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易说“yes”,一位“高访教授”的尴尬故事

上帝给了我深色的眼睛,我却要用它来看这个色彩缤纷的花花世界……


博客内容为原创,謝绝转载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所工作过的课题组里经常有国内来的访问学者,他们来自国内的不同高校及研究所。有博士生也有教授,来访的目的不同,来访的时间长短也不同,有的英语很好,有的英语很糟,有的已经在国内学术界很有威望了,也来英国再镀金一下。

印象最深的是一位来自北京国家最高级别的研究单位S教授,有五十多岁。英语阅读写还不错,但听说有点麻烦,常常闹出笑话。每次见面我都很尊敬地称“S教授”。老板让他跟一博后英国年轻人做同一个课题,实际上就是给他找点事做。S教授每天跟着博后很认真的做事情。

一天,那博后找到我,还没说话就先摇头,说让我帮他个忙,带S教授做一个简单的事情。就是去用一台洗照片的机器,目的是把用放射性同位素标记的胶片放进机器里自动冲洗出来,原理和操作跟洗普通黑白照片没什么区别。

这个操作非常简单,如果做过的人,肯定不会出问题。我不懂为什么那博后一定让我带S教授去做这件事。

带S教授进到暗房,跟他解释如何操作,首先关灯,然后打开红色安全灯,把胶片从盒子里取出,放进机器,ola。当然我说的都是中文。

做完了,那教授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啊,上次我听那博后跟我解释,说到暗房就把胶片拿出来,我也不知道要关灯,亮着灯就把胶片从盒子里拿出来,结果那胶片立马变黑了,我回去问他怎么回事,那博后只是摇头”。

我一听像只大乌鸦一样“嘎嘎嘎……”地大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

那教授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哎呀,让你见笑了,我在国内根本不做这些具体事情的,都是下面的人做,上次那博后问我会不会做,我当时想这多简单的事,就说“yes”,而且我也没完全听懂他说什么!结果闹笑话了”。

我忙收住笑,并报歉道:“对不起,我不是笑您,我只是想那胶片变黑好笑”。

后来那博后跟我说:“好无耐,每次跟S教授说事情,不论什么事他总是说“yes”,对于英国人来说如果你说“yes”就说明你懂了,但对很多从国内来的学者,不太习惯说“NO”,因为英语又不太灵,说“yes”最简单。

后来好长时间每次想到这件事,我就会笑出声来……。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看了一下,原理与普通胶片确实没大区别,也是银盐感光,也要用化学药品显影定影。只是这种X线胶片对红光不大敏感,有人就用它代替普通胶片拍照片,用普通显影液定影液冲洗,结果别有风味。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https://www.fujifilm.com/ae/en/healthcare/x-ray/analog-imaging-film/film这里有个连接,这种胶片是用x-ray 显影的。谢谢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特意去查了一下,FUJIFILM Super RX is a blue sensitive universal film with a wide total range for all types of applications. Incorporating FUJIFILM's unique Sigma-LIC Grain and Cross-over Control Technologies from the highly regarded Super HR series, it provides exceptionally sharp, high contrast images with both automatic and manual processings. Its reliable image quality will greatly improve diagnostic capabilities.
(Fuji Medical X-ray Film),这个简介。应该跟普通的胶片不太一样。为您认真的态度点个大赞。我只是按说明用过,从来没关心过原理。现在补上一课,多谢支持讨论,欢迎光临指导。have a nice day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握手,:),估计就是一种自然反应,很多人有点自言自语地说出声来。谢谢留言,问好!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普通摄影胶片有一层厚厚的乳胶,既是为了固定感光材料银盐,也是为了防止反光,所以是不透明的。曝光只是产生潜影,不经过显影是看不到什么变化的。实验用的胶片也许不同,但我想基本原理应该一样。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你说的这个我也有体会,刚来美,英语说不好,但yes说的挺好,其实,当时说”yes“只是一种nice的表现。
但西人认为,你说yes就是很明白的意思,结果出错:)))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他没有放进机器,:),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用,他在暗房里亮着灯把胶片从暗盒里取出,直接曝光了,曝光的胶片是蓝色的,透明的。没有爆过光的胶片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应该是无色透明的吧!:)谢谢!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2021-09-14 11:24:44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不是纯黑色的,我看了那张废片,是深兰色的,A4 size大,实验专用的。谢谢来访留言,问好!

