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也单着 (w English)

这里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没有酷暑没有严寒......
打印 (被阅读 次)
小许是舅舅女儿瑛的儿子,今年快30岁了。 记忆中,表姐成家后搬去了与公婆住一起。公公是当年的村支记,家里有新造的楼房,表姐夫高而帅,说起来可以算是一门好亲事,嫁了一个好人家。 婚后,表姐生下一男一女,日子过的挺红火。表姐夫自己办厂做生意,后来进城买了房子。然而,好景不长,表姐夫的生意做亏了,厂倒闭了,讨债的人都上了门。 再后来,爱喝酒的表姐夫还瘫痪在床,表姐一个人支撑起这个家,伺候丈夫多年,直至几年前表姐夫离世。
 
从母亲的嘴里得知,瑛家的两个孩子很争气,都考上了大学,也很有出息。舅舅家的亲戚太多,我也不可能一一了解过来。前些年回去,常常一聚好几桌人,忙着招呼长辈,同辈,并没有太在意下一辈。 2016年春节回家,在母亲回请舅舅家的宴席上,小许坐在我身边,这才有了第一次面对面的交谈。 小许一米八以上的个子,长的更像他爸爸。他长相腼腆,不拘言笑,隐约中有一丝丝忧郁。那一年他还在医学院读研。 我和他就他的专业、前景聊了聊。 小许话少,加上我们彼此也不熟悉,所以谈话也只能蜻蜓点水般的泛而又泛。
 
今年二月春节春节我再次回家过年。闲聊中,母亲跟我聊起小许,还把小许写的诗,五律、七绝等等,从微信中找出来给我看。看完后,我非常惊讶。在这个大家都热衷于抖音、微博的时代,快节奏的生活让传统文学越来越小众化,越来越少的人会静下心来读书、写作,读诗、写诗的人更是凤毛麟角。记得那一日,我主动地从母亲那儿加了他的微信。
 
大年初二那天晚上,舅舅家又聚集一堂,整整四桌人。 等我到餐厅,见小许坐在那里,知道他第二天就动身离家回杭, 我便上前招呼他,问他要不要一起坐到另一桌。他礼貌地回答道,都一样。我招呼了侄女珺,其他同辈的,年轻一辈的,坐在了与他同一张饭桌上。宴席吃到一半,珺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在了桌上,是一位姑娘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清秀、高挑、漂亮。原来珺那晚有任务,受人之托,来说媒来了。我心中暗喜。结果发现,这女孩还是我高中同学的女儿,也在杭工作,是位中医师, 貌似挺般配的一对。珺的老公几杯酒下肚后,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撮合之意溢于言表。大家互相传递着看着照片,善意地起着哄,唯小许不动声色。 喝了不少酒的他此时一张关公一样的红脸,却十分清醒镇定,礼节性地看了看照片,没有吭声。 珺觉得没法交差,因为对方父亲希望趁春节回家双方见一面。迫于压力,小立最后说了一句,回杭再说吧。
 
宴席后,我偷偷告诉表姐这件事,和小许的反应。表姐叹了口气,说,单位里一直有人给他介绍,有几个条件很好,在杭有房子,小许都不动心。表姐说,小许工作很忙,觉得自己现在没房子,钱又少,可能条件不成熟。 临走之前,我与小许告别。我也不问原因,只说了一句,人生不是单轨道,人生应该是双轨向前,谈恋爱和工作事业不矛盾的。
 
那晚回到家中,我和母亲聊起了他,母亲说起表姐心疼儿子一个人在外,没人照顾,经常熬夜,生活没有规律,常常一碗泡面填肚子,工作又非常辛苦。作母亲的心情可想而知。
 
回美后,我在微信里欣赏了他的旧作新词,看他一个人北上西行,留下游走北京西安的诗句和摄影。又在微信里看到他好几架天文望远镜(见图)和他拍的璀璨星空, 看他绕有兴趣地解剖猪头鸡翅,在显微镜下分析动物的血管经络。偶尔看他通宵达旦还没有休息,会提醒他注意身体。我把他的作品和某人分享,说起他的情况,某人总是惋惜地说,韶华易逝,青春不应该徒留空白。而我始终没有跟小许再提找对象的话题。 在我,一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二是,他的世界我知之甚少,不曾靠近,更谈不上走进,虽然我欣赏他的才华,欣赏他的执着,欣赏他为人的淡泊和淡定的, 但是突兀地去指点他的人生和选择,有时会事与愿违,不妥也。然,美好的愿望一直在心底。
 
