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 - 动力电池生产巨无霸

这是国华对读过的书,看过的电视/电影,听过的音乐,访游过的地方,和经历过的事物的感想或点评.
打印 (被阅读 次)

中国大陆是世界最大的电动车市场,维基百科数据显示, 截至2020年12月,中国大陆拥有最大的公路合法插电式乘用车库存,约460万辆(下图1 Wiki),占全球在用车队的42%。目前包括特斯拉(Tesla)等主流电动车的动力由锂离子电池提供。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CAPBIIA)通过Moneyball提供的数据,去年中国大陆新能源汽车的锂离子电池装机容量超过63gwh, 而大陆的锂离子电池生产能力更夸张 – 在2019年竟然达全球73% (下图2 IER) !大陆电池市场很大程度是由一家公司主导 - 宁德时代,其2019年电动汽车电池出货量总计为32.5GWh,占大陆电动车电池装机容量超过50%的市场份额,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市场的27.87%!据称,宁德时代是全球最大的锂离子汽车电池生产商之一,在不久的将来,它的总生产能力将达到41.5千兆瓦时。而在大陆电动车市场热卖的特斯拉,则在2020年第四季度成为宁德时代最大的电动车(BEV)客户。除为大陆国产电动汽车厂商和特斯拉上海巨型工厂(Gigafactory) 供应电池外,宁德时代还一直向宝马(BMW)及其在华合资伙伴, 以及大众(Voltswagon)汽车提供锂离子电池。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Co., Limited 简称CATL) (下图 百度),是2011年12月16日在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注册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自然人投资或控股),专注于电动车用锂离子电池、储能系统以及电池管理系统(BMS)的 研发、生产和销售。宁德时代的注册地址位于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漳湾镇新港路2号,注册资本:195519.3267万人民币。宁德时代的创立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曾毓群。

1968年出生于福建宁德岚口村一名普通的农家的曾毓群,1985年17岁时考入上海交通大学。1989年,他从上海交大船舶工程系毕业,分配至福建一家国营电子厂工作。国企的按部就班慢节奏让年轻的曾毓群很不适应,不到三个月,他即辞职前往广东东莞,加入一家名为“新科磁电厂”(新科)的外资企业。在新科,曾毓群遇到了陈棠华,他在公司里的顶头上司和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因曾毓群工作认真、能力突出,陈棠华对他颇为赏识。很快,陈棠华就向公司推荐曾毓群,晋升他为管理人员。之后,陈棠华又选送曾毓群出国培训,深入掌握了电池生产技术。 新科的执行总裁梁少康(下图 知乎)则是曾毓群的第二个贵人。1997年,发现电动车动力电池生产是一门有前途的行业。梁少康于是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转型的建议并主动请缨,愿意负责新的电池生产业务。但新科公司管理层讨论后,对电池生产业务前景有分歧,故未能同意梁少康的建议。于是,梁少康决定自立门户,筹建新的电池生产企业。这时,梁少康向,邀请曾毓群共同创建拟议中的电池生产企业。梁少康看重时年31岁的曾毓群,是因为他亲自参与主持了十二项专利发明,那时已是电池行业一颗冉冉上升的新星,不仅是新科磁电厂最年轻的工程总监,也是工厂里来自内地的第一位总监。拥有雄心壮志且对行业发展很有见地的曾毓群,欣然接受抛来的橄榄枝,于1999年与梁少康、陈棠华共同主导了在香港成立,名字叫做新能源科技(简称ATL)的电池公司。ATL创立之初,曾毓群知道,要在竞争激烈的电池行业胜出,必须另辟蹊径。而他认准聚合物锂电池是电池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而小、轻、薄的索尼电池类,就是ATL剑走偏锋,出奇制胜之道。于是,曾毓群购买了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理电池的专利授权,并承诺ATL每卖出一个电池,将支付固定比例的专利使用费。其后,曾毓群对按专利试生产出来的锂电池反复测试改进,解决了专利配方的致命缺陷 - 电池反复充放电后鼓气变形的问题,最终顺利量产。此后,ATL生产的新型锂电池名声在行业内迅速传开。2003年,ATL更成功地为苹果的iPod开发出异形聚合物锂电池,进而顺利的拿到了苹果发来的订单——为1800万台iPod供应电池。2005年时,他们将ATL卖给了—日本TDK集团。

