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与“皇色”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到怀才不遇的中年人,哪怕变成为心灰意冷的老年人,惟心态永保青春!
打印 (被阅读 次)

   黄色“皇色”

      中国的古代人是十分憋屈的,人们对日常着装的色彩都没有自由。对于“黄色,尤其是黄袍,普通平民百姓到官宦人家都是不敢触碰的。比当今妄议中央的罪名更大。因为那是皇帝专用的皇色”。

      日本今年全国山河一片黄,全国上下显得特别的“黄”色。入秋后的崇山峻岭到处都是黄色锦缎似的风景,黄得醒目、黄得让人几乎窒息的景色随处可见。红叶季节的红叶反而失去了鲜艳的腥红色调,有些偏黄色了。

      今年日本由“平成更元为令和,天皇交替许多皇室礼仪式典隆重举行。

      如果三十年前昭和天皇驾崩改元为平成,日本媒体报导中还有些遮遮掩掩的话,那是因为上世纪初以昭和天皇的名义军国主义者发动了反人类的侵略战争,世人对战争罪犯评论各持己见,舆论导向也不完全统一,所以对皇室的仪式人们有一定的芥蒂,有点欲说还休的忸怩情感,而对战后的平成天皇到令和天皇就仿佛完全撇清了战争的干系似的,媒体则大张旗鼓,一色论调,沉浸在一派祥和的祝贺气氛之中。

     天皇、皇后就位的穿戴作派更是让庶民市民皇民国民议论关心之所在。

就说新天皇即位之礼的黄袍的黄栌染色都是详尽介绍,入细入微。

       日本新天皇即位,身穿黄栌染御袍登上高御座,今年德仁身穿传统服装黄栌染御袍,登上象征皇权的高御座,由古装侍从呈上作为皇位象征的剑和玺,宣告即位。

      黄櫨染御袍(Kourozennogohou:こうろぜんのごほう)是平安時代以后日本天皇在重要仪式上穿着的束帯装束黄櫨染的黄袍。

      黄櫨染(Hajizome)使用櫨树皮与苏方染就的颜色。

      黄栌染御袍看起来不太像是黄袍,反而更偏向赭色或橘色。根据记载,黄栌染御袍是以黄栌木的树皮与苏木染色而成,为中国唐朝年间由日本遣唐使传回日本。后经平安时代的嵯峨天皇颁布政令,才将黄栌染御袍确立为天皇专用的服装。有别于清宫剧中皇帝身穿的亮黄色龙袍,事实上自隋唐时代以来,皇室皆以赭黄色为尊,皇帝的“黄袍指的也都是赭色,而非明黄色,例如在国立故宫博物院中馆藏的明朝历代皇帝像,可明显看出当时的黄袍皆为赭黄色。日本自大化革新后全面学习隋唐制度,因此天皇的御袍也是参考唐代黄袍而来。

      宋太祖赵匡胤因陈桥兵变而“黄袍加身后,民间对皇帝身穿黄袍的印象又更深刻,黄袍逐渐成为百姓不可碰触的禁忌。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不但下诏禁止百姓与官员穿着黄色服装,且范围并不限于赭黄,还包括明黄色、姜黄色等各种深浅不同的黄色。

      清朝建立后强令百姓“剃发易服,百姓不止要剃发留辫子,也不准再使用汉服,必须是改穿满族服饰,而皇帝的黄袍也从赭黄色改为明黄色。由于清朝距离现代最为接近,才让许多人误以为黄袍指的是亮黄色袍服。除此之外,日本与中国古代的皇帝相同,天皇另外还有一套冕服,作为最高等级的礼服,专门用于祭祀、登基等重要场合。日本明治天皇即位后废除冕服制度,黄栌染御袍也改为在即位或重要祭祀时穿着。中国则于清朝时一并废除冕服制。

      红叶黄栌、黄道栌、黄溜子、黄龙头、黄栌材、黄栌柴、黄栌会等,是中国重要的观赏红叶树种,叶片秋季变红,鲜艳夺目,著名的北京香山红叶就是该树种。其在园林中适宜丛植于草坪、土丘或山坡,亦可混植于其它树群尤其是常绿树群中。黄栌花后久留不落的不孕花的花梗呈粉红色羽毛状在枝头形成似云似雾的景观;黄栌也是良好的造林树种(略)。 

辛泰浩 发表评论于
黄色曾在中国是一种高大上尊贵的颜色而到了近现代成为了淫秽色情的代名词,
这与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曲解西方“黄色新闻”的内容有直接联系。被“黄色”压抑了
许久的中国人出于对黄色的“逆反”心理吧。黄色不是好的颜色,红灯区的红色也不是好的颜色,绿帽子的绿色也不是,在日本多数情人旅馆都是紫色,紫红色。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高贵的黄色沦为色情的“黄色”,大概始于yellowbook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