原创????????邱开冒????????一丘万壑
打印 (被阅读 次)

 邱开冒 一丘千万壑 2022-12-02 08:18 Posted on 山东

今天,一条要求证伪的传闻迅速占据各大门户网站:皮带哥在长沙跳楼了?


港真,从没有一个富翁的生死像皮带哥这么自带超强气场,牵动千万吃瓜群众的心,因为好多吃瓜人与皮带哥是一根藤上的苦瓜。皮带哥结甜瓜时他们没赶上,藤枯瓜苦时,却不幸与皮带哥同藤同框。苦瓜群众听说“陨落”的传闻,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心中飘过一万匹草尼玛唱《花祭》——
你是不是不愿意留下来赔我
你是不是春节没过就要走开
烂尾楼没交你却要随候鸟飞走
留下来 留下来
你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赔我
你是不是就这样轻易放弃

太多太多的债你还没有还
太多太多牵挂值得你留下……

其他富翁若遭遇自由落体,会引起吃瓜群众的快意:看他起高楼,看他楼塌了。有点文化的还会假模假式地论述几句冲虚之道有无之境,发点“好即是了,了即是好”的感慨。但“一死百了”对皮带哥犹如艳遇,可遇不可求,现在,再高的楼也失去了皮带哥到此一游的机遇。只恐广州小蛮腰,也载不动,许多印。

有的人是死有余辜,有的人是死有余孽,有的人却是死有余债,比余辜、余孽更扎实。民谚曰: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已经死了。意思是说,有的人死了却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比如很多先贤烈士;有的人作孽,活着时就被人在心里诅咒。如此看来,皮带哥若跳楼自杀是解腰带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欠房奴那么多债,早被人在心里诅咒死了,何必重复死亡?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才是绝对的平等,有钱人再贪婪,只能是贪生怕死,绝不能破坏这一次性平等机会,要多贪一死?

皮带哥跳楼的假消息惊出了房奴一脑门汗珠子,他们等待还债的愿望压倒了报应的期盼——先交房后再来报应也不迟呀。今天,很多房奴债主在感谢阎王殿能明察秋毫,拒收恶意跳楼者!假如皮带哥真的纵身一跃,会有多少人在祈祷他能转阴还阳啊!在这仇阳亲阴的疫情背景下,他是房奴心中的吉祥阳物。

我估摸着,在得知皮带哥还健在的消息时,广大房奴债主会庆幸“阎王有眼”,上下游协作公司也举手加额,惊呼一声“好悬!”除了债务,皮带哥的皮带系着多少体面护着多少前列腺?他已经无权随意处置自己生命了。

皮带哥的库存财产怎么处置是有司的事儿,但皮带哥的肉体生命必须立即国有化,要采取必要的“保全”措施,要与阎王殿交涉属地管辖权限。这次阎王拒收,表明阴间也担不起皮带哥这么巨大的债务负担,用《我爱我家》里爷爷的话就是,弄得地府领导很被动嘛。

今天上午得知皮带哥“陨落”的消息,我就怀疑是假消息。他不是个纯粹的商人,而是政治嗅觉灵敏的猎犬,不会这么不懂政治——要跳楼,有的是良辰吉日,唯独这几天要忍住自由落体的欲望。

死是容易的,是不必着急的事儿。但皮带哥已经失去自主处分自己生命的权利了,只有自然死亡一条路可走。不如索性破罐子破摔,赖赖唧唧地活下去,活成一个时代的地产文化遗产,万一哪天房地产回温了呢?皮带哥有的是时间为自己撰写挽联:
生于地产,死于烂尾,小人物有恒大心,功罪无须盖棺定;
财满天下,债负天下,盛世操盘拆补事,窟窿留待后人平。

希望许老板勒紧皮带砥砺前行,不寻短见求远识,许下宏愿,破茧成蛾——春蚕到死丝方尽,家印成灰尾不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