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听证会上的泰勒与肯特 – 之二

讲述一个个真实发生的小故事。从媒体报道中收集编译而来。
打印 (被阅读 次)

今天的真实故事,继续讲述的是刚刚在美国国会举行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公开听证会,进行弹劾总统的听证。时间,2019年11月13日,东部时间上午10点。

上一篇回顾
共和党论点
1. 因为2016年竞选时,特朗普说,克里米亚归俄罗斯,激怒了乌克兰人,乌克兰人与希拉里竞选团队合作,破坏特朗普的竞选。
2. 乌克兰存在深度腐败,腐败根源是布理玛公司,前副总统拜登的儿子亨特是布理玛公司董事,每月领5万美元,什么也不用做。
3. 总统要求乌克兰反腐败,不是针对拜登
民主党论点
1. 总统拦住给乌克兰的援助,以此要挟乌克兰总统公开宣布调查拜登和2016年与希拉里的勾结,这发生在7月25日俩位总统的通话。
2. 总统用私人律师干预控制美国在乌克兰的外交行动。

民主党的第一个论点是整个弹劾听证发起的由来。上一篇中,证人泰勒说有这回事,是他的职员旁听到桑德兰大使与总统通话提到。他的职员与他本人都向桑德兰大使问过此事。
上一篇中,共和党大将卡斯特成功论证了共和党的第二个论点。

这一篇,共和党大将吉姆·乔丹(Jim Jordan)出马,要驳斥民主党的第一个论点。乔丹要证明的是,泰勒无法证明“要挟”存在。
民主党大将吉姆·希姆斯(Jim Himes)也将出马,向共和党的第三个论点冲击。

希夫:纽恩斯先生,您有七分钟和十秒。

纽恩斯:泰勒大使,您的证词中说,您第一次听说鲁迪·朱利安尼的问题,我找到这个段落,你在“纽约时报”读到它,是对的吗?

泰勒:我确实记得先是–我确实记得注意到朱利安尼先生的卷入,是在那篇文章。是的,先生。

纽恩斯:好的,我想一切阴谋的起源之一就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美国总统想要乌克兰人调查拜登,而乌克兰这个国家,他甚至不喜欢,他也不想把对外援助给他们。关于这一点,让乔丹先生来谈。

乔丹:最初拦住援助是在7月18日。对吗?

泰勒:那是我第一次听说。

乔丹:9月11日放行的,泰勒大使。我们从您的证词那里知道,在那援助推迟的55天内,你和泽伦斯基总统见了三次面。第一次是7月26日,在那通著名的,总统特朗普和总统泽伦斯基之间的电话,之后一天。再次,根据您的证词,您证明在安全援助和调查布里马或拜登之间,没有联系。
第二次会面是8月27日。第二次会议是8月27日。他与你,博尔顿大使,还有其他人,见面。再次,在安全援助和调查拜登之间,没有联系。
第三次会面是9月5号。再一次,在安全援助和调查布里马或拜登之间,没有联系。
三次与乌克兰总统会面,没有联系。
这个情况准确吗?

泰勒:乔丹先生,前两个当然是准确的。因为据我所知,前两次会面时,乌克兰人还不知道援助被拦住了,-直到8月29日。

乔丹:当然,政治文章。

泰勒:政治文章。
您提到的第三次与参议员们会面,参议员墨菲和约翰逊在那里,讨论安全援助 –

乔丹:没有联系。

泰勒:没有讨论联系。

乔丹:在面对面的三场会议中,都没有联系。但是,在你的证词中,你说,我清楚的理解是,安全援助的钱不会送过来,除非泽伦斯基总统执行调查?
现在,我带着该有的对你的敬意,大使先生,您的清楚理解是错误的,因为事情并没有发生啊!总统泽伦斯基没有宣布他要调查布里斯马或拜登,他没有开新闻发布会,并说,我们要去调查布里斯马。他没有关于它的推文。他没有接受CNN采访。
所以,三次面对面会面,没有提起这个事。根本就没有任何联系。
泽伦斯基总统没有在援助在11日放行之前宣布这个事。但是,你说,你清楚理解这两个事情即将发生。钱会到,但要在调查发布后-事情没有这样发生。
我奇怪的是,你从哪里得到这个“清楚理解”?

泰勒:就像我的证词,乔丹先生,这来自桑德兰大使。

乔丹:你能等一下吗,我要给您一件桑德兰大使的书面声明。不过继续吧,我让你说完。

桑德兰大使的书面声明送到证人席。泰勒举起传给他的纸张,问

 

泰勒:我应该读它吗?

