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土耳其(21):跳岛看死海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地球上的很多人都知道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交界有一个死海,可这个死海并不是海,而是世界上地势最低的内陆盐湖,因含有的盐度太高致使鱼类无法生存而得名,因此希伯来语称其为“盐海”。虽然这个死海是个“冒牌货”,但在土耳其的土地上却有一个如假包换的死海。之所以说它是“正品”,是因为它的的确确是一片海,并且是漂亮得让我望上第一眼就再也不想移动双眸的一片海。那么,这个位于爱琴海和地中海临界点的美丽死海为什么会有一个如此不吉利的名字呢?

死海

死海

死海

死海

有人说,它的名字来自于一个凄美的爱情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一艘在公海中航行的船只路过此地,船长的儿子驾着小舟到这里取水时遇见了一位姑娘并爱上了她。有一天,船只遇到了风暴,小伙子告诉父亲,说这里可以避风,但父亲以为他在这种危险时刻还想着跟那个女孩约会,于是跟他吵了起来。在争吵过程中,父亲不小心把儿子打进了海里。当父亲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可以避风的平静港湾时,后悔莫及,因为他的儿子已经喂鱼了。那个姑娘听闻后,跳崖自尽。从那天起,这个平静港湾的水就不停地变换颜色来纪念这对年轻的情侣,死海之名也应运而生。

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尚待考证,不过,无需考证的是,这里的海岸地形独一无二。一条狭长的长长海岸线在厄吕代尼兹小镇(Oludeniz)前迂回成一个大回转的弯儿,如一钩弯月一样把大海围成一个港湾。港湾内,大弯儿的尽头又把海湾分成“卧室”和“客厅,仅留一道“窄门”供“卧室”的海水流出。如此天造地设的布局让海湾内的海水即使在风暴期间,也如一潭死水般波澜不惊,故名“死海”,官方称其为蓝色泻湖(Blue Lagoon)。这片迷人的蓝色泻湖离土耳其赫赫有名的度假胜地费特希耶(Fethiye)十余公里,我从考诺斯古城遗址直奔这里的鱼市场。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根据谷歌地图,我要绕着克伊杰伊兹湖(Lake Koycegiz)开往费特希耶,可我在围着考诺斯古城遗址找入口的时候,发现这里有个极不起眼的码头。我以为只是游达利安河的,一问原来有轮渡,过河可以到达利安城,这一下子省了我近一半的距离。虽然我对有着翡翠般湖水颜色的克伊杰伊兹湖有着难以割舍的爱恋,但时间和体力对我也是很宝贵的,于是我选择了近路,美滋滋地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可到了费特希耶的鱼市场外面,我发现这里的店家都关门闭户,整个小城也静悄悄的,一想,原来这一天是星期天,是土耳其的宵禁日。但既然来了,总得找个能填饱肚子的地方。我下了车,在鱼市场旁闲逛,看见一个入口,走了进去,这里就是鱼市场。市场里面有一两家营业的,我本想在这里吃次海鲜,可看见海鲜上不时有苍蝇飞过,就什么想法也没有了,宁可饿着。

我心里想饿着,但肚子不愿意,我只好又去找吃食,看见鱼市场前方有一家土耳其快餐在营业,就点了有点像美国Subway的土耳其三明治。餐主很有意思。因为是宵禁日,他不让我在他餐厅边上吃,而是在马路对面给我摆了一张小桌。这是我第一次在土耳其吃快餐,还挺好吃的。吃饱喝足的我开着车在费特希耶兜风,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古时被称为“光之国”的活色生香。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快餐

“光之国”不是蹲在爱琴海岸的一只呱呱叫的“青蛙”。它在地中海和爱琴海的交汇处,这里也有一个海湾。不过,历史上没有它曾是贸易海港重镇的记录,但它的得名却跟爱琴海岸的很多城邦一样,都来自传说,只是并不是来自于古希腊神话,而是来自于当地的利西亚人。传说太阳神阿波罗爱上了腓尼基国王的小女儿,于是把自己伪装成一只小狗,因此得到了女孩的爱。 之后他复原为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与女孩在这里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为“光之国”(Telmessos)。

