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异常冷清的春节 - “ 2019年, 搬回上海 ” 4

East by East West —来自于 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North by Northwest),做为英文名称吧,记录我生活的点点滴滴
打印 (被阅读 次)

     从广州回上海坐的是火车,一路上全程戴着口罩,已然没有心情欣赏窗外的风景了。突起的疫情,让我相当后悔当初在上海预先购买了回程的火车票,而不是飞机票。

     出上海火车站时,出口处多出了一块大型的电子体温测试屏,一位白色防护服包裹的人站在旁边,周围气氛一片紧张,这和我们一个多星期前离开上海的情景是完全不同了。测试屏幕上不断跳动着的一个个红色数字,显示着经过人群的体温。我们几乎是被拥挤的人群推着挤出闸门,我回头想看一下我们留在那显示屏上的数字,已根本无法搞清楚,只见数字快速的跳动着,好像白衣人也无暇顾及,一片混乱的状态。很快我们在'叫车区'等到了出租车,在关上车门的一刹那,我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总算可以回家了。

上海的一月份天气是最冷的,加上旅途的疲劳,我的咳嗽又开始多了起来。还好晚上的年夜饭不需要我们操心,家人说只要我们准时到就行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和家人一起共度春节了,2019年下半年,我们终于决定搬回上海,定居二年,这是重回上海的第一个春节。

就在几天前,被传了快一个月的武汉的事情终于被国内的媒体报道了,一下子大家变得人心惶惶,在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的时候,老爸质疑起我的咳嗽声,我解释是冬天的一般感冒也是底气全无,疑云也同样困扰着我。还好春节期间的走亲访友大家早已达成默契是自动取消了,改为在电话里相互拜年了。

有关武汉的疫情,在国内电视里的新闻都是些各地增派医疗人员去武汉的报道,信息单一,为了得到更全面的消息,我们每天用VPN在网上看新闻,还有急切的一件事情就是去药房买医用口罩。初一早上去临家的药房,被告诉说除夕之前就没有货了,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货!这样我就要了店里的电话号码,改为每天打电话询问,终于在初三早上,问到当天来货的消息。 到药店的时候,看到门口已拉起了防盗门,已有几个排队的顾客了,就一会儿时间,过路的行人也加入排队中,队中的几个退休老人在谈论网上的各种流言,包括这病毒是国外传入来专门针对亚洲人的,芸芸。终于买到了合格的医用口罩,用的微信支付(47.40元/20只),虽然数量有限(限购),总算松了一口气,质量比在广州仓促买的那个好太多了。

     在武汉疫情阴影的笼罩下,原本应该热闹的2020年上海的春节变得异常冷清,除了超市和药房,大部分商店都关门了。街上稀少的行人,大多数是被允许每天可以出来散步一下的市民。大家的大部分时间全宅在家中,相关信息的缺乏和不透明所产生的恐惧感,让人

哪里也不能去,不想去。我们连家门口的超市也不敢多去了,全改在“盒马”网上超市购买每日所需。原来刚回上海时,还担心过“盒马”会不会经营不下去,没想到连送货时间都约不到。春节期间,本来因送货人员不足,“盒马”的送货就不免费,这下可好,就是额外付送货费都要抢了。几次在网上刚选完商品,在核对购物车的时候,第二天的送货时间就被抢光了。一连几天,是这个样子。突然出现的疫情,让“盒马”的生意意外火了。


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截至而来,不久传来美国封航,澳洲在武汉撤侨的新闻。朋友又传来某国际学校校长辞职离开上海的小道消息,朋友催促我们回澳洲避一避。开始我还能淡定,拿出从广州带回的一包“英德”红茶,泡茶喝。在去香港的火车上经过一个叫“英德”小镇的车站,当时就被它周围的自然风光吸引,在广州吃早茶时,当看到“英德红茶”时就很好奇,服务员介绍说“英德”出产红茶。茶位是按人头的,让我们选了三包茶,吃早茶当然配绿茶,余下二小包茶,我们换了“英德红茶”带回来了。

      回想一下,我们在上海的经历,这是我们碰到的第二次疫情了。2003年,第一次SARS发生的时候,我们也在上海,当时在上海的生活还是正常的,没过多久,疫情也自行消了。可这次的情况就不同了,市政府告诫市民不要轻易外出,至于疫情的具体情况的信息就很少了,电视里也只插播一些莫名其妙的标语,口号式的广告,气氛越来越沉闷。

      在家躲了一个星期后,情况并没有好转,得到的市府信息是继续呆在家里。原本即将开始的新学年,也被通知学校暂不开门而会开始可能的网课。 就这样每天呆在家里大多是无聊和厌烦,不知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小孩子们是很可怜的,正在玩的年龄而不能出去玩,每天呆在各自家中有限的室内空间里。我用贴纸在他的房间的墙上做了一个投掷图,给不能出去玩的小孩玩掷球。多了一个新游戏也就新鲜一会儿,玩了几次就不再有兴趣了。

乔用VPN从澳洲新闻上得知:

澳洲政府在不断呼吁海外的澳洲国民尽快回到澳洲,澳航也宣布会很快关闭中澳航线。

他说情况不容乐观,他担心接下来是否会造成的食物短缺。因为,在他每天一次出去散步的时候,他去了几次'城市超市',总是看到一些空空的货架,这在疫情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我觉得,上海是不可能出现物资短缺的,空货架只是因为市民抢购造成的暂时现象。乔还是觉得我们先回澳洲避一下,等这里的情况好转了再回来。小孩听着我们的对话,听到可以回澳洲,就欢呼雀跃起来。我想先回趟澳洲也好,就当作原本7、8月份暑期回澳洲度假的时间提前吧。

东西相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是呀, 这个疫情所引起了一系列动作,尤其是封城,对小孩来说影响太大了,不知道这种影响以后会带来什么?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居家有小孩,真不容易,得想法让他们有事做,辛苦了。
东西相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是呀,不过作选择时有些难,事后像坐过山车一样。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澳洲,美国都不错吧,至少放心一些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