乔丹:不,不用,我会来读它。你说完。您说过,您的理解来自桑德兰大使。

乔丹手中有桑德兰大使的最新声明,他要让泰勒说完,好使出杀手锏。
哇,好戏要上演了。证人说他的信息来自桑德兰。桑德兰是总统亲信,他的声明,是不是要否认证人的说法?那样的话,民主党和证人就完蛋了。也许此时证人的心砰砰跳。

泰勒:他还说过,他与泽伦斯基总统和耶尔马克(YERMAK)先生谈了,告诉他们,尽管没有交换条件(QUID PRO QUO),如果泽伦斯基总统不在公共场合把事情搞清楚,我们就将陷入一个僵局。这是一点,还有,

乔丹:莫里森先生对你说的,对吗?

注意,乔丹是有意这样问的,因为这是他的杀手锏中的意思。可是,听下面,泰勒是否认了的。

泰勒:不是,我要说,大使桑德兰还告诉我,他承认这是一个错误,去告诉乌克兰人,在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会面已经被拦住了,目的是得到这些调查。拦住的不只是会面,还有安全援助。那是一切,那两项讨论。

好了,该乔丹使出杀手锏了。

乔丹:我了解。好的,只想回顾一下,您与泽伦斯基总统举行了三场会议,没有联系出现在这三场会议。他没有宣布他要去做调查。
大使戈登·桑德兰的声明:“在此,我宣誓和确认以下内容,”
第2点,列表第2点,第二句,
“大使泰勒记得,莫里森先生告诉泰勒先生,说,我传达了此信息,通知耶尔马克先生,在2019年9月,副总统彭斯访问华沙,与泽伦斯基总统会面”,
这就是他澄清!
在一句话中,有六个人,有四场对话,而你告诉我,这是你得到清楚理解的地方。(乔丹的意思是,桑德兰的澄清,没有提到总统要泽伦斯基调查拜登。没提到,就等于没有。泰勒显然不同意,张嘴想说话,但咽回去了,因为不该他说话。但泰勒已经放心了,没提到,就是没否认。
我的意思是,即使你有三个机会和泽伦斯基总统在一起,让他告诉你,“你知道吗,我们要做这些调查,以便获得援助。”从未宣布过,从未有关于它的推文。
大使,您不在那个通话中?(指那个著名的7月25日俩位总统的通话

泰勒:我没有。

乔丹:您没有与幕僚长穆尔瓦尼(Mulvaney)谈过,没有和总统见面?

泰勒:正确的。

乔丹:泽伦斯基总统从未宣布,这就是我不能相信的,你就是他们第一见证人?
基于此,基于-我觉得教堂祈祷链都比这更易于理解。
再次,这是我在这里,从戈登·桑德兰的发誓。
顺便说一下,这一切都发生在,顺便说一下,这一切都是通过发生在华沙--

乔丹把桑德兰的那句话念了三遍。
不过,有点让人失望,桑德兰的声明没有那么戏剧化。桑德兰讲了一次传话内容。可是,证人与桑德兰有大量工作交往。

希夫:您的时间已满。

乔丹:大使泰勒-

希夫:先生的时间用完了。

希夫:泰勒大使,你愿意回应吗

希夫显然知道泰勒想说话。

泰勒:有两个回应。谢谢主席先生让我回应。让我这样说,我不是任何事情的明星证人。

乔丹:他们是。

泰勒:我不知道。我正在回应你问题。我想,我很清楚这一点,我不选边站,也不致力于产生一个特定结果。我的理解只来自于那些我与之谈过话的人。

乔丹:我们知道了。(乔丹笑了,暗示就是他引用的桑德兰的澄清

泰勒:我们知道了。(一样的话,意思完全不一样,听他下面的解释

泰勒:我想,这份来自桑德兰大使的澄清,是因为,在他的第一个证词,他说他不记得这个。所以,他想要一个澄清。但我想,乔丹先生,按我对这份声明的解读,他的记忆与我说的是一致的。

 

乔丹:这是非常清楚的,对吗?(乔丹还是得意地笑,还是暗示,他引用的桑德兰的澄清,否定了泰勒的证词

泰勒:这是非常清楚的。(泰勒也笑了,因为他刚刚说桑德兰的澄清与他的记忆一致,也就是没有否定他的证词

这俩个人,都认为证明了自己的观点,而他们的观点是截然相反的。读者怎么想?

