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了九个仆人的美国教授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看题目,多半的人就能猜到不是在美国。想到这个故事是因为写了我的英文老师,民国时期住在北京,家里仆人成群。有位网友留言,她的澳洲邻居在印度也雇用了不少仆人,因为这是帮助印度穷人的最好办法。

我的博导跟这位澳洲邻居英雄所见略同,只是换了个国家,在印度尼西亚。那还是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中期,那一年,博导学术休假,正好接到了印尼教育部的邀请,请他去帮助印尼制定全国教师考核的标准。于是他带着妻子和一对儿女,去印尼工作生活了一年。

教育部为他安排了住房,房子和院子都非常大,除了主人楼,周围还有仆人房、储物房、厨房等建筑。他儿女那时才八九岁,房子大到可以在室内骑自行车,这让两个孩子高兴得忘乎所以。

初去,语言不通,教育部为他家派来一名会说几句英文的厨子,还有一名保洁阿姨,厨子和保洁阿姨是夫妻。每天教授太太跟厨子一起去买菜,厨子翻译。过了几天,厨子说,太太最好别去买菜了,因为看到是外国人,菜贩都提高了价格,要是他一个人去,同样的钱可以买回更多的菜。

教授半信半疑,决定给厨子一个展示的机会。果然,厨子扛了两大筐菜回来,都快拿不动了。买菜自然而然就成了厨子一个人的事,教授不苛刻,菜金交给厨子自行处理。教授太太也挺高兴,省去了每日采购的辛劳。

又过了几天,厨子要求增添一位帮手,他一个人去买菜实在是拿不了那么多,回来洗菜理菜也来不及。教授让他少买一些,但是厨子似乎听不懂教授在说什么,依旧每天扛很多菜回家。见厨子太辛苦,就又添了一位帮手,帮手是厨子的弟弟。那时候仆人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块美元,多一个人开销不大。

教授和太太发现,在印尼做家务十分费时间,一方面没有现代化的设备,另一方面印尼人干活慢慢吞吞,中午太热的时候,全国的男女老少都在午休,一休就是几小时,只有几个开杂货店的中国人还在忙碌地工作,这也是为什么印尼的华人经济上相对宽裕一些。家里虽然已经请了三个人,但是还有许多家务来不及做,于是,雇了一个人负责洗衣服,洗衣阿姨是厨子的弟媳妇。之后,又请了园丁,厨子的表弟。这五个仆人一日三餐,都吃在教授家。

印尼语基于字母,不很难学,过了几个月,教授一家都能说一些当地话了,跟仆人时而还开开玩笑。仆人见到如此平易近人的东家,自是十分欢喜。有一天,厨子又来找教授了,因为仆人有五人之多,做饭很花时间,要求再增加一名帮手,教授同意之后,厨子的叔叔来了,这时他家有了六名仆人。

据教授回忆,三名厨子在厨房里,每顿做出来的饭菜足够二三十人吃,让他们少做一点,根本不听。多余下来的,自然不能浪费,由仆人分分,带回家给家人吃。

再后来,保洁阿姨、洗衣阿姨、园丁也都要求增加帮手,新来的三名帮手当然都是他们的亲戚。教授想,本来这些人已经由他供饭,无非就是多花几块钱工资,不如都请来算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于是他家有了九个仆人。

过了一年,教授要回美国去了,九个仆人恋恋不舍,一再恳请教授留下来。所以,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心酸的故事。

*****

从这个故事想到另一个跟保姆有关的故事。我曾经的上司,父亲是土耳其人,母亲是瑞士人。上司跟我一样,喜欢看小说,也对写小说有点儿兴趣,于是一起去社区大学修了一门小说创作课,我们是对方的第一读者,互提意见,互改作业,还经常分享奇思妙想。

一日聊天,说到国内我认识的一家文人,东家跟保姆之间的轶事,足以写一篇小说。上司说:好啊,名字就叫《楼上楼下》。开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后来想到英国贵族人家,楼上是主人的世界,楼下是仆人的天地。我说:啊呀,你这名字太高级了,中国一般家庭,就是个《门里门外》吧,还只是一扇房门。

