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经历,震撼我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曾遭遇过几次死里逃生,回头细看,明白是上帝的手,在我走过死荫幽谷时,保护我不遭伤害;但我并没有明白,那一次次死里逃生,对我的信仰意味着什么。我虽然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受洗成为基督徒,此后,带着基督信仰行走人生道路,但在循环往复之中,我的信仰之路,不过是以前老路的延申。上帝对祂拣选的每个人的计划,都是早就预定好了的。祂为我预定的那条信仰之路,拐点在哪里?这个疑问,直到最近,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在上帝所定的日子,在一个出乎意料的安排中,祂让我明白了。

这个安排从Joshua那儿开始。

Joshua是我的儿子,今年读完十一年级。在进入高中时,他决定退出游了六年的泳队,要进校网球队。选拔赛那天,他第一次拿起网球拍。虽然他的校队水平差,但并没有要他。我看着他恼怒的脸,心想:你平生第一次拿起球拍,如果也能进入校队,这校队不也过于垃圾?

少年心志不可小觑。自此,他每天放学后,网球队在集训,他在旁边对着砖墙练球,不懈怠地练,以至于教练也过来,对他说几句鼓励的话。看他如此刻苦,我和先生只好替他找了私教,成全他的心愿。第二年虽然进了校队,但很快来了新冠疫情,赛季才开始就中止,私课也停了,他只好继续去和砖墙打球。虽然很用功,几乎没有一天不练球,但在颇长一段时间里,进步不大。学网球价贵,我眼看着美金持续焚烧成灰,心紧肉痛。

今年五月,疫情缓和,学校赛季在叫停一年后恢复。他因为刻苦用功,做了校队队长,也是第一单打,满怀急切,整装出战。他的用功,令他的水平,在最近半年有明显的提高,但以他的学校球队的整体水平,以及他打球不到两年的资历,比赛的赢面到底是渺小。但比赛就如打仗,对少年人是很好的体验。虽然如此,我的心里还是有所冀望,冀望他打出一点成绩。就因那一点渺茫的冀望,就催生了为母胆怯的心肠,不敢临阵观战。待到他打赢三个比较弱的学校,准备和第四所学校交手,我的先生就严肃地要求我去观赛,说不要在将来后悔,当初为什么从来没有看过儿子打比赛。我就去了。

这第四所学校在郡内排名第一或是第二。我初时心态平和,看完他和对手十分钟的热身练球,也坚持看了比赛开始之后十几分钟的对打,觉得两人似乎半斤八两,他未必一定会输。这个念头一起,心情陡然紧张,看他输一个球,就十分害怕起来,以至于坐立不宁,无法继续观赛。

赛场后面是一片阔大的草坪,绕行一圈,约需二十分钟,我决定逃脱赛场,去走草地,一面想我能做什么?除了祷告,我别无可做。这是比赛,每个人都拼赢,上帝的计划如何,无从猜测。如果我祷告他赢球,属于妄求吗?但我在上帝面前,已是儿女的名分,不是奴仆,因此无有惧怕;且我地上母亲的心,即便妄求,祂必然理解而宽恕。

但我还是决定不为Joshua的赢球祷告。我祷告他能打出一个好成绩,能在球场上心中有神,即便落败,也没有懊恼悔恨;我也求告我内心的平安宁静,全然交托,不因他的落败而困扰。我如此求告的时候,内心忽然一阵感动,鼻子酸软,眼里就流泪了,但随即是满心的充实,胸臆和头脑被感动充满,没有空间去忐忑不安。这种感受让我惊讶和意外,于是我求问:“上帝,是你用这样的回应告诉我你在听我的祷告吗?如果是,请你给我持续的感动,让我确信是你的回应。”我知道我心里的愿望,不需出口,上帝早已知道,我不用言辞重复,喋喋不休,所以决定唱歌来敬拜赞美祂,并且就唱一首同样的歌:“我心与主心相连“。每次在我唱到”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你的手总是在前拉着我,把我带在你身边。告诉我当走的路,没有滑向死亡线“这几句时,我的内心重复得到感动,鼻酸泪流而内心充实平安。我在流泪中对上帝说:”我明白了,你是在告诉我,我的祷告你听见了,你知道我心里的祈求,你现在与我同在,我只需要全然交托。“

我想到我多次走过死荫幽谷,多次滑向死亡线,但因为上帝的杖和杆,我没有遭害。这样的神,我没有理由不把自己的一切信靠和交托。我深爱的儿子,祂赐给我的至宝礼物,我岂不更应该全然交托?

当我最后一次绕完草地回到赛场,看到Joshua校队队友们在跳跃呼喊,他赢了!我那时已经不间断地唱了两个小时的诗歌,声哑喉干。我在喜悦中拥抱祝贺他,第一时间告诉他:我在为你不断的祷告。

从此之后,我又去了他接下来的两场关键的比赛,我毫无变化地用同一个模式祷告,也毫无意外地经历多次的感动和流泪,直到他打完十一所学校,以十胜一负的成绩,进入地区比赛。

他的教练在分析了他的表现和可能遇到的对手的水平后,做了一个令我们意外的决定:让他放弃第一单打,在地区和州比赛中改打双打。这个决定让人忧虑,一是他的长项是单打,弃长项而取短项,兵家不为;而且,地区比赛不到两周就开始,一个新的双打组合,如何能与配合默契训练有年的对手交战?Joshua自己对不能打单打,心里失望,我的先生也内心烦躁,试着和教练委婉抗议,但教练说已经决定,且已把名单上报。我因为在三场比赛持久专注的祷告中领受到的感动和平安,就不担心教练这个决定,知道大计划在上帝手里,祂掌管一切;教练,父母,和Joshua本人,都不足道,所以我内心平安。

在Joshua和拍档打赢了地区赛第一场双打比赛之后,就进入了半决赛。接下来对决的两个学校,是很明显的强队。早上打一场,如果胜出,下午可以争夺地区冠军。我照样无法观看,照样依同一个模式绕场祷告,照样领受多次并更大的感动,以至于心动泪下而语不成声。赛季开始之初,我不会相信以他这样的单打资历,居然可以打出十胜一负的成绩;现在又以临时组成的新双打组合,进入地区决赛。但这一切明明发生了,上帝要我从中学什么功课?