对于“光之国”发光发亮的过去,史料鲜有记载,人们只知道它在青铜时代晚期跟古埃及和赫梯帝国有过来往,在铁器时代情非所愿被并入了古波斯帝国。这里的利西亚人有自己的货币、语言和文字,他们把需要记录的事情刻在石头上。虽然“光之国”曾短暂加入雅典帝国,但并未受到古希腊文明铺天盖地的影响,直到亚历山大大帝希腊化时代,这座供奉太阳神阿波罗的古城才被被迅速同化,利西亚语言也从铭文和铸币中消失了。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费特希耶的厄吕代尼兹小镇

之后古城跟所有爱琴海岸的城邦一样,被罗马帝国“一勺烩儿”,又经过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到土耳其独立战争时,一名非常优秀的空军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丧失。为了纪念他,人们用他的名字给他的故乡命名,即费特希耶。可是这座古城在50年代末的地震中差不多被毁之殆尽,现在我看到的是建在废墟上的新城。这座拥有蓝天碧海和灿烂阳光的新城今天受到了英国人的青睐,有超过7千名的英国公民永久居住在这里,还曾被英国的泰晤士报和卫报评选为世界最佳旅游中心。

就让英国人在这儿享受吧,我就不跟他们“争宠”了,我要去费特希耶南面最热门景点之一的卡亚可石头村(KayaKoy)去看看这个又名为鬼屋的村落到底为什么会有如此晦气的名字。据说这个神迷的村落有五千年历史,却没有考古发现可以佐证。在村庄的外围,我看见几只被饲养的鸵鸟在阳光下闲散地漫步,这样的氛围给我壮了胆儿,觉得鬼屋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阴森。鬼屋坐落于山坡上,一眼望去,满山都是被废弃的灰色石头房屋,被称作鬼屋也有情可原。谷歌地图没有给我指到入口,我在一家很漂亮的餐厅旁停车,徒步走向那片今天是荒草丛生,但公元前4世纪却是繁华区域的鬼屋。

卡亚可石头村

卡亚可石头村

卡亚可石头村

卡亚可石头村

卡亚可石头村

这里曾是希腊人聚居区,有16个大小教堂,2个校舍和1个海关大楼。因为建于山坡上,缺乏淡水,所以每家都有蓄水池。房屋一般是矩形结构,木制房顶,大多在50平方米左右,带庭院,房间内有用于取暖和做饭的壁炉,壁炉旁是橱柜,无窗的地下室用于生产皮革。希腊人就这样伴着风云变幻的岁月在这里千百年地繁衍生息,即使在奥斯曼帝国统治的前500多年内,这里的人也平安无事。但在奥斯曼帝国晚期发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村庄的人遭到了大屠杀。随后在土耳其独立战争取得胜利后,这里的希腊人跟希腊的穆斯林进行了人口互换,可交换来的穆斯林不愿意住在这里,因为有传言说希腊人的鬼魂在这里飘散,于是这里渐渐落败,在之后的大地震中跟费特希耶一样变成了一片废墟。

据说,爬到废墟最上面的山顶上可以一览地中海的美景,但我没有爬上去,在废墟中找不到路的我在偶遇一座八角形的典型东正教堂后就折返,把车开到了更南面的厄吕代尼兹小镇的海滩(Oludeniz Beach),我要在这里看日落。

厄吕代尼兹小镇

厄吕代尼兹小镇

厄吕代尼兹小镇

厄吕代尼兹小镇抽水烟的女人

因为是星期天的宵禁时间,所以整个小镇的海滩也是静悄悄的,跟以弗所附近库达萨斯海滨的人声鼎沸大相径庭,但库达萨斯的海滨没有沙滩。我停好车,走进小镇字面意思为“死海”的海滩,海滩上人迹寥寥,无人气的海盗船排列在岸边“昏昏欲睡”,经典希腊蓝的躺椅上空空荡荡,只有一位妇女坐在躺椅上抽着我从未见过的土耳其水烟。她喷出的阵阵白雾,让我若隐若现想起了中国的鸦片战争。这里的沙滩并不美,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别说无法跟“细皮嫩肉”的加勒比海海滩相媲美,就是跟伊兹密尔阿拉切特的海滩相比,也差了一大截。虽然这里的海滩没有让我让我惊艳,但在这静谧的世界里,看着清澈得不染一丝杂质的海水拍打着海岸,看着夕阳慢慢把海岸旁的群山染红,看着彩霞不声不响织出色彩斑斓的天空,我仍然觉得时间好似指缝里的流沙,匆匆而过,岁月也像如玉的君子一般,触手可温。

