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陆十日游--UTMB那些事(下)

打印 (被阅读 次)

欧陆十日游--UTMB那些事(下)

 

第7日 南针峰之缆车游记


Alpina Eclectic Hotel的免费自助早餐。勃朗峰下享用丰盛早餐,大赛之后犒劳自己一下,餐后去旅馆房间葛优躺。


赛后几日,天况良好,几乎在任何时候都能瞧见勃朗峰。


一家位于海拔2317米缆车站旁的餐厅。
下午花费90欧元购买了两天的缆车票,上山一游。现场排队买的票,因为网上购票的最后一个环节,Visa信用卡因故不被接受。


山脊线上,登山的人们。


2分钟后,他们已经攀爬到峭壁的底部。


最左侧的的圆顶就是海拔4810米的勃朗峰。瞧上去不是非常惊艳。


皑皑白雪挤压堆积成为冰川。


冰川的舌部已经越过了2000米海拔。


海拔3842米的南针峰(Aiguille du Midi)。


徒步登山的人们。


有人在攀岩。


于是,赶去瞧西洋镜。



瞧着吓人,但是在攀岩工具的加持下,没有任何的危险。当然,基本技能还是需要的,那些绳索是保险绳,不是供人拽着上下的。


冰洞。


到此一游的把戏。


排队去玩那个玻璃罩子里的悬空把戏。俺的Enduro的海拔数据只有11883<12602英尺。


霞慕尼南城。


霞慕尼北城。


壮哉,欧洲最年轻的山脉,世界最年轻的山脉之一。


栈桥。


风起云涌之际,偃旗遁逃之时。


缆车上看到这道冰川,定下了次日前来一观的大计。


避难所(Refuge du plan de l'aiguille)。
 

第8日 冰川之旅与乌龙迭出的约会


Michel Gabriel Paccard博士雕像。他在1786年登上勃朗峰。


花桥。差不多是游览霞慕尼小镇的必经之路。背景山脊上的建筑,就是昨天早晨8点跑过的UTMB的最后一个补给站U15(La Flégère),那是一个滑雪场的山顶屋舍,缆车的终点。


8:55AM,乘坐缆车上到南针锋的半山,准备徒步前往背景中的冰川一游。结果,多嘴问了一句缆车站的工作人员,美女非常热情告知俺应该如何前往冰川:5公里,1小时徒步。


这是预案,打算向北横切到冰川。


这是美女讲解的路线:向南前往冰川Mer de。
当时盘算了一下,5公里=3英里,跑过去1小时,10点乘坐铰链火车下山,11点与燕燕和白妹在公车站会合,三人一同前往Annecy游玩。也算稳妥,于是选择了这一方案。
事后发现,谷歌导航5.8公里,用时1h20m。因为本人尚未从前天周日结束的比赛中恢复,实际上用时1h30m才抵达冰川Mer de附近的火车站。此是后话。


缆车下的徒步男女。


避难所。


路标。与美国不同,路标上标注的是前往目标地所需时间,而不是距离。这真是见仁见智的设计。


避难所后院的花草。


又见敖包。


小路的起伏不大,但是路况不佳,各种石头。


个别路段甚至需要铁索加持。据传,UTMB的两个难度最高的组别:TDS和PTL的路况,大致如此。


冰川Mer de。实在太失望了,介不是逗我玩嘛!


如果想要一睹冰川芳颜,至少还要徒步2公里。算鸟,扯呼!




乘上10:35AM的铰链车,径直下山而去。


11点抵达霞慕尼火车站,燕燕传讯过来:巴士还在车站等待,于是赶紧狂奔杀奔过去!


紧赶慢赶跑过去,却阴错阳差,搞错了目的地,没有赶上11点发车的巴士。目的地当为蓝色箭头指向的霞慕尼公交车Sud总站(Chamonix Sud Bus Station),俺稀里糊涂搞成了Parking du Grépon。。。


下一班巴士是12:30PM,于是俺步行回旅馆,顺便拍了一下沿途的街景。此时的勃朗峰已经淹没隐没在了云雾之中。


UTMB的拱门业已拆除,小城静好。好一似曲终人散尽,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中午在旅馆小憩片刻后,赶到公交车站,已经是12:25PM,买到票,是12点半。前往Annecy的公车已经驶离,与售票人员大吵一架后,无奈何之下怏怏然去逛街景。


这条街道是最后200米冲刺赛道,奈何前日俺却对此姹紫嫣红的街景毫无印象?


