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晶事件之我见

打印 (被阅读 次)

苟晶投诉自己被班主任女儿冒名顶替的事件,在网络上曾引起掀然大波,激起民愤无限。现在,由冒名发生地党委组织的调查公布,调查结果看上去非常客观公正,所有当事人都被严肃处理,总共涉案人员有二十几人。已经80多岁的班主任邱某被剥夺退休待遇,他的顶替了苟晶去读书,最后也只是在学校里做后勤工作的女儿被开除,并接受刑事调查。

但调查报告也揭露了苟晶自述情况中的一些不实之词,如她当年高考的成绩只够中专及格线,而且已经自动放弃被录取了;她也不是所谓学霸,平时大多数科目也就是C,就是及格而已。没有邱老师带三个大汉拦截她的事,倒反而是邱老师等了她七个小时不得见的事实,等等。

一时,网上舆情反转,怒涛式的粪水开始喷向苟晶,而邱老师父女得到了极大的同情,有人还向上请愿,要求免除对他们的惩罚,有人发起捐款,资助邱家。

特别蹊跷的是,在此事发生后著名官方网红,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的态度。调查结果未出前,胡就发微博说,这种事在那时候很常见,很多时候是被冒名者自愿的,云云。调查结果出来后,又把喷口对向苟晶,指责她不诚实!

综合整个事件,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发生一个案件,不同的当事人,会自然而然地作出有利于自身的证词,这属于人性,在日本电影“罗生门”中有很好的诠释。有个强盗绑架了一对夫妻,对妻子说,你和我性交,否则我杀了你丈夫。妻子和强盗睡了,强盗也放了丈夫,不料丈夫怨恨妻子不忠,妻儿转而要求强盗杀了丈夫,强盗经过激烈搏斗杀了丈夫,被一个路过的人看到了,那人拿了他们遗下的一把宝刀.....

这件事,有四个当事人,每个人讲的故事都不同,但无一例外都掩饰自己的缺点,夸大别人的罪过。强盗说是被害者妻子叫他杀的,妻子说是丈夫逼的,丈夫(以鬼魂代言)说是两人谋杀的,路人的叙述最接近事实,但瞒了那把宝刀,因为自己藏了。这种罗生门现象,被现代司法视为必然现象,所以法庭设计有控辩双方的辩论,陪审员制度等,就是要尽量避免这些人性误区,还原真相。

苟晶案件的处理,没有给每一方平等的权力。负责调查的,是“山东省纪委监委机关、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等部门单位组成的工作专班,与济宁市、任城区有关单位”。这就不公平了,这些部门是当事方,如果实际结果是山东省系统性的作弊行为,山东当局将受到党纪国法和舆论的惩罚。让他们调查,就好像让被告强奸的家人主持调查,违背了无利害相关原则。

他们调查的结果,并没有一个第三方的仲裁结构,也没有给苟晶一个机会,让她或由她的支持者,组织一次独立的调查。苟晶没有机会辩护,她的地位,连一个被告都不如,要知道,本案中她是原告。而胡锡金的偏袒,就更耐人寻味了。胡的所有微博,和teeter(据说最近被封了,他也有今天)言论,都是支持政府的言行的,从无例外。而且他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一般人有一万粉丝就可以盈利了,他有几千万粉丝,再加上官媒主编的头衔,出来为一个社会案件拉偏架,这件事本身就很有问题。

还有件事,我发现本文在中国网络上无法发出。我除了文学城,在中国的公众号,今日头条和简书都有账号。不像在文学城,你所发即所得,国内网站发出后,得审核,通常要几分钟到几天不等,发出了也可能被删除,踩了红线还会被封号。我发不出去,可能类似支持苟晶的文章也发不出去,这说明国家在拉偏架,说明有鬼!

我在国内待到40岁才出来,从亲身经历看,高考不公肯定是存在的。我考大学时(1983年),上海的录取分就比浙江低100多分(那时总分记得是620分)。我有位同学只考了490分,在浙江只能上第三类的,如杭州师范大学和马云当同学了,但他父母有本事把她的户口变成上海的,她摇身一变就读了浙江大学当时最热门的光仪系。苟晶事发的90年代,我没发言权,但见到那么多大领导都是博士,恐怕不会比80年代清白。

这件事,站在胡锡金的立场上,一想就想通了。如果接二连三地冒出苟晶们,那还有个完吗,要查,最后是否那些博士们的事也要追查?前面几位苦主,真的苦,但苟晶是个有缺点的苦主,她本身混的不错,是吃网红饭的,知道抓眼球的技巧,但这也成了她的破绽,被胡锡金们抓住,然后把主要的打击火力集中在苟晶身上,以此转移了社会对高考不公的注意力,也吓阻了新的苦主的出现。

