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嫁给我丈夫吗?— 替夫征婚

打印 (被阅读 次)

作者: 艾米·克劳斯·罗森塔尔

编译:魏玲

来源:微信公众号《微黑板报》

 

我一直想写这篇文章。可是吗啡的作用,再加上有5个星期没有吃奶酪汉堡之类的了,我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写不出像样的文字了。另外,我也写不快了,句子写到一半,就要去睡一会儿。不过,我得承认,吗啡确实有欣快感,让我有时迷糊,有时清醒。

我要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真的有话要说。截止期限正在日趋逼近,不抓紧,就来不及了。我要趁着脉搏还在跳动、脑子还算清醒,把话说出来,把意思表达到位。

我有一个很优秀的丈夫。我们结婚26年了,我原以为,今后我们至少还会有26年在一起的日子。

想要听一个笑话吗?苦涩的。妻子感到腹部右下方痛,有一段时间了。她觉得可能是阑尾发炎,所以没有当回事。有一天晚上疼痛加剧,于是她和丈夫一起去了医院的急诊室。几个小时后,检测报告出来了:卵巢癌。那天是2015年9月5日。

夫妻俩是9月6日临晨回家的。踏进家门,家里空荡荡的。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昨天离家上大学去了,那天早晨是他们正式进入空巢期的第一天。这突如其来的恶耗,这人生的转折点,让夫妻俩惺惺相惜。

很多计划取消了。

和丈夫父母去南非的旅游取消了;申请哈佛洛普奖学金的计划取消了,没有必要再去进修了;和母亲去亚州的旅游取消了;去印度、温哥华和雅加达作家训练营的计划取消了。

难怪“癌症”和“取消”(cancer and cancel)看上去是那么相似!

该启动备用计划了!现在我是过一天算一天,至于将来的计划,让我来介绍我的丈夫,这篇文章的男主人公:杰森·布莱恩·罗森塔尔。

他很讨人喜欢,让人一见就会怦然心动。我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他了。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我父亲有一个好朋友叫强生,他们是小时候在夏令营里认识的。强生叔叔分别认识杰森和我。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我去东海岸读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在加州。

强生叔叔认为我们俩很般配,于是,当我回到芝加哥生活的时候,他介绍我们认识。

那是1989年,我们两人都24岁。能牵手成功吗?我不看好。可是当他来敲门的时候,我伸头一看,咦,这个人很可爱。

吃完晚饭后我就知道,我会嫁给他。

杰森知道吗?一年后他知道了,因为我说了:“我愿意。”

我和杰森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有9490天了。《引火》、《班布尔》和《红娘》,我从来没有上过这些交友聊天网站,不知道该如何建立一个档案。我只是想在这里,根据那么多天共同生活在一起对他的了解,给大家介绍一下他这个人。

首先,他的基本特征:身高5英尺10英寸,体重160磅,头发花白相间,眼睛淡褐色。

下面所叙之事不分次序排列,因为对我来说,每一件都同样重要。

他穿着打扮讲究,酷毙了!我们两个风华正茂的儿子,贾斯丁和米勒,经常问他借衣服穿。认识他的人知道,他对袜子有一流的审美鉴赏能力,知道怎样和裤子皮鞋搭配;不认识他的人,只要低头看看他穿的祙子就知道了。

他不胖不瘦,热衷于保持一流的好身材。

如果我们的房子会说话,它会告诉你,杰森是一个能工巧匠。

他做得一手好菜。他下班后走进家门,先把一包菜扑通一声往桌上一放,又过来放些橄揽和奶酪之类的在我面前,然后走进厨房动手做饭。忙碌了一天的我,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让我感到甜蜜的了。

他爱听现场音乐会;我也喜欢,这是我们两人共同的兴趣爱好。顺便说一句,我们19岁的女儿巴莉只肯跟他去听音乐会,其他人来邀请,她是绝对不会去的。

当编辑审阅我的回忆录一书时,她在一些地方圈圈点点,希望增加一些内容。她想说的是:“多写写这个角色。”

当然,我会同意,这确实一个非常迷人的角色。不过,她应该明说:“杰森,多写写杰森。”

杰森绝对是一个好父亲。去打听打听吧。噢,去问问那个站在角落里的家伙。他会告诉你,父亲非常慈祥,烤得一手好煎饼。

他会画画。我非常喜欢他的作品。如果不是因为他有法律学位,职业是律师,我会称他是画家。他的律师办公室在市中心,在我生病之前,他在那里从早上9点干到晚上5点。

他喜欢旅游。如果你想找一个憧憬诗和远方、心动不如腿动的旅行伴侣,那么你找对人了。他收集各个地方的小玩艺:尝味道的调羹、小坛子,夫妻坐在长椅上的小雕塑,等等。他提醒我,我们的家就是这么开始的:先是我们两人坐在长椅上谈恋爱,然后就有了一个大家庭。