Quai du vieux moulin,一个颇具历史的酒吧。招牌造型是一个水车,猜测是300年前工业革命前夕的一个产物:水车所在,人群聚集的地点,如研磨麦子。于是便成为社交中心。


街头矗立的UTMB英雄榜,可能是2019年的评判标准。其中华裔选手邓国敏,申加升和黃浩聪上榜。


小巷深处的商家。


几可乱真的闹市壁画。街头涂鸦,当与环境融和为最佳,是为街景的画龙点睛,至少是锦上添花。最烦的不是画蛇添足,而是败坏环境,不知所云。


街头酒吧呈现的嗜酒产物--酒瓶木塞。


街头艺人。


晚餐时分,与游历归来的燕燕和白妹小酌一杯。
 

第9日

霞慕尼的晨跑




入住的Alpina Eclectic Hotel的第三日,清晨起床的时分,为窗外的景色震惊了一下--一线白云缠绕在勃朗峰的半山。懒惰了一下,没有使用手动长曝光。


赛后的第三日,体能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于是开启了晨跑训练。


高悬于头顶的冰川。


贴近自然的小镇住宅。右侧那座6层建筑,市场价在300百万欧元左右。喜欢山的朋友,可以考虑在此地买一幢宅子出租养老,随时随地可以去爬山。


Lac des Gaillands湖畔。周五的UTMB赛事,出发不久,便跑过了湖畔。


兀自为昨日的未达成目标的冰川之行而懊悔,此时突然心动了一下:要不要现在便前往一观?随后,自我否定:在缺乏基本路径数据的情况下,贸然前往,可能单程就要2小时!


阿尔卑斯山的奶牛。


通勤轻轨。


租赁给背包客的庭院帐篷。


仍在使用中的火车线路。


跑回下榻的旅馆。

日内瓦半日游


花费15欧元,乘坐上午10点的公车前往日内瓦。乘坐火车也可以,就是需要半途换车。


火车线路高架桥。


山不在高,有云则美。


直行前往巴黎,右转前往Annecy。中国的高速公路师承于欧洲,上下匝道短促,机会稍纵即逝。此种设计的优点是占地资源小,缺点是容错率低,影响主干线的行车速度。


日内瓦火车站的招贴画。
巴士在上午11点抵达日内瓦市中心,终点是日内瓦机场,于是俺提前下车,步行15分钟抵达火车站。




花费6欧元将背包存放在车站,然后再去逛街。如此安排的目的,是因为傍晚要返回火车站,乘车前往日内瓦机场。


逛街进行时。


没有事先设计路线,大致是沿着罗纳河(Rhone)的南北两岸,中间穿插一下旧城区。如果远远瞥见教堂的尖顶,就旁路过去瞧上一眼。


如果瞧见了美女,就顺手拍上一张。抱歉,俺没有办法把那哥们PS掉。^_^


自行车在欧洲的一些城镇,依旧是大众交通的一个组成部分。


发源于阿尔卑斯山的罗纳河。


河中心的建筑是Batiment des Forces motrices(法语:Power plant building)。建成于1883~1892,发电和调节水位。


目前,调节水位的功能仍然在发挥作用。


小朋友们在游泳。犹豫了一下,没有敢脱衣下水。因为有一年在西班牙跳到地中海里游泳,半小时后,留在岸上的行装被偷的只剩下一双鞋!


从未见识过流经市中心的河流的水质,能够清冽如许。二战后的欧洲,因为放弃了战争解决争端的诉求,已经躺平了许久,非常富足。


尤其是瑞士此等中立国,战争,那是极其遥远的传说。


桥上的有轨电车。


Pont du Mont-Blanc大桥后面的喷泉。


河上天鹅。


喷泉(The Geneva Water Fountain)。


街头好多的自行车,而且都不是出租之用。


街头的广告似乎是有关教育?


