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越南女友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以前住过一个公寓,搬进去是二月初,住了没多久,卧室的窗户外面一大树红花,开得如火如荼,花枝曼妙。

花谢了后,树上伸展出许多绿叶来,不知不觉间就在房间里撒下一片斑驳树影。

我有个好朋友,越南人。名字叫麦。麦和我来往很多。那天我们躺在床上聊天,她说窗前那是李子树吧,我说不知道啊。

说这话时她已经到了窗前,打开窗户,回头冲我惊叫,就是李子!言毕,抓起一根树枝就开始采摘。嘴也没闲着开始吃起李子来。我去厨房拿了一个容器,跟她一起采,我们俩迈出去大半个身子,把能够着的都采回来了!

味道怎样,我不记得了。但是那个快乐的夏日傍晚,桌子上圆鼓鼓的李子,滴答着清水,朦胧的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第二年开春,那棵树被齐根砍下。房东说挨房子太近,挡阳光又招虫子,砍了干净。

真可惜。我还想叫麦来我家摘李子呢。

麦说没关系。我们可以去园子里采草莓。她说知道草莓园子在哪儿。领着我去。

我们顶着烈日,一人手里拿了一个塑料袋子,走了很远很远,也没看到草莓园的影子。又渴又热。就在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看到路边有条小路,延伸到一个郁郁青青的未知世界。她说进去看看吧,也许里面有草莓。

我们沿着小路走了大概几十米,看到一排排低矮的樱桃树,有一些男女在采摘樱桃。筐子里满满的,红灿灿的,都是樱桃。

我们凑过去,问可以卖给我们一些吗。

他们说不卖的。

“真是遗憾啊。他们不卖呢。”我们叹息着。

那些人交头接耳一番,一个中年男子离开了一会儿,很快拿着一个大兜子出来,跑到我们跟前,递给我。

好沉啊。打开一看,全是樱桃!

我问他多少钱。

他直摆手,匆忙回去,爬上了梯子,在绿叶丛中继续摘樱桃。

我和麦可高兴了。连忙说谢谢。一边吃一边回家,到了家,袋子里还有好多好多没吃完。

还有一次我们俩傍晚出去散步。看到路边玉米地的玉米熟了。我俩相视而笑,麦说,拔两个吗?

我不停点头。

拔了四个!我们把还冒着鲜气的玉米裹在外套里疯狂跑回家。

煮了不好吃。太硬了。以为没煮熟,继续煮,还是硬。最后我们把玉米粒剥下来,搅碎,加上水再煮。倒是不硬了。但不甜。不好吃。

我们俩皱着眉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下头看着各自碗里的粥。一口一口艰难的吃着。

最近一次看到麦,她还是那么漂亮。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紧致有光泽,身材略显粗大,但还算匀称,精致的五官,起伏不大。她还是热衷于能吃的植物。掏出手机给我看她在阳台种的黄瓜,番茄,黄瓜有手掌长,番茄还绿着,结实得很,长势喜人。

每次给黄瓜浇水,我都会想起来麦。我想给她发个照片,又怕打开了我俩的话匣子。

到了我这个年纪,熟人不愿意打扰,生人不想遇见。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六州。和我写的没什么关系。突然想起来了而已。

 

 

