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抖音:我在囯内做保姆的体验(上)

随心而飘, 随意而写。 我自流连随风笑,凡人痴梦各不同。
打印 (被阅读 次)

十月,一个周末的中午,热腾腾的酸菜鱼头汤刚由滴滴小哥送到我姐家时,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二姐,我妈摔了一跤,我要回去了。”家里的保姆小黄这么跟我说。

这顿午餐注定是吃不出鱼头汤的鲜味了。
“姐,我今天就得回去,老妈没人照顾了。”我一边跟我姐打招呼,一边心里非常清楚我们原先商议好的吃过午饭下午跟我姐去卡拉OK,晚上做脸、全身按摩计划全都泡汤了。
“伊那能花头介透啦?”我姐一脸不高兴。
 
小黄,安徽人,五十不到的她,到上海来约八年的时光,却有五年的进进出出住院史。那是她初来上海,骑着自行车,被一辆宝马撞倒在马路上。这辆宝马车的车主倒是一个有担当的人,马上把肠子已经翻在外面的小黄送到了医院。经历了三次切肠、补肠,清洗脓肿的伤口手术,又反反复复经历了很多并发症,一到上海已经吃尽了皮肉痛苦,人生地不熟的小黄倒是跟医院马上熟悉了起来。二年前我家的资深保姆小张跟着会做菜的丈夫回到安徽中国科大去承包学生的食堂伙食,把小黄介绍给了老妈。
 
去年我回国第一次看见瘦瘦小小的小黄,人倒蛮机灵的,嘴巴也甜甜的她是出来打工这帮姐妹们中的秀才,读到了小学二年级。完全不像我家以前的小张,一天没进过学堂,倒拿着报纸,“二姐,今天下雨,出门要带伞哦。”
小张的手机没有文字,只有图片和语音信箱。
急得老爸,“小张,你现在开始学字吧。”
 
八面玲珑的小张,会带着我去菜市场,从豆制品摊到卖蟹的,又从鱼肉摊到卖蔬菜的;每个人都是她的“三亲六眷”,一阵喧寒,一下搞定,每次跟她去菜市场开心得不得了。我姐知道我就好吃小张这一套。
我说,“小张啊,你要是识字,不知道要比二姐厉害多少倍了。”
 
这小黄尽管识得了几个大字,就是到了菜场不识货。你叫她买平菇,她买回来的一定是蘑菇;你叫她买粉皮,买回来的一定是百叶。“不都是菇啊皮吗?”不过,这都不要紧,只要能讨老妈喜欢,就是皇道。
 
去年我回国,“二姐,我这里有个块。”小黄说着撩起衣服让我摸,她的左中腹前侧有个软软的光滑的基底较宽的肿块。CT一看“腹壁脓肿”。
“要不要拿掉?”小黄怯怯地问道。
“当然要拿掉。这是感染源,任何时候会破裂,二姐在,你赶快去手术吧。”我说着,托人就把小黄又送进了医院。
小黄立即给自己找了个替身,老妈倒是有人照顾了。
 
现在小黄走得好匆忙啊。在我一脚跨进小区的电梯时,小黄已经在长途汽车站了。
“你妈摔得怎么样?”我赶快问了一句。
“哦,她不是摔的。现在不会说话,不会吃东西,手脚也不会动了,二姐你说什么病啊?”
“中风了,赶快送医院啊。”我马上就可以断定是中风,但不知道是缺血、还是出血性的中风。
“我马上打电话给家里人。”小黄说着就挂上了电话。
 
小黄走了,现在我要充当小黄的角色-一个保姆所有的责职,只不过我的服务对象是一个中风了15年,右侧肢体瘫痪,头脑完全清楚,依然能说会道,生我养我的母亲。
 
只要我不在身边,每次给母亲打电话,母亲都会说小黄有多么的好。这让我放心不少。母亲是一个非常自律要强的人,虽然右侧肢体不能动弹,她会用左手吃饭、擦身,每天有人陪着走路半小时以上;自编自导轮椅操,主要是脑子毫不含糊的她,做所有的事必须按照她的本意,每天穿衣穿鞋还要搭配颜色讲究。
“伊笨啊,教不会的。”只要我一回到老太太的身边,她马上就“忘恩负义”起来,总认为自家的女儿比较聪明。
“聪明的人谁会来帮侬擦屁股端尿啊,早就去做月嫂了。”这时的我一定不能添油加醋。
 