出售ATL后已然成为“富裕”有产者的曾毓群,继续留在TDK集团下的ATL。2006年,经过5年在职学习的曾毓群,成功拿到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凝聚态物理专业博士学位。低调地完成了从“外行”到“内行”蜕变的曾毓群,同时还与同僚一起将ATL的消费类软包锂电池做到全球第一,夺得近50%的市场份额。

2008年大陆借奥运会之机,用政策+财政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灵敏的曾毓群,立即捕捉到了新能源汽车将带给锂电池行业巨大商机。他在ATL内主导成立了动力电池部门,进行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开发。但因政府法规限制,外资企业无法生产动力电池。曾毓群决定再进一步,将动力电池团队从日资TDK集团完全独立出去。2010年,ATL的创始人之一陈棠华病逝。梁少康也早已离开ATL,担任TDK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失去战友支持的曾毓群,在公司内时有受到制肘,因而产生了去意。2011年,曾毓群牵头,与负责ATL动力电池部的黄世霖共同主导,在老家福建宁德成立了一家名为宁德时代的中国公司(下图 网易),简称为CATL(Contempory 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从事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生产开发。

在宁德时代成立的第二年,即2012年,宁德时代得到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 为名车宝马提供动力电池(下图 搜狐)。那年,宝马要为旗下名为“之诺”的新能源车,找一家大陆的电池供应商。这时宁德时代进入宝马的视野并最终签下了为宝马提供动力电池的大单。宝马最终选中了宁德时代是因为其大量的锂电池研发经验,和作为ATL动力电池部时为苹果长期供货的经历。而宝马对技术的严苛要求,促使宁德时代不断提升电池的生产及检测水平,让宁德时代受益颇多。另据说曾毓群本人在签单宝马一事中颇有贡献 - 那时负责宝马集团采购业务的魏岚德(Johann Wieland),与他关系很特,是非常深厚的个人友谊。但客观上,大陆政府2011年始将使用外资动力电池的产品剔除出新能源汽车的补贴目录,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当时的动力电池巨头松下、LG和ATL在内的一众外资动力电池公司的竞争优势,也有助于宁德时代的生存与发展。真可谓时势造英雄。

拿下宝马让宁德时代一战成名,而其在大陆的最强竞争对手比亚迪,也因决策失误给了它发展壮大提供了机会。比亚迪早在2003年时就是大陆第一、全球第二大手机电池制造商,2016年电池的出货量位列行业第一。但是,总裁王传福(下图 文汇)为了让比亚迪电动车能领先国产汽车,2014年宣布比亚迪电池不对外出售,除非买比亚迪的车。显然,比亚迪想要做电动汽车界的苹果。比亚迪对国产电动汽车进行电池技术封锁,可其磷酸铁锂电池,虽然安全,却能源密度弱、续航里程短。反观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安全略逊于比亚迪的磷酸铁锂电池,却有着更长的续航里程和更强大的动力。而且宁德时代只做电池,并不造车。于是,愿与宁德时代合作的车企纷至沓来,让宁德时代不仅接到更多的客车企业新能源订单,还有北汽、吉利、长安、现代、捷豹路虎等乘用车企业也相继选择宁德时代作为其供应商。2015年,宁德时代便超越一些经营多年的同行,跃居全球第三,大大地拉近了与其在大陆的最强竞争对手比亚迪的距离,为许多电池企业所仰视。宁德时代从此在动力电池领域站稳了脚跟。

2014年,宁德时代再次入选宝马另一款纯电动汽车530Le的供应商名单。宁德时代名气得到了进一步提升。2015年3月,大陆工业和信息化部制定发布了《汽车及储能电池行业规范条件》,行业内符合该规范的企业被列入“白名单”。希望获得政府补贴的电动汽车原制造商(OEM)只能使用“白名单”上的公司生产的电池,宁德时代成为首批入选的企业之一。在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下,宁德时代迅速发展,2017年宁德时代的国内车企客户共有74家,到2019年这一数字已经涨至120家,成为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市场的独角兽。

2018年,宁德时代与上汽、广汽、吉利、东风成立合资公司,与北汽新能源、长安、宇通、华晨宝马、大众、戴姆勒等汽车原制造商(OEM)签订了相应的约束性协议。宁德时代的储能容量年销售量达到21.18 GWh, 是仅次于松下(三洋)和比亚迪的全球第三大电动汽车、混合动力汽车和PHEV电池解决方案供应商。 通过快速发展与汽车制造商的更深入联系,宁德时代与下游原制造商(OEM)建立了闭环制造,并确保了其现有的市场份额,同时增加了汽车原制造商向其他电池供应商的迁移成本,并有效地削弱了其庞大的海外竞争对手的影响。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市值很快超过中国最大车企上汽集团。