贴上几首他的诗和照片吧。
 
1.《长相思 2019.4.26 无题 词林正韵 三江七阳通压》
风茫茫,草苍苍。
人去天涯古道荒,晴川春絮长。
 
青丝妆,白玉廊。
梦到中宵易断肠,帘胧月敲窗。
 
2.《2019.3.26 五律 无题 新韵 四开》
今夕萧冷殿,昨日帝王台。
花开人不见,楼高月徘徊。
园深幽曲径,日旧印浮苔。
偶有春归燕,衔梅探影来。
 
 
3.《2019.3.1 七绝 无题 新韵 五微》(此首为年轻的医学院同学猝死而写)
惆怅心情懒启扉,无辜锦绣尽如灰。
风埋香骨三千冢,只恐春别久不归。
 
4.《西江月 2019.06.30 词林正韵 平韵一东二冬通压 仄韵一送二宋通压》
北雁南帆几度,青衿换罢秋绒。
人间道自好相逢,唯是琵琶声重。
 
逝者何足可叹? 邀君还尽杯盅。
悄悄晓月掩灯红,恐扰春深残梦。
 
5.《蝶恋花 2019.6.10 词林正韵 二十五有二十六宥通压》
春尽高楼斜倚酒,弦月归时,露薄残星漏。
望断重灯十万牖,落花深处知在否。
 
歌短杯穷长恨久,别后经年,事事人催瘦。
醉眼寐昏难句读,徒留纸墨听风皱。
 
 
 
 
 
 
 
 
 
 
 
 
 
 

Xu is the son of my uncle’s daughter. Graduated from a medical school, he is a doctor in the capital city. I know of him, but rarely talked to him until the spring of 2016. He is tall and has a figure of over 1.8 m in height. His eyes are small, and hidden after a pair of big glasses, they flickered with an air of melancholy.  Sitting by my side in the dinner table that night, he was very reticent. But the exchanges between us were amicable enough, and I remember him as a young kind kid.
His melancholy, contrary to his sister, who is more gaily, reminded me of the family’s past. Xu’s mom, my cousin Ying, was married off to the son of the cadre, the best family in the village at the time more than 30 years ago.  Their marriage was coveted and complimented by the villagers, as the family was well-respected and wealthy in the village. The bridegroom was tall and handsome, an image Xu looks much after.  They had some good time together.  Ying later gave birth to two children, Xu and his elder sister Yue.  Then the dad started his own small business.  But it did not last long before it went out of business, and fell under heavy debt to the creditors.  Misfortune did not come singly. The dad had a stroke from chronic heavy drinking, and was paralyzed and bed-ridden when Xu was about ten years old.  

Mom told me that in early years, Xu and his sister were sent to his aunt’s home in the city for better education.

I don’t know how much impact his childhood experience had on his personality, or if his dad’s decadeslong paralysis steered him into the medical course.  

The second time I saw him was also at a restaurant, on the second day of Chinese New Year in 2019.  Out of the four tables in a large lounge, we were sitting on the same table for dinner.  He was quiet across the table, drinking and eating, and by the middle of the dinner, his face was as red as a boiled lobster from the alcohol.  Then a niece approached us, putting a picture on the table. It was a picture of a pretty young girl. Everybody was craning for a peek, joking and complimenting. She turned out to be the daughter of my high school classmate, who also works in the capital city in Chinese medicine field.  Amid the comments and laughter, Xu remained placid. His red face was nonchalant. He took a mere look out of politeness and said nothing afterwards.  When pushed for a reply, he said dryly that he would consider it after he was back to work in the city. 

Upon leaving the restaurant, I told his mom his reaction to an attempted matchmaking. The mom, well aware of his attitude, sighed in dismay, telling me that he already turned down quite a few girls who are in possession of houses in the city.


Was he being choosy?  Promising or enviable his career may look, he is not paid well in the first few years, unable to afford the hefty house in the city. His life is hectic too, bombarded with heavy clinic and research activities. 


