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饭桶”,被裁员了!-美洋插队生活实录(十五)

写写自己所经历的,所见的,所闻的 ,所想的...
打印 (被阅读 次)

生意不好就裁人,这是小公司的生存之道,干得好照样被裁,除非你是不可替代的人。

在环保实验室一上班,没人培训你,直接开始做样品萃取,水样,(饮用水,地下水、废水等)土样。先前做萃取的人调到无机分析组,望着一堆当日要完成的样品 ,边问边做,一路小跑步去另外房间问,小跑回来继续做。做水样萃取时,用1000毫升与2000毫升的分液漏斗完全用原始的方式提取,取样500或1000毫升,加入控制质量的化合物和有机溶剂,拚命手工摇晃1、2分钟,分出溶剂后,重复两次,合并有机溶剂后挥发至1毫升,每天要做N个液体样品,送至有机分析组用气相层折仪器测定各种杀虫剂的含量,或无检出或检出多少。要求质控化合物的回收率要一定数字以上(记忆中应该85%以上,所添加的质控物质回收率越低,说明待测化合物结果越低,不能反应样品真实的杀虫剂含量。固体样品绝大多数为土样,很简单,加入溶剂后用超声震荡萃取,几十个样品可以同时做。

液体样品的萃取完全是体力活,开头几天,每天早上9点以前动手做,晚上9点多下班,开车三十几英里,回家巳是晚10点多,吃好晚饭后,回忆总结白天所做的,写出简单的流程图以便查找记忆,几天下来,做了水样土样中半挥发性的杀虫剂的EPA(美国环境保护局)方法,总结简化成流程图在一张纸上,贴在别人看不见冰箱靠里的一面,做样品时无需去看文字叙述多的SOP, 直接查找自己做的简易图,一目了然。

头几天,尽管是个体力活,太紧张,饭量没什么变化,熟悉所有的方法后,饭盒越来越大。印像之中,上下班打卡,从来没有按时下班过,整个实验室基本都这样,没有1.5倍加班费,但有奖金,与正常小时的薪水差不多,。

中饭时分,小小的餐室挤满了人,大家边吃边聊天,中文是唯一的沟通语言,天南海北,是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因为干的体力活,下午肚子就叽哩咕噜乱叫,胃口越来越好,个子不大的我,饭盒越来越大,饭量可以与搬砖的农民工叫板。写文前上网查了一下,跳出一个男人用饭盒与我那时用的一样,都不好意思贴上。在此之前多吃一口都会不消化,停食,时不时还要施行一下饥饿疗法。


那天吃午饭时,当我拿出一个特大的饭盒,有近一英尺长,8英寸宽,装的满满的,盖子一打开,只见坐对面的几个女生抿嘴暗笑,终于一人忍不住笑开口了。萃取,大家戏称萃取为“摇瓶子”,新人浴火重生后,都会经历饭量越来越大,变成了“饭桶“的过程。成了“饭桶”带来“副作用”的好处,睡觉越来越香,倒头便睡,一直睡到闹钟打鸣,不请不愿起床。

实验室正在拓展阶段,经常有外面新顾客的考试样品,考试合格,人才往你这送样品。老板夫妻都是精力超级旺盛之人,高级分析仪器都是自己调试及维修,每天工作到深夜凌晨是常态,请人做要花钱啊。样品分析业内价钱最低,完全靠量取胜赚钱。同时他们还在筹备一个药厂,准备生产专利过期的药物,还给我画了个饼,说以后可到那边去工作。

老板压力山大,所以脾气火爆,那时有两个年纪大的国人男同事,亲眼见老板骂他们就像骂孙子一样,他们因英语及年龄的关系找工不易只能忍气吞声。

说实话,老板夫妻从来没骂过我,一次老板娘偶然看到我贴在冰箱里边的一张纸,所有的方法都在一张纸上的简易图,赞不绝口,说到底是某某大学出来的。我母校有个教授她熟。

因为进实验室不久,第一次做除草剂样品的预处理,因为要经过几步化学反应,第一次做加进的质控样品(ppm,ppb,parts per million, parts per billion水平的)的回收率85%以上,而以前的回收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三十,甚至是零的,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对外报结果的,要是碰到审计,肯定过不了。此法的预处理一直是实验室的头痛问题,我不知以前的故事。可想而知,当时老板他们及实验室的头儿多高兴。为此三个月还主动给我提前升级(early promotion),还引起了同房间同事的酸溜溜的一句话“老板对你挺好的,三个月就给pomotion了,我们都要一年”。我还保留着提前升级的工作评估,“什么杰出…啦,压力之下可以高效工作啦……”一堆赞美之词。

在光杆司令的萃取组干了几个月,一直想到有机分析组(仪器分析),在那里可以学到新的东西,操作高端仪器,学习分析软件。

妈不容易老板又招了一个人,让我培训,是香港还来的,50多岁,刚三天,老板娘就来问,新人怎么样?其实老板娘一直喑中盯着,我说才训练三天,老板娘说:“才三天?你不是一来就可以做样品了,我们公司不是慈善机构,”完了,就让新人第二天不要来了。有机分析组的一个PHD,从东部全家搬过来,一星期就让人走了。

没人替代我,我只能继续留在萃取组做我的光杆司令,继续苦力的干活。好不容易终于调到了有机分析组,负责气相层析测试气油柴油在样品中的含量。

谁知才干了一个多月,公司生意转冷,生意不好,公司第一个反应就是裁人,我是有机分析组的新人,其他做气相质谱等的同事们都可以兼做我做的工作。

记得那天上班去打卡时,碰到无机分析组的supervisor 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下我,好不自然,部门的头前一天开会已经拟定裁员的名单,只是我还蒙在鼓里。上班后人事部找到我,被裁回家,总共干了8个月。一个月后,我的supervisor 也裁回家,我们现在还是好朋友。