早上六点半醒来,我一下跳到母亲床上,一边闲聊,一边从头到脚开始给她按摩,这是每天小黄来前我自加的节目。
 
七点正,给她退去尿不湿,这用了一夜的尿片总是沉沉的,少说也有三磅重。其实母亲并没有大小便失禁。自从母亲中风后从鸡叫做到鬼叫的父亲,晚上还要起来端尿壶给母亲小便2~3次,太辛苦了。
“你爸自己也要晚上起来小便的,又没烦到他。”
老妈开始极力反对,真是看人挑担不吃力啊。
但是我跟母亲说,“老爸晚上起来小便是睡到自然醒,您把他叫醒是很累的。”我化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母亲同意穿上尿不湿的。
 
先开始擦下半身-换水-擦上半身-换水-洗脸、洗手。
挽着她上过厕所后,坐在特制的藤椅上,餐桌前刷牙、洗手开始吃早餐。
 
我开始整理床铺,打扫屋子,把换下来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让它们翻滚。
这时,老爸已为我准备好了早餐,一般都是芥莱大肉馄饨、小馄饨、肉粽、鲜肉圆子等都是冰箱里的冷冻食品。如果小黄在,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早餐烟火了。一般早餐从大饼、油条、粢饭团到豆浆,或生煎、锅贴、葱油饼到豆腐花,菜肉馒头、包脚布,花样繁多,天天不重复。小黄在来我家时,已经买好了早点。
 
吃过早饭,我就要去买菜了。小黄在时,每天给母亲按摩后我就开始去锻炼了。现在没有这样的奢侈时间,我就把买菜当作是锻炼了。
 
我走路飞快,现在倒是马路上到处都有的红绿灯,拉长了我买菜的时间。等在人行道上的人群看见红灯倒数读秒,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迎面而来的车辆,一定会在最后几秒作个垂死穿越。每当这样的情景发生我心里挬挬跳。中国人太多了,不争个你死我活谁肯罢休。
 
菜市场倒是整洁干净,一个个小塑料袋挂在货架的下方。装上自己挑选的丝瓜,鸡毛菜、长扁刀豆、鲜香菇后,又抓了几个番薯,一盒豆腐、一扎素鸡,二斤鸡蛋向售货员走去。围在收银台周边的人多眼急手快,一个个把自己的货物放在坐秤上,拿出手机,照过二维码就走了,站在一旁一直轮不到我。
“美女,照二维码啊,赶快照啊。”连收银员在一旁也看不下去了。
“我今天第一天做保姆,没有二维码,我付现金。”我认真地答道。
那服务员很快抬起头来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看我的眼光犹如碰见了一个外星人。
不过,她非常同情地,“你再等等,忙过了这几个我帮你。”
 
一跑回家,母亲已经焦急的不行了,“那有这么长时间去买菜不回来的。”我把经历一讲,母亲哈哈大笑。
 
现在,要陪母亲走路了。前后房内三圈,上厕所,再三圈。母亲左手柱着拐杖,一边努力地要把自己的右边身体挺起来,一边慢慢地向前移步。每次转身,就像停机场上的飞机要转弯,硕大的机冀一点点调整,再调整。母亲虽然个子不大,可步子stiff,每当这时我都会说,“飞机转弯啦。”不管什么天气,老人家这时都是大汗淋漓,又湿了一身衣服。
 
给老人家干毛巾擦身,把她扶上轮椅后,让她稍作休息。我就去准备饭菜了。老太太接下来还有自己的轮椅操二十分钟,那是有闹钟作证。站起-坐下,还有永远的好的左手拉着坏的右手举过头顶,上下来回。
 
等我出得厨房已经快要十一点了,老人家的锻练也已经完毕,赶快给她洗澡。
 
末完待续
(本来整篇文章都已经写好了,但不知怎么搞的,后半部分notes全丢了。唉,碰到这样的事先要缓一下神。先做些别的事吧,就此搁笔。)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湾区范儿' 的评论 :
老人找保姆,保姆找东家真是要两廂情愿啊。刚从乡下出来的保姆还比较纯朴、简单,被花花世界绚染后,要奔向远大前程,我们这些海外游子哪里捉到了她们呢?

