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参谋长放个屁也是香哒?

打印 (被阅读 次)

严志武如今出人头地,在我们那一片里算混得相当得意的一个。他如今是名教授,博导,经常讲演,炙手可热,许多言论成了金句,广为流传。以前说话还使用第一人称“我”,“我以为”“我觉得”“我看”之类,现在第一人称“我”已经从他讲话或文章里消失,一律改为第三人称“老严”,“老严认为”,“老严要说”,“老严提醒大家”,“老严要正告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等等。他有个讲演很有名,叫“后浪啊,你们要自信”,赢得一大票九零后零零后一零后粉丝。他的一大帮粉丝给他起了个美称“严参谋长”,他后来出现在演讲场合,下面许多人叫“严参谋长好”,他蛮受用,“嘿嘿,嘿嘿”咧嘴笑,然后说,今天老严要跟大家分享一下中美关系。老严认为韬光养晦装孙子是没有用的。大爷就是大爷,你那么大的块头摆在那里美国佬看不见吗?姚明蹲下也比潘长江高,他弯腰低头缩手缩脚就能变成潘长江吗?下面就噼噼啪啪响起一片鼓掌声和叫好声。
但我们那里认得严参谋长的还是习惯叫他从前的老称呼“严老五”。严老五的许多故事很久以前开始就在我们那一片广为流传,后来年数久了大家有点淡忘了,现在他一出名人家又想起了他的那些事儿。
严老五当初其实一点都不自信,老是被人揍。他是书香门第,他爸是外语系教授,耳濡目染,他很小就开始学英语,那时候没几个中国人学外语的,他会外语显得很另类。他不敢打架,被揍就拿零钱或零食收买对方息事宁人。但他会欺负班里的小女生,把前排座位小姑娘的辫子悄悄绑在椅背上,小姑娘一站起来,头发被椅子一扯,“啊呀”一声,班级里就哄起一片笑声。
长成半大小子后严老五情窦初开看上一同宿舍大院里的姑娘叫刘海燕的。那宿舍里另外一个外号猪头的周凯歌也正爱慕着刘海燕。严老五竞争爱情显然占据明显优势,那时候大家都开始学外语,刘海燕也一样。严老五拿一本当初流行一时的广播英文教材《FOLLOW ME》送给刘海燕,然后当场背诵一段里面课文,标准英式口语,刘海燕看他的眼神就显出了几分脉脉含情,严老五不失时机趁热打铁,说,你还是FOLLOW 我,跟我学得了。他们关系大概就有了实质性进展。那让另一个竞争对手猪头周凯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猪头又不会外语,没法叫刘海燕FOLLOW他。那时候夏天,大家在外面乘凉,严老五有时过来给我们几个半大小子说些国际国内新闻,说,一辆红旗牌轿车“哗”开过来,停在中南海毛主席住居前面,车门打开,乔(冠华)外长从里面显身出来,黑色呢大衣,白色长围巾,对给他开车门的解放军点头致意,“THANK YOU VERY MUCH”,唉,侨外长那个风度啊,没话说了。我们听得一愣一愣的,刘海燕经过,我们看到她看严老五的眼神都不寻常。一切反动派都不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猪头周凯歌也一样不甘心放弃竞争,他后来狗急跳墙使出了下三烂手段。我们宿舍里路边有一个废弃的防空洞,在一个夜黑风高晚上,他潜伏在防空洞后,候到刘海燕经过,突然窜出,老鹰捉小鸡,一把抓住刘海燕往防空洞里拖,刘海燕边挣扎边叫救命,我们那宿舍里到处都是人家,许多人都听到叫喊跑出来,冲在最前面的就是严老五。大家七手八脚扭住周凯歌,严老五上去给他一耳光,说,你这个坏蛋,早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配。
严老五与刘海燕之后成了一对。然而有一天严老五正在刘海燕家亲热,几个半大坏小子去敲门,说民兵来捉流氓,严老五从后窗钻出沿水管往下降,情急慌乱之下只穿了条松垮垮的白色大内裤,等他将要落地时,几个候在墙角的坏小子一起冲上去将他短裤扒下,那一幕一定是严老五最不愿想起的。
严老五是老三届,本该去外地插队落户的,但他办理病退,在里弄加工厂混生活,一面继续自修外语。后来恢复高考,他参加考试,数学一窍不通,就在数学卷子上用英文写了一篇文章阐述自己自学英语的过程,也不知道阅卷的老师能否读懂。他那次因为数理化拖累,只考上了个中专师范学校。他不甘心,说他的理想是将来向侨外长一样在外交战线上为国家做贡献,几个月后他直接考研究生,结果天随人愿成了恢复高考后第一批研究生,学习外语和国际关系。
后来到了冬天,我们就看到他也黑色呢大衣,白色长围巾了。
再后来过了若干年,他就成了教授,如今又成了颇有几分人气的名教授和严参谋长。
名教授严参谋长现在说话有分量,有听众,但人一得意有时候会口无遮拦信口开河,语不惊人死不休。前一阵他讲中美关系,说,老严认为我们国家应该再造它一两千个核弹头,让美国佬屁滚尿流。那话当时赢得不少喝彩,但似乎与领导同志意图不相符,有人传话给他说,有关领导说了,严参谋长放个屁也是香哒?拿着鸡毛当令箭!对此,严参谋长好像没话说。

玉米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哈哈哈。华府兄说得好!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用句上海喱语"伊迭个叫作阿糊卵冒充金刚钻".
玉米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下乡' 的评论 : 谢谢博友。欢迎光临。问好!
下乡 发表评论于
讽刺的针针见血,恰到好处,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