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之行(二)蝴蝶飞去哪里了?

喜欢萤火虫那时隐时现的小火花
打印 (被阅读 次)

  当一个加拿大少年仰卧在草丛中看着空中飞过的蝴蝶时,也许出于好奇,头脑中闪出一个问号,蝴蝶每年秋天飞去哪里了? 然而这个好奇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少年,最后竞成就了他一生的事业。这个少年就是弗瑞德. 厄尔克哈特博士(Dr.Fred Urguhart). 

《 飞翔的蝴蝶 》( Flight of the Butterflies ) 是一部纪录片,在这个纪录片中讲述了弗瑞德. 厄尔克哈特博士一生坚持不懈的研究追踪帝王蝶 ( Monarch Butterfly ) 的迁移路线,并找出少年时代头脑中那个问号的答案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弗瑞德博士遇见志同道合的伴侣,另一位热爱帝王蝶研究的科学助理诺拉 ( Norah ),诺拉加入到他的工作和生活中。他们的主要研究方法是在帝王蝶的羽翼上贴上带有标记的粘贴标鉴,然后追踪。夫妻共同推动这项研究的进行,包括组织众多的志愿者参与到课题当中。而最后一个接力棒就是由一对年轻的志愿者夫妇完成。经过一生的努力及广大志愿者们的参与,最终揭开了帝王蝶每年秋天去了哪里,它们的隐匿处的秘密。是一个非常有趣又令人感动的故事。

  文章的开头就是影片的开头,年轻的佛瑞德提出疑问,并随着蝴蝶跑到岸边,望着它们飞向远方。随即在 《 飞翔的蝴蝶 》字幕下,蓝色的天空中成千上万的帝王蝶舞动着翅膀飞翔。美丽的橘黄色羽翼上印着那典型的黑色图案和白色斑点。而影片结尾则是老年身体欠佳的弗瑞德. 厄尔克哈特愽士来到帝王蝶的藏身之处,无限欣喜和感概,尤其当他看到一只残落在地面上的帝王蝶的羽翼上那个粘贴标鉴时,他知道这是由他们标记并送出的帝王蝶,更是一个无懈可击的科学依据。激动的博土深知这个带着标鉴的帝王蝶的重要意义:一个被风损坏的生命碎片代表了帝王碟精彩的生命周期,同时又是解开古老秘密的无价之宝,历史定格于此。尘埃落定,Mission complete! 

  墨西哥中部就是这个迁移路线的起点和终点。帝王蝶每年春季从这里飞出,飞到美国的德州,那里有让帝王蝶产卵之上,幼虫食之的一种植物,乳草 Milkweed 。乳草是上帝赐予帝王蝶的仙果,有轻毒,味苦,所以别的动物不会去夺帝王蝶的所爱,而且食用乳草的幼虫也是有苦味的,对幼虫起到保护作用。一只帝王蝶可以产下三百个卵,这是帝王蝶的第一代。帝王蝶的成熟过程要经历四个阶段,即卵、幼虫、蛹及化蝶。随着季节的推移,德

州变得越来越热并且干燥,帝王碟开始向东部迁移,出现在美国东部,并在美国东部繁殖了第二代,之后到达加拿大的多伦多,开始繁殖第三代,重复同样的生长周期。但是第三代的帝王蝶不同于前二代,第三代帝王蝶是超级帝王蝶,它们的肌肉更发达,羽翼更丰满,更加适合长途飞行。而且生命长度是前二代的八倍,完全具备飞回老家并????续后代的优势。半年的时间经过三代的繁殖,几百万只帝王蝶在秋季开始向南回迁,飞回墨西哥中部。薄薄的羽翼要冲破千难万险,飞过大江大河,飞翔几千里。不屈不挠,就像鲑鱼逆流而上,誓死如归,直到飞回他们的隐匿处安然过冬,肩负着????续家族后代的使命。这是上帝的安排,代代相传。

  弗瑞徳博士破解帝王蝶奥密的故事及帝王蝶本身生命周期的故事都十分精彩,不禁令人产生去墨西哥看蝴蝶的念头。女儿是个旅游虫,很快折腾出一个旅行小计划,于是打起背包出发,先去了两个小城住了三天四夜,有了小城印象。接下来就是去埃尔罗萨里奥( El Rosario ) 看蝴蝶。埃尔罗萨里奥是个山区,要去这个山区,我们需先去那里的一个小城市齐塔库阿罗 ( Zitacuaro )。

找好长途汽车路线, 从圣米格尔阿连得乘长途汽车到齐塔库阿罗要三个多小时。长途汽车站非常热闹,有点儿像自由巿场,卖各种货物和熟食。你得在里面穿来穿去找到你那辆长途汽车停在哪里。不过这里的长途汽车到是十分发达,通向各个地方。听说长途汽车时有晚点,而我们的车还真是晚点了,还不是晚一点,可以晚几个小时。而且晚点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发,要坐在那里等。本应在下午5点钟左右到达奇塔库阿罗,现在不行了。6点多钟的时候仍然坐在车内。车上还算舒服,只是对要去的地方十分陌生,而且天又黑下来,不免心中有些打鼓,又开始担心起安全问题了。女儿到是坦然自若,一口一个 “ 不用担心 ”。中途有乘客下车,汽车最后在8点左右到达齐塔库阿罗。这时的车站已比较空荡,女儿用西班牙语问一位工作人员如何找出租车,工作人员告诉她要在汽车站交好出租车的钱,然后再出站乘车。这套管理系统到是非常好,免得出租司机乱收费。看来这里是安全的,不勉又觉得墨西哥这个国家还是很有稚序的。果然有出租车在外面等候。不多时司机就把我们送到住处。