贫穷国家,中产家庭请保姆的相当普遍。上司分享了他家请保姆的经历。他父亲曾任土耳其驻伊朗大使,导致大使夫人的社交活动相当繁忙,家里自然得雇一两个保姆。他母亲雇保姆非常挑剔,诚实、干净、能干、勤劳自不必说,还有一个苛刻的条件,就是要长得丑,越丑越好。她不愿意丈夫儿子受到诱惑,因此,家里每次雇保姆,都挑来挑去,最后入选的一定是年龄较大,不太好看的。有一个保姆满脸麻子,一个有点儿跛脚,还有一个是独眼。那个独眼给上司留下恐惧的印象,因为那时他还小,很长时间不敢正眼看那个保姆。

据他说,父母都太在乎对方,他们的妒忌心简直到了可笑的地步。父亲觉得母亲太漂亮,难免招来苍蝇,母亲觉得父亲太有魅力,肯定会引来狐狸精。因此,母亲在其权力范围内,采取一切措施,杜绝父亲被勾引的可能。儿子么,虽然还小,不过这类坏事,需要防微杜渐,从小抓起。

贫家丑女,在贫穷国家,当属社会最底层。夫妻之间的妒忌心,竟让她们有了独特的价值,找到了工作。我原意是要讲个轻松的故事,怎么到头来,又是一个辛酸的故事?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湾区范儿'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留言。我那善良的教授,就是做慈善吧。当然,也一定有剥削佣人的人。周末快乐!
湾区范儿 发表评论于
谢谢博主分享。在我看来,教授雇了9个佣人,就是给9个人饭吃。但是,如果他们的雇佣关系不是自愿的,或者佣人的薪水低于市场价,那就是剥削佣人。事物都有两面,应尽量客观看待。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是啊,我也听到过不少,离奇古怪,现代生活无奇不有。谢谢老皮卡来访留言。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这年头,男主人与女保姆发生绯闻的事多了去了,尤其是独居老夫与女保姆之间,热播电视剧《都挺好》里就是描写这个事的。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哈哈,仆人真聪明啊!谢谢来访,新周快乐!
xiaxi 发表评论于
哈哈,你写的仆人故事太有趣了!从雇佣第六名仆人起,雇来的仆人不是为主人而是为前面的仆人服务的。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谢谢菲儿的慷慨和鼓励。你朋友不同一般吧,还需要一个美发师。旧时上海,倒是有梳头姨娘。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QQ' 的评论 : +1

超喜欢看海风的故事,大侠说得好,篇篇都很精彩!