谢谢范儿文友分享找保姆要可靠的理念。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亲爱的园姐,我周围的很多朋友都会这么跟我说,入错行嫁错郎。人生这么二大不得志,还真有不少像园姐这样真性情的人为我打抱不平呢。我想一定是上辈子欠了夫家的,这辈子是来还债的;而我做得最好的也是医生。

老公绝对是个地才,下辈子还要再来找我,吓得我只好现在就把债还还干净,三生三世被所谓有逻辑思维,没有行动力的人缠上了,要重新投胎做女人都很难。用我们大学同学的话说,决不让鲜花插在牛粪上。呵...

谢谢园姐语重心长!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安然0203' 的评论 :
安然文友,谢谢您的关注,握手!
一点都没有感觉排版乱,写的很真实,感人。把老父亲送进养老院的时候,心里也很不舍吧。这其实是一个理念的问题。“老不老以及人之老。”很多人都会认为小辈把老人送进养老院是不孝之举,老人也会感觉很害怕。但是养老院有专业护理人员照顾,使部分失去生活能力的老人可以生活的有有条不紊,又何尝不是一种可以尝试的养老模式。在国外巳经司空见惯了,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参与和勇气,您跨出了这一步
好样的:0))
谢谢您分享心情故事!
湾区范儿 发表评论于
谢谢楼主分享。老人在国内的海外人士最牵挂的就是老人的保姆是否可靠。 有时候机灵的保姆随时甩了老人,让我们远水解不了近渴。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心疼心雨,自身工作责任重压力大,还要回家照顾公婆,你的先生娶到你是不是因为他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希望你能多用一些时间来保养一下自己,女性到了中年是不能这么劳累的。请告诉你的老公,要他多疼爱你,其实也就是疼爱他自己,多维护你,也就是维护他自己,因为夫妻是一体的。我发现我周围聪明的男人都懂的这一点,都特别疼老婆。心雨呀,你太需要有人疼了,太辛苦了。。。
安然0203 发表评论于
排板有点乱,抱歉
安然0203 发表评论于
关注你的博客已久,喜欢!
北美养老院的服务多半不错,比自家照顾专业。
上个月参观走访多伦多近20家养老院,最后把91岁患老年痴呆2年多的老爸送进北边一家西人养老院去了。
老爸一生不喜欢给人添麻烦,第一次带他参观时,他座在大厅的沙发上说:这地方好高级啊 俺说:这是疗养院,以后你不回家就住这,好吧? 他说:不不不,没意思 俺说:回家妈妈得每天照顾你,太辛苦会累坏的 他便说:好吧好吧, 我住。开始时心里很难受,进去后每周日看望他,发现他越来越无感了,但愿是适应+习惯了吧。。。这家养老院着实不错,很干净宽敞,服务到位,且家人可7/24探望。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ousy' 的评论 :

而且是挥之不去的刻骨铭心的痛。

谢谢Jousy文友!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亲爱的园姐姐,您讲的一点不错,婆婆是老年痴呆,从一个非常内向贤妻良母,变成一个骂砸的疯子,也90岁了,还活着。公婆都90岁了一直都和我生活在一起。要看人性是多么的自私,我家葛朗台对我回家照顾母亲逢人就说,还说回去休假,其实是多么的辛苦。但是我每天在身边照顾他的父母,他完全感觉是理所应当的。公公又特别强势,无论如何老人不能进老人院。这也是我每次离开父母特别伤心的原因,我亏欠自己的父母特别多。我来了美国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了大气和善待人意。

谢谢亲爱的园姐姐一直惦记着我!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挪威的竹林' 的评论 :
谢谢竹林妹妹,我也特别能理解您的感受。我们这种年龄和身份卡在两代人的中间,负荷超重。好好回去当个称职的保姆,多陪陪老人吧,为的是减少我们的哭泣和遗憾。愿父母大人一切安好!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亲,我要是像侬这么精力旺盛,这么有才,父母健康状况还可以放手,一定也是到各处跑跑看看去采风啦。