I added him to my Wechat. In his Moments, I found copious traditional Chinese poems, so well-versed and rhythmed that I was left in awe. He is also an amateur photographer, traveling around with his backpack and a camera.  He trekked out alone to the mountain top to watch the midnight sky. Pictures of operated chickens or pigs were taken, blood veins analyzed under the microscope. In a world where most young people go with the fad and trend, he clings to his own belief or liking. He might sound like a loner, a young man of few words, but his inner world is as bountiful as the starry sky he likes to gaze upon.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raceX' 的评论 : Grace来了,见到你的新博文,可门关着,估计忙着练功呢。很羡慕你啊,这么有收获。
这个小伙子到底心里怎么想的,我还真不知道。只希望他的青春不留空白。谢谢你。
我前一阵清唱了一声,后来不满意又关上了,现在打开来给你听,我发现嗓音里的那个带嘶哑的一点东西,估计如果跟着你练功能去掉:) 你最近也没有唱了。希望自己能多唱,就当是锻炼身体:)问候Grace!
GraceX 发表评论于
暖冬好,如今的婚姻大事,实在马虎不得,小许很有才情,可能还没有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也可能遇到过,失去了,曾经沧海难为水。总之,我觉得,宁缺毋滥是明智的选择,没有恋人,至少还有希望找到好的恋人,匆匆忙忙有了不满意的恋人,要甩还可能甩不掉,反而更闹心更麻烦了,(^o^)/~。

你好像又歌曲的博的,怎么没了呢?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ncemm回来了,辛苦了,谢谢你的惦记,一回来就来看我啊。是啊,现在这样写古诗的年轻人真是少之又少的,本来就想写他,这题目还真是你那天的留言启发的,没想到写成男女婚姻系列了。你刚回来,多休息,吃点营养品(如西洋参之类)的,把体质增强了,好重新投入紧张繁忙的工作。秋天到了,谢谢你在八月的最后一天来看我,祝mm秋好,长周末快乐!
Once-always 发表评论于
暖mm好,昨晚刚从欧洲回来,惦记着你说过要写好男人也单着,果然是啊。小许的诗词写得真棒,现在的年轻人有这种才情的不多,估计也是高处不胜寒。哪天他遇上了一个好女人,暖mm一定要来更新。暖mm长周末愉快!我这几天要好好休息了,在外半个月,一直生病,真的就是抱着药罐子吃喝玩乐。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极湖' 的评论 : 谢谢北极湖的大驾光临和夸赞,读过一些你的诗和散文,你的诗文都写得好,有些诗有点不太懂,但是散文都读懂了,你的散文情深意长,富有情感。再次感谢,周末快乐!
北极湖 发表评论于
文笔优美!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边边好!是的,这个社会越来越现实了。我清唱了一首歌,把它隐起来了,现在打开给你听听:) 边边长周末快乐!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国内年轻人不易啊,有很多物质上的压力。 想想还是我们那时恋爱最简单。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淡然好! 我开始也没想到写两个系列一样的,也是受网友启发,而且这两个人一直在脑海里想写的,把他们写出来也是留点文字。女孩不好说了,年龄越大越是高不成低不就了,男孩好一些。谢谢淡然,周末好!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游士说优秀那就是真优秀,游士说不晚就是不晚。谢谢,祝周末好!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但愿吧,有时候都很难说的,有机遇的问题,有心态的问题。希望他幸福快乐吧。祝闻香周末快乐!
淡然 发表评论于
连读了近两篇,叹好女孩难遇好男孩,好男人又难觅知音,也许这都是缘分未到?祝他们都会有美好的未来!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韭菜点评,你的文章金句更多。周末快乐!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小许真是非常优秀!现在年轻人结婚迟,男孩过了30不算大的。

暖冬周末快乐!
yy56 发表评论于
小许优秀,会碰到和他一起优秀的人的。

最近看了一期孟非的新相亲大会,感觉怪怪的。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人生不是单轨道,人生应该是双轨向前,谈恋爱和工作事业不矛盾的。”太同意暖冬的这句至理名言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7grizzly' 的评论 :You are welcome, my friend. Oh, good that you like his style. I did not read any novels recently, except some short stories of O Henry.
7grizz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Thanks again. I just started reading Maugham and enjoyed his style.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7grizzly' 的评论 : Thanks, my friend, for reading and comments. Actually, I don't know his English level, and if he likes reading English literature or not. I understand you as we both benefit from learning the second language.Your last post is really great! Happy reading and writing!
7grizzly 发表评论于
> as red as a boiled lobster
Like the analogy.

