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赵盛烨事件看马克思的不足处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打印 (被阅读 次)

赵盛烨事件,前不久发生的。

事件的故事? 长话短说,赵盛烨是生活在咱国的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曾是沈阳工学院的“学者”,常议政(非妄议中央类的“正能量”议),并不时的给另一个“赵家”在网上出主意,属“国师网特徒壁”类人物(want-to-be)。 “事件”,是说赵“国师网特徒壁”发言说,如若咱厉害国统治台湾的企图无望(美帝国主义捣乱,当然了),就让厉害国的核武大腕们巧妙的把地球毁掉。

毁灭地球是一件坏事情,对不对?没有不同意的?

好了,有了毁灭地球是件坏事情的“共识”,分析赵盛烨事件的原因及应对就简单了。

在赵同学之前,不曾有这种直接毁灭地球的主意,就是许多“含赵量”相对高的个体,也不曾公开的这样放话,包括“国嘴”胡锡进同志,只叼过多造核弹但没说用来毁掉地球。

赵同学有什么“本质”不同呢?

赵同学虽姓赵,但不是真“赵家人”,是“九三学社”的一位成员。而这,恰恰是问题所在。

要知道,“含赵量”高的“赵家人”,多是咱党的在册人员,与不在册的其他国人不同,咱党的在册人员,去世后有个不成章但“俗定”的规矩,“去见马克思”。一种“荣誉”,也是个“约束”。试想,见到老马后,总得说个一句半句吧?

马:来前都好吗?

某:都好,才把整个地球毁了。

马:我写了好多年的“Das Kapital”呢?

某:所有剥削被剥削的都没了,“Das Kapital”不就用不上了吗?

马:没了“Das Kapital”,谁还知道我老马?你还来见我?

得,毁地球也就毁了那个“荣誉”与“约束”。所以有“荣誉”与“约束”的咱党在册人员不曾有公开放话毁地球的。就是真狂人,太祖同志,也只在传说中曾说过打核战死多少人(咱国的人),还剩能多少人,没说过把整个地球都给搭进去什么的。

“去见马克思”的功能性,防止地球毁灭,或是防止毁灭地球的梦幻,对咱党的人来说。

赵盛烨同学不同,丫一个“九三学社”的,原本就没有可能获得去见马克思那个“荣誉”,自然不被“约束”,于是毁地球这种坏事情他不但敢想,而且居然敢说。

有人会说,赵同学不是真“赵家人”,他也就说说,操纵不着核弹,没实际风险。

这可难说。咱党都有近一亿在册党员了,万一被特能说的赵同学类“国师网特徒壁”给说动几位,又恰巧是能操纵核弹的个体,这风险还是存在的。

怎么办?灭风险于源头。得给非咱党在册人员的其他人,尤其是“国师网特徒壁”类人员,一个类似“去见马克思”的“荣誉”与“约束”。比如,“去见孔子”(嫌他的文章难读换成“去见鲁迅”也可),“去见孙中山”,“去见王羲之”,“去见荣国团”,“去见张国荣”,……..

赵盛烨事件,暴露了马克思的“荣誉”与“约束”功能的不足。为了保证地球的长治久安,新的“荣誉”与“约束”源需要被开发,给马克思弄些“同事们”。万无一失的保护美丽的地球。

 

后注:赵同学盛烨,其微博有三百万粉丝;他的“毁灭地球帖”获得近三万个“点赞”。

后注2:“全民党”也是一个对策,但就是更辛苦马克思老先生了。

 

文革传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以采菊兄的判定为准。那近三万的点赞还是蛮吓人的,*_*。问好,平安,健康。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此赵非彼赵, 白白姓了赵。

他自说自话,并无人尿他。

与老马老毛九三统统没有关系。
文革传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问好我心依旧。赵,是“主子”与“奴才”系统的产物。在他眼里,他既是“主子”的“奴才”,“别人”也都该是“主子”的“奴才”。把地球也划进去了。既是“奴才”,灭了就灭了吧。新的一周开心。
我心依旧2008 发表评论于
博主有所不知,加入民主党派才能进政协,政协再进一步,当然要向执政党借花献佛,这叫曲线发财升官。
我心依旧2008 发表评论于
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近200年前的欧洲资本主义,那时的美国只相当于美洲一个发达国家而不是世界,西医还用抽血治病,肺结核都治不好,也就是说马主义启止是不足,是落后于时代近200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