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相聚,只为望断我的浮云

打印 (被阅读 次)

同学晓荣没读完高中就顶替退休老爸的职位到矿上上班了。那时候,不知是上级政策还是下级对策,我们那里实行子(女)顶父(母)职的政策, 就是老爹老娘退休了,子女可以被招入本单位。

没什么坏影响。当时没有强制退休政策,即使你过了退休年龄,依然可以占着位置不走。让老人走,让年轻人进来,对机关厂矿没坏处,至少等着上位的干部们也希望那些老家伙离开。老家伙呢,能把子女的就业问题解决了确实是件幸福的事。心想,我把饭碗给了你,以后你敢不孝顺?

晓荣读书成绩不好不坏,鼓足力气搞学习,高考上个一般大学或中专应该有希望,但她自己还有老师都觉得没把握。当老爹将想法告诉她时,晓荣犹豫了几天。 她有一个比自己小4岁的妹妹,晓荣开始想把这个名额留给妹妹的,但也知道,这种政策既然悄悄地来,也可能悄悄地去。和老师聊了一下,老师也不好给她做主。只是说:你想高考成功,需要多努力。

晓荣虽然有点舍不得学校和同学,但感觉学习还是很累。于是,气泄了下来,接受了顶职的安排。后来她表示过后悔:“其实,我可以考上的。”

我们中学还不错,给了她高中毕业文凭。我们那高中学制原本是两年,后来有了高考才变成三年。那时高考刚改革不久,有些孩子对高考没信心,学校也想节约教学资源,所以也搞了个临时政策。两年学完,你想毕业也给毕业证。晓荣在学校还没呆到两年,但班主任老师给校长说,她至少在尖子班,比那些毕业的学生强多了,应该算毕业。于是,校长同意了,反正那时高中文凭没那么重要。

不仅晓荣一人,学校还有个比我们高一级的赵大勇也去了矿山。赵大勇打篮球的,个子高,外号叫“大料”。晓荣和他很熟,初中时晓荣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台柱子。两人一个体育明星,一个文艺明星,自然互相关注。

晓荣被安排在矿山某办公室当办事员,赵大勇则去了生产第一线:矿井作业面。

两人恋爱的消息没有给同学们什么震动,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两个般配。现在分在一起,不恋爱才不正常。

矿山边上就是农田和农民的菜地,年轻的矿工们不知是出于恶作剧还是真的想占便宜,常有到菜地偷菜或偷玉米的行为。农民自然要到矿上闹,但没有证据你没办法。 矿上也管,内部有人举报了,也会找那些犯错误的矿工,严肃批评,还扣他们的工资。然后和村里领导联系,把钱交给受损失的农民。 干部们也知道,处理这种事也不能搞得太大。怎么说呢,出事不多但也没完没了。

真有人被抓了。我们那里的坏习俗,抓着小偷可以把他绑起来,然后在公开场所高喊:抓着小偷啦,快来看。

然后就是嘲笑呀,谩骂呀,甚至还可以打几下,不出重伤就行。

恰好这人是赵大勇同班的工友。赵大勇开始是上去劝的,后来不知怎么就和人搞起了肢体动作。赵大勇一手用力过猛,那人不仅被推到,脑袋还撞在旁边的一个石头上。出血了,受伤了,还住院了。

矿山严厉地批评了赵大勇和那个偷菜的。让他们赔医药费,到医院跟人道歉,两人都听了。

不幸的是,那是1983年9月,事情发生后不到两周,“严打”就来了。那个偷东西的倒是没被抓,赵大勇打人并使人重伤就被某派出所的某公安员联想到这个和“严打”有关联。那个时候,上面来了什么指示,底下怎么也得有个动静,要不显得你工作不负责。公安员当时觉得汇报上去顶多办个“学习班”弄几天就好,谁知道赵大勇居然按流氓罪判了三年劳教。

晓荣当然不信赵大勇是流氓,找矿山领导求情。领导说:孩子,这个事情是上面的政策,我们不好干涉,也干涉不了。

晓荣的家人也知道赵大勇冤枉,所以对晓荣继续与赵大勇保持恋爱关系没有阻扰。只是母亲叹息:有了这个“劳教释放分子”帽子,以后怎么办呀?