Xu might like English in addition to the Chinese poems. They might open a door for him, as English literature did for me.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遐西好! 可能吧,是的,男孩这个年龄不算晚,具体情况我真不了解,就是写出来看看大家的意见。谢谢遐西的留言,周中好!
xiaxi 发表评论于
很有才华的男孩,可能是还没遇上心仪的女孩。30还不到不算晚,也许他想先立业再成家吧。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魏薇好! 我也不懂古诗,但是就觉着不错:) 其实最初并没有想写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第二篇是受一网友留言启发的。谢谢魏薇,立秋了,祝秋好!
魏薇 发表评论于
当你写上一篇时,我就在想:那谁来写下一篇。原来暖冬自己补上了:)不懂诗的我确也被他的诗打动了。他一定不是不想找另一半,只是在等。。。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洋葱mm好! 可能吧,其实我也不了解,但是他至少看上去不清高,不愤世嫉俗,就是不拘言笑罢了。谢谢洋葱mm到访,想听你接下来的故事呢。
洋葱炒鸡蛋 发表评论于
内心丰富的人,大约不愿意妥协在世俗里?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一回来就来看我。是的,现在的孩子跟当年的我们有很多不同,时代不同了。说实在的,不了解他,只是因为是亲戚关心而已。就像文中说的,我欣赏他的才华和淡定,希望以后有机会能更多了解他们,关心他们。菲儿的女儿好棒,也是家庭教育的结果。祝菲儿夏安!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很棒的诗和摄影,现在美国的年轻人都流行找soulmate, 这个年轻人是不是也是如此?而中国的现实和风气又着实不让人乐观,希望他能找到他未来的另一半!暖冬回去有不少深接触:)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好! 是的,国内房价太高了,一般年轻人没有父母支助不可能买下来的,这也是年轻人必须面对的现实。谢谢松松的评价,祝松松新周快乐!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真是很有才的年轻人。也许是曲高和寡?不过国内房子太贵,也给年轻人谈婚论嫁设置了很大的障碍。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燕儿好! 看到你写的新篇了,只是没有开门,你家的儿子如此细腻贴心,真是你们基因的强大,教育有方,我好生羡慕的。说到大龄女子,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女孩子就是不能等黄花菜凉了,我上篇的侄女就是一例,关键是她们本人要有动力,但是就是你我这里说的,不清楚她们的心里想法。我们也帮不上忙的。
谢谢燕儿喜欢这些照片,我只是随便拿几张,这张估计他想把上面的树枝也拍下来吧,所以构图没有那么灵活完美。谢谢燕儿临博,问候你们夏安!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新朋友dong好! 是的,年轻人的婚姻家庭取向直接会影响到人口的组成和发展,这也是令人担忧的。其实写这篇和上一篇时,我并没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只是说说自己的两个亲戚,还是大家的讨论让我看到其实问题是存在的,有一定的代表性。谢谢你的意见!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很喜欢西子湖畔?那张,很有意境,层次感强,构图讲究。如果拍摄的角度再低一点,让小船再突出一点,就更好了。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现在国内的年轻人,不愿意把自己的真正想法告诉我们。我有个亲戚的女儿,29岁了,工作很轻松,但是提到交男朋友,就说没时间没精力。问她想不想结婚,说想结婚。但是,想结婚,自己却不努力去找,转眼30多了,不是只能找二婚的吗?她心里真正怎么想的,我们猜不到的。那个小许也是一样,他不会告诉你他心里的真正想法。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着急结婚。所以中国的人口是个问题。婴儿潮那批人已进入老年。我估计说不定每年死的人比新出生的婴儿都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匆匆放开二胎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kemama' 的评论 : pokemama好! 是的,我们也很喜欢文学城,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我从三年多前开始写博客,在记录生活与大家分享的同时,也认识了网上很多真诚的朋友,感谢文学城,让我们相识相伴。刚刚去拜访了您的博客,只有一篇《伤心》,不管发生过什么,以您的阅历一定会平和看待问题,希望您已经走出坏心情,健康快乐每一天。生活的酸甜苦辣,相信每个人都尝过,再回首,希望我们更多地记住它的甜美芬芳。祝你健康快乐平安!谢谢你的来访。
pokemama 发表评论于
暖冬cool夏,谢谢你的回复。文学城里的这个圈子我很喜欢。尤其喜欢阅读有心灵交通的好文字,晓晴就是一位。我八十多岁了,一个人独居,就特别喜欢上网看大家的短篇文章,不然,一天的日子太难打发。希望认识你们,希望通过文字心灵交通,排遣我的日子。爱你们大家!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南岛好! 转过来了,看到的是更璀璨的星空:) 周日好!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好帖!喜欢你照片里的长、短枪,请转向南岛这边看看,看到什么?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kemama' 的评论 : pokemama好! 看来这个问题不分地域,不分性别,到处都有。你的外孙还好,至少谈过恋爱,感情受点伤,可能需要时间愈合,相信他愈合后,会更成熟,更清楚自己应该找什么样的。现在他的生活挺充实,做他自己现阶段最想做的事,也很好。谢谢你的留言,祝你外孙心想事成,早结良缘。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欢迎唐西常来,无论春夏秋冬,in sunshine or in shadow, 常来探:) 谢谢!
pokemama 发表评论于
我外孙也快30了,飞行员。好像他一直没空谈恋爱。他的好朋友都是高中的同学,也都是“黄毛”的多。曾经的女孩子追她,不了了之,一个比他大的,脚踏几只船,可能伤了他的心,气得跟我说:以后她死了我都不会再理她!后来交了一个洋妞,也是不知为什么伤了他,我没问。
他活动很多,以前白天教学生飞行是工作(最近跳槽去私人包机公司,飞十天、休八天),每月参加义工做搜救,约朋友攀岩、骑脚踏车、跑步、徒步、家里的车库一整套健身器材,朋友也固定时间来一同运动......晚上上网打游戏。
可能因为上班近家一直住家里,还是因为好朋友都单着(也有有女友的、结婚的),他也不急。
因为新工作原因,现在搬出去了,希望他快点找个好的女孩做朋友。
我还没到“急死太监”的份上,因为现在的孩子都这样。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你好,国内空姐年纪大了就饭碗不保了吗?婚姻是要有爱情为基础,但是婚姻光有爱情好像又不够。要看人的,空姐如果人能干,会持家,即便以后做不了空姐也可以转行做别的,好像不能一棍子打死啊:)还是由他们自己做决定吧。谢谢你的留言。
唐西 发表评论于
偶有春归燕,衔梅探影来。