最后还是回到罗生门这个故事上来,事实的曲直应该是这样的:强盗抢劫强奸杀人都是铁证如山的,是主犯,并不因为有被害者妻子求他杀人情节,而得到宽恕;被害者怪罪妻子确实不妥,但不构成罪行;妻子怕丈夫以后杀自己,只是一种推想并非事实,而让强盗杀人之事,只有强盗一面之词,没有实证,无罪释放;路人隐瞒了一点事实,对破案不构成严重障碍,最多追究小偷小摸,但对破案有重大贡献,功大于过,无罪释放并奖励。

我们也可以依照上案推理苟晶案中的是非曲直。

LaoxiangPAPA 发表评论于
胡还写过一篇,说什么根据他对很多知情人的调查,大部分被冒名顶替的都是自己愿意并且从中得利的。

这个话特别的无耻令人愤怒!有话语权的人就这么欺辱下层人! 再者山东的调查根本就没法服众,只是设法把事情压下来而已。苟晶的成绩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凭什么?苟扇还“邱老师的一头白发....”,可怜之人太可怜了也真恨不起来。
hotpepper 发表评论于
疮骗子上大学都得靠花钱请人代考SAT,侄女爆料,纽约时报上的评论炸了锅!


Cheating on a College Entrance Test
As a high school student in Queens, Ms. Trump writes, Donald Trump paid someone to take a precollegiate test, the SAT, on his behalf. The high score the proxy earned for him, Ms. Trump adds, helped the young Mr. Trump to later gain admittance as an undergraduate to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prestigious Wharton business school. Mr. Trump has often boasted about attending Wharton, which he has referred to as “the best school in the world” and “super genius stuff.”
Laren 发表评论于
胡锡进是个出卖自己灵魂的人。
hotpepper 发表评论于
高考以及中考(小学升中学的考试)顶替在台湾曾经很普遍。台湾著名艺人白冰冰在一次访问中就谈到自己的录取(全年级第一)被班主任以200块钱卖掉。吵回来之后又被自己母亲卖掉. 那时台湾没有身份证,户口本上没照片,顶替非常容易。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写的好
BananaeEggs 发表评论于
上海跨年踩死數十人,久遠了,忘了嗎?天津碼頭存貨場大爆炸,大火,忘了吧?冒名頂替這種芝麻小事,忘了更快!
精光 发表评论于
撒谎撂屁不应该。冒名顶替彻查所有犯案人。
老姐 发表评论于
罗生门生警世,苟晶门痛心。如今天朝,一地鸡毛,一部部狗血。
xy_731 发表评论于
觉得“石油附中”说的有道理。胡吊盘就是一条狗,他汪汪叫来叫去,都是要看主人眼神的。

主人总想着把社会建设的 如同松紧带一样,让自己人出了问题,可以松一松就walk away。
玩火者,必自焚。这个无法无天的社会机制,总有一天会让主人也沦为其中的牺牲品。

看看华国锋,不厚先生, 这个主人,几十年了,毫无长进
石油附中啊 发表评论于
中国管理层对每一次社会热点事件的处理,出发点都是首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事件降温之后,再悄悄地给违法的责任人以法律惩罚。总之 原则是,违法是要惩罚的,但是家丑不可外扬,这个惩罚要悄悄的进行,以免丢‘当’的脸。

殊不知,让整个社会看到你公平执法、违法必究,以此教育社会尊重每一丝极其细微的法律,远比惩罚某个人重要的多得多。管理层一直不愿意认识到这一点,总是幻想在下一次自己人违法时,可以给这个自己人找到walk around的solution,其后果就是没人尊重法律,每个人都试图做聪明人。如此,无论管理者或是被管理者,将来一旦陷入逆境,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唉。几十年了,毫无长进。
NIHJSDONG 发表评论于
中肯的分析。赞。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所以小崔直接开骂胡是叼盘么,按说语言不文明,但是这个胡真是该骂。他还写过一篇,说什么根据他对很多知情人的调查,大部分被冒名顶替的都是自己愿意并且从中得利的。我先不深究他有什么数据支持了,一个有话语权的人说这样的话真是太混账了。多少寒门子弟发奋刻苦,为的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只要这里有一个是不愿意被冒名顶替的,制度就得为他做主,就不能忽略不计。再说了,那些自愿被冒名顶替的就可以不追究责任了?这简直是非不分。
Wtp003 发表评论于
有讲道理的必要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