到2019年,宁德时代营收同比增长54.63%,市场份额在当年三季度创下63.58%新高,成了行业“寡头”。2019年10月18日宁德时代正式动工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下图 INSIDEEVs), 2022年可实现14GWh的电池产能。

而造车新势力方面,蔚来ES8、小鹏P7、理想ONE、威马EX5等热销车型均搭载了宁德时代电池或电芯;海外客户方面,宁德时代目前已进入宝马、大众、戴姆勒、捷豹路虎、PSA、本田等整车厂的供应链。2020年再次迎来了另一高光时刻,那就是挤进了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名单。此前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是日本松下,但双方因产能问题等问题闹掰。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商,目前特斯拉主导着电动汽车市场且很长时间里都会是这个市场中毋庸置疑的龙头。能够进入特斯拉的客户名单,意味着宁德时代很可能长期保持电动汽车市场的动力行业领先地位。根据双方签署协议,宁德时代向特斯拉供应电池的时间为2020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期间。但协议仅约定产品供货方式、产品标准,特斯拉对产品采购量不作保证。

目前宁德时代对国内外大客户的跑马圈地已基本完成。2020年Q1-Q3大陆实现动力电池装机量约34.15GWh,宁德时代实现动力电池装机18.25GWh,市占率达到47.57%,位列行业第一,是配套车型最多的动力电池厂商(下图 知乎)。有证券商的调查报告指出,作为全球动力电池龙头的宁德时代,2020年的全球市占率约为25%。

宁德时代正扩充其产能,斥资290亿元人民币(合44.9亿美元)在广东省肇庆市建设或升级其在当地的工厂,投资升级改造四川宜宾的一家工厂,投入约50亿元扩建与中国一汽集团合资的福建宁德工厂,以及预计今(2021)年投产的德国东部埃尔福特(Erfurt)附近的年产2.4亿只锂离子电池工厂。届时,宁德时代埃尔福特将向包括特斯拉在柏林(Berlin)郊区的第一家欧洲工厂、宝马、奔驰(Mercedes-Benz)、大众和法国标致汽车公司(PSA)的业务供应电池。

目前宁德时代是“总部+四大研发中心+五大生产基地”的全球化布局:总部位于宁德,四大研发中心分别位于宁德、江苏溧阳、上海及德国慕尼黑,五大生产基地分布于宁德、青海西宁、江苏溧阳、四川宜宾以及德国埃尔福特(下图 知乎)。 

据报道,宁德时代正瞄准固态电池的关键技术和生产问题,有望开发出电池密度为200Wh/kg、近期甚至230Wh/kg、远期可达350Wh/kg和400Wh/kg的固态电池。据报道,宁德时代的承诺还包括计划在2025年左右开始在电动汽车中安装电池到底盘(cell-to-chassis,CTC)技术,该公司希望这将使电动汽车在成本上与传统的内燃机(ICE)汽车具有竞争力,并使行驶里程超过800公里。

此外,宁德时代还投资上游矿业,以进一步降低其电池成本. 2019年9月,宁德时代就已经成为澳大利亚锂业公司皮尔巴拉(Pilbara)的最大股东,持有这家公司5500万美元的股份。由于看好宁德时代的发展前景,摩根大通(JP Morgan)、美林(Merrill Lynch)、瑞银(UBS)以及其他国际银行和投资者将提供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约合140亿美元)的大规模融资。其中,希尔豪斯资本(Hillhouse Capital)认购100亿元人民币(约合14亿美元),成为本轮最大投资者。本田工业(中国)也投资37亿美元(约5.3亿美元) (下图 界面),占宁德时代的1%,此前宁德时代于7月宣布将与本田展开未来合作,为本田在中国生产的纯电动汽车(BEV)提供电池,预计该产品将于2022年在中国市场上市。

宁德时代要想保持自己在全球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生产与供应商的地位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因为有一个强大的对手,无论是其产能,还是其客户数量,都不逊于宁德时代。那就是在2020年的全球锂电池生产与供货排行榜上与宁德时代轮番名列榜首的韩国LG化学(下图 Forbes)。LG化学的客户囊括了欧、亚和北美的大部分国际主流车企,包括亚洲的现代、起亚、特斯拉(上海)、上汽通用;北美的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和欧洲市场上的沃尔沃、雷诺、奥迪、奔驰等。LG化学也在积极规划新的产能,正将位于美国的电池工厂产能从目前的2-3GWh,提升至30GWh;大陆南京工厂的产能从目前的6GWh,扩大至2023年时的32GWh;其波兰工厂也将从现在的6GWh,提升到70GWh;和通用共同投资2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1亿元)建设一个年产能为30GWh的新工厂;和吉利合作建设一个年产能为10GWh的合资工厂。

文学城昨(5月5日)最新消息:“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曾毓群身家345亿美元,一举超过了香港传奇富豪李嘉诚和李兆基,跻身香港首富。” 本人不玩股票,不明就里,也不愿学“懂王”。但长期在股场博弈的博友,你认为,现在去购宁德时代的股票还来得及吗?