常有春归燕,哥们探影来。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照片挺漂亮。我哥的孩子也快30了,最近找了一个空姐,我们都反对,空姐没技能,生完孩子只能家蹲。长得再好看,天天看,也不觉得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水沫好,是的,现在的人思想观念比较开放,自由,宽容,人的选择余地也大,在关心他们的同时也慢慢学会尊重他们的选择。谢谢水沫!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随缘放旷' 的评论 : 这个随缘朋友好! 他在国内,再说我也知道他的想法,还是不要替别人做主吧。谢谢你的来访。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蓝mm有一阵不见,一定忙吧。谢谢你喜欢他的诗,他一般的文章写起来也是有点文绉绉的,古文功底比较好。谢谢蓝mm,祝夏安!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怎么把情欲和贪婪直接等同于吃饱吃不饱,饥饿和觅食,只知道吃,显得没文化喔:) 说到底,人也是动物:)
水沫 发表评论于
每个人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有时候家长也是无能为力,好在现在的社会可以容得下不同的生活方式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好!我也是喜欢才想起来放几首到这里留个底的。男孩子,确实也不愁,到时候如果他自己想找也来得及,而一旦结婚了,诗意的生活就会被财米油盐所取代。谢谢王妃临博。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好! 看来这还不是个别现象,我隐约觉得他可能自己不想找,像他这样的爱好和个性,要找一个情投意合的也不是那么容易。我是观念上有点传统,但是真正想开了,其实只要他自己觉得这样的生活好就是好。谢谢子乔的看法。
碧蓝天 发表评论于
诗写的很赞!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照你/游士这么说法,天下男人女人都饿着,都没吃饱啊”

其实子乔也这么认为的,所以有了“人性的本质是情欲和贪婪”,换句话讲就是“人性的本质是饥饿和觅食”。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是个伤怀的文青,是写的不错,这年代也数难得!三十岁还小,再诗意几年也来得及。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其实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看小许这么精致的生活态度,如果他想要的话一定会全力去追求的。我认识不少国内的年轻人不是不结婚,就是不要孩子,虽然从我的角度看有点惋惜,但也许那就是他们认为最好的生活状态呢。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好! 他肯定有点与众不同的,喜欢的东西都是非常小众的,我说实在对他不了解,但是写到上一个侄女就想到了他,就写了下来。至于他以后的生活,我一定不会干预的,我说过,自己小孩都管不了的。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自由,选择丁克也越来越多,人各有命,各有所爱,所追求的,只要他们自己快乐,就好。谢谢一讲留言,周末快乐!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看他绕有兴趣地解剖猪头鸡翅
========