  旅店离市中心的广场很近,安顿好后赶紧出来转了一圈,教堂 Jordan 和广场是墨西哥小城市的普遍模式。广场晚上是个夜市,仍然灯火通明,好像这里的老百姓晚上都在夜市吃饭,一个一个小餐车周围围着吃饭的人。Jordan 内有小乐队演奏墨西哥音乐。到处都是圣诞装饰,一派节日的气氛。

  第二天是星期六,旅店提供墨西哥早餐。走廊的墙上挂了一幅爱因斯坦的半身像,慈祥的微笑。是当地人崇拜爱因斯坦吗?另一幅则是色彩鲜艳的帝王蝶彩照,很有色彩。舒舒服服的吃完早餐,就去汽车站等巴士到埃尔罗萨里奥。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下车后,仔细看了一下车站的巴士时间表,想确定回程的时间。这一看吓了一跳,周六巴士只运行到下午2点。女儿只查了巴士来的时间,并不知道回程的时间。向周围看看,好像有个旅店,但有点不想住在这里。不管怎样,还是先去山上看蝴蝶吧。车站离教堂广场不远,那里有人群聚集,要到那里找出租车,开车才能上山。最后找了一个司机,他还????点英语,说他曾在美国呆过一段时间。

  他送我们上山,然后在那等我们,再把我们送下山。山上有一个吃饭的地方,他把我们领到一个墨西哥大妈的小吃店,告诉我们最好吃完午饭再去看蝴蝶,因为还要向上走很多的路。知道这个大妈肯定是他的关系户,但是看到有别的游客也在这周围用餐,就在这要了简单的奶酪玉米饼。我们自己带了水。午饭后司机送我们到帝王蝶保护区。

  帝王蝶保护区( Monarch Butterfly Sanctuary ) 在很高的山上,这是真实帝王蝶过冬的避风港。墨西哥有很多高山和森林,但帝王蝶很挑剔,它们过冬的避风港只有那么几个地方,而埃尔罗萨里奥是其中开发最好,也是到访最多的一个保护区。海拨一万英尺的高度,开始有木制台阶,延伸很长一段距离,但最后一段直接走在山路上,要休息几次才能走上去。但是在到达顶端之前,有一个帝王蝶的 “ 游乐场 ” , 有很多花草,也是休息的好地方。看着帝王蝶在花草间飞起飞落,与游客们玩着捉米藏,心情也随着帝王蝶的出现而变得愉悦起来。和花草中的帝王蝶玩了一阵子,近距离的观看这些美丽的小精灵后便一鼓作气走到了观测点。

  帝王蝶那隐秘了千百年的藏身之处终于展现在眼前。纪录片里的场景来到了现实中,令人激动得不行不行的。寂静的森林里藏着百万只帝王蝶,这里不是一树一树的花,而是一树一树的蝶,一串串的帝王蝶好像一挂挂的鞭炮挂在松树上,有厚厚的一团围在树干上,也有一团团的挂在松树顶端的松枝上,琳琅满目。据说这种围在一起的特殊存在方式是为了抱团取暖。此外仍有无数只游离的帝王蝶在松林间飞舞,构成一个蝴蝶的王国,一幅自然界的奇观!看着眼前的奇观,想到这里的每一个帝王蝶都经历了艰难的长途跋涉才飞回到这个王国,而且即使回到这里,仍然有很多帝王蝶会夭折。幸运度过冬天的帝王蝶春天又要飞出开始新一轮的迁移,它们的生命真是即脆弱又坚强。游客们如醉如痴的观赏着帝王蝶及它们的藏身之处,相信大部分人也是长途跋涉来到这里,无不感叹这一奇观,一切都是值得的。

  整个帝王蝶王国是受到严格的保护,有绳索拉出界线,游客不能逾越。尽管帝王蝶的藏身之处被揭密,但并没有对它们造成伤害,反而被更加保护和观注。感谢保护区所做的一切,即向公众开放,又不失保护措施。

  观赏完后当我们随着游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种声响,似乎由远而近,由小到大,好像是一个潮头来临的声音,急忙回头张望,原来是附着在树上的帝王蝶不知是什么原因开始解体,每一支蝴蝶的扑啦声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巨大的轰鸣声,接着铺天盖地的帝王蝶飞入空中,盘旋于林间,似乎将阳光都挡住了,过了一会,又逐渐回到树上,各就各位,恢复常态。突发事件也让我们看的目登口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该下山了。

  抓紧时间向下走,还没解决如何往回走的问题呢。下午四点之前走出保护区的大门。出租车司机如约在外面等我们,准备送我们下山。便请他一直把我们送回到齐塔库阿罗,他十分乐意。先下山,再开向齐塔库阿罗。路上他先接上一个亲戚,一位墨西哥妇女,坐在前面。过一会又接上一个亲戚,十五、六岁的男孩,坐在后面和我们在一起。时不时的和女儿说些西班牙语。最后当接近有夜市的小广场的时候,知道他是把我们送回来了。在小广场下车,再看看这个小镇的夜景,明天离开。





 

小火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油翁' 的评论 : 帝王蝶的迁徙故事及科学家解秘的故事都十分精采。多谢油翁的光临及支持!
油翁 发表评论于
小火花的文章描绘了令人兴奋的帝王蝶迁徙故事,让人思考生命的坚韧和美好。感谢分享这个令人心动的旅程,期待更多精彩故事!
小火花 发表评论于
多谢菲儿光临及留言。菲儿去了不少好地方,尤其是一些度假圣地。我们去过坎昆和墨西哥城。墨西哥的小诚也挺好玩,很接地气。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两篇好文都拜读了,原来墨西哥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呢,下次要去看看。我们只去过Puerto Vallarta ,坎昆,墨西哥城,tulum,Cozumel。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