家宴 发表评论于
好喜欢。
“熟人不愿意打扰,生人不想遇见”,有些同感哎!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久经沙场的枪' 的评论 : 你头像上这小baby长大了肯定海量:))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外芭蕉' 的评论 : 嗯,有的发音特别像。声调也很多
久经沙场的枪 发表评论于
我也撞进来的,偶然,很好。
觉得博主可像城南旧事里那个小英子了。。
林外芭蕉 发表评论于
越南语听起来像粤语,想必是有联系的。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嗯嗯,知道了。自称老阿姨的我经常被我妈一顿臭骂的。:)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我以为“到了我这个年纪,熟人不愿意打扰,生人不想遇见”呢,小娃也活得速度也太快了吧?请慢生活,小娃,哈哈。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二哥李白' 的评论 : 把你变成猫!大花猫,胖得挪不动那种
小二哥李白 发表评论于
抓住我了怎么处置?要教我写字吗?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叔一枚' 的评论 : 嗯,可能也有关系。我从高中开始,有人找我出去玩,我就很犯愁。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illar' 的评论 : 那里有点阴冷。可以坐别的地方:)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二哥李白' 的评论 : 树都被砍了。只能在家吃玉米粥
Pillar 发表评论于
看见照片上给花坐的椅子,我想如果朋友来了,是不是花要让坐呢?
小二哥李白 发表评论于
不是说好了要摘李子的么?
大叔一枚 发表评论于
熟人不愿意打扰,生人不想遇见,我本以为不是你这样的年纪应该有的想法,但转念一想,还是和人本身有关吧。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这是社交恐惧症晚期。我可能没得救,目前是等死状态:)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二哥李白' 的评论 : 关着了!还焊死了。休想逃!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小娃的口气好像岁数不小了,跟我是的,熟人不爱联系,生人不爱说话。这年月不知道说啥
小二哥李白 发表评论于
窗户不是还开着么?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嗯嗯,的确是语气更连贯了。就好像是练了瑜伽,听了好听的音乐一样,觉得心和肺都更有活力了:))给你手动笔芯
格利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我加了“更要”两字,语气更连接。哈哈哈
格利 发表评论于
不论到了什么年纪,熟人还是要久不久联络一下,更要认识一些新朋友,捕捉一些新的话题,给生活增添一些新的亮色。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我最近两年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快宅出蘑菇来了。越宅越社恐。快没救了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tsx' 的评论 : 那就是喂我的。牲口就是,一个阿姨拿了一颗糖,问我要不要吃。我说要。她就说,那你牲口。我就牲口。:))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BW' 的评论 : 我说实话,你一问我,我就不知道了。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alangyu' 的评论 : 我还真没想过毒的事,到了野外我也特别手欠,什么都想摸一下。算我命大:)
格利 发表评论于
不论到了什么年纪,熟人还是要久不久联络一下,认识一些新朋友,捕捉一些新的话题,给生活增添一些新的亮色。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二哥李白' 的评论 : 撞进来了,那我赶紧关门,看你哪里跑。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甫田' 的评论 : 原来是这样。可能真的是梅,越南以前有汉字,现在都是音标,好可惜的。我还有一个越南朋友,她说她的名字是兰花的兰的意思。读音也类似,lan. 谢谢你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姚顺' 的评论 : 谢谢你:)我今天种了好几棵杜鹃花,还有一棵木槿,现在担心木槿过冬有问题,要失眠了:(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生茄子我也吃过。我还吃过鱼刺,烧了吃,很好吃。你胆子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怕被抓了没有同党:))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kyline荷9' 的评论 : 黄瓜是不是可以吃了呢。想吃又怕。它还能再长大,亏了。很纠结的。
qtsx 发表评论于
玉米我也偷过, 一样的不好吃。我想原因一是老了; 二是喂牲口的。
qtsx 发表评论于
玉米我也偷过, 一样的不好吃。我想原因一是老了; 二是喂牲口的。
HBW 发表评论于
妙曼还是曼妙?
balangyu 发表评论于
我的闺蜜小萍呀 ,美得像沅水两岸峭壁上的兰花。我们到鼓浪屿无人处到处乱转, 采了美滋滋的小金瓜, 拇指大, 一串一串。逛小店时店主惊叫, 勒令到后面去洗手。是有毒的。然后我们每人大病两周。无人处是不好去的。
小萍还更牛, 她初到厦门时, 看见一些碗大的美丽菊花, 黄灿灿的, 待到无人时, 偷得三五枝狂奔归家。这个是臭菊, 本地人避之唯恐不及。
小二哥李白 发表评论于
满篇无厘两千字,一读哇啦十分钟。和我读谁没什么关系。突然撞进来了而已。。
甫田 发表评论于
经常看你的博文。今天终于有功夫留言。

我也遇到过叫 mai 的越南女孩。我问她mai是什么意思,她说 “是一种花的名字”。第二天她特地给我带来了那种越南语叫mai的花。原来就是梅花。所以“麦”字应该是“梅”。

你的文字有魅力。大概是因为从中能看到文字背后作者的为人:毫无做作。
姚顺 发表评论于
“我不停点头”,“熟人不愿意打扰,生人......”,这两点清亮。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我就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偷人家地里的茄子生吃。好像还挺好吃的 = = 不过是一个人。我一般都是一个人乱逛。看来从小就不合群 = =

你这个年纪还小。再过几年就好了 :)
skyline荷9 发表评论于
黄瓜很可爱。提笔能写文,掷笔能种瓜。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