生意不好就裁人,这更是小公司的生存之道,干得好照样被裁。以前只是听说,直到自己被裁才深有体会。


 

溜达时,看到一群头顶着大半圈黑羽毛(像皇冠)海鸥般大小的海鸟,第一次看到。输进几个关键词,跳出一张照片加名字,叫“皇家燕鸥,royal tern”,没希望有答案,好开心,又新认识一种鸟。

 

原来可爱的三趾鹬小鸟想必飞到更南边去了。最近又来了一批清一色比麻雀更小的三趾鹬,只是数量少了好多。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aterhill' 的评论 : “实验室周围社区当年的独特气味”, 哈哈哈,那味道与工作比起来不足一提啦。“树挪死,人挪活 天生我材必有用”。确实是这样。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自己寻开心,所以时间过得好快。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aterhill' 的评论 : 我想我是比你早一些,在那里个个都是多面手,哪里缺人就顶上。听说后来生意好了,对员工也好些了。我也很佩服他们,他们在国內也办了厂。
Waterhill 发表评论于
博主文笔幽默,赞一个!你没提到实验室周围社区当年的独特气味

说起裁人,大公司也差不多。我后来工作的一家大公司,部门领导飞去表彰一个团队的工作,半道上收到命令去通知那个团队被裁了,那个尴尬。

树挪死,人挪活 天生我材必有用。
Waterhill 发表评论于
看来博主去的比我早。我去的时候实验室做出些名气了。我去帮着质检质保,基本上每个实验室轮一周。人头熟了,饭量尚未上涨,就又调回药厂了
华人创业不易,做实业更难。虽说我对老板两口子的家长制作风和一言堂也有些看法,但还是很尊重他们。刚去时工资很低,老板娘说有学问只说明会读书而已,需要证明工作能力。这话糙理不糙。离开多年了,还是祝福他们和他们的企业。
水沫 发表评论于
饭桶那段太逗了。这样的公司不是可以长呆的地方~~山山现在真是对鸟兴趣盎然,拍得好~~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哈哈哈,见笑了。周末快乐!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山里人家真是多面手,什么活都能干,太佩服了。看到你吃饭越来越多,饭盒那么大,我笑的简直止不住。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ice1'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2023 估计裁员会更猛”,与我不相干了,已经提前退了快两年了。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公司没有倒闭,第二年起死回生了。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稀客稀客,欢迎小西。下一篇造娃养娃。
Spice1 发表评论于
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2023 估计裁员会更猛。我们只是前沿的人丢了工作而已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公司倒闭你早点离开也是好事,要不然把别的机会耽误了。
cxyz 发表评论于
大势之下 没有人能够避免,无论好坏。 借机休息一下也不错 :)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狗2014' 的评论 : 在那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待一定时间后,人人都是多面手,再换工作。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这样的公司 不去也罢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我压力大反而不想吃饭,熟悉所有的方法后,后来就像干体力活的农民工样,饭量很大。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刚开始时两个星期压力大,后来就是体力劳动,工作时间比较长。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山里非常能干,可惜不少公司都是只看bottom line。那么大的饭盒?大概是工作压力大造成的eating disorder 吧:)。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那几个月真不容易,估计精神也是高度紧张,不干了也好:)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urenjia2014'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有些样品特别脏,需要跑柱子去除干扰物,不由我做实验室所有的必须按照EPA方法做,不跑薄板。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小树好,确实是这样。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谢谢平等,你写的癌症系列很棒。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所以是小“饭桶”。哈哈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沈香总是那么nice, 我睡觉一般都比较少,但睡觉比较沉。
lurenjia2014 发表评论于
气相层析仪?你们要不要跑柱子?有的可以用玻璃板子跑。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很多工作,既要脑力劳动,又要体力劳动。
平等性 发表评论于
山里好故事,多谢分享!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一英尺长,8英寸宽的饭盒”,哈哈,能吃是好事!

人家幽默好文:)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人家是专业人士,刚到实验室就有驾轻就熟的感觉,真棒!在美国小公司生存的确不容易。年轻能吃能睡就是好,现在我想多睡都不行,瞌睡少了:)人家拍的皇家燕鸥真漂亮!长知识,我也第一次见这种海鸟。谢谢人家好文分享!很喜欢!继续跟读…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哈哈,一点都不夸张,我还特意量了我家的食物储藏盒,10x8 英寸,饭盒更长些。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就几个动作,学学就会了”,哈哈,你朋友大概想忽悠你去给她作伴。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上点心。
canhe 发表评论于
人家,你那一英尺长,8英寸宽的饭盒,看的我笑出声来,你真够幽默的。谢谢人家好文分享!
canhe 发表评论于
人家的职场故事好事多磨,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我刚到休斯敦时,也有朋友介绍我到Baylor U实验室去做水分析。我对化学实验没什么兴趣,完全不懂,朋友说,没关系的,就几个动作,学学就会了,我没想去,不想当机器人。
canhe 发表评论于
前排就座!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什么高级些的仪器?挥发性的化合物现在应该还是用GC吧,EPA的方法改了?请教一下,我离开环保行业很久了。
绿珊瑚 发表评论于
GC分析太容易了。小公司又没有高级些的仪器,所以生存不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