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修正一下民主的定义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以往的民主定义相当粗糙:宣传上是人民做主,形式上就是选举,一人一票。

但从美国为精英服务的同政外交再加上最近发生在平民身上的灾难来看,在这两条原则之下产生的制度不能保证普通百姓的利益。甚至相反,很容易被精英利用,成为愚弄人民的工具。

美国的外交,以民主的名义,为大财团的金融、石油、军火和垄断型贸易利益服务。

内政,以民主的名义,对精英则无限放纵,对中产百般压榨,中产以下,则不管死活。

这种制度,应该叫民苦制度应该更合适。

俺不反对民主,相反地,俺支持民主,真正的民主,真正地为普通百姓----或者退一步---兼顾普通百姓权利的民主。但这显然不是当前的美国式的民主制度,或者以前它曾经是,但现在已经离这种理想越来越远了。

如果说旧的美国民主实践曾经是人类文明的灯塔,那么现在欲望膨胀得太快,旧思想旧制度已经hold不住了。为了挽救美国的地位,需要对老旧的民主机器进行翻新,MAGA。

咋办?就是牢记使命---为了恢复往日荣光;不忘初心-----就是民有民治民享。

既然民主制度被精英窃取了,成了精英的工具,就要对精英进行限制,就要对精英在这个制度下的上升通道进行限制。健康的真正的民主制度,既要看领导者是怎么举上来的,也要看是从哪儿选上来的,还要看选上来以后怎么做。

怎么选上来的:不许私人资本直接定向捐助。还可以捐,而且越多越好,但都捐到一个pool里边。由联邦统一管理,按阶段平均投放。比如初选有一百个人参选,pool 里划出三分之一,这一百人平均分。后边类推。议员选举也一样。

从哪儿选上来的,不由党派划分。不要搞主党共党,一说就一个党的选票全拿走了,都以个人身份参选。参选成功,也不受两党节制,而受到普通百姓监督(参众两院的机制也要改变)。两党可以存在,但是不能两手遮天。要引入一个新的选举机制,让普通人去做议员,凭良心决定国家政策。

选上来以后怎么做。为真正的老百姓利益服务。两党政客资本精英话语权不许超过国会全部议席的49%。只顾精英利益而引起不满的,不需要经过两党机制,只要国会一半否定,即刻换人。

这样,把精英关进笼子里,民主制度就不会被资本绑架,从而让真正的老百姓受益。

 

 

 

 

大荣确 发表评论于
大部分欧洲的民主运行得还不错,尤其是北欧。还有日本韩国也行的,为什么他们的民主不像美国那样会被利益集团绑架了?
***************************************************************************
小国寡民没人关注而已,天下乌鸦一般黑,内里都是一团脏。如果非要说好,那根本原因也是因为这些国家人口结构的单一性。
平心而论,中国的制度还是很成功的,如果能再今后二三十年继续目前的表现,应该具有全球吸引力。世界上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坚定的立场,主要看的是谁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透过一场疫情和大选,美国的真相已经彻底暴露,再谈什么民主自由人权就没劲了。换个话题吧。
helloguys 发表评论于
讨论一个制度之前,首先要承认两点:
一、没有一种制度是完美的
二、两种不完美的制度,仍然可以分优劣

民主怎样具体化,是个永恒的争论话题。又某民族“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尿性,就算是三权分立,也可以定于一尊。因此民主只能是个相对的概念,最关键的一点是“制衡”(check and balance)。这种制衡,不一定是三权分立,也可以是派系之间、党派之间的制衡。问题是大家要有制衡的意识,并且愿意接受制衡带来的弊端(扯皮条、拉锯、踢皮球)。如何平衡,最终又落到公众监督(言论自由)上了。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从捐款角度讲,美国其实已经是这样,因为捐款数额是有限的,每人就是两千五美元,就是所谓的hard money,问题在soft money,我不捐款直接给你,给为你站台的其他选民有什么不可以?
比如你愿意租飞机给川普拉标语竞选,我给你捐五万,而不是给川普,客观结果是谁受益,是你还是川普?
只要还是资本主义体制,这个现象就不可能避免,因为我要为我的集团利益服务,不论什么形式。美国真正需要的是走向社会主义,从世界历史看这是唯一可行方式,美国目前是发达国家唯一不是社会主义的。
4657238 发表评论于
美国哪有什么民主呀。就是两个党轮流独裁。还互相对着干,互相拆台。还不如一个党独裁呢。起码不会来回折腾。
24桥 发表评论于
大部分欧洲的民主运行得还不错,尤其是北欧。还有日本韩国也行的,为什么他们的民主不像美国那样会被利益集团绑架了?
炒瓜子 发表评论于
当然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 包括选举制度。 两院应该有任期限制, 最多两任, 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尸位素餐的老家伙们了。好在总统最多两任, 比被中南海的两百斤终身独裁好太多了
山乡不仕老了 发表评论于
美丽的理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