菲儿亲,侬是我们女人中的精英和楷模,毫无疑问。爱侬!
Jousy 发表评论于
哎 写到中年人的痛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我记得心雨妹妹曾经伺候瘫痪的婆婆,给婆婆送了终,没有记错吧?现在看到心雨又回国伺候中风的母亲,这么好的儿媳,这么好的女儿,这么好的人!
挪威的竹林 发表评论于
喜欢你写的博文,我很快也要回去两个星期,也给父母当保姆,父亲也是中风。不容易啊,我们也是中年人了,感觉体力明显不如以前。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特别同意小胖和叶子的留言,心雨真是个好女儿,比起你,自己差得太远了。。。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冬冬的关心和问候!希望每一个冬天都是温暖的。

好姐妹,You Take Care too!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亲爱的叶子妹妹,握侬额手于我的掌心里,慢慢向侬叙述。刚刚完成的下篇我真是数度泪水打湿了手机屏幕,哽咽到无法再写。知道妹妹也是柔肠百转的人,父母身体健康是做晚辈的最大的幸福。

好的,听阿妹的,好好休息,调整一下情绪,迎接新的一周。

抱抱亲!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inbycoin' 的评论 :
谢谢您的好注意和提供的服务信息,下次就有经验了。我本身就是做着一份照顾人的工作,人心都是肉做的,所以特别能够理解他们的不容易。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哈,那些日子我真的是这么度过的。好姐妹,您照顾老妈有麻烦吗?估计也是五味杂陈吧。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亘古未见的笔名' 的评论 :
照顾母亲的保姆时间长了,大家都有感情。就像是家里多了一个妹妹。

谢谢亘文友的共鸣!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关心,好提议!当时想大概小黄请假没几天,后来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下篇有交代。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波波亲,一个印章把心雨家地上盖上了深深地烙印,最是那波冬日里的城光,光芒四射!
give me five!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谢谢罗尔夫妈妈,谢谢您的鼓励和共鸣,也知道您的不容易。好姐妹,我们团抱啊!
心雨烟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我的阿妹,“我们都是从头发乌黑浓密到稀疏花白,从身姿挺拔壮硕到委顿无力,从眼神清澈明亮到浑浊昏花。”说得多好,使人心有戚戚焉。我在下一篇会写到我们这些没在父母身边儿女的纠结。

是啊,父母老了,有一天我们也老了,妹妹已经看到了问题的实质。面对老人的问题,这是全世界的共性,我一直想写篇面对老人的博文,一定是背负着使命感来写的,否则很可能会被人指着鼻樑骂不孝呢。

生老病死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如何而求索?

谢谢亲的思考和共鸣!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心雨辛苦了,要照顾母亲,不要忘了照顾自己的!
翩翩叶子 发表评论于
心兩阿姐,我看了,真是感動了要哭。阿姐每年歸心似箭回滬就是為了上海的父母。我還算幸運。爸媽還算健康,走動自如。

阿姐辛苦了。

阿姐慢慢寫,好好睡一覺,休息好再寫下一篇。儂吃累,阿妹會心疼的。
coinbycoin 发表评论于
博主辛苦了。
保姆这份工作照顾病人的工作,挺不容易的;博主理解她们 关心她们,保姆会感受到的,也是对父母的帮助。
不少社区有家政服务点,可以去找临时的帮手,无忧家政 58同城等公网络平台,也有这样的服务。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很不容易,累的不行,还能写的这么风趣,我每年也要回家给老妈当保姆一个月就算幸运了
亘古未见的笔名 发表评论于
博主对待保姆小黄很不错,象家人一样,难得啊!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太辛苦了,还是要找个临时帮手。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问好老乡, 好接地气的文章啊! 喜欢你每一篇博文, 今天总算能留个爪印了!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心雨, 真辛苦了。 你妈妈不容易,非常坚强,令人感动。我也照顾年迈的父亲,深深感受到你照料妈妈的苦和甜。抱抱心雨! :-)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心雨阿姐辛苦了!我们都遇到这样的问题,爸爸妈妈年纪越来越大,怎么照顾他们。我们身在海外的儿女在这个问题上就更添一层揪心。有时候我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会想到自己的将来,我们都是从头发乌黑浓密到稀疏花白,从身姿挺拔壮硕到委顿无力,从眼神清澈明亮到浑浊昏花。哎呀,生老病死真是我们共同的修行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