有轨电车。


乘坐电车的中学生。


建成于1559年的公立大学Calvin High School,也叫Collège Calvin。


圣皮埃尔大教堂(St Pierre Cathedral)。(谷歌三维地图)


教堂的阶梯。


钟楼。


大厅正视图。


大厅后视图。


五彩高窗。


L'Ancien Arsenal,昔日的军械库。




此幢古建,目前不是博物馆,而是作为其它用途。


位于新广场(Place de Neuve Square)旁的巨大棋盘(Giant Chess Boards)。


新广场上杜福尔将军的骑马雕像。




街头喷泉旁的人们。


日内瓦最繁华的商业大街Rue du Rh&#244;ne。


接下来的重点就是穿越各种小街小巷。


在这种当初的设计用途是行驶马车的道路上,驾驶汽车绝对是一个技术活计,尤其是货车。


教堂的一个角落。


Temple de la Madeleine / Espace Madeleine教堂。




教堂内景。


很喜欢这种略显纷乱却不嘈杂的氛围,尤其值得赞许的是,现代文明产物如汽车/橱窗等,并未明显地造成小城风貌的改变。


街头饮水器。


哈哈,欧陆的一个奇观:付费厕所。可与老美服务业的小费习俗相提并论,均有异曲同工之妙。


穆斯林一家三口。




下午3点半,坐船游历了日内瓦湖。这个项目有点鸡肋。


不伦瑞克公爵查理二世(1804~1873)的陵寝(Brunswick Monument)。


日内瓦游览线路。
 

第十日

哥本哈根半日游


两星旅馆Next House的Lobby。

昨日的行程很顺利,在火车站乘坐地铁,一站前往了日内瓦机场,晚上10点半抵达哥本哈根。在机场鼓捣了一下Uber,没车接活。问了工作人员,告知:哥本哈根不允许Uber营业。于是,花费了240丹麦币(汇率与人民币相当,美元不到40)乘坐出租车抵达旅馆。


这是一个颇奇葩的旅馆,评分4.2/5,房价美元$88,早餐费用$6,房间的面积只有1/4标准间大小。幸亏只是来睡上一晚上的觉,不然就会患上幽闭恐惧症,


第十日的清晨,从旅馆跑到了分割哥本哈根与机场所在岛屿的水道,顿时便震惊于眼前的美景。这条水道不是河流,就是海水。


色彩与剪影,构成了最大美点。


街头的古建,辉煌大气。


跑步的妹子。


美人鱼(Mermaid by Anne Marie Carl-Nielsen)。预案中,是要去瞧一眼安徒生童话中小美人鱼(The Little Mermaid),结果,边跑边拍,最后就忘记了!


克里斯蒂安堡宫(Christiansborg Palace)的钟楼。


另外一个角度。


码头上的中古船只。


猜想这些船只还是可以航行,载客近岸旅游。






Flying Tiger Copenhagen。丹麦的日用百货零售连锁店。


跑步的小哥。


颇具情调的街景--底层商铺+楼上住宅。


修缮中的教堂--Christian's Church。


近年来,哥本哈根涌现了很多崭新的建筑,其建筑工艺与设计风格均颇有新意而且大胆。美,但是真的与旧时的中古建筑违和甚多啊!


与这位修路的大爷聊了一下,他的看法是,这些新建丑的一逼,而且造价还非常昂贵!
另外,丹麦人的英语不错,听不出来太多的口音。这一点,要比法国人/意大利人/瑞士人强多了,过去的一周,经常在街上问路,对方听不懂或者听懂了不会说。有人说,因为这些国家抵制英语。不完全是,因为有一次问路于一位大叔,他结结巴巴了一番,然后拽出他读中学的儿子来回答问题!


当然了,小国寡民,没有许多的银子来顾忌环境,毕竟,吃饭是第一位的。


骑车的丹麦人。


跑步的丹麦人。


划船的丹麦人。


博物馆用途的火车车厢。


超炫的圆柱形公寓。




三角形写字楼。
哈哈,有时候怀疑,时下的哥本哈根人还是中古时代丹麦人的后裔吗?据说,中古时代的丹麦人都是海盗!^_^






中央火车站。
2个半小时后,俺与这个火车站之间,演绎出了许多的悲喜剧。


趣伏里公园(Tivoli Gardens)。这是世界上现存第二古老的主题公园,建成于1843年。


骑车上班的哥本哈根人。


送子上学的哥本哈根人。


市政厅广场上(City Hall Square)等待公交车的人们。


市政厅广场旁的骑车客。


Memorial plaque for Copenhagen's third and fourth town halls(哥本哈根市第三和第四议会大楼纪念广场,随便翻译的)。