原来在上海的朋友,曾经也一下子用了好几个人,一个司机,一个美容弄头发的,一个厨师,一个管家,二个看孩子的,一个打扫卫生的:)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好,环境所逼吧,可见当时失业的人太多了。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很有趣的故事。仆人接着拉进仆人,最后一家有九个仆人。找丑的仆人从另一方面来说倒是帮助了这些容貌不好找工作不易的人了。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冰花' 的评论 : 冰花好,一语中的!星期天快乐!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好故事!你的导师真善良,哪里是雇佣人,无疑是做慈善。:)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京妞好,各国的主仆的确有不少相似之处,人性不分国籍:)。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城城好,我们都在写保姆仆人哦!我的比较容易写,把别人告诉我的记录下来。你的需要很多细节和构思呢。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村山人' 的评论 : 谢谢捧场,高兴你喜欢。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问好园园,颇有同感:)。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QQ'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留言。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看来各国的家里請的帮忙人, 都有很多的相似啊。 好故事。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海风的故事个个都精彩!李阿姨也要好好学习学习才好!呵呵! 端午安康 :)
东村山人 发表评论于
海风的故事真好!
个个都有趣。喜欢!
雅佳园 发表评论于
第二个故事里的大使夫人找佣人防患于未来, 的确是个聪敏人:)
XQQ 发表评论于
令人回味的两个故事,折射着社会百态。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亚洲小贩一看欧洲脸就提价:)你们那儿保姆挺幸福哦?周末快乐!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我老公出差摊上买的东西都比同事买的贵,后来同事特歉意。也没买几次,无所谓,人家一看亚洲脸就便宜,洋面孔就贵。我们这疫情前,上班的都是挣钱的,家里呆着的都是保姆、佣人,干完活,就踪在一起家长里短,拿主人家的吃的请客:)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郝斯佳'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在关注你的摩卡,希望它一切顺利。
郝斯佳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的故事!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麦子好!上司父亲应该患有金发情结吧:)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欢迎王妃驾到。有些人的确如此,在本国很普通,去国外过瘾。我的老师是搞不过这些装傻充愣的印尼仆人啊。
麦姐 发表评论于
海风的博导很善良,这个上司的父母互相缺乏信任。谢谢海风周末好故事!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美国人也是过把当贵族的瘾。很多澳洲人喜欢去巴厘岛都是这样的心里,不用几个钱可以享受上流社会的舒适。我又个邻居在印度住了一辈子,回来不适应,疫情过去肯定又会回去。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眸影摇红' 的评论 : 欢迎来做客。普通人的生活,细碎繁琐,带点小温馨。周末快乐!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来做客。周末快乐!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的评论 : 的确如此,谢谢来访留言。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谢谢大侠弟美言。我的人物跟大侠写的无法相比,大侠的才是生龙活虎呢:)。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西相遇' 的评论 : 是啊,第一次听到忍俊不禁。谢谢你的启发,有了这篇。
眸影摇红 发表评论于
喜欢你的故事!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淡淡的温情。。。这正是世间需要的!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喜欢看你写的故事!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发表评论于
外派人员在他国的待遇是非常优越的,看着就羡慕,呵呵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海风姐笔下人物栩栩如生,每一篇都很精采。
东西相遇 发表评论于
你上司父母的故事,让人发笑,太可爱了,只可惜了给小孩留下的阴影。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谢谢分享,东南亚有些华人富商家的奢侈,令人咋舌,你提醒我可以写一写一个马来西亚的华商家庭,谢谢啊!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常态'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留言。穷国和富国之间差距太大了。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虎妈的world on fire开篇描述同你的类似,不过那是菲律宾华人富商雇佣当地人,她说她姑妈家有菲佣二十来个,给人感觉像是南霸天年代,后来她姑妈是被男佣用刀杀死。
常态 发表评论于
就前几年,印度雇一个司机,一个佣人各50美元,一个月5000美元收入的话,雇两个用人完全不是问题。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棒棒' 的评论 : 小棒棒好!教授有点书呆子气,生活极其简单。他觉得这段经历比较独特,他太太觉得管这么多仆人太烦了:)。
小棒棒 发表评论于
故事好精彩。不知教授一家是不是觉得过了一年好日子。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n008' 的评论 : 这些国家穷人遍地都是,可能电费比人工费还贵。想想穷国的穷人也真是可怜。谢谢来访留言!
man008 发表评论于
我有个好朋友90年代初来到美国,她说在南非时候,他们家的衣服都是佣人手洗的,因为手洗的费用比洗衣机还便宜。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是啊,心理阴影。他妈这一招适得其反,后来他见了漂亮的女孩,就不由自主要多看几眼了。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谢谢格利!周末快乐!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小溪姐好,就是觉得穷人也挺可怜的,教授走了,一大家子人去哪儿吃饭啊。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第二个故事里的孩子好可怜,不过他妈还是有道理。
格利 发表评论于
故事好看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海风好故事,没觉着辛酸。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马哈好!的确如此,印尼可能没什么就业机会吧,抓住个“大佬”,赶紧啃。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狗2014' 的评论 : 据我老师说,那里生活节奏极慢。印尼人早上起来干一会儿活,然后一直休息到近黄昏,可能太热了吧。周末快乐!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谢谢云淡来访留言。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来访。周末快乐!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海风这个故事有意思,穷人得寸进尺起来,也烦!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看来印尼本土人挺赖的吗
云淡风更轻 发表评论于
海风的故事真多,个个都精彩!期待下一个!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沙发啦,好故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