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在韩国庆州民宿的尴尬趣事

真实的故事,希望您喜欢。
打印 (被阅读 次)
二十多年前在韩国庆州民宿的尴尬趣事
 
      本文插图是上世纪的菲林照片翻拍的。
 
庆州吐含山石窟庵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确认的世界遗产:

       那年我独自骑一辆自行车从汉城到釜山,途径庆州。预订的民宿在一栋condominium里。屋主是个单身女人,自住一间小房,其他两间大房用来做客房。阳台、客厅和厨房也和旅客共同使用,她提供面包、牛奶、牛油、果酱、茶和咖啡等作早餐用。她让我将单车放在阳台的角落,  带我进了一间客房。
 
     这房有三枱高低双层床,就像我们读大学时睡的那种,所以能住6个人。靠里的那下铺已有一个背包,说明已被占用了。于是我在它的隔壁下铺躺下来。那天我足足骑了100多公里,实在是累,很快就入睡了。
 
途中在路旁的饭店吃简单饭菜。我只点了一份牛肉汤(那个大黑碗)和一碗米饭,端上来的却还有七八个小盘子,全是泡菜: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进来开了灯。我迷糊中看到进来的是一个青年女子。她坐在我隔壁的那下铺,打开那背包取出洗漱用具准备去洗手间。我一下子就清醒了,问:“你睡这床吗?”她点点头。我糊涂了:难道今晚我要和她共处一室?又问:“要不要我向 land lady 换个房间?”她反问:“Why?”
 
     既然她一个年轻女孩都不在乎,那我又何必去找麻烦。我翻了个身,试图入睡,可这时很难了,总觉得不那么放得松。这女孩拿着洗漱用具去洗手间,回来熄了灯上床睡了。可我总睡不着。
 
    又过了好久,女主人又带着一男一女两个租客进来了。当时已经很晚,这两个游客没多折腾。女的睡了下铺,男的爬上她的上铺。一宿无话。我也放心睡了个熟。
  
     第二天早上,各人起床在客厅自制早餐吃。我这才发现另外一间大房同样住着几个男女游客。为什么不分男女房间呢?我直到现在还是想不通。
 
     南韩的事,多少有点怪。再说一件。先请大家看下面这张照片,猜猜它是什么?
 
    答案:明信片,  Made by 小百脸印刷厂。
 
     按常例出去旅游总要寄张当地风景的明信片回科室,可走遍一路就是看不到卖明信片的。这南韩的观光部门也太不懂宣传的重要性了。直到最后一天,我在路旁一家小食摊买了一盒炸鸡块,吃完了正想扔掉那盒子。突然灵机一动:这盒子上面的图片不是挺好看的吗?尽管上面沾有些油迹,那更有特色了。我用手沿着折线撕下它来,在背面写上地址,贴上邮票,扔进邮筒。就算寄不到,顶多就损失张邮票吧,not big deal.
 
     回到多伦多,这张“明信片”已经被同事贴在告示板上了。和其他林林总总的风景明信片在一起,它显得那么奇特。我将故事讲出来了,大家都夸小百脸的创意 (尤其是那油污) great !
 
      我将这张伟大创造作为我收藏中的极品。
Jiushi60 发表评论于
二十多年前的一点小事,当时的照片竟然还能找得到,真是难得!您一个人去旅游,照片是别人帮助照的?照得挺不错的。
MoatCity 发表评论于
欧洲这种hostel男女混住是常事。前几年去苏格兰,硬把我和七个女的塞进一个大房里。我先反对,主人指指院子里的帐篷,说那是另一个选择。看看外边的大雨,忍了吧。第二天吃早餐,才认识老幼皆有的室友
Californian 发表评论于
因贪便宜有类似经历,后来一查,这种旅馆叫hostel, 中文大约是青年旅舍,男女是简单混住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