希夫:谢谢,泰勒先生。

泰勒:谢谢,主席先生。

希夫:希姆斯先生,你有5分钟。

吉姆·希姆斯(Jim Himes)民主党人。康涅狄格州第四区。

希姆斯:先生,谢谢您今天的作证。
在听证会进程中,我发现一件让我吃惊的事,面对非常严重的总统不当行为的指控,我在另一边的同事们,不是去为这些行为辩护,而是,在斯蒂尔档案的理论上打转(译注:斯蒂尔档案Steele dossier,是关于俄国人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的私人调查报告),和乌克兰人可能很生气因为总统候选人建议俄罗斯人保有克里米亚,或体现在纽恩斯先生的开场致词中的,对我们的攻击(笔者在上一篇翻译纽恩斯的开场致词时,称它是骂阵的勤王诏,因为想起诸葛亮骂阵骂到对方主帅吐血)。
当真有那么一点对总统行为的辩护出现时,看起来像这样,乌克兰是一个腐败的国家,总统只是参加一条长线的工作,一个悠久的传统,要尝试解决乌克兰腐败问题。
肯特先生,在您27年的职业生涯中,您一直在反腐败和法治方面工作,那是对的吗?

 

肯特:自2012年以来,我专门从事反腐败和法治,正确的。

希姆斯:所以,就像我们这里的大多数人一样,并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什么是实在的反腐败行动,我们必须以此在全世界所有时候实施,这样的行动是什么样的?

肯特:如果我们要系统地整体地进行,您需要有诚信的机构,从检察官和法院开始,然后是监狱系统。
在像乌克兰这样的国家/地区,我们从执法机构开始,我们在2014年就是那样做的,2015年推出新的管制策略和反腐败局。
这是一个不同的机构,审阅非同寻常的财富的资产声明,被称为国家反腐委员会,我们让他们帮助建立反腐败检察官和反腐败高等法院。
那是要任命正直的不能被收买的调查员,检察官,法院。

希姆斯:听你这么说,肯特先生,这是非常全面的努力。
让我读给你听,特朗普总统自己对乌克兰总统说的话:
“关于拜登的儿子有很多传言。很多人想知道,停止起诉,是怎么回事,所以您和总检察长可以做些什么,那会很棒。拜登到处吹嘘停止起诉。”
肯特先生,听到这些时,你是否听到总统参与深思熟虑的反腐败计划?

肯特:我不会。

希姆斯:肯特先生,泰勒先生,总统的捍卫者的行为,把这件事当成了不起的大事,副总统拜登鼓励乌克兰人删除一个腐败的前乌克兰检察官,这是在2016年,此人是肖金(SHOKIN),参议员兰德·保罗星期天说,“他们正在弹劾总统,用乔·拜登做的一模一样的事”
这样说对吗?总统在那通电话做的,和乔·拜登对肖金先生做的,是一样的事吗?

肯特:我不认为他们是一样的东西。
前副总统拜登要求前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是去除腐败的总检察长肖金,尝试建立独立的调查员单位,去侦办腐败的检察官。
那里有一个钻石检察官的案子,肖金摧毁了我们正在建立的整个生态系统。他把他的前司机弄成检察官,授权执法部门,窃听所有人,

希姆斯:乔·拜登参与的是一个公开的努力,针对乌克兰的腐败。对吗?

肯特:正确的。

希姆斯:很好。肯特先生,正如您所见的整个乱局,鲁迪·朱利亚尼,特朗普总统,在你看来,这是全面的,政府全力以赴的,在乌克兰终结腐败?

肯特:指七月的要求?

希姆斯:是的。

肯特:我不会这样说,不是的,先生。

希姆斯:我不认为特朗普总统是要终止乌克兰的腐败,他瞄准的是副总统拜登和2020年选举。
好了,我交回我剩余的时间。

希夫:交给康威(CONAWAY)先生5分钟。

下面是共和党的康威杀上来,不知道他有什么杀手锏。

(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真实故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真实故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谢谢!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
Wtp003 发表评论于
不错
真实故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hhhh' 的评论 : 兄弟,这是各种媒体关注的大事啊!你随便打开任何一个电视新闻看看。难道说我们不但自外于主流社会,连关注一下都懒得抬一眼,自满于龟缩在周围几个华人小圈子里?
ahhhh 发表评论于
别翻译啦。都是heresay,有啥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