在太阳把最后一丝光亮隐藏到山下后,我去小城寻找我的酒店。小城的很多地方都在修路,但我还是很顺利地跟着谷歌地图找到了酒店。酒店不错,服务生也很纯朴,给小费都不要,还是我追着把钱递到了他的手里。第二天清晨,当我想把车再次开到海滩去坐海盗船时,我才意识到小镇的路况有多差。我跟着谷歌地图找路,发现路被堵住了,我绕着圈都走不出小镇。清晨的小镇没什么人,即使有人我也怀疑有多少人能听得懂我问路的英语。就在我无奈站在路边想着该怎么办时,来了一辆车,车上的男人会说英语,他说他要去接客人,让我跟着他,他会把我带到海滩。这一路,全是毁车的路,这是我在土耳其见过的唯一一个基础设施很差的小镇。到了海滩后,男人告诉我在哪里停车,在哪里上船等,很细心,也很绅士,这让我对土耳其男人的印象超好。

厄吕代尼兹小镇

厄吕代尼兹小镇

厄吕代尼兹小镇

我把车又停到了昨晚停车的地方,这么早,就有人来收停车费,看来,赚钱不分早晚。这一天是星期一,海滩热闹了很多,海滩上的酒吧也开始营业。我走向海盗船寻价,“跳岛游死海”早上10点半起航,晚上5点回来,一个人才100里拉,10美元多一点儿,还包午饭。这也太便宜了,土耳其的低物价在很多时候都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富婆。看看离开船还有很长时间,我便脱了鞋,去感受满眼都是我最爱的Tiffny蓝的清澈海水。可惜,现实的体验一点儿也不愉悦,水下的鹅卵石不仅让脚很不舒服,还不是平的,我一脚没踩稳,差一点整个人栽进了海水里,幸亏路过的一对情侣把我拽了上来,一问,他们来自乌克兰。我不想顶着烈日在小镇里闲逛,就跑进了沙滩上的酒吧里一边喝饮料,一边眺望着看也看不够的蓝天碧海,心里悠悠的,像荡着小船。

等到了登船的时间,我看现我乘坐的海盗船名字是“龙”,这让我觉得很亲切。我在挪威和日本都坐过海盗船,但没有一个比这个更像“海盗”的了。船上到处是骷髅头,还放着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很多男人光着上半身,很多女人穿着比基尼,像是去奔赴一场狂欢音乐会。什么疫情,仿佛这世界根本不存在这种病毒一样。当海盗船缓缓开进死海深处,我终于跳着岛领略到了土耳其,这个最上镜的死海动人心魄的美。

海盗船

海盗船

跳岛游路线

蝴蝶谷沿途

去蝴蝶谷沿途

去蝴蝶谷沿途

整个行程海盗船停靠五处,最先停靠的是大名鼎鼎的蝴蝶谷(Butterfly Valley)。一路上,海水由海岸边的Tiffany蓝逐渐变成天蓝和天青蓝,再变成宝石蓝,到蝴蝶谷岸边时,又变回了Tiffany蓝。多变的蓝色让这片清澈的死海呈现出炫目的美景,以至于我常常忘了耳边似乎能把人心脏震出的恼人音乐,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令我双眸迷醉的蓝色,感恩上帝对土耳其的宠幸。