教授应该是把胶片放进机器里冲洗了,否则只是曝光,应该看不出太大变化,我觉得。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湾区范儿' 的评论 : 为什么要镀金我不太清楚!但到英国来,一般会问他想做什么?估计在跟他商量的时候他可能也没听太懂,就说“yes”吧,所以他就跟着一起干活,不过这件事以后,他好像就没有做什么,可能意识到自己不适合做这些初级的工作。他没有认为外国人看不起他,他临走时表示感谢说学到了很多东西。:),谢谢留言,问好!
湾区范儿 发表评论于
谢谢博主分享。不太明白为什么在中国已经功成名就的教授学者要到国外来镀金,还要做他们在国内基本不会亲自做的初级事务。然后回国就会说外国人看不起中国人,BLAH BLAH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外芭蕉' 的评论 : 你说的太多了,他真的是很nice的,而且大人物偶尔“撒胡椒面”还挺可爱的……:),谢谢留言,祝好!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不是纯黑色的,我看了那张废片,是深兰色的,A4 size大,实验专用的。谢谢来访留言,问好!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oBucks!' 的评论 : 嗯,我以后写一个我自己的故事啊,自我爆光一下……:),感谢留言,问好!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哈哈哈……你笑柿我……,握手,谢谢留言,问好。
林外芭蕉 发表评论于
这个教授听着还挺不错的,很谦虚的样子,也愿意尝试这些非常初级的操作,没有盛气凌人的样子。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想不起来了,当年往相机里装胶卷,总要先拉出来一小段,是会立即变黑的吗?
GoBucks! 发表评论于
语言文化环境不一样,闹出笑话很正常的。山花难道没有类似的?:)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我有一次跟cleaner说洗手间的热水器不要关掉,我去游泳,回来要洗澡。那个不会英语的人看着我就急,我指着热水器开关,摇手,他跟我说:“no no,blabla…..”, 我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气柿我了,说不下去了,走吧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这两个原因都有,这教授还是挺可爱的,不过,他自己也说口语听力有问题,这也是他想出国学习的原因之一,想提高英语。谢谢留言,问好。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hirui' 的评论 : 他的问题是,他总是说非常肯定语气的“yes”,在不该说“yes ”时间比如应该说”no”的时候也说,有时他根本没听懂,顺口就说”yes ”,超可爱……。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hirui' 的评论 : 呵呵,肯定要去的,我觉的他是想看看英国的工作模式,而且可能觉得好玩吧,哈哈哈……,看你的留言挺欢乐!谢谢问好。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哈,这个毛病需要点时间才能改好!谢谢菲儿到访,问好!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是的,其实可能有点像日本人的“嘿依”一样,他自己并没有太在意。挺好玩:),谢谢留言,问好!
zhirui 发表评论于
YES? 看你的语气了, 有时候有反问的意思
zhirui 发表评论于
这叫兽到了英国还没有到欧洲几个国家旅游, 去什么实验室做实验? 很少有的事情。

洗照片那些小事在国内都是学生或者技师做, 叫兽当然不做啊,叫兽写基金和论文啊, 美国教授从来不做那些琐事的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1

哈哈哈,这个毛病一定要改。
格利 发表评论于
时间久矣!
格利 发表评论于
说“yes”害死人,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教授不懂装懂,没有不耻下问的勇气;其次,所谓教授在国内不屑于做洗照片这类的“小事”,高高在上,养尊处优时间久吴!
云淡风更轻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我也笑出眼泪了!估计说YES其实就是中文说嗯嗯嗯的意思,并没代表明白了。谢谢山花分享,太有意思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