特别留意到了照片,看到解剖猪头照,虽然是外科医生,总觉得有些不妥。他的世界和你们的不同,还是让他自己去寻找幸福吧,缘分到了逃不掉,没有缘分追不到。

现在国内,各方面条件优秀的男女多得去了,而且都不太愿意结婚,就是结婚也是丁克。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miao' 的评论 : 这位朋友说此话太无根无据了,连我都不了解他,你凭什么说这话。不是我对同性恋者有什么看法,我不喜欢无中生有的事。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哈哈,土豆,照你/游士这么说法,天下男人女人都饿着,都没吃饱啊:)) 也祝土豆周末好,吃好吃饱!
xiaomiao 发表评论于
小许是同性恋。再过几年你就会明白的。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按照游士的文章命名法,上一篇是“没的吃/吃不饱的女性”,这篇是姊妹篇“没的吃/吃不饱的男性”。

祝暖冬周末吃得好、吃得饱,:)))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清漪姐好! 可能吧,具体的我真是不清楚。但是,在现代女孩子的眼里,他无房无车无钱的。单着的他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或许等厌倦这种一个人的生活或许会回头。如果我去劝说,我会注意分寸,点到为止的。毕竟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我们连自己的小孩都管不了,更何况别人家的孩子。谢谢清漪姐,祝周末快乐!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这孩子心高,高处不胜寒。能配上他的女孩子本来就不多,也许他的生活圈子也不大,遇不到吧?单着有单着的好,让他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吧。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铃兰mm好! 大家的观点都让我受益,时代不同了,以前是郎才女貌,现在很多人更看重物质上的东西。朗朗是挑花眼了,不同的,我们还是普通人。谢谢铃兰mm的意见和留言,问候mm周末快乐!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Westshore好! 谢谢你这么真诚的留言,每一句都说到点子上,每一句我都同意。人生有时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像搭车,不能搭错车,但是也不能不坐上去。他虽然话不多,但是人好,懂礼貌,又踏实,我是准备有机会劝说一下。发这文之前,我有征求他同意,放上他的照片和诗作。我准备把文章发给他,把你的留言也用照片形式发给他。非常谢谢你!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528A' 的评论 : 欢迎这个新朋友的意见,我想我的人生观就是在八十年代左右形成的,所以如果落伍了,也可以理解:) 你是觉得我自作多情管太多了,其实我还真没有直接跟他说过这个话题。谢谢你的意见和提醒。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国铁树' 的评论 : 南国好! 是的,男孩不像女孩,稍微晚点问题不大。但是,不知道他的想法。谢谢你的留言,问候你!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许先生的精神世界丰富, 经历过磨练的人, 通常意志坚定; 他想什么, 别人猜不到, 也没必要知道, 亲友们关心他就好, 催婚没用的.

朗朗不也是 36 岁才遇上他的爱丽丝结了婚呀.

中英文流畅的温馨博文, 祝暖冬周末愉快!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从个人经验来讲,我相信什么年龄干什么事的概念是绝对正确的。那么在婚姻问题上,如果错过了一定年龄,以后即使结婚,失败的可能性会很大。
因为心态不同了,需要考虑的实际因素不同了,就是容易势利了。哪怕你不势利,也不能保证对方不势利,或者周围的环境不势利,毕竟当人们开始出现这种现象的时候,是有原因的。
人是社会动物,需要affection,这是维持心理正常不可少的生活内容。否则不论你如何有才,心理上的偏差也会让你失去更多,包括你的才华。
不是说可以凑合,而是需要去试,否则也不会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528A 发表评论于
年轻人最讨厌亲戚催婚介绍对象了。。。你的婚恋观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关键是人家的生活人家做主,你的内心戏太多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小伙子有才有情,有的时候,晚点的姻缘还更好。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疏影好! 是很难得的,以前读医学院时,老师很喜欢他,这样的年轻人肯潜心研究专研不多的,至于他到底怎么想,是不是觉得自己没车没房,还是不想找,我也不清楚。希望吧,希望人生完整无憾吧。谢谢疏影临博,问候你!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周末好!可能吧,也不知道他自己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谢谢晓青留言。
疏影浅斜 发表评论于
真是很难得的一个年轻人!他大概是曲高和寡,难觅知音吧。真心希望他好人好报,找到一个情投意合、才情相配的心上人,早结良缘。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没遇到喜欢的。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好! 是的,他的积极性不高,也不知道他心里的真正想法。我是鞭长莫及了。谢谢点点临博,周末快乐!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给子乔上茶! 周末了,开心一下。谢谢。周末快乐!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单着肯定有单着的原因。 婚姻这事千万不能着急,尤其是“皇帝不急”的时候更是如此。~~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哈哈,你这题目笑死我了;)先把沙发占着回头再来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