蝴蝶谷,顾名思义,因拥有众多美丽的蝴蝶而得名,科学家曾记录这里有105种蝴蝶,但今天这些蝴蝶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我一个也没看见。因为蝴蝶谷的名字,我猜它一定很美很美。谷前是盛开的鲜花,跟我想的很相像,不过要花10里拉才能进入谷内。越往谷里走,越像走入了开满鲜花的森林,我见到了我从未见过的吊灯扶桑和鸡蛋花,还有查不到的花,它们都在小径两侧夹道欢迎着我,让我觉得蝴蝶谷就是我想象中的样子。随着树木的增多,空气也越来越湿润,像个巨大的植物园,但坡度也越来越陡。我开始在岩石上手脚并用地爬山,体验纯天然的野生徒步路线。就这么难爬的路线,居然有人抱着小宝宝爬上来,那个宝宝长得特别美。沿途经过一个小小的瀑布,水流流过岩石使其又湿又滑,我好不容易爬了上去。抬头看看上面似乎永远都爬不到顶的山,我准备放弃,恰好有人从山上下来,我问上面有什么,他们说什么也没有。不过,我知道世界十大徒步路线之一,全长500多公里的著名利西亚大道(The Lycian Way)正从蝴蝶谷经过。

蝴蝶谷

蝴蝶谷

蝴蝶谷

蝴蝶谷

蝴蝶谷的漂亮宝宝

我是没能力走完全程的,看看手机,船长留给游客的一个小时时间已过半,于是往回返,把那个无法完成的徒步留到梦里。当海盗船继续在变换蓝色的死海中前行时,我的双眼也继续在多样的蓝色中迷失。用过鱼刺很多的鱼餐后,船只停靠在死海中名为泉眼(Cold Water Bay)的海湾旁。这里与其说是海,不如说是潭,连海浪都没有,整个海湾内的海水都是我最喜欢的Tiffany蓝。我真想跃入它的怀抱与它融为一体,但“旱鸭子”的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会跳水,会游泳的人们尽情拥抱我最爱的Tiffany蓝。

虽然这里的海湾被有的人叫作泉眼,但它更准确的名字应该是冷水湾。众多的冷水泉从金牛座山脉(The Taurus Mountains)流到这里,因此这里的水温会比别的海域的海水低一些。 在酷热难耐的午后,一头扎进微凉的海水中,想想都是妙不可言的事情。它的美好成为电影《The Water Diviner》的拍摄地。

冷水湾

冷水湾

冷水湾

船上午餐

船继续前行,目的地是骆驼海滩(Camel Beach),此时天空被浓云笼罩。这些浓云给海滩旁的山峦戴上了带仙气儿的头纱,海水在浓云下不再是透明的Tiffany蓝,而是带着些许灰色的湖蓝,同样悦人眼眸。为了配合海滩的名字,土耳其人在这里安排了沿海岸边骑骆驼的活动,当然最普通的活动还是游泳。

骆驼海滩

骆驼海滩

骆驼海滩

骆驼海滩

整个行程最具人文特征的非圣尼古拉斯岛(St. Nicholas island)莫属。岛名最初意思是“船之岛”,原因是这里的海湾极其平静,长期都是轮船停靠和避风之地。在研究人员偶然发现这里曾是基督教的朝圣中心后,名字被改为了“圣尼古拉斯”。据说这里住着一位圣人,名为尼古拉斯,他就安息在这里,后来遗体被移到了意大利。至今,这个岛上还留有5座教堂及40座宗教建筑的遗迹。也许有圣人居住的缘故,这里的海滩比其它地方热闹得多,海上活动也精彩纷呈,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最有趣的活动仍然是游泳。不过,这里的水不再是Tiffany蓝,而是变成了水晶绿。就是在通往此岛的路上,海盗船上一群认识和不认识的男男女女在重金属音乐中迈出了狂欢舞步。

圣尼古拉斯岛

圣尼古拉斯岛

圣尼古拉斯岛

圣尼古拉斯岛

圣尼古拉斯岛

船上狂欢

当海盗船驶向最后一个停靠点水族湾(Aquarium Bay)时,海水又变成了冰蓝和宝石蓝色。我一路都被这些变换的蓝色迷惑,猜想要有怎样的运气才能得到上帝如此的钟爱,才能获得这蓝色的天堂。水族湾的海水跟死海其它地方一样,都清澈见底,是游泳、浮潜、潜水和划独木舟的好地方。在沙砾海床上,有五颜六色的海绵在珊瑚覆盖的巨石之间游弋。包括小丑鱼和章鱼在内的鱼儿也不害羞,会来啃人的手掌。如果细心,人们还能发现海星、海胆、雀鲷、红鲻鱼、黄貂鱼等,海洋生物丰富得让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无知的小丑。