上午的比赛打得激烈,要以加时方式分胜负。他和拍档从落后五分,坚韧地一分一分追上,最后三分领先,艰苦卓绝地赢了。到了下午,面对地区最强的对手,继续以大比分落后,继续一分一分坚韧地追赶,这当中数次只要失去一分,就输了。我继续在感动中祷告,心里虽然紧张,却有笃定和坦然。至此,我似乎看到上帝的计划,我相信祂的计划好得无比,但我虽然对未见之事已得确据,却在尘埃落定之前,仍然无法对所望之事有绝对的信心。好在我可以继续祷告,这种奇妙的感动一如既往地不间断地注入我的内心,我的眼睛已经因流泪而感觉肿胀。

又是需要加时赛分胜负,又是大比分五分落后。我对上帝说:谁能做这事呢?你让软弱的强壮,让强壮的羞愧;你让没有希望的,充满希望,让信心满满的,失魂落魄。难道就因为我这一点点微弱的信心,一丝丝不很肯定的信靠,你就如此恩待?

等到Joshua和拍档夺得最后一分击败对手,成为地区冠军时,我对上帝说:你让我看到不可能的事情成为事实,我将在任何时候都当刚强壮胆,大声赞美你。同时,我祷告说:求你让我的先生同样看到这是你的作为,不是人的作为,因为他自从成为基督徒之后,从来未得内心被感动的时刻,请你让他看到你,经历到你。

一周之后,州半决赛开始,奇妙的事情继续发生。第一天的比赛,Joshua 和拍档发挥很不稳定,连连失误;但他们的对手也相对疲弱,虽然对方总在Joshua发球时像弹簧一样左蹦右跳挥舞球拍,形成相当的干扰,但因为是弱队,Joshua他们还是两盘打赢,进入冠军决赛。那时,旁边的两个强队还在继续比赛,胜出的那队,明天就和Joshua 他们争夺冠军。大家观战,希望稍弱那队能够胜出,增加Joshua明天的赢面。但结果正常,强队胜出,他们明天面对的,是一场硬仗。教练因为他们和弱队交手大失水准的表现,专门和两人在树底下长谈,想找出原因,为明天的最后一战准备。

我当时想,即便明天输了,也是亚军。谁能料到这个第一年被校队拒之门外、第二年因疫情取消赛季、人家连名字也没有听说过的学生,首次露脸赛场,居然能得州比赛亚军?

但上帝有更大更美的计划,祂要通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大大荣耀自己。

第二天的决战,因要避开可能会来的雨,临时提前了比赛时间。两队匆匆赶到赛场,随即热身,进入赛事。我看完热身,马上去远处那个隐蔽的林子空地里祷告。我双膝跪在平整的草地上,静心凝神,举头看林木上空露出的蓝天。我的神在高天之上,在寸心之间,在我眼目之内。祂今天要让我看到什么呢?我开口说:我的上帝,请让我见证你的荣耀,让我看到你的完美,让我从此没有任何借口远离你,并让我的先生明明白白看到你,让他以后无可推诿。当我这样祷告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次几乎是痛哭的感动。我六次临场,六次不间断的祷告,每次经历重复的感动,从不落空,这只有来自于神,否则无法解释。

我走出林子,站在路上,隔着遥远的距离,让目光越过草地,越过停车场,越过网球场边上一大片太阳能光板,依稀看到比赛的场地在减少,这说明赛事一场接一场的结束了。我脚步往回走,心里感受着平安。临近时,看到Joshua深蓝色的身影在场上游移,十一个网球场,就他们还在比赛,所有的人,都集中在看这场尚未决胜的男子双打。我像逃避追杀一般,急转身拐入一幢大楼后面,继续迫切祷告。待我再次转出,回走,快靠近赛场时,从人群夹缝里看到Joshua的笑脸,他的脖子上挂着金牌。

我错过了最雀跃的时刻,没有在第一时间祝贺他和拍档夺得州比赛冠军,但我一点不遗憾,我用我的祷告托住了他,我在不间断的祷告中见证了神的同在,我满心喜乐,大得安慰。我的先生告诉我,最后还是通过加时赛决胜负。那时,他确确实实心里明白,上帝要用这一次次艰难的加时赛,让他看到谁在掌管一切, 谁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我这一生中,没有过连续那么多天重复不断地因被感动而这样流泪,在我几十年的基督徒生活中,上帝到此时、用这样充满恩典的方式,明明白白地对我说:信靠我的,必不至羞愧。祂让我看到的,远不止儿子得到的这个州比赛冠军,祂让我看到,祂拣选软弱的人,让祂丰富的恩典显得完全,并让我在俯身谦卑中,回望一生走过的路,觉今是而昨非。我忽然想起王明道被囚禁狱中那些年,他的太太带着几个孩子艰难度日,却没有错失过一次十一奉献,她说:因为我的神从未亏待过我,我怎么能亏负祂?

这句话让我再一次泪盈:是的,我的神从来没有亏待我,信靠祂的,没有羞愧。

记者报道这场赛事时,称Joshua和他的拍档是“加时赛之王”。我问我的儿子:从开始到终结,你认为这是上帝的做工吗?

他想了想,郑重地点头:是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