骑车上班的人们。


由雕塑家 Max Andersen 和建築师師 Harald L nborg - Jensen 設計建造的紀念碑(Reformationsmonumentet af Max Andersen og Harald L&#248;nborg-Jensen),以紀念从天主教过渡到福音派路德教信仰的 400周年(资料来源:Tripadvisor)。背景是Copenhagen Cathedral教堂。


千里走单骑。骑士Absalon的雕像(Statue of Absalon)。背景是克里斯蒂安堡宫。


Nikolaj, Copenhagen Contemporary Art Center
The Nikolaj Contemporary Art Center艺术中心,其前身是St. Nicholas Church教堂。


艺术中心的一个角落。


艺术中心正门,教堂时代,这是教堂的后门。


河畔的Church of Holmen教堂,远处的背景还是艺术中心。


骑车上班的人们。


克里斯蒂安堡宫远眺。


克里斯蒂安堡宫门前广场上的腓特烈七世(Frederik VII)塑像。


克里斯蒂安堡宫院内。


克里斯蒂安堡宫大门(院内视角)。克里斯蒂安堡宫的前身是哥本哈根城堡,现在是丹麦的行政、司法、立法三大政府机构的所在地,同时也作为博物馆对于公众开放。此番旅行过于匆忙,完全没有时间做过多的逗留。


人工河道。


河道旁停靠的游船。


F&#230;stningens Materialgaard(前军火库)。


哥本哈根逛街路线图。
 

漫漫回家之路


9:51AM,步行到了火车站。
其实,9点半就背上行装走到旅馆外的公交车站,等了5分钟都没有车来,回旅馆咨询前台,人家说门前的车站早已没有前往机场的公交车了,只能乘坐火车(Train)前往机场!看来,谷歌导航系统的资料库有些古旧。
飞往旧金山的飞机12:15PM起飞,时间似乎还富裕,此番俺铁了心要全程依赖公交系统。
接下来的15分钟,发生了如下事件:
1)购票。在一台自动售票机上鼓捣了许久,最后那个数字是美元20多,因为需要买一张卡。在付款瞬间犹豫了一下,问了一下旁边的人,人家说,这是火车售票机,不是地铁(Metro)售票机。
2)寻找地铁售票机,又花费了5分钟。问题是,俺根本就没有将Metro与地铁联系到一起,还以为Metro是火车的一种,如加州火车CalTrain,因为旅馆前台告知我要乘坐Train前往机场。哈哈,地铁,那不是Subway吗?因此,导致了问题不够准确,而在火车站乘车的人们,又几乎没有人前往机场,大家对于如何前往机场,不甚清楚。
3)终于在火车站的另外一个角落寻找到了Metro售票机,却又陷入不会操作的雷区,因为界面是丹麦语。终于一个跑过UTMB的OCC组别的家伙帮忙,买了一张10:16PM的Metro车票,但是,他不知道车站在哪里?
4)依据车票上的Zone 3字符,俩人猜想是站台3。


10:08AM,前往站台3途中。
跑到站台上,临近上车的时候,闻讯了一下车站上的工作人员,人家说,这是火车(train),前往机场要坐metro,要出火车站北门,在距离约100米的大街上,下到地下通道。。。瞬间明白,metro原来是地铁!俺的英语太烂了。。。 ^_^


10:18AM,终于坐上了metro M3,那个zone 3其实是指地铁序列号,可以理解为3号线路。
地铁上,问了一位白人小妹,如何前往机场,她现场谷歌,告诉我需要转乘M1。结果,在换乘的途中,俺又问了一位来自菲律宾的妹子,人家说是换乘M2,此时,那位白妹子也气喘吁吁赶过来,告诉我说,应该是换乘M2!可耐的妹子!


10:29AM,地铁M2,哦,不!坐上了Metro M2!


地铁出站口紧邻机场人口,不到百米的距离。


10:47AM,准备安检。


10:56AM,安检进行时。


11:09AM,前往登机口。


又开始了逛哥本哈根机场的购物大厅之旅。


11:11AM,寻找E124。


各种拐弯。


还没有到,E Gate还要继续前行。


终于可以乘坐电梯了。


登机口在楼下。


11:24AM,抵达登机口。飞机将于50分钟后起飞,终于赶上这波了!


哥本哈根全景。那两道左右圆弧围成的区域,就是市中心(旧城),圆弧就是人工水道,起到护城河的作用。


10.5小时后,金门大桥。


湾区大桥。



(完)

一师是个好学校 发表评论于
Bravo!!!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