水族湾

水族湾

水族湾

水族湾

若想用上帝的视角看死海,体会它独有惬意安静的美,一定要坐滑翔伞(Paragliding)。我曾在加勒比海的岛上坐过滑翔伞。当时坐在一个椅子上,被一个平台“发射”到空中,然后被一只船拖着在300米的高空飞了半个小时。看着前面的小船在跑,看着脚下深不可测的海面,在天空中孤立无援的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浮萍,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的无力之感,发誓再也不坐了。不过,为了美不胜收的死海,这次我反悔了,临下船时跟船长预订了滑翔伞项目。这应该是土耳其最贵的娱乐项目,每人800里拉,不到100美元。船长说因为我坐了他的船,所以给我750里拉的特价,550里拉是滑翔伞,200里拉是照片和视频。

滑翔伞上

滑翔伞上

滑翔伞上

 

滑翔伞上

我在游客中心等了一个多小时,教练们才回来,我跟他们一起坐上了开向滑翔伞起飞地-巴巴达山(Babadag Mountain)的面包车,这座山以一千多米高的非凡高度和稳定的天气条件而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滑翔伞场地之一。 教练们的英语都很好,坐在我旁边的教练很健谈。他问我这么年轻,为什么不让男朋友陪着来土耳其,我说我结婚了而且孩子也不小。他说我看上去最多33岁,我真奇怪土耳其男人为什么猜女人的年龄会精确到个位数。他还告诉我滑翔伞教练在土耳其算高收入人群,月薪8千里拉,并拜托我有机会帮30岁的他找一个中国女朋友,临下车前把我介绍给了我的教练。

我的教练把我带到了山顶的起飞地,可这时是满天的大雾,无法飞行。而最让我意外的是,山下热得像火炉,山上冷得却像冰窖。我穿着短裙,心想千万别感冒。我的教练很好,把他的夹克借给了我,然后给我上设备,告诉我飞行时他会在我身后,还指导我起飞前要慢跑几步。

滑翔伞上

滑翔伞上

滑翔伞上

滑翔伞上

我在冷风和雾气中等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冲进了云层。开始我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到云在我周遭飞。可是,当破云而出的那一瞬,我看到了人间奇景。巴巴达山像章鱼的触角一样延伸至死海中,围出不同的海湾。鹅卵石的沙滩像弯钩儿一样弯进“章鱼的触角”,却“欲擒故纵”,并不与之交汇,留出一道口子与其保持距离。整个死海的海面就如上帝打翻的调色盘,海水颜色由岸边的Tiffany蓝延伸到淡蓝,再到宝石蓝和钴蓝,层层递进,像美国作曲家乔治·格什温奏出的《蓝色狂想曲》。我的心在这精彩的蓝色中融化,沉沦,而在地上看着不起眼的沙滩从高空看却变成了白色。这白色配合着多姿的蓝色,是那样浪漫,难怪这里有“爱情不死,死海永恒”的传说。

正在我恨不得多生出几只眼睛去欣赏这美景之时,我那看起来闷闷的教练开始带着我在空中盘旋,不停地跟我说话,还让我摆姿势,给我照相和录视频,弄得我不胜其烦。我真想告诉他,“别动也别说。就让我默默享受与蓝天碧海和青山白沙融为一体的感觉,就让我静静把这色彩的盛宴一刀一剪折成永远。我愿人长久。”

路线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xc8585' 的评论 : 谢谢封我为“大侠”,我喜欢这个称呼。
wxc8585 发表评论于
赞大侠!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世界在我心中' 的评论 : 谢谢,土耳其的死海真的很漂亮。
世界在我心中 发表评论于
好文,以前不知此死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