参考资料

陶婷. (2020). 曾毓群,站在苹果和特斯拉身后的男人. 网易. 链接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OFRGBR80519SUH3.html

Chang, C. (2021). China is becoming the world’s battery factory. SupChina.  链接https://supchina.com/2021/03/30/china-is-becoming-the-worlds-battery-factory/

Green Car Congress. (2021). CATL to build new $280M, 80 tpy LFP cathode materials plant in China. 链接 https://www.greencarcongress.com/2021/01/catl-to-build-new-280m-80-tpy-lfp-cathode-materials-plant-in-china.html

He, K. (2020). The Rise of CATL. Medium. 链接 https://medium.com/batterybits/the-rise-of-catl-29452bea854a

Hill, J. (2021). China’s CATL reportedly promises solid state battery with high energy density. THE DRIVEN. 链接 https://thedriven.io/2021/02/02/chinas-catl-reportedly-promises-solid-state-battery-with-high-energy-density/

Kane, M. (2021). China: CATL Dominates NEVs Battery Market In 2020. INSIDEEVs. 链接

Lee, J.Y. (2020). LG Chem battles with China’s CATL for top spot in global electric battery industry. HANKYOREN. 链接 http://english.hani.co.kr/arti/english_edition/e_business/958089.html

Vousden, M. (2021). CATL – a look at China’s leading EV battery supplier. just auto. 链接 https://www.just-auto.com/analysis/catl-a-look-at-chinas-leading-ev-battery-supplier_id201237.aspx

Wiki. (2021). 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链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ntemporary_Amperex_Technology

Wiki. (2021). Electric car use by country. 链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lectric_car_use_by_country#:~:text=By%20the%20end%20of%202020,towards%20fully%20electric%20battery%20vehicles.

国华P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的确,一位从完全市场机制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能人值得搞企业管理的人仰视。当然,也值得我等门外汉尊敬。

“关于经济管理学的知识,很学习,离国久远,孤陋寡闻。真希望这样的人才精英,越来越多,而且应该为这样的人群“树碑立传”。感谢分享”
古树羽音 发表评论于
关于经济管理学的知识,很学习,离国久远,孤陋寡闻。真希望这样的人才精英,越来越多,而且应该为这样的人群“树碑立传”。感谢分享
国华P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rkyang' 的评论 : 谢谢,相信会是对一些跃跃欲试发烧友的友好提醒。

“这个股票现在是中场,有些虚高,还是小心为妙”
国华P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井观天' 的评论 : 你说的曾与他的同学的经历,让我想到曾与比亚迪的王传福的境遇。王原系部委干部,创业后抓到行业先机,故一马当先。可国企部委的垄断思维生生让他把比亚迪的领先优势交给了对企业竞争游刃有余的曾和宁德时代,一个绝佳的MBA学习案例。

“回复 '国华P' 的评论 : 我有一个邻居年纪和曾相近,也是交大搞电的,说不定是曾的同学。她90年左右毕业,省会出去的却分到县城的国企。当年的国企只有几百块的工资。很奇怪交大分配那么差,也许和六四有关。她后来也跳到了外企。曾出走,混成香港首富。我那个邻居不知道怎么样了。”
markyang 发表评论于
这个股票现在是中场,有些虚高,还是小心为妙
井观天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国华P' 的评论 : 我有一个邻居年纪和曾相近,也是交大搞电的,说不定是曾的同学。她90年左右毕业,省会出去的却分到县城的国企。当年的国企只有几百块的工资。很奇怪交大分配那么差,也许和六四有关。她后来也跳到了外企。曾出走,混成香港首富。我那个邻居不知道怎么样了。
国华P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井观天' 的评论 : 对宁德时代的短时间内崛起很感兴趣,加上自己寡闻少见,所以只好多花些时间啰。现丑了。

“几天没见,原来是写长文去了。”
井观天 发表评论于
几天没见,原来是写长文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