晓荣觉得这是与日本电影《幸福的黄手绢》差不多,所以也循着那个故事节奏在外面静静地等赵大勇。给赵大勇写信鼓励他,还时不时去看望他。

赵大勇以前开朗的性格好像变了,也写回信,但很短,没什么有内容的话,见面也只是低头问她矿山可好。对此,晓荣解读是:那些信都要经过劳教所检查才寄出来,见面说话边上有人,估计赵大勇对自己是有真话却不敢说。

第二年赵大勇就写信说让晓荣另找,让晓荣以后不要来看自己了。晓荣找到赵大勇父母。赵大勇父亲说:“唉,他早就写信让我们跟你说了。可是我们即使想说,也张不开扣呀。。。。。。。孩子,我们家祖坟不够威,大勇没那份福,真是不能耽误你呀。你父亲和我是老同事,我现在都不敢见他。。。。。长痛不如短痛吧。。。。”

晓荣哭着回到矿里,暗自决心还是等赵大勇回来。去了一次劳教所,赵大勇拒绝见面,晓荣也没灰心,继续给他写信鼓励,并表示自己的心迹。

苍天要给你找麻烦你想躲也躲不了。不久又传来消息: 赵大勇在劳教所抗拒管教,同管理人员打起来,刑期被追加两年。

赵大勇后来说那个年轻管教干部把晓荣给赵大勇的一些爱情语句拿出来说,然后一些人拿这个笑话赵大勇。赵大勇气愤不过找那个干部理论,然后就动手了。

那个干部本来想把赵大勇整到监狱的。管教所的书记决定按加刑两年处理。他把赵大勇找来,说:“有什么事情要找领导,不能再这样屡教不改地动手。更不能灰心,好好表现。表现好,会给你减刑。”

这个消息出来,晓荣的父亲给她施加压力了:“我不是说大勇那孩子本质不好。但他这样倒霉虽是运气不好,但也有自己原因。以后出来了,面临的困难更多。我们矿上也有许多人不错但命不好的,你看矿山学校那个方老师,57年打成右派,虽然现在平反了,但那些年怎么过的呀。。。。现在大勇也愿意断,你还这么僵着?。。。你以后会知道,我这都是为你好。。。”

晓荣没吭声。

几个月后,父亲就让人给晓荣介绍对象。晓荣拒绝了几个。后来还是同一位中专毕业分到这里的教师谈起了恋爱。 家里趁热打铁,一年不到就让他们领证结婚了。

赵大勇在劳教所一共呆了三年半。一来领导也觉得当时判的太重,二来劳教所的书记觉得加的那两年刑期也不应该。在他退休之前,他帮了忙,让赵大勇减刑放了出来。

赵大勇没进矿山,让父亲将自己户口从矿上转到镇上自己家,就跟着好友李光起外面倒卖生意去了。 晓荣经丈夫同意本来想见赵大勇的,正打算去他家,就听说赵大勇走了。

晓荣继续在矿山上班,日子过得平平稳稳。88年生了儿子,像其他女人一样,全心投入给孩子和老公。

赵大勇后来找了一位浙江义乌的姑娘。姑娘没嫁过来,赵大勇结婚后把户口迁到浙江。有人问赵大勇父亲这是不是入赘,他父亲赶忙解释: 不是不是,浙江那里发展快,以后生孩子在那里教育好。小两口不住老丈人家,住自己的房子。以后孩子还姓赵。

2005年,县城由于交通不便,经过申请批准等环节,开始在我们那个镇建新县城和开发区。 新街铺面和住房很便宜,不到1000元一平米。但我们那里没多少有钱人,这样价钱还有销售负担。 后来一批浙江炒房团来了,房价开始上扬。于是当地人买房积极性也高涨起来,借钱也想在新县城搞套房子。

比较旺的一条街上整排商铺被某个大老板买了,然后出租,每半年有人过来收租金。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个老板,但没人·见过。

大约2010左右,赵大勇回来长住了一两个月。他父亲逝世了,他回来安慰老妈。那个时候,同学聚会开始热,有些同学当官发财了喜欢显摆,借着赵大勇在,广开筵席,遍请酒宴。

终于有个喜欢炒爱情话题的同学成功地把赵大勇和晓荣请到一起喝酒。那天,赵大勇买了一盆巨大的花盆放在包间里。晓荣来的时候,赵大勇满面笑容上去同她握手。晓荣表情沉静,轻声问: “一切还好吧?”