他是怎样的一个男人?我第一次怀孕,去医生办公室做超声波。他随后就到,手上捧着一大束鲜花。他每天早上总是比我起得早。每个星期天早晨,他都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一把漂亮的咖啡壶,旁边放着小调羹、香蕉之类的。一杯香浓的咖啡,上面还拉了花,是一个古怪灿烂的笑脸。

在加油站,他会走进小卖部东寻西找。他出来时对我说,“嘿,把手张开。” 哇,满满一手掌的泡泡糖。各种各样颜色的,独缺白色的,他知道我不喜欢白色。

我猜想,你已经知道他很多事情了。现在让我把话挑明了吧。

等等,我有没有说他长得英俊帅气?今后,我会思念他的。

如果说他像是王子,我们的生活像是童话,这话一点都不过份。只不过在我们20多年的共同生活中,像普通人一样,也有摩擦、矛盾,还有…癌症。

在发现癌症之前,我的回忆录出版了。我请读者推荐一个纹身图案,这是作家和读者互动的一种方式。

我是认真的,我请求读者也像我一样的认真。几百个建议纷涌而至。我的回忆录在8月份发布。几个星期后,一个住在密尔沃基的妇女给了我一个建议,她叫宝莲,62岁,是个图书管理员。

她说,刺一个“more”(更多)。她的根据是:你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more”。好主意!现在,“more”这句话也许是我在这世界上说的最后一句话了。

9月份,宝莲来到了芝加哥,我们在纹身店铺见了面。她在左手腕上刺了一个“more”,这是她的第一个纹身。我在左前臂内侧刺了一个“more”,是我女儿的笔迹。这是我第二个纹身。第一个是一个小写的“j”,在我的腿腕子上有25年了。你可能会猜到这指的是杰森。他也有一个,不过有三个字:“AKR。” (Amy Krouse Rosenthal,艾米·克劳斯·罗森塔尔)

我想有更多的时间和杰森在一起。我想有更多的时间和我的孩子们在一起。我想有更多的星期四晚上,我要去青磨坊爵士俱乐部,我要在那里喝马丁尼酒。可是,不会有更多的了。在这地球上做人,我可能只有几天了。那么,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

我要给丈夫一个情人节的礼物。我在这天完成了这篇文章。今年情人节的礼物:不是一捧插在花瓶里的鲜花,而是一则用心写的广告 —— 替夫征婚。我希望有一个人看了后,来找杰森。两人般配,三观兼容,于是又一个爱情故事开始了。

我留了一片空白在这里,它象征着我给你们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祝福你们!

 

 

 

献上我所有的爱,

艾米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这是真正的爱情。
绝对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如果把题目改为类似【最后的话】而不是现在这个,会不会更好?!

这位男士又不是没有能力继续接下来的感情生活,而且,很有可能,下一段感情也很成功,看描述他应该是一个“懂爱、有爱的能力”的人。

真心替她高兴,TA们曾经的感情很好。。。

坦率的说,我不太喜欢这样的题目- 有点让人联想到低级红或是高级黑,有没有另一种方式的宣誓在男人一生爱情生活里的主权?但,我也问过自已,这样想是不是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的嫌疑?不过,在这种情形下所有人都愿意向积极正面的方向去想。

人都有怜悯之心,我也同样。无论如何,为她祈福。
寻欢留香 发表评论于
最近当记者询问杰森是否如亡妻所愿找到了新的幸福,他没有正面回答。聪明的女人,既把老公绑架在爱情十字架上,又在最后给自己所写过的书和她女儿以后要出版的书打了漂亮的宣传。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这早就有。中国古代一女子在临死前写的自挽联:

大丈夫何患无妻,他年重结良缘,莫向新妻谈旧妇;
小孩儿岂能无母?来日再承乌哺,须把继母当亲娘。

乌鸦是鸟中的孝子,乌哺=孝子母亲对孝子的抚养。
xinn2005 发表评论于
Amy Krouse Rosenthal在写完这篇文章十天后去世……
飞来寺 发表评论于
这是某部美国电影的内容,主要是为一大堆孩子找个有爱心的后妈。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您翻译的都是经典。我也读过这一篇,一封看起来给其他女性,实际上是寄给丈夫的一封深情的情书。愿她所言的愿望得以实现--她丈夫很快会爱上别的女人的。
何仙姑 发表评论于
她知道要失去他,她想永远占有他
嫉妒,高大上的最后一搏
花老虎 发表评论于
哎此信写完没几天人就走了。
SAR 发表评论于
或许可治好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很感人。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