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葬花”与“宝钗戏蝶”

我似高飛雁,家鄉傍牟山。先賢名列子,才俊數潘安。
打印 (被阅读 次)

 

“黛玉葬花”是《红楼梦》中广为人知的片段,而“宝钗戏蝶”则鲜为人知。但在出现于同一回中的两个片段里,作者均以富有典型意义的细节描写,对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孩进行了惟妙惟肖的工笔刻画,展示了曹雪芹过人的艺术造诣。

“黛玉葬花”的起头是黛玉去怡红院找宝玉,晴雯以为是别院的丫头,赌气不开门。若换做别人,可能会一笑置之,并不介怀。但这却引起林黛玉一连串独特的举动。她先是高声责问,“逗起气来”;但又一转念,却想,“虽说舅母家如同自己家一样,到底是客边。如今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现在他家依栖,若是真怄气,也觉没趣。”显然,敏感的黛玉把自己受冷落错怪在宝玉身上了。她虽未曾吵闹起来,却暗暗使起了“小性儿”。

而恰在这时,又见宝玉陪着宝钗从里面出来,这使黛玉愈发伤心起来。回到房中,“好似木雕泥塑的一般,直坐到二更多天,方才睡了。”这举动也是林黛玉特有的。此时的黛玉,与宝玉尚未“定情”,虽然宝玉也几次向她表露爱情,但谨慎持重的黛玉并不知他是不是真心。而且,人人皆知的“金玉”之说,使宝钗成了她心目中对自己爱情的最现实的威胁;宝玉“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的举动更使她心神不宁。因而宝钗的突然出现,使多疑的黛玉感到了极端压抑的痛苦,她止不住黯然神伤。“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这正是一个热恋中的少女因嫉妒、多疑而又对情人捉摸不定而产生的痛苦心情的形象写照。

更具典型意义的是黛玉第二天对宝玉的态度。当宝玉一片热诚来看她时,她竟理也不理,支使完丫头之后,转身就出去了。哪管这位多情公子曾“悬了一夜的心”!这表现了黛玉性格的另一侧面----心性的高傲和脾气的倔强。这个孤苦的少女从不把别人的怜悯当作自己的幸福,她不乞怜于任何人,包括她深深爱着的宝玉,而且愈是在不幸的境遇中愈是强烈地要求保持自己的人格和自尊。这样,她对宝玉的爱以一种被异化了的形式表现出来:内心一团火,外面一块冰。

然而黛玉毕竟是一个感伤的少女。当大观园中的女孩儿们兴高采烈喜度芒种节之时,黛玉却面对韶光,无情無緖。她一个人来到曾和宝玉一起葬花的地方,“把些残花落瓣去掩埋”;并面对花塚、怆然而泣,吟出了如泣如诉、哀婉欲绝、自伤自悼的《葬花吟》。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是将“黛玉葬花”与“宝钗戏蝶”放在一回中来描写的。

在叙写黛玉生气之后,作者没有立刻就写葬花,而是嵌入了大观园的女孩们“打扮的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起为退位花神饯行的一段快乐的插曲。这无疑是一种反衬,是古典诗词中“以乐景写哀”手法的借用。

但在那快乐的背景上最为昡人眼目的是薛宝钗。当众女在园中玩耍时,“独不见黛玉”。于是宝钗说:“你们等着,等我去闹了他来。”一个“闹”字,显示出这位少女热情活泼的性格。路上,宝钗忽见一双玉色蝴蝶,便来追赶,直累得满身香汗、娇喘不息。活泼的个性、欢乐的心灵,与大自然是这样和谐地结合在一起,显现出这个满口封建规条的少女压抑在内心深处的追求美、热爱生活的真正天性。

不仅如此,在复杂的人际关系网中,宝钗显得也那么和谐从容。她开始是去潇湘馆的,见宝玉进去了,她怕引起宝玉的不便和待遇的嫌疑,抽身而去;路遇一双玉蝶,便欲扑来玩耍;不料又无意中听了两个丫头的私房话。但她灵机一动,随即使了个“金蝉脱壳”之计,摆脱了自身可能引起的麻烦。

正是在“黛玉葬花”与“宝钗戏蝶”的对比衬托之中,待遇和宝钗的性格得到了十分充分的表现: 一个是那么的敏感、持重,另一个却如此活泼、烂漫;一个是那么多愁、善感,另一个却如此快乐、欢欣;一个与环境是那么别扭、格格不入,另一个则与周围的一切如此和谐、如鱼得水。