“还好还好,我知道你也很好。。。。。”

尽管桌上同学们喜欢拿若有若无的青春往事开挖笑,但谁也敢说赵大勇与晓荣。他俩也没什么互动,只是互相客气地进酒。后来晓荣还是憋不住问了赵大勇现在在做什么。

赵大勇说:“小工厂,小产品,赚些小钱糊口。”

桌上一位在县建委当副主任的同学说:“还是晓荣有面子,我们问大勇好多次,你都说是收租子。从没提什么工厂和产品。”

赵大勇轻轻地说:“收租子也是收入的一部分。。。”

“我们这里开发区有优惠政策呀,现在不是时兴产业转移吗,你迁过来嘛。以后老了,还是落叶归根的好。”

赵大勇说:“不是想转就转,得考虑许多东西。。。。”

做东的人接着这个说:“晓荣,那盘花是大勇特地为你准备的。”

晓荣似乎也放开了些,笑着说:“王总这玩笑别乱开呀,吃完饭我可要拿走呀。饭店老板敲诈你,我可不管。”

赵大勇轻声地说:“确实是为你买的,看看就好,花盆太大,拿回家不方面。”

晓荣沉默了,大家也沉默了几十秒。 有个同学赶忙将话题岔开。

散席离开的时候,晓荣还是抚摸了那盆花,但没有拿走。后来那盆花被一位女同学拿回家了,她觉得不能便宜了酒店老板。当然不是当时,而是后来拿的。

过了两年, 赵大勇真在开发区开工厂了,为人代做背包,据说订单是国外的。还有人终于搞清那个买一条街商铺的大老板就是赵大勇。同学朋友惊讶: 原来大勇是大款!这家伙藏得深,以后吃饭宰他!

赵大勇还是常住浙江,但在镇上呆的日子比以前多了。适当的时候,同学聚会吃饭也与晓荣见面。还有一次,同学聚会要求带家属,晓荣还把丈夫王老师带到酒桌上。听说赵大勇对王老师特别尊敬,每次进酒都站起来鞠躬才喝。

晓荣也见过赵大勇媳妇,一个生意场上的精明女老板。晓荣的儿子考上了浙江大学,赵大勇提的建议,毕业那年让他到赵大勇在浙江的企业里实习。晓荣去了杭州,赵大勇带着媳妇高规格地招待了她母子。半年后,晓荣的儿子在杭州以正式员工上了班,隶属女老板管辖。

几年前龙叔得幸与大勇晓荣俩同桌。虽然知道大勇,但我和他不熟。记忆中中学那个耀眼的篮球明星现在和龙叔一样发福了。晓荣虽是同学,龙叔见得也少。以前交通不便,矿山到我们那里有20多公里路,我们喝酒想请她,她也不方便前来。 龙叔观察到,两人现在交流已经不受昔日感情的牵绊了。居然桌上还有人开擦边的玩笑,晓荣听了也不恼,只是对开玩笑者用眼瞪一下。

大家知道龙叔喜欢文学,就让龙叔搞个档次高的酒令。龙叔不费脑子了,就用“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为令,让大家造句,说不出的罚酒。

也有说不出来的,喝酒的时候抱怨为啥让龙叔这样的书呆子搞这么烧脑的酒令。也有五花八门的,比如: 那一早,去上学,乱踢路牙子,不为脚痒,只为引来你的注意。

轮到晓荣,她说:“那一天,等车影,徘徊在矿井,不为相聚,只为望断我的浮云。”

大家都赞。坐我边上的赵大勇站起来要去洗手间,走出房门转弯的时候,他用手快速地擦了眼睛一下,我能看见他手背上的泪水。

 

龙湖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澳洲kingsun' 的评论 : 没有对词,只有女生的酒令
澳洲kingsun 发表评论于
美文,令人回味。。。想知道这两句对词,是女生写给男生信里面的吗?还是一句是男生,一句是女生的?
龙湖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三颗松' 的评论 : 谢谢赏读:)
三颗松 发表评论于
感动,也或许这样的结局更加意味深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