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最爱 - 草子糕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打印 (被阅读 次)

草子糕
                             

儿时记忆里,草子糕是曾经的最爱。那时小城的糖酒食品商店里,蛋糕类点心只有两种款式,一种称作蛋糕,里外皆为澹黄色,长方形状。吃起来软绵绵的,口感比棉花糖稍硬一些,价格偏贵。另一种就是草子糕,外层烤成棕红色,里面则为蛋黄色,小圆饼形状,酥软香甜,吃起来软硬适中,相对也便宜。


草子糕的包装很简单,淡黄色的方形纸张,上面码上几层糕点,四面依次折叠,折叠处覆盖一张印有草子糕字样的正方形红色花纹纸,摆成菱形,用草绳十字形系牢。那个年代只有逢年过节,才会买一包草子糕解馋。偶尔有访客,也会拎一包草子糕。那种黄色蛋糕因为偏贵,一般亲朋都不会买。每次去商店,总会对着黄色方块蛋糕咽几次口水。后来,爸爸终于买了一包,一尝,如同嚼一团偏硬的棉花,与草子糕相比,味道口感天下地上。从此不再对此垂涎。


八十年代以后,市场开放,也曾尝试过多种蛋糕,但终究还是对草子糕情有独钟。
后来定居北美,在浩繁的蛋糕品种里,寻找过草子糕的味道和口感。品来品去,只有磅蛋糕(Pound Cake)有些微相似。但过于甜腻,每吃一次,必佐以苦咖啡方可中和。为此自己减少糖量烤磅蛋糕,吃腻了,也未曾找到草子糕的味道。后来又尝试过戚风蛋糕,也稍嫌软糯,少了草子糕的软硬适度。总之,任何一款蛋糕,口感、味道、软硬,或多或少总是欠了那么一点。其间多次回国,在多不胜数的蛋糕店里,未曾再见过草子糕。草子糕神秘消失了。


去年秋天,疫情阻隔四年后,再一次回到故乡。第叁天一大早,便迫不及待地走进古城。古城依旧在沉睡,街道安静,只有几位环卫工人在清扫垃圾。从南北大街右转走进泰山庙巷,信步闲逛。穿过泰山庙舞台,再一左转,即刻看到街角一方醒目的布帘招牌,上面大大地写着草子糕叁字。惊喜之余,追着招牌走到店铺前,店门紧闭,十一点才开门,彼时不到八点,遂失望而归。过了几天的一个午后,特意走到草子糕店,正在营业中,站在一旁,注视着一位女士包草子糕。熟悉的淡黄色纸张,熟悉的包装手法,霎那间,岁月倒流,记忆里的草子糕店铺与眼前场景重叠,恍惚间竟然忘记此时何时。当即买了一包,拎着草绳袋子,一路走回家。


一回家,便迫不及待尝了一个。有些硬,有些粗糙,味道也不似记忆里的那般好吃。小妹好奇为何要买这种糕点。我说这是草子糕,大姐小时候最爱吃的。过了几天,小妹买回来一包草子糕,口感味道俱佳。纳闷之余上网一查,草子糕应为槽子糕,因为是放在一个槽子样的模具里烤制。或许是故乡方言的缘故,将错就错一直错了下来。草子糕又名鸡蛋糕,妹妹买的应该是新式草子糕。我在古城买的为老式草子糕,应该就是我们小时候吃过的,少油少糖少鸡蛋,故而偏硬。新式草子糕多油多糖多鸡蛋,味道口感自然美味酥软。赫然明了,这么多年以来,心心念念的草子糕,它的味道从未改变,而那留在舌尖的美味体验,经年的记忆沉淀之后,成为草子糕无法复制的灵魂。只是自从吃过新式草子糕后,以后回忆起草子糕来,恐怕便是另一番滋味了。

安静的古城清晨,传统的草子糕店铺,走进旧日时光。

草子糕

久违的包装,儿时的记忆。

院子里的杜鹃花盛开。去年只开了几朵。去年秋天,剪枝,施肥,今春见了效果。

白色的杜鹃,前几年一直被旁边枝桠横生的柏树攻城略地,侵占的毫无生存空间。去年秋天,领导用了一个周末砍树,修枝。为这株杜鹃花腾出了生存空间,我殷勤的施肥数次,今春,终于开了花。

扩玉兰一直在开花

谢谢看帖! 祝福大家健康,快乐,平安!

