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她怎能不快活

打印 (被阅读 次)

她就是女儿,从小个性独特,三岁在国内上幼儿园。一天放园时,有个小朋友见到母亲就放声大哭,说没得到小红花。她在旁边冷冷地说:“没得到就算了呗!” 一句话引起别的家长侧目。回家外婆听到后说了三个字:“厚脸皮!” 她对流行的价值观就是一个没感觉!

四岁半来到澳洲,还是进幼儿园。老师就像放羊,自己吃饭,不吃不劝。画画随意,满屋的纸和颜料,常常弄个大花脸回家。女儿倒是如鱼得水,十分尽兴。一天下午,老师来电话让我快去,原来她玩疯了,从滑梯上摔下来。幸而只是伤了点皮肉,养养就好了。

令人欣慰的是,澳洲的教育是以个性和快乐为学习导向的。七、八年级之前,基本没什么家庭作业,上学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数学题一定做不过国内同年龄的学生,但却读了大量的课外书籍。每个周末,都要带她去社区图书馆,成堆的往家里搬。小学的一次作文竞赛,她一篇关于自己和小鸡的故事获得社区优秀作文奖。

记得在国内学习地理,需要记许很多枯燥无味的地名。这里的小学地理课,是让学生各人找一个感兴趣的课题,如以色列,自己去查资料,最后完成一篇文章,阐明该国的自然地理、人文历史。这样的教育能引发和造就一个人自我学习的动机和能力,那可是伴随一生的品质。

一天,女儿从学校带回一大盒巧克力,原来是这里学校常见的一种义卖活动,既帮助学校筹得资金,又锻练了学生的助学精神和能力。母亲随即带她去附近的大学兜售,她兴致勃勃地将巧克力捧到老师和大学生面前,口里不停地叫卖。看到一个小孩这样起劲,无意者也不免要买它两块!黄昏时分,巧克力终于卖完了,女儿的嗓子也哑了。

中学期间,女儿参加了学校的辩论队。我经常开车带她去参加校际间的辩论赛,孩子们在台上唇枪舌剑,攻城拔寨;家长们在台下作为观众,热心点评。胜负之间,孩子们已然得到充分的锻炼!

女儿放弃钢琴,我们没有坚持,但周末一定送她去中文学校。从小学到中学没有中断,开始时她抱怨,为什么我的同学周末去打保龄球、去骑马,我要去中文学校?最后知道,在这一点上没商量,不再说了,慢慢在中文学校交上了朋友。在VCE(维多利亚州教育证书)考试中,以云南过桥米线为题,顺利通过第二外语汉语的口试。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前,还主动提出去国内清华大学进修。在澳洲学中文,水平自然有限,但至少能较流利地用汉语在家与父母交流。

中学离家较远,女儿清晨背上书包,乘火车,转巴士,再步行,每天来回要花两个多小时,由此知道求学的不易。学校的教育也更加多维,一个周末,为了响应学校禁食为非洲儿童摹款的活动,在家老老实实断食一天半。高中最忙的时候,依然抽出时间去养老院做义工。我常想,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教育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简单的理解,就是使之成为一个好的公民,一个有责任感的,快乐的成人。

在这次澳洲特大山火灾害中,人人都想尽一点微薄之力。我们做的就是找一个网站捐款,可女儿的想法不一样,她说,这次火灾中,受伤最重的是动物,人还会有组织地逃离,动物太可怜了。她上网找到一个网站,是给动物配发饮水的机构。一看,捐款已达三百多万,足够了。又查找另外的机构捐。宁肯麻烦些,也要把款捐到最需要的地方。

女儿从小喜欢吃鱼,而且从来不会鱼刺卡喉,我戏言她是猫变的。餐桌之上,逐渐发现她对美食有一种特别的敏感,说起各国的美食,可谓畅神怡情。她对酸辣辛甘,无不喜爱,点评起来,也很到位。下班回家,也会亲自动手,做上一两款。
 
大学期间,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打工时认识了一个越南男孩,也在本校读书。勿庸违言,男孩对她是一百个好,她把他带回家,母亲并不认可。男孩回国探亲,也受到家里的压力,电话打了过来,提出中断关系。女儿是一通痛哭,我缓缓地说,这就是人生,不要太在意,从美学的角度,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是一种美的感受。

以后,关系又有进一步的发展,我们全家决定去越南看看。在越南受到男方家极为隆重的接待。男方在越南有较大的家庭生意,男孩是家里的独子。在一个美丽的小岛参观时,男孩的母亲说想在这里购置房产,我们如愿意,可以到这里生活。意思很明确,男孩是家里产业的唯一继承人。

回来之后,我多次与女儿就“爱”这个主题进行交流。记得女儿说起,在一次审计中偶遇Donna,Donna五、六十岁 衣着整洁,精神矍铄,是该公司的会计师。一段时间的接触,二人颇为投缘。Donna提到自己的过去,年轻时曾有过一个男友,家境不错,但总感觉缺点什么,直到遇见第二个男友,竟一见倾心,婚后到现在,一直没有后悔。这个故事多少反映了一般澳洲人的价值观。生活是复杂而奇妙的,爱又是有包容性的,有人爱,有人因为你是这个样子而爱你是幸福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爱情又是盲目的,不会被理性支配。我们想象中的人总是比我们实际追求的对象更可爱。爱情的痛苦就是人的幻想造成的。爱毕竟不是生活的全部,就通识而言,当荷尔蒙分泌,人脑“浸”在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和笨乙胺这些化学物质中时,就会堕入情网。随着年龄增长,这些东西会减少和消失。男孩最终留在了越南,女儿也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从小学、中学、大学到工作,女儿的步子迈得坚实。在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争论不休的当下,我十分感谢澳洲的教育为孩子搭建了一个实现自我的平台,当然,教育只是社会生活的一个方面,在澳洲较为公平和宽松的环境中,女儿正在从自身的人生经验中学习和成长。在这片沃土之上,她活得自在,活成了属于自己的样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