然而连个情节的结合并无斧凿痕迹,而是浑然成为一体。它像生活一样逼真、一样动人,也像生活一样自然。在此,我们不能不佩服天才艺术家曹雪芹那出神入化的卓越艺术造诣,为之发出由衷赞叹。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石榴花' 的评论 : 多谢石榴仙子妙评。周末快乐!
红石榴花 发表评论于
教授选的例子非常经典,一个敏感多疑的悲情女,一个心思缜密的绿茶婊,叹性格决定命运!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laopika高见,没错。周末快乐!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我一直有种感觉,黛玉是位多愁善感的女子,其坎坷的家庭经历和寄人篱下的环境,决定她喜怒无常的性格,所以男人只能欣赏而不能娶回家的:)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应该会吧。不是有人说,读张爱玲的小说,怎么读都是粗枝大叶吗?周末愉快!
深度思考 发表评论于
牟老师好文。好书需要细读,但是大家都没有时间。不知道如果红楼梦现在写出来,放在网上,有没有人能这样细品。:)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xiaxi过谦了。周末愉快!
xiaxi 发表评论于
听行家侃红楼,唯有静听学习,插不上嘴。
问好!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是的,许多名著都是值得琢磨的,不是一眼就能看透。西方有所谓说不尽的莎士比亚,我们有说不尽的《红楼梦》。不同读者自然会有不同理解,即使对一些细枝末节亦如此。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再当然,一个字也可能有不同理解,比如贤袭人的贤,是真心称赞,还是略带嘲讽?脂评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前者,而现代人恐怕倾向于后者。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当然,因为时代不同,读者感受与作者意图出现偏差也不能说是错。但是搞清楚作者的原始意图还是有意义的。虽然作者一般不直接评价人物,但也不绝对,例如作者常常在回目中用一个字来形容某个人物,大家熟悉的有勇晴雯,敏探春,贤袭人,等。对于宝钗,作者用了一个“时”字,比较难理解一些,究竟是赞?是弹?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确实,红楼梦的一个特点就是,作者一般不直接告诉你人物的真实想法,也不明确地评价人物,需要读者自己体会。这样不同的读者就会有不同的感受,但是多数还是有一定的倾向,这里面恐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也许这就是作者的意图。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读者会不会误解作者的描写,也是需要仔细分析的。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红米是细心人,观察细致入微,值得佩服。你似乎不大赞成嫁祸一说,但你的观察却好像为之背书。如雾里看花,也许这正是《红楼梦》的迷人之处?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多谢麦姐品评。周末快乐!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嫁祸一说似乎过于穿凿,不过这一段描写里,还有其它地方容易引起读者对宝钗的反感。例如偶然听到别人秘密谈话,不但不立即避开,却反而“煞住脚往里细听”;又例如,仅凭声音就大概知道是宝玉屋里的丫头红玉,可见平日留心。作者这样写,若说完全无心褒贬,似乎也不大说得过去。
麦姐 发表评论于
赞教授美文。黛玉孤傲敏感,可能不好相处,但她是本真;人都说宝钗情商高,但若高情商时不时地用于算计别人,这种人就太可怕了,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黛二的柳叶刀' 的评论 : 欢迎柳叶刀参与品评!看来对宝钗是有心嫁祸黛玉,还是无意为之,看法各有不同。如果说不叫他人单叫黛玉,是故意陷害情敌,似乎也不难理解。仓促间顺口叫了“颦儿”出来,自然也是可能的。见仁见智,就看读者怎么理解了。
黛二的柳叶刀 发表评论于
个人认为,如果把宝钗叫黛玉而避免了尴尬的场面称作嫁祸黛玉,那就是把红楼梦当作琼瑶剧狗血剧看了。。。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眸影摇红' 的评论 : 多谢谬奖、妙评。问好川妹摇红!
眸影摇红 发表评论于
精彩!这文笔比女孩子更细腻柔软,把黛钗倆的个性及心理剖析的入木三分。。厉害!黛是精神贵族;不过论平常相处,可能很多人宁愿要宝钗做闺蜜。。呵呵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是的,情商很高。问候沉香!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多谢光临。Tigerlily 好!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问栀子花好!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多谢品评,京妞吉祥!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问候牟山雁!谢谢牟山雁好文分享!薛宝钗按现在的语来说就是情商很高的人。
Tigerlily66 发表评论于
我也想宝黛二人中和一下:)牟老师好文!
栀子花开2020 发表评论于
我喜欢真性情的人,哪怕会有很多不足,看书的时候我就是黛粉,后来看了电视剧,加上演黛玉的陈晓旭离去,黛玉的样子在脑子里就定格成了那个样子,几十年如一日从来也没有再改变过。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开坛不讲红楼梦, 饱读诗书也枉然。 葬花和戏蝶是两个令人评之不厌的情节。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很多地方都淹了,水齐腰深。就像去年休斯顿一样。多谢林兄关心。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看到很多河南暴雨的消息,你的家乡怎么样?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多谢光临!谬奖不敢当。管窥蠡测而已。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山雁兄不愧是红学的大家啊!学习了!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多谢王妃光临。尊师想象力挺丰富。:)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多谢菲儿品评及谬奖。钗黛合一,很有意思的想法。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宝钗就可爱了这么一次,我们老师那时候说:扑蝶出了汗说明宝钗胖,丰满,性感:)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篱翁' 的评论 : +1多谢山雁兄的评析,丝丝入扣。:)

“高阶人格,爱情洁癖;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把王妃当上一篇的点评拿过来,觉得黛玉和宝钗中和一下就好了,哈哈哈。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篱翁' 的评论 : 多谢东篱翁光临。酒量可好?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非常同意一凡的分析。宝钗很有心计,黛玉在这方面不是对手。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梅華过奖了。你近来的博文很劲爆啊。
东篱翁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分析到位!学习了!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给菲儿上茶!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倒数第二行起头“连个”应为“两个”。对不起!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黛玉太清高了,处事不易。宝钗在很多的时候都是很讨喜的。宝钗听了两个丫头的私房话,故意放重了脚步,笑着叫道:“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 ,的确是很好的金蝉脱壳之计,但一直以为此举是祸水东引,栽赃黛玉,人品打了折扣,牟教授怎么看?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跟着大师学习了!祝开心安康,快乐吉祥!!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沙发先坐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