 

 

雅佳园 发表评论于
儿时的美味记忆很温馨, “槽子糕”记下了, 南方没见过, 以后去北方留心找找。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QQ' 的评论 :
巧巧说的太对了,很多小时候吃过的美味现在其实味道一般,但是记忆却那么强烈:) 周末快乐!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好有趣的回忆。

对草子糕味道的不同感受,折射了时代和岁月的变迁。记忆中的味道永远是美味的,物质繁荣时代的草子糕味道也同样是美好的,大环境不同。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我也觉得偏硬偏干,应该还是原来的味道,只是和现在的蛋糕比较。我觉得草子糕没变,是我们的口味变了:)这是我去年回国时在我们那买的,墨尔本有卖,很难得,美国我找过,都没有找到。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现在再再尝,却也一般了,只是那味道,那包装,留在舌尖上的记忆,亲切:) 西西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绿叶88' 的评论 :
那个年代北方最常见的糕点:) 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哈哈哈,是的呢,访客来时,大多提着草子糕:) 我也喜欢江米条,现在美国的中超里也能买到江米条,但草子糕似乎没有见过。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傅江歌' 的评论 :
vanilla cupcake,记住了,谢谢江歌亲, 我买过好几盆白杜鹃,都没养活,这个前几年一直奄奄一息,今天突然就绽放了:) 亲,周末快乐!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和杜鹃一样,受到包装吸引,我也在墨尔本买过一次槽子糕,和以前的记忆不太一样,比较干,没那么好吃了。这是北京点心,杜鹃应该也是在北京吃到的。
xiaxi 发表评论于
看杜鹃描述的草子糕,很想尝尝!
你家紫色和白色的杜鹃真美!
绿叶88 发表评论于
对,是槽子糕,我在河北、山东都见过。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原来槽子糕也可以被叫成草子糕,看着店里的槽子糕真的挺新鲜的,我要是遇到也会买。槽子糕是北京点心老三样中的一种,还有江米条和月饼,过去若干年,北京人走亲访友都要提个点心匣子,里面肯定有槽子糕。
看起来其他城市的槽子糕都比北京糕点厂做得要好。过去,北京人吐槽北京的点心做得太硬就说:汽车一轧,就轧进了路面,再用根江米条撬出来。哈哈。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1

草子糕,杜鹃花,慢慢的故乡情,杜鹃风:)
傅江歌 发表评论于
吃过。松软香甜,特别好吃!这里的vanilla cupcake(把上面的奶油撇掉)和草子糕差不多。鹃儿的文总是承载着满满的珍贵的回忆和思念。喜欢洁白无瑕的杜鹃花!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关键是不那么贼甜,也不是特软。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我们现在吃的的是乡情和回忆,特别是看到那简陋的包装,亲切的来:)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草子糕,听着就想吃,还是老式的好,好吃又健康:)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我特意上网查了一下,伊朗的一种甜点还真的和草子糕很像,估计也不会是空穴来风。就像意大利面条和中国面条一样,之间也有一些渊源。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草子糕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是很甜,可以多吃,不像其他蛋糕。希望这些传统的糕点可以延续下去。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槽子糕,草子糕,蕴藏着故乡儿时的情和甜蜜!杜鹃好文!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2024-05-15 16:25:43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真的呀,不记得看过回民之队的电影。这个要找来看看。没想到草子糕还有这个传说

别看,没啥意思,不过里面有个人说到槽子糕。它是回民传来的说法是网上看来的,也不一定准。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槽子糕,草子糕,杜鹃笔下的小蛋糕特别的灵动好吃。我小时候也吃了不少槽子糕,过年时吃得最多。我觉得天津做得特别好吃。现在好像还是可以买到的。问好杜鹃,周中快乐!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我也是第一次养活白色杜鹃,以前都是红色,紫色的偏多。记忆里的美食都是被强化美化了的味道:)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生活说得对,小时候物质匮乏,吃到一点好东西,就念念不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吃香蕉,屋子里香了好长时间。我妈告诉我是从广东运来的:)现在的香蕉感觉啥味都没有~~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真的呀,不记得看过回民之队的电影。这个要找来看看。没想到草子糕还有这个传说,那应该是丝绸之路传过来的,这个有意思,我也去搜索一下。能不能找到发源地。谢谢分享!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我以前不喜欢吃绿豆糕,容易噎着不说,还会喷的到处都是。我估计以前可能油用的少,发干,现在大量用油,很细腻。前一阵子,在weee 上买的绿豆糕也不错。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antong' 的评论 :
是的,应该是最简单最普通的。就是忘不了,特别看到那种老旧的包装纸,真希望时光倒流,回到从前。
可能成功的P 发表评论于
我记得小时候北京也有这种蛋糕,好像就叫鸡蛋糕?沉淀后的记忆中的美味,真的是特别美。
好喜欢你的白色杜鹃啊!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确实是,后来吃过的再好,也比较容易忘记,心心念念的就是小时候的那些:)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吃的是回忆,是小时候物质贫乏,而又渴望那一口味道的美好回忆。现在很容易就吃到了,所以幸福。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我们小时候也叫鸡蛋糕,后来看电影回民支队,听里面提到槽子糕,不知为何我一下就想到这可能就是鸡蛋糕的另一种叫法,而且意识到这种点心可能与回民有关。刚才在网上查了一下,果然有人说槽子糕是回民从中亚传过来的。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谢谢杜鹃美文!杜鹃是个念旧的人。我小时候喜欢吃绿豆糕,那年回去买了来吃,差点没把我给噎死。:)现在国内很多点心都是中西结合了,改良过的加入西式元素的绿豆糕特别好吃。还有芝麻糖,现在的芝麻糖和咱们小时候的比,真是天上地下的区别,我先生去年从国内回来,带给我的芝麻糖,好吃得很,以后回去一定买些带回来。这里的中国店里卖的,也没法比。
wantong 发表评论于
好像老北京也这样叫--槽子糕。其他很多北京人叫它鸡蛋糕,是最普通的一种点心。我对槽子糕感觉一般。但仅仅是槽子糕这种叫法就让我瞬间回到多年前的北京,永远回不到的从前。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小时候的小吃,确实是我们这些远离家乡的人的珍贵记忆。我们老家有一种黄糖糯米凉糕,去年夏天吃过五六家,其中一半还是以前的味道,当时满意极了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那天,一个闲逛,一眼就看到了这个铺子,一下子就冲过去了,太早,没开。后来终于又找过去:)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枫雪故都' 的评论 :
是的,槽子糕也叫鸡蛋糕:)这个草子糕我找了好多年,老家人都几乎不怎么吃了:)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是的,现在越发怀念小时候的那些食物。我就喜欢一个人逛古城小吃一条街,不吃,也喜欢看看:)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比新式草子糕糖少油少,有些干硬,不过确实是小时候的味道:)单说好吃,还是新式的好吃:)))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应该是槽子糕,估计我们那里的乡音变成了草子糕,索性就将错就错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杜鹃好文,带大家回忆儿时的美好时光。槽子糕是记得的。
枫雪故都 发表评论于
难忘的儿时记忆,赞!
我们家乡好像就称之为:鸡蛋糕。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很美的杜鹃花,我也迷中国那些传统糕点,现在不是那么甜了。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美文。草子糕,槽子糕,在杜鹃的笔下栩栩如生,我好像都闻到了它们特殊的香味,真希望哪天能够尝到。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赞!多么熟悉亲切的名称,好像是写做“槽